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六章 落花点点
萌宝辣妈:误惹天价前夫
绿曼彤
3212
历史久远

K大旁的小酒吧里。

浮光掠影,夜的放纵。

“魏景清说他一直都在利用我!其实我心里头一直都知道的,可是就是不想相信,我好蠢,好傻,好笨啊!”已经醉意朦胧的宛玥,仍然拿着酒杯不肯撒手。

“他不要你,是他的损失!就这样的穷酸男人,就你稀罕了!”身为宛玥四年舍友的夏嘉妮并没有劝阻宛玥,而是给她倒上酒。

“其实我也不知道爱是什么,可是见他那么好,还有那么多人喜欢,他说他喜欢我,我就相信了,可是现在,他却跟我说从没有爱过我,要跟我分手!我真的好难过,好难过……难过自己被骗了那么久,而不自知!”迷醉的宛玥,双眼迷离,勾魂摄魄。

夏嘉妮却在心里狠狠地骂了句:活该!

夏嘉妮当初看宛玥和魏景清走到一起,就心怀嫉妒,现在看着她这样,心里终于畅快多了。

看宛玥喝差不多了,夏嘉妮借机上洗手间,给朴万奇打了个电话,悄悄说道:“她喝醉了,你过来吧!”

“你算准是她的危险期吗?”

“绝对没错!这几天就是她的危险期,你下手干净点,到时候就说她是缠着你的,别把我供出来!”夏嘉妮第一次做这种事,心里不免有些紧张,可是一想到朴万奇给她的回报,她什么都不管了。

“放心,我不会出卖你的!药给她喝了吗?”

“喝了十分钟了,你一会来就能把她带走!”

夏嘉妮快速返回去,假意问宛玥,“你还喝不喝!”

“喝!”

“那你自己先喝会,我还有点事,我离开一下!”

“你去吧!不就是酒嘛,我酒量那么好,你不用担心我了!”

……

半个小时之后。

K大附近的酒店里。

朴万奇被迷迷糊糊的宛玥勾着脖子喊:“你为什么要骗我,你为什么要抛弃我?你们统统都欺负我!”

宛玥一勾他的脖子,他浑身都僵硬起来了,翻身低头压下去,朝她的脸上就蒙亲起来,“宛玥,不要怪我,我等今晚已经等太久了,谁让你的身材那么火辣,让我每天晚上都想你想得睡不着,我实在是忍不住了!”

身体一接触到她,朴万奇急得扯皮带。

而宛玥仍是双眼迷离,已经分不清谁是谁了。

朴万奇再次压下的时候,

门却打开了……

……

十五分钟之后。

随着宛玥疼痛得一声尖叫,萧易开始了....最终大汗淋漓地趴在她的身旁……

……

翌日。

宛玥忽然从梦中惊醒过来……

雪白床单下的点点落红,让她脑子一阵轰鸣。

看枕边人还没醒来,她努力使自己冷静下来,搞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

她的心在抓狂,脑子却让她冷静。

萧易,你这个挨千刀的混蛋,害我一次不够,还想害我一辈子吗?

一定要找证据!

这是她此刻心里唯一的想法。

夏嘉妮——萧易——

她脑子里马上给两个人连上线条。

她轻轻地在他散落在地上的那堆衣服里,扎到了他的手机,悄无声地让他的手指开了机,翻看了他的短信联系人。

没有夏嘉妮。

QQ最近联系人也没有与夏嘉妮相关的信息。

直到她看到微信。才发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微信上赫然是夏嘉妮发给他的信息,XX酒店XX房,她在那。

萧易果然够手腕,把她身边的人都收买了。

再看他转账,三万!

萧易还真看得起她,一夜就给她三万,而夏嘉妮也真的很会做生意,四年的友情,还能卖个三万。

截图保存,统统将关于她的聊天内容她都发到自己邮箱上,然后再将他手机里截图删除,做好这一切,宛玥的心仍是因为满心的愤恨,在疯狂地颤抖着。

在她放下手机的时候,萧易听到些许声音,睁开了睡眼,一个搂抱将宛玥搂入怀中,“醒了?宝贝没想到你会那么热情!”

宛玥挣开他的怀抱,胃液一阵翻腾,差点吐了出来,“别碰我!”伸手去拿床头柜的包包里,翻出手机。

萧易凑过去,发现她拨下了“110"不得不夺过手机,“你疯了,昨晚明明是你主动的!”

宛玥朝他吼起来,“我现在什么话都不想跟你说,你有什么话留着跟警察说!”

“就算警察来了,又怎么样,你以为警察会听你的吗?昨晚分明是你主动的!”萧易深邃的眸底闪过一丝嘲讽,“难道你真想吃干抹净,死赖张?再说了,谁不知道你当年爱我爱的疯狂,你给我写情书的事,可是有全校师生作证的,你现在要告我,谁会相信你?”

一听到情书,宛玥就有些炸毛,“卑鄙无耻,当初我真是瞎了眼,才会给你写了封情书!”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萧易笑着看白色床单的落红,玩味道:“初吻和除夜,都给我了,谢谢你这些年来,为我守身如玉,我真的很感动!”

如果可以,宛玥真希望萧易这辈子都不要再出现在她面前了。

“你可以去死了!”

宛玥扬手,却被萧易抓住她的手腕,往自己的怀中拉,“上过我的床,就是我的女人了,趁我现在心情好,开个包养你的条件吧!”

宛玥咬着下唇,直到喉咙里闻到一股血腥味,才觉得疼痛。

“别傻了!”萧易看她从唇角流出来血迹,忍不住伸出手指,帮她擦掉,也放开了她,“昨晚真的是你主动的,你给人下药了!我是在帮你!”

“给我下药的人,就是你!”宛玥冷声笑道。

“你有证据吗?”萧易没想到她竟然什么都往他身上推。

“我没有,可是我会找的!”宛玥只恨自己太疏忽大意,相信了不该相信的人,也恨自己,没有保护好自己。

“等你找到再说来,不过,为了感谢你对我的痴情,你弟撞我那五十万,今日开始一笔勾销,一夜换五十万,你也很值了!”

宛玥简直无言以对。

萧易继续说道:“我知道你是个聪明的人,五十万,对你们来说不是小数目!你要是意气用事,还是想让你弟弟去坐牢,你自己选!”

宛玥忽然安静了,眼睫毛因为满心的愤恨而颤动……

这几日来,判赔的五十万,对她来说,就像大山一样,压在她和弟弟身上。

此时自己的安静,都让她都觉得自己是那么可悲,可笑!

为了五十万,就能让她闭嘴。

原来她也是这种人,为了钱可以放弃尊严的人。

可是人一旦连生活下去的资本都没有,又哪里来的尊严?

萧易放开了她,转身背对着她,将衣服穿好。

他的背很结实,线条也很流畅,哪怕是现在,宛玥看着他,都无法否认一点,那就是他的外貌仍是那么的招人喜欢。

可惜的是,年少时被他伤过一次的心,无论面对怎样的他,心都无法再起涟漪。

在萧易离开锁门的时候,他的心竟然开始有些不安了。

就这么走了,她会不会像当年那样做傻事,彻底从他的世界里消失?

只是这点儿担心仍是无法让他不安多久,只是那么关上门的这一瞬间,他已经找准了方向。

而宛玥,在他关上门的一瞬间,心被刺得很痛,那个男人,明明从来没有在意过她,为什么能这样一次次地将她伤得如此彻底?

直到朝阳斜照进来,屋里被填满暖色填满,宛玥仍是没有在这样的温暖中,重拾心情。

夏嘉妮的电话一遍遍地打来,她都没有要接的意思。

其实她心里是想听听她说点什么的,或者说,想听听她还有脸说点什么。

可是这一刻,她真的做不到,马上摒弃内心的厌恶,去听她说点什么,至少此时此刻,别说听她说什么,就连想到她的名字,她就觉得恶心反胃,那么信任过的人,都能在顷刻间推入地狱。

夏嘉妮见她不接电话,仍是一遍遍地打,不说为了心里那点罪恶感,至少她觉得在朴万奇和萧易之间,她已经为宛玥选择了一个比较好的对象,就算宛玥知道始末,她也应该感激自己才是。

这样的想法,竟能心安理得地让她将所有的罪恶抹掉,心安理得地刷着卡,买上自己以前不敢想的名牌儿。

在电话响到第十一次的时候,宛玥接了电话,语态慵懒:“一大早的,催魂呢!”

“回来整理一下东西,宿舍马上要清空了!”夏嘉妮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还质问她,“昨晚上你跑哪去了,我回去之后就不见你了!没……没发生什么吧?”

装,让你装!

宛玥昂起头,不让湿润的眼眶,再流一滴泪,为这样的友情,根本不值得,她语态故作轻松,“昨晚我累了,就找个地方睡了一觉!”

夏嘉妮听着这话有些一愣,转而笑道:“也不晓得给我打个电话报平安,害得我担心了一晚上!”

担心一晚上,这会儿才来电话?

从前夏嘉妮也是这样的吧,只是以前用心待她,并没有发现她的假仁假义。

“我昨晚喝的迷迷糊糊的,倒床就睡了!”宛玥假意伸伸懒腰,“我还要再睡会儿,没啥事,我就挂电话了!”

她自觉无论语气和语速上,都能做得天衣无缝了,足以让夏嘉妮听不出异样了。

夏嘉妮见宛玥对昨晚的事不肯吐露一个字,就放下心来了,还假惺惺地嘱咐了她几句。

夏嘉妮挂了电话,嘴角翘起一抹冷笑,胸大无脑,说的就是宛玥这种蠢女人吧,要不是看她蠢,我真还不愿意交她这朋友呢!

想想萧易那么大个帅哥,又有钱,真心觉得便宜死宛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