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十九】试着在一起
竹马轻佻
那里有朵火折子
1394
2017-05-02 22:22

“小舒……我想见你。”

手机那头传来低哑潮醺的男声,舒篱又惊呆了。

萧沐白……喝醉了?

他那温润如玉气度翩翩,连毕业Party都能清醒到最后,孤独的买单并且挨个拦车把一群醉鬼同学送回家的的箫学长,竟然喝醉了,为什么,是被炒鱿鱼了还是被出柜了?

舒篱赶紧应了几句,问清地址就匆匆挂断。顾尧抬眼看她问:“要走?”话是冲着她说的,眼神却悠悠的瞟向了洛银色。

奈何洛银色还在角落里和上官琦把酒言欢,舒篱暗了下眸子,感觉自己简直可以分分钟奔赴到男神身边为男神上刀山下火海两肋插刀,她绝对眼睛都不眨一下!

跟顾尧告了别,舒篱朝门口走去,那个雀斑小帅哥又体贴的为她取下外套,笑容温柔:“您慢走,需要帮您叫车吗?”

舒篱摇摇头,哪有车等着她叫?

哦,有出租……

走的时候很安静,除了顾尧一路目送其他人完全没有鸟她。

零度很大,舒篱往出走都废了好大劲,到最后连东南西北都找不着了。

零度的隔音极好,她站在奢华沉寂的走廊里有种乡下人误入帝王城池的惊恐和自卑感。

好不容易问了从某一房间出来的服务生,对方礼貌的引路并帮忙按了电梯之下后,舒篱站在电梯里发现自己竟然想矫情的落泪!

她一定是太善良了,被帮助都会这么感动。

不像那个没人性的洛银色,莫名其妙把她带来这又丢在一边,自己和美女把酒言欢相聚甚好,丫的以为自己是七度空间啊,那么受女人欢迎!

果然放弃洛宸,一边倒向萧沐白,是党中央的正确决断!

舒篱出了零度,在寒冬这令人颤抖的温度里,悲催的发现自己忘了带围巾……

丫的那个服务生白笑那么好看了,怎么这么不细心!

不过这种时候围巾完全不重要……

萧沐白在一家酒吧,舒篱打车直接过去,顾客虽然不算多,但要找一个人还是挺费眼力的。舒篱火大的发现自己这一天简直都在孤独又紧张的寻找中度过,哦草又不是玩找你妹!

萧沐白在吧台。

舒篱第二遍扫描的时候终于发现了,男人瘦削的背影着实有些落寞,他双肘撑在吧台上,右手拿着一杯色泽漂亮的调酒,没等舒篱柔情似水的喊一声“箫学长”,萧沐白就豪迈的举杯一饮而尽了,而对面的调酒师服务周到就又倒了一杯给他。

“学长。”舒篱站在他旁边,闻到浓烈的酒气,也终于确定对方真的是心情不好。萧沐白听到她的声音侧头看她,醉酒后反应都满了半拍,一会儿才冲她笑起来:“小舒啊,抱歉忽然打电话叫你来。”

舒篱摇摇头,挨着萧沐白坐在吧台前,指着酒保手里的酒瓶冲着对方笑了笑:“麻烦给我一杯”

萧沐白打断,已经喝醉说话却还是平日里的礼貌周全:“给她一杯果汁。”

舒篱扭头:“我可以陪你喝啊。”萧沐白看着她笑,目光凄迷像是想到了什么久远的记忆,半晌才回神一般自嘲一声。

“小舒,”他垂眸摆弄着手里的酒杯:“你的话会喜欢我这样的人吗?”

舒篱愣,然后用力的点头:“当然,你这种优秀温柔又专情的孩子,多受我们青睐呀。”

萧沐白没领情她一颗想要活跃气氛的心,低迷的扯了扯嘴角。

“专情吗?”他虚空的看了一会远方:“未必是什么好事啊。”

舒篱心里有些不好的感觉,这样的状态摆明了就是为情所困并且困住他的人摆明了不是自己啊喂!

“我也不知道自己想干什么,酒量不行还喝了这么多酒,就是心情不好……刚刚忽然就很想见你,虽然见了面也不知道说什么,这么唐突叫你出来别生气啊。”

舒篱摇头还是没忍住问了一句:“到底怎么了?”

萧沐白垂着头不说话,半晌才访佛是做了什么艰难的决定一样,转头看她:“小舒,我们……要不要试着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