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19章
蚀骨缠绵
谢肆儿
2337
2018-05-28 13:27

第19章节

第二天到公司上班,向杨海娜谈及工作细节的时候,杨海娜总借口离开,周卫也开始不耐烦了,把文件夹丢到一边,反正不是自己的活儿,主人都不着急,她一打酱油的急个什么劲呢?

周卫埋头于工作之间,办公桌上的电话响起,看了眼上面的号码,是公司内线的,而且还是人部事的内线号码?心里有几丝疑惑,却没有迟疑多少时间,便接起电话。

人事部通知她过去一下,周卫满心疑惑,人事部找她有什么事情呢?她虽然在公司上班了几年了,但与人事部的接触亦是少之又少,这回找上她究竟出了什么事情呢?

如果事关秦乐宜,找她的人应该是市场部,而不是人事部。

看着周卫离开,杨海娜走向周卫的办公桌,看了下来电记录,果然是人事部的内线号码,轻轻拍了下,彻底松了一口气。

周卫走进人事部,看到一个男人坐在那里,看到她的时候,男人眼里闪过一丝怀疑,随后恢复正常,周卫根本无遐顾及别人的看法,心满只想知道人事部找她有什么事情。

“你好,我是销售部的周觅,刚才有电话让我来人事部一趟,我想请问一下我该找哪位?”周卫敲了敲一女职员的玻璃门,礼貌地问着。

“是冯总监找你,你可以直接去他的办公室找他。”女职员抬头,匆匆地扫了一眼周卫,指了指最里头的办公室,大大的人事总监挂在大门上。

周卫谢过女职员,便踩着高跟鞋走向冯至明的办公室,轻敲了一下,然后将门半启,半颗脑袋,才看清里面的情况,原来bt的市场项目工程总监展岩也在里头,正与冯至明交谈些什么,很专注,很投入,周卫被掠在一角许久,也不知道该不该走进去。

冯至明唤了一声:“周觅是吧?进来。”

周卫听到声音,便硬着头皮走了进去,分别向两位总监打招呼,然后坐在一角沙发上,浑然不知展岩深不可测的眼睛正紧紧地盯着她的小脸。

“冯总监,你找我有事吗?”周卫弱弱地问着,没有丝毫的底气,本来就不是强悍的人,何况是不该交接的关系,突然面对面,周卫难免有几丝忐忑。

冯至明将周卫上下打量一翻,才淡淡开口:“秦组长走了?周小姐是否有随她离去的念头呢?”

秦乐宜?难道此行真为秦乐宜,周卫竖起每根神筋。

“冯总监何出此言,在bt,乐姐给过我不少帮助,但我能端正我的身份,就是bt销售部的一位普通职员,我拿的是bt的薪水,而不是乐姐的,所以我随谁弃谁,不会拿感恩视为武器。”周卫小心翼翼地回答着,两手交叠在一起,感觉手里泛起了细细地汗水。

冯至明何等聪明,一会子就从周卫的话里捉出小虫,说:“每一个进入bt的职员,都想着哪天能向上爬,区区普通职员能满足你吗?如果有更好的选择,你会选择跳槽吗?比如hy。”

周卫抬头,看向冯至明,想要从他的脸上看出什么,可偏偏冯至明的情绪隐藏的滴水不漏,除了扑克型,啥也看不到。

周卫心里琢磨着冯至明话下的意思,似乎只是徘徊于职员及性质之间,并没有深入纠缠秦乐宜,那么说冯至明把她找来并非要从她这里套点什么。

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周卫感觉身上又多了一层压力,也理解不清楚,就感觉冯至明将利器举向自己,而自己则犯下了罪不可赫的过错,针对于人事部的过错,也莫过于职位的调动,或者有跳槽的手段,然而定罪于哪条,周卫全然不知情。

“不曾考虑。”周卫看着冯至明,坚定地说:“我已经不是心浮气躁小女孩,我很明确我的目标,就是有一个份稳定的工作,也清楚外面确实有更好的工作,更高的职位,但是自己的胃口就这么点大,又能撑多少进去呢?”

冯至明的眼神掠过展岩,眼底闪过一丝怀疑,翻了翻文件夹里的资料,视线又回到周卫的身上。

“那你跟hy的人有接触过吗?或者说你在那里有熟人?”冯至明问。

“没有熟人。”看样子冯至明找她来的原因与hy有关,想起昨晚的情形,心想着杨海娜与倪海亮在酒店的事情是不是被bt的人看到的,而偏偏又把她们的名字搞错了,所以可以想象冯至明要找的人其实是杨海娜。

“我听说hy最近疯狂招人,为了吸引更多的精英,还给出高昂的补助资金,周小姐对这件事情有什么看法呢?”冯至明每一次问话,眼睛总是盯着周卫,似乎周卫是出了名的说谎大王,试图从她的脸上捕捉到破绽,证明对话的真实情况。

甚至还感觉展岩也在盯着她,吸了口气,周卫说:“我听说过,但这能说明什么吗?还是你们以为我对hy有意向?”

眼前两位是何方神圣,周卫怎么会不知道,要继续跟他们绕文字,不直接把她绕疯才怪呢?如果他们的盾头都是昨晚的应聘,她直接说出实情不就得了?

似乎没有想到周卫会如此直白,冯至明干咳几声,说:“那么你的意思呢?”

“一个人不是活着的岁数多了,就一定经历得多,也不是谁涉足职场早,就能得到更多的经验,我虽然还只是职场白丁,但我知道不可能的事情就不该让它有开始,hy不是我的梦。”

冯至明笑,不知道这笑容表达什么,总之感觉特别的刺眼。

周卫静静地坐在那里,手心的汗水越来越多,这时才知道,她并没有表面上的那么淡定。

冯至明也放弃了打哑谜,从文件夹里几张照片,推至周卫的身前,不作声,似乎在等着周卫亲自解释。

周卫翻看了照片,脸上换上无数种表情,由震惊到疑惑,再到平静,却始终不说半个字。

秦乐宜说得对:所有的笑容下面都是有一颗残忍的心,别把他们当朋友,他们向你提出任何的要求,你都不该考虑别人的面子,你时时刻刻都要记住,没有人会像你那样单纯,他们对你笑的时候,其实也在对你捅刀。

这些照片正是她与倪海亮接触时拍的,从角度上看,拍照片的位置就在洗手间,那个时候谁在洗手间,周卫很清楚,是杨海娜,终于明白杨海娜上个洗手间为何需要那么长的时候,原来就是做这些事情,终于明白当时她为何满脸是汗,原来是心虚了。

走到这一步,周卫无话可说,怪就怪自己迟钝。

“周小姐,你不打算解释什么吗?”冯至明问。

“我无话可说。”流言止于智者,有脑子的人不用她解释也该了解事情并非眼前所见。

“那你先回去工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