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9章
窃玉偷香
家有宝贝1975
1292
历史久远

龙镌风若是和颜悦色时,倒也显得和蔼可亲,可若是他发起火来,那熊熊烈火只怕能把天烧个窟窿出来。

而且熟悉他的人心里都知道,他是任性惯了的人,做事一向随心所欲,又是心狠手辣,虽说那是针对与自己意见不合之人,可由此及彼,大家还是有些怕他。

直到掌灯时分,龙镌风派出的那个小护兵才姍姗而来,大约也觉得自己去的时间久了些,龙镌风难免会因为等得不耐烦而发火,所以还没有进屋,便先发制人的给龙镌风报喜道:“少帅,您派我打探的那人,我都打探清楚了,连她住在哪里,又在哪里做事都探听了个清清楚楚。”

龙镌风一听,倒真是忘了刚才的烦闷之气,急忙往椅子上一坐,有些激动地看着那护兵,“快说。”

那护兵跟了龙镌风也有一年的光景,倒真是还没有见过龙镌风这样的激动过,心想不知那女子是什么来历,竟让一向冷静的少帅失了态。

莫非她是少帅的仇人吗?若是这样,少帅应该吩咐我一枪嘣了她,倒是来的痛快些。

“少帅,今日他们两个离开烟雨楼后,又开着汽车去了小西湖游玩,后来在小西湖的宜人饭馆吃了些东西后,便又开车回来,将那位小姐送到了喇叭胡同里,那位先生便开车走了。

我后来去打听了一下,喇叭胡同里有个小杂院,是被圣西小学赁下来给自己的教员住,那位小姐名叫颜书华,就在圣西小学里教书,听说是教学生唱歌。那位先生我也打听清楚了他的来历,是泰和洋行的大少爷,名叫韩骏,听说这段时间以来,倒是经常去约颜小姐出去。”

这护兵深谙龙镌风的脾气,凡事都要求详细,所以把颜书华和韩骏一天的行踪,连带着他们的出处都问了个明明白白。

护兵说完,偷眼去看龙镌风,见龙镌风眯着眼不知在看向哪里,脸上的表情他也看不出是喜是怒,心里不由忐忑:自己已经把能探听到的都探听了出来,难道这样少帅还是不满意?

事实证明护兵真是多虑了,龙镌风发了一会儿怔,很快脸上又浮出一抹高深的笑来,他从怀里拿出一百元钱,递给了那护兵,“做的不错,赏你的,拿去。”

护兵见了,急忙双手接过,高兴得对龙镌风谢了又谢,然后才转身走了出去。

护兵走后,龙镌风将手指弯成了弓状,一下一下敲击着椅子的扶手,一脸狞笑道:“圣西小学?很好。”

星期一的下午,龙镌风命司机开了车,车的两边踏板上各站了两个护兵,威风凛凛的向圣西小学开去。

开到圣西小学门口,学校的门房看到龙镌风不怒自威的样子和四个扛着长枪的护兵,早吓得说不出话来,不等龙镌风有什么吩咐,就赶紧主动打开了大门放龙镌风进去,然后一溜烟的跑开去找校长去了。

龙镌风早已让柳副官探听清楚了颜书华的课程安排和学校布局,此时进了校门,命那司机和护兵在校门口等候,自己竟是熟门熟路般径直向颜书华教学的教室走去。及至找到了教室,便不远不近的站在那里,看着里面的一切。

此时的颜书华,正坐在一架簧风琴前面,一双白皙的双手在琴键上灵活地跳跃着,人也随着节奏微微地晃动着,似乎是极享受这美妙的乐曲。

颜书华在台上弹奏的投入,下边的小学生也是相当的新奇,都瞪大了眼睛注视着台上的颜书华,小嘴微微地张着,似乎是不大相信这样一个普通的木匣子竟能发出如此美妙的声音。

台上台下都是如此的投入,竟是全然没有留意到外面有一个人,站在那里已经注视了他们良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