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三】阿篱,我饿了
竹马轻佻
那里有朵火折子
1110
2017-05-02 22:22

慢慢踱在床边,三年了,他回来的毫无预兆,就像当年离开时一样。她正抱着笔记本追新一集的柯南,他就已经翘着二郎腿坐在候机厅打电话要她来送机。

舒篱站在原地垂眸瞧他。

洛银色的脸部轮廓相比起三年前要更加明朗坚硬,皮肤白白的,鼻梁

,薄唇无情。长长的睫毛却依旧像小扇子一样,小时候她就总忍不住伸手去摸,只是如今可以淡然的克制住。

睡着的时候看不见他那双像要把你吸进去的魅惑张扬的桃花眼,平多了份清雅隽秀。

舒篱叹了口气抱上自己的笔记本电脑转身出去,轻轻的带上门。

洛银色和她一直生活在B市,从小学到高中,后来她考上了B市一所不错的大学F大,而银色虽然也参加了高考,但顶着理科状元的名号却出国去了温世顿。

这次回来是实习?

耸耸肩,舒篱打开电脑,开始琢磨着搞个什么形式收集大学生就业意见信息。

洛银色睡在下午六点多的时候才醒来,睁开眼看着陌生的天花板和房间怔忪了一会儿。

舒篱当时正在上穷碧落下黄泉的从百度文库里找各种需要材料,洛大爷赤脚走出来站在她面前,宽松的米白色长款针织衫松松垮垮,一侧微微下滑半露,锁骨竟比女孩子还有精致三分。因为刚睡醒的缘故发型有点乱,迷蒙着眼睛,似乎还扁着嘴。

舒篱抬头看着他,放柔了声音:“醒了?”

洛大爷有起床气的毛病,看这架势估计去欧洲三年也没改过来,只能哄着。

洛银色不说话,在原地神色委屈的站着,眼睛虽是瞅着她可估计目光还没聚焦呢。

舒篱叹口气叫他:“银色?”

洛银色从喉咙里嗯了声,哑哑的,看了会儿她然后开口:“阿篱,我饿了。”

舒篱站起身朝冰箱走去:“有几袋方便面,乐事薯片,啊对了这还有几根火腿肠,不过你还是吃面包吧软和点,喝咖啡么,还是可乐?”

洛银色依旧站在原地懒得动,听她说完皱了皱眉,拉长语调可怜巴巴的:“可是我想吃饭。”

舒篱从来拒绝不了洛银色这种明显依赖眷恋的语气,以前喜欢他时是这样,决定不喜欢他了还是这样。

只是青梅竹马啊。

舒篱想着,毕竟是青梅竹马。

做好咖喱炒饭之后,洛银色已经从迷蒙状态中清醒过来,坐在餐桌前看着舒篱把饭端上来。他是真的饿了,舒篱拿盆似的大碗端上来的,递给他一个勺子,他就狼吞虎咽的吃开了,舒篱笑:“你慢点吃别一副从非洲逃荒来的样子好不?”随手倒了杯温水放在他手边,洛银色目光软了软,然后朝她诉苦:“我昨天就没吃饭,飞机上的东西又难吃的要命!”

“据说头等舱的伙食是相当不错的呀,再说你舌头刁也总该凑合吃点。”舒篱给自己削个苹果,也不至于你现在吃个炒饭都这么狼吞虎咽了。

洛银色哼哼了两声,然后看她:“你怎么不吃?”

舒篱咬了口苹果:“减肥。”

洛银色打量了她几眼:“没人告诉过你瘦身先瘦胸么,你还能瘦的起?”

舒篱恨恨的咽了口苹果:“关你P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