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三章 犹忆往昔
萌宝辣妈:误惹天价前夫
绿曼彤
3289
历史久远

对于萧易看苏以蓝的眼神和苏以蓝那的一样儿,宛玥在心底给了一个大大的赞,果然心机女配阔少,天生一对。

在他们详谈甚欢的时候,宛玥的手机铃声,很不识趣地大作起来,宛玥拿着手机,看了一眼屏幕上显示的名字,直接按掉了。

“你男朋友给你打电话吗?”苏以蓝明知不是,却故问。

以她对宛玥的了解,要真是她那个挂牌男朋友打电话过来,别说现在跟人吃饭,就算做别的重要事情,她也是不会不接的。

其实呢,苏以蓝这么说,主要是想让萧易对宛玥打消念头。

宛玥听表姐的话,笑盈盈地点点头,“是啊,我男朋友打过来了,整天缠着我,真是烦死人了!”

萧易侧眸看了宛玥一眼,眉头一挑,缓声说道:“你这样的人,还有人缠着不放,我真不知道你男朋友是没本事找到更好的,还是眼神不好使!”

听着萧易讽刺宛玥的话,苏以蓝的心里头就像吃了蜜糖一样甜,在一旁微微笑着,以确保萧易任何时候看到她都是她的完美无瑕的一面。

宛玥白了萧易一眼,“我就想看看你有多大的本事,以后能缠上多么优秀的女人!”

“错,向来只有女人缠着我的份!比如当年就是有癞蛤蟆不知死活地缠着我,还被我狠狠地羞辱了一顿!也不知道过了这么多年了,她有没有长点记性!”萧易说这话的时候,眼神充满了暧昧,仿佛还在陶醉在当年宛玥向他表白的回忆中。

苏以蓝听着觉得气氛不对劲,只觉得他们当年似乎发生过什么了,开口娇声问道:“萧少,到底是谁,那么不知天高地厚,自不量力啊!”

“问她!”萧易冷笑着看向宛玥。

宛玥冷哼一声,“那人肯定是眼瞎了,才会看上你吧!”

萧易没想到当年那个唯唯诺诺的宛玥,竟让变得如此的牙尖嘴利,更是来了兴致,“瞎不瞎我不知道,我就知道她当初爱我爱的好疯狂啊,甚至让学校广播站播她写给我的情书,当着全校师生的面跟我表白!我当时只要眼神稍微有点不好,说不定还真的被感动了。”

宛玥看着他,眼睛都快要冒火了,如果他不提这事,或许还能好好说句话,现在他还真是咬着她的痛处不放了,甚至还歪曲了事实。

气愤归气愤,宛玥还是能镇定自若地面对他的胡说八道,笑盈盈道:“哟,幸好你当年没有接受她,不然你真是耽误她找到更好的男朋友了!”

萧易看着她满眼的不屑与庆幸,心里老不痛快了,只是现在败下阵来的话,以后他萧易都不要出来混了。

萧易喝了一口酒,神色恢复如常了,轻飘飘地抛出一句,“就她那样的,还能找到更好的,除非那男的真的审美有些问题。”

嘴上说着宛玥的坏话,可萧易在打量宛玥的时候,发现她除了衣着奇葩点,面貌身材还是让人忍不住浮想联翩的。

真是女大十八变啊,还真能把一个太平公主变得这么凹凸有致,该大的,该小的小,火辣得有些晃眼。

苏以蓝越听越觉得不对劲,现在萧易简直是不再拿正眼看她了,可以说彻底把她当透明的。

对宛玥的愤恨油然而生,就宛玥那样的穿着,竟让还有人愿意看着她,还跟她说那么多话,放她这个娇滴滴的美人儿坐冷板凳,实在是令她气恼。

苏以蓝听了这么久,也差不多将他们的关系弄个明白,宛玥原来竟然不知死活地追过萧易,被萧易拒绝之后,怀恨在心。

大致情节,她都能在脑海中脑补出来了。

就她那样,还想攀高枝,嫁豪门,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苏以蓝素来讨厌这个身材出色的表妹,暗地里也没少坏她的名声,现在也不怕再坏一次。

苏以蓝在他们针锋相对,火热非凡的时候,冷不丁冒出去一句,“玥表妹,话说你这个男朋友,你追了多久才到手的?”

萧易听完,脸上的笑意更大了,暗道:原来她一点儿都没变嘛,还是那么积极主动。

宛玥尴尬了三秒之后,马上恢复常态,转而笑道:“追多久,那重要吗,重要的是结果!他现在还不是爱我爱得死心塌地!”

其实说这话的时候,宛玥也觉得虚,虚伪,更觉得自己作,做作!

去他的死心塌地,都是她都幻想出来的。

所谓的追求,她只是远远看他觉得他很美好,忍不住多看了几眼!自从哪次被羞辱过了,她哪里还敢对男生动任何歪念。

所谓的男朋友,其实摸都没摸过,也只是一个星期见一次面,吃一次饭的“普通朋友”罢了。

话到这儿,宛玥也没啥退路,只能硬着头皮,撒谎而上,不然真要给萧易这混蛋,踩到泥里了。

宛玥这边赶鸭子上架,已经够为难了,可苏以蓝似乎并没有放过她的意思,她也简直忘记了,今晚此行的目的了,把减少赔付的事儿,早已经忘得一干二净了。

苏以蓝刚要张嘴,宛玥很是时候,给她嘴里送了块肉,知道她怕吃肉长胖,宛玥还特地挑了块大的,往她的嘴里塞,还一脸关切地说道,“表姐,你那么瘦,多吃点肉!”

要不是萧易在场,苏以蓝肯定会甩宛玥一巴掌,然后怒斥她,“你不知道我晚餐不吃肉的吗?”

可宛玥一脸友好,她连发作的理由都没有,只能像吃毒药一样,把整块肉都慢慢嚼下去。

宛玥咳嗽了一声,“时候不早了,饭也吃了,萧老板,我们可以谈谈正事了吧!”

萧易假意失忆,“什么正事?”

“你贵人多忘事,我是可以理解的!那我就帮你一起回忆一下。”宛玥将他今天说的话,跟他重复了一遍。

“哦,你说赔钱的事啊,我是说过给你一个机会!可我现在还没想好,改天吧,让我仔细斟酌斟酌,毕竟五十万不是小数目啊,我得好好想想!”萧易现在是觉得应该好好想想,怎么治宛玥这臭丫头了,一晚上下来,他一点便宜都占不到,还被明里暗里地讽刺了无数遍。

这个哑巴亏,他可是咽不下。

苏以蓝的记忆,终于被拉回来了,恍然想起,自己今晚来是干什么的,就跟着陪笑道:“萧少,五十万对你来说,不过是抬抬手的事,只要你开条件,我能答应的都会毫不犹豫地答应的!”

苏以蓝虽然没有把话说破,可是话里话外,暗示的意味实在是太强了。

苏以蓝这种女孩子,萧易见得不要太多了。

有点姿色,声音温柔可人,还特别的“善解人意”,只要勾勾手指头,就能将自己洗干净,送上床了。

不过既然人家都那么主动了,萧易坏笑地侧身到苏以蓝耳边,小声说道:“可是你说的,什么条件都答应?”

苏以蓝以为萧易对自己有意思,激动得小脸儿都红了,只差瘫软在他怀里了,脸上马上显出小女儿的媚态,“是的,只要萧少一声吩咐!”

宛玥对于表姐如此的行径,早已经见怪不怪,斜眼看着,淡定自然地坐在那儿。

“我要你,可以吗?”萧易贴着她的耳根小声说道。

苏以蓝低低笑着,“萧少,你真坏啊!”

萧易拿眼看宛玥,只见宛玥正襟危坐,丝毫没有被影响到,任由两人在虚伪地调情,简直就是把他和苏以蓝当成了两只跳梁小丑。

行啊,果然长大了,翅膀硬了!

见着她沉静如水的面色,忽然觉得自己这么演,到底演给谁看呢?

顿时失去了兴趣,坐正了起来,咳嗽两声,“我晚上还有别的局,一会我会派人送你们回去,明天晚上,我们再谈谈!”

一句话,就定了今晚的死局。

想要少赔偿,没戏!

顿时发作了,“耍人呢!不是说好,今晚上谈的吗?”

可是苏以蓝却拦住她,一脸微笑道:“萧少,你忙,谢谢今晚的款待!”

萧易饶有兴趣地盯着宛玥那张即将盛怒的脸,总算刺激到她了,不然今晚真是白被她当猴看了。

看来,钱才是她的底线啊。

可转念间又想,当初能上得起贵族学校的她,怎么会轮到这般地步?

实在是令萧易感到费解,看她样子,这些年没少受穷,也没少受苏以蓝的摆布。

不知怎么的,脑海中浮现出当初那个强忍着泪水的小女生,心了萌生了出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

“我今晚回去好好想想,毕竟五十万啊,不是小数目啊,我得慎重点!明天晚上,还是在这儿,我们再好好细谈!”萧易拉长了声线,假意为难道。

“萧少,我们不急的!”一听说明天晚上还能有机会接近萧易,苏以蓝整个人都苏的不行了。

“不过……”萧易忽然转向宛玥,“如果你明天晚上能穿那套……初中的校服来……兴许我一想起我们相识一场的份上,一高兴就让你们减少赔款了!”

“初中校服……”

亏他想得出来。

听到这话,宛玥真想拿砖头拍死他!

“你知道的,我是念个旧的人!尤其是对当年对我穷追不舍的人,我现在都想念得很!所以,你要是穿上了初中校服,勾起了我对昔日的怀念,说不定我真的会网开一面!”萧易看着宛玥满脸的愤怒,笑得意味深长!

对于萧易的笑,苏以蓝看着也有些茫然,弄不清他这笑到底是不怀好意,还是别有用心.

总之,无论哪种情况,都是让苏以蓝觉得不舒服,只觉得自己一个晚上的努力,到头来还真是不敌宛玥一个嗔怒的眼神。

临别。

在宛玥上车时,萧易为她开门的时候,还特意凑近宛玥,贴近她的耳边,温热的气息,喷在她的耳后,看着她紧张地躲开,脸上瞬时露出满意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