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二十章 李代桃僵
山生有杏
老妖精18
3135
2018-05-28 13:27

随着这条红绸子,山杏跨了门槛,跨了火盆,跨了艾叶,跨进了侯府的大院,当她进了正堂,跪下磕头时,因为跪地的这个姿势,山杏才透过盖头的缝隙发现,旁边的人抱着一只大公鸡,山杏就笑了,果然是没有新郎的,不过,能跟一只大公鸡结婚,也好过跟个牌位结婚,至少到现在为止,自己的那位夫君还是活着的,自己现在还不是寡妇,这真的很值得庆幸,很值得自己陪着这只公鸡,磕上三个头了。

拜天地,拜父母,夫妻对拜,山杏很想摸摸对面的这只公鸡,想知道,它会不会懂得,它这辈子有多荣幸,有个小小的女子嫁给了它,

“送入洞房!”

这声喊得多嘹亮,震得山杏耳朵都有些疼了,山杏也很期待,洞房会是个什么样子呢,你会在吗?

山杏想得再多也没用,事实才能证明一切,被人扶进来,安置在了那张婚床上,要坐福嘛,山杏这个还是懂的,然后听到了喜娘的声音,

“掀盖头啦!”

接着山杏头上的盖头,就被一杆金晃晃的秤杆挑开了,屋里的人都轻轻的噢了一声,山杏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发出这声惊叹,是自己丑了,还是自己美了,自己的长相不至于啊。

接下来就是一系列的流程,山杏看着旁边的小男孩儿做得一丝不苟,他大约也就十岁左右的样子,穿得干干净净,却不是新郎倌的红色喜袍,而是一件天蓝色的绸缎直裰,而他手里抱着的那只大公鸡,倒是在身上缠了朵绸制的,超大的大红花,不得不说,这只大公鸡还是蛮威武的,身形强壮,毛色亮丽,还隐隐闪着七彩光,看来,为了不掉自家世子爷的面子,这公鸡还真是用心挑拣过的。

等到一切都归于了安静,耳边再没了一丝声音,山杏才偷偷地打量起了这间屋子,屋子挺大的,一应事物应有尽有,摆饰比大夫人的正屋还要豪华,确定了屋子里没有人,山杏把头一点点的扭向了身后,她想看看那个人究竟在不在,当她看到空荡荡的床铺时,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如果床里有人,她还真就不知道如何应对了,一个病人,自己该如何照顾他呢?

屋子里一个人也没留下,山杏也不知道自己坐了多久,她觉得肚子好饿,可没有人理会,她也坐得僵硬了,终于不再忍着了,摇了摇身子,让自己舒服些,然后把床上的大枣、花生、桂圆、莲子都拢在了一起,用衣襟兜着下了地,把这此东西倒在了桌子上,桌子上除了一对龙凤喜烛,便只有一个托盘,放着茶壶茶杯,山杏双手合什的祈祷着,一定要有水喝啊,不然今晚真要过不去了。

还好,山杏拎起茶壶的时候,里面是满满的重量,山杏咧了下嘴,心里很满意,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茶水,茶水的清香,让山杏感概良多,果然是侯门勋贵,这茶水都不普通,定然是上上等的好货了,自己这个对茶叶没什么研究的人,都能喝出好了,那必然不是凡品,就着茶水,山杏把大枣、花生、桂圆、莲子挨样吃了些,感觉到自己饱了,把果核什么的收进了盂盆,这才又重新爬上床去。

又坐了不知道多久,山杏觉得天都黑了,她实在有些挺不住了,也没敢把被子拉下来,就倚在被子上,眯上了眼睛,她以为自己就这么孤单地睡了,哪想到院子里突然传过来了响声,吓得她赶紧坐直了身子,用手拢了拢头发,还好,多亏刚才没有把头发散开,不然现在可就惨了,山杏听着那声音一直来到屋门口,然后房门就被推开,进来了两个人,一个中年的妇人,还有一个,就是那个抱着公鸡跟自己拜堂的小男孩。

“你把世子放在床上,然后去休息吧。”

妇人对身边的小男孩说到,小男孩就听话的把公鸡放在了山杏的身边,顺便还偷偷地看了看山杏,只点着蜡烛的房间,看人并不太清楚,加上山杏脸上还上着妆,他又没敢仔细看,也就没太看清山杏的模样,只是感觉很清秀,而且是个很小很小的孩子。

“你不是山鸿平吧?”

看到小男孩出了屋子,那个妇人欺身上前,并没有因为山杏是小孩子,而对她温声软语,反倒是一出兴师问罪的姿态,

“嗯。”

山杏点头答应着,她并没有想要隐瞒的意思,而且大夫人也没说需要她隐瞒啊。

“你倒是胆子大,不知道这李代桃僵是欺骗了侯府,是要下大狱的吗?”

这个山杏还真就不怕,不说她才刚刚八岁,就算是她成年了,这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婚事,也不是由她一个女孩儿家说了算的,

“什么欺骗了?母亲说是侯夫人去我家里提的亲,并不是我家硬要跟侯府结亲的,怎么就欺骗了呢?虽然我还小,并不知道具体的事情,但这欺骗是绝对说不过去。”

“你倒是挺敢说话的。”

中年妇人没想到山杏会驳斥她,以为她会吓坏了呢,没想到还真是个胆大的,

“我们夫人求娶的可是嘉永伯爵府的嫡出小姐,你是哪一位?”

山杏现在明白了,为什么她被掀盖头的时候,那些人会‘噢’的一声发出惊叹了,原来,大家都知道了这位新妇容颜上是有疵点的,结果发现自己没什么暇疵,他们这是意外了。

“我叫山杏,我是嘉永伯爵府的二小姐,虽然是姨娘所生,却是记在母亲名下的,是上了族谱的,到了哪里,也没人敢说我不是伯爵府的嫡出小姐,但你们府上如果求娶的是大小姐山鸿平,那请问,你们有没有跟大夫人说清楚呢,我记得,我们两家是交换了庚帖的,庚帖上有我的名字。”

山杏到此为止,真正弄清楚了大夫人的用意了。

侯夫人只说要娶一个伯爵府的嫡出小姐,而在侯夫人的概念里,伯爵府只有那么一位嫡出小姐,侯府之所以低头求娶,不过就是因为大小姐山鸿平的容貌有损,他们觉得伯爵府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拒绝自己家的求娶的,就算是为了冲喜,伯爵府也是应该能够答应的,毕竟两家差着身份,而以山鸿平的容貌,万难找到好婆家了,两家应该就这么心照不宣的达成默契。

侯夫人却忘了,你心疼自己家的儿子,人家也同样心疼自己的女儿呢,谁会在明知道女儿有可能成为寡妇的情况下,还会把女儿嫁过去呢,那可是亲生的,而不是像自己这种记养的,在不能拒绝的情况下,侯夫人只说明了要娶个嫡女,大夫人就是钻了这么个空子,其实侯夫人要求娶嫡女,不外乎是已经求了个在缺陷的,再不能没了身份,那也太掉侯府的面子了,结果,现在面子里子都没了。

“那时候,我们夫人哪能想到你们家伯爵夫人会欺骗呢,帖子拿回来,就直接供到佛像前了,三天无事,自然就经管起来了,已经说定了的事情,谁会再仔细的翻看。”

如果是正经结亲,肯定是会看的,倒不是说怕错了怎么样的,亲自挑选的,可心可意的儿媳妇,自然是要美滋滋的翻看一下了,同时也能体验一下心想事成的喜悦。

可问题是,这个儿媳妇就是为了冲喜才娶进来的,侯府并不满意,从身份到长相,没有满意的地方,但如果对方有自己家满意的身份和相貌,谁又舍得把女儿嫁过来冲喜呢,就像现在,人家就算是容貌有损,都不舍得把女儿嫁过来,反倒弄了个替代品,

“侯府要是有疑问,就去问问我母亲吧,具体的事情我也不清楚,只是我现在听着,两家都有错处,互相都没交待明白。”

“我们侯府当然是要去讨个公道的。”

中年妇人口气生硬的答到,她是侯府的内管家夏姑姑,总管着内院的大小事情,她真没想到这个小丫头这么不好对付,本来她也只不过是来传个话的,一个八岁的小毛丫头,她还真跟她说不着,不过此刻看到小姑娘的应对,她心里突然冒出了个想法,这小姑娘,如果正正经经的当了自家府上的世子夫人,也未见得就是坏事,这么小小的一丁点大,就能看出当家主母的做派了,大了一定不得了,可惜了!

既然人家都说要讨公道了,山杏也没话可说了,

“那您是什么意思呢,现在来找我,是想把我送回去呢,还是有些什么别的想法,您一着说吧,反正我也就是个小孩子,心里也没个主意,您说怎么办就怎么办,我也做不了什么主,如果您需要把我带回伯爵府去对质,我这就跟您回去,可我除了能证明自己是山杏外,也帮不了您什么忙,您如果是想退婚,那也把我领着,直接让伯爵府接货好了。”

山杏的一番话,把夏姑姑给堵得无话可说了,明显的,小丫头并不在乎她能不能留在侯府,似乎送走和留下,对她来说并没什么太大的分别,

“你不知道我们这是侯府吗?嫁到我家来,你的身份地位就都不同了,你难道舍得就这么回去?”

就冲小丫头刚刚那一番话,夏姑姑就不相信这丫头能不知道留在侯府的好处。

大家都在看
许你山河万里
许你山河万里
重生 穿越 甜文 宫斗 契约
宠妻
宠妻
重生 温馨 穿越 大家 古言 暗恋 架空 种田 暖文
朕心爱的丑姑娘,请多指教
朕心爱的丑姑娘,请
轻松 权智谋斗 甜宠 种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