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十三章 兄弟阋墙
萌宝辣妈:误惹天价前夫
绿曼彤
3231
历史久远

秦露无聊的时候,只能多跑宛玥办公室了,拿个文件,送个材料什么的,总之,她就是闲得慌。

宛玥跟她不一样,工作还没有上手,要学的东西还是太多了。

每次秦露来了,她都是边工作,边听秦露唠嗑。

“听说,过两天二boss就回来了!”秦露把玩着咖啡杯,说道副总的时候,两眼还放着光。

“我也听大boss说了!”宛玥总觉得才四个人的公司喊什么总的,别扭的慌!可是人家老板就是这么要求的。

“他每年都出去玩一段时间!”秦露来的时间比较长了,这公司其实没有她不知道的事,就是看她说不说了。

“只能说是有钱任性!”宛玥仍是埋头看数据。

“我跟你说啊,二boss回来之后,你要离他远一点啊!”

“为什么啊?她还能把我吃了不成?”宛玥已经把副总总动想成是一个美艳的女人了,听秦露这么说,自己还揣测,她是不是太高冷了,不喜与人接近。

“他真的不是一般的挑剔,你要想在这里好好干下去,能不跟他说话,就尽量不要跟他说话!”秦露虽然心里很欣赏副总,可是还是觉得那是可远观不可近看的主儿。

“有这么夸张吗?”宛玥看秦露那夸张的神情,疑惑道。

“其实,他才是我们这儿正牌老板!”秦露觉得自己似乎说的有点多了,就闭嘴了,“算了,我还是不说了,你以后还是慢慢体会了!”

秦露不敢说了,就跑回自己办公室。

而宛玥见着一路小跑的背影,忍不住摇头笑了笑。

看来秦露对这个二老板还是真是又敬又畏啊。

本来对此人,没有多大兴趣的,现在宛玥不免提了几分兴趣,还真想看看他到底是何方妖孽。

眼看到下班时间了,宛玥正要收拾东西,就接到弟弟的电话。

“又出了什么事!”

“姐,今晚我请你吃大餐!”

一听这话,宛玥疲倦的神经,都快要绷紧了,“你又惹出什么事了?”

“我今天赚了一百五块钱,我就想请姐吃好吃的!”

“你怎么赚钱了?”

“我今天送货的时候,看见有人搬家,他们人手不够,我就去帮忙搬了,人家给我一百五的辛苦费!”宛越康拿着钱,很是兴奋。

高中毕业以来,作为姑父的免费劳动力,姑父偶尔也是给百八十的,根本不会给他多钱。

“你留着自己花!”宛玥歪头夹着手机,把抽屉锁好了,也顺带将门锁好,准备去喊秦露一起下班。

“姐……我撞人了……”

“什么?”宛玥手机都快要吓掉了。

“没事,没事,我现在没开车,方才我只是光顾着打电话,走路撞到人了!”

“我的小祖宗,你还是专心走路吧!”

“姐,我保证以后一定会好好走路!”

弟弟话刚落,电话那头就传来一声脆响。

“又怎么啦?”

“我没撞人,是撞到垃圾筐了!”

“得,赶紧给我挂了电话,好好走你的路。我现在都不敢接你的电话了!”

宛玥绷紧的神经,终于倦怠下来了,有气无力地挂了电话。

暗想着,她上辈子一定是欠了弟弟很多钱,然后这辈子,他一定是专业来坑姐的。

秦露看宛玥走过来,也赶忙收拾了一下,跟她一起下班。

别的公司都是一大群人下班,就他们这儿,每次下班都是两人孤零零地从XXX设计公司走出来。

相比之下,公司的背景和实力真是弱爆了。

偶尔还会碰到一两个校友,别人都是用那种很同情的眼光看着宛玥。

刚出电梯门,宛玥就见到夏嘉妮站在大门那儿四处张望,就赶紧拉着秦露往侧门。

“怎么不走正门了?”秦露不知所以。

“天天走正门,换个道儿也不错!”宛玥并非有心躲着,而是她实在是不想再跟夏嘉妮有任何的交集了。

可夏嘉妮偏不知道宛玥早已经看透了她,自以为自己的所作所为,隐瞒的天衣无缝,而宛玥还是那个什么都蒙在鼓里的蠢女人。

“对了,侧门哪儿,我知道有个好吃的甜点屋,要不我们去吃甜点吧!”秦露提议道。

宛玥想着兜里只剩下的一千五块钱,每日的早午餐,再加公交费用,摇了摇头,“我不爱吃甜食!你喜欢吃的话,我陪你去买吧!”

“那好吧!”秦露当她是怕胖,不敢吃甜食。

陪秦露买完东西,宛玥才跟秦露说,有东西落在办公室要回去拿一下。

秦露只好自己去公车站坐车了,而宛玥则自己再折回公司。

其实她根本没有拉下东西,折回来,只不过是想看看夏嘉妮还在不在那儿。

出乎宛玥的意料,夏嘉妮已不在原地,却见萧易跟一个男人从公司大门往外走,两人差不多的身高,差不多的身段,一路走一路交谈着什么。

他明明没看到自己,可是宛玥却下意识地往后躲了躲。

对于萧易的突然出现,宛玥只当他是偶然路过,并没有往心里去。

一直往前走的萧易,总觉得背后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猛然回头,吓得宛玥转身就跑。

其实宛玥不跑还好,一跑就真的引来了萧易的注意。

“你在看什么?”他身边的男子的声音很有磁性。

“就那个死命逃跑的小兔子!”萧易昂起头,目视前方。

男子再看过去的时候,宛玥已经消失在他们的视线中了。

“哪有人啊!”男子一脸不解。

“其实这个女孩你也认识的!”

“我认识?”说话的正是萧易多年的死党简好友——高岑。

“宛玥!还记得吗?”

“宛玥?”那人仿佛不相信一样,“你不会是说当年比我小两届的那个女孩吧?”

“就是她!”

“我记得那天之后,她就消失了!而我们的游戏也因此停了下来!她的消失,真的是因为我们的缘故吗?”高岑试图性问道。

“一半一半吧!”萧易其实也在调查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好端端的一个千金大小姐,竟然过起如此狼狈的生活。

“你们什么时候联系上的?”转念间,高岑一脸坏笑地看向萧易,“你该不会是因为愧疚,去主动找人家赔礼道歉了吧?”

“我萧易做事从不后悔!我犯得着去跟她道歉吗?”萧易朝他踢一脚,他快速闪开。

“你记得你这话就好,一个小丫头而已,没必要往心里去!”高岑拍了拍他的肩,“我们还是谈正事吧!上次我说的那个开发项目的负责人,已经答应今晚跟我们吃饭,这次我中标的几率很大了!”

“好,今晚我们可以要跟他好好接触!”

“对了,我还听说你哥回来了!”

“他不是在国外玩的好好的吗,回来干嘛呢!”

“听说他会有大动作,你可得小心着点!”高岑提醒道。

“就他那样的,就算他动作再大,如果他不改掉他的癖好,都入不了我爸的眼!”

“说不定他真能改过来呢!”

“你见过不吃屎的狗狗吗?”萧易轻蔑道。

每次说起他那个哥哥,萧易嘴里喷出来的火药味还是那么浓郁。

高岑失声笑道,“你这么形容你哥,对你自己似乎也有点不好吧!”

萧易反应过来了,轻笑道:“狗狗也分很多种!”

“如论怎么样,你还是不能放松警惕!”高岑可不想让自己这个好朋友兼靠山失去财势,现在高萧两家的业务往来,很多都是靠着他们两人的私交来维系着的。

“放心吧,一个喜欢棍状物的男人,能是男人吗?我们还是忙正事吧!”其实在某一点层面来说,萧易心底里还是觉得哥哥是他们家的耻辱。

——————

出乎两人的意料,本来要跟他们一起吃饭的项目负责人赵济同,临时改变了注意,竟然爽约了。

害得他们白跑了一趟。

萧易正恼怒的时候,接到了哥哥萧简的电话。

“实在不好意思啊,我的小老弟,我刚回国,叫了几个朋友一起吃饭,老赵说他本来今晚是要跟你吃饭的,可是我们太久不见了,所以啊,他也知道咱俩是兄弟,不分彼此,他也提议让你过来一起吃饭!”萧简的话不紧不慢,语调也是非常的柔和。

单听声音不知道的人,还真以为他是个非常好相处的主儿。

事实上只有真正接触过他的人,十有八九会他产生敬而远之的心态。

“既然你们好久不见,你们就好好叙旧吧,我很忙,还有很多事要处理,你喝好!只是爸爸这段时间身体不是很好,他真的很不想见到你,如果你还有那么点儿孝心的话,就不要让爸爸见你到你!”萧易就知道他是故意的,可是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放心,我的孝心,我知道怎么尽,不劳烦老弟提醒了!”萧简那边传来一阵大笑。

萧易听着刺耳,就将电话挂断了。

高岑看着满桌子的菜,也实在没胃口了,“你那个哥哥真是恶心啊,专门跟你对着干!”

“我真的宁愿没有这样一个哥哥!”萧易自认为自己已经够坏了,可是跟萧简那做人做事没底线,没规章的家伙比起来,真是毛毛雨了。

“他要从中作梗的话,我们真的不好拿下这个项目了!”

“拿不下也得想办法拿下来!”萧易发狠道。

“谁输谁赢还不一定,我们两家要是联合起来打压你哥哥的话,他根本翻不了身!”

“想打压就算了,他就是开的都是一些皮包公司,根本没有什么用!何必为了他劳民伤财!”萧易其实也很是头疼,这个哥哥做人没定性,做事更是没个谱,他倒是很想堤防他,可是总是防不胜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