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2章
盛宠弃妃
璠璠fanfan
3231
2017-05-03 00:20

莫小妍在院子里的一个水缸里洗了手,拿出篮子里的馒头和咸菜开始吃。劳动了一上午,她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了。这馒头配咸菜,吃着也格外香。

妙珠也跟着拿出一个馒头,叹了口气说:“娘娘您以前锦衣玉食的,哪受过这些苦。要是莫元帅能想办法把您救出去就好了。”

莫小妍撕了一块馒头,正要吃,听到她这么,便问道:“我都在这儿半年了,父亲大人要是想救我,应该早就救了。怎么会到现在还没有动向?所以,别想了。莫家应该不缺我一个女儿。”

“咱们在这里头,一点外边的消息都收不到。不知道元帅府是不是有变故。”妙珠忧心忡忡地道。

莫小妍好奇问道:“什么变故?”

妙珠踌躇了片刻,才道:“元帅掌管东岳兵马大权十几年,皇上嘴上不说,心里不知怎么忌惮咱们莫家势力过盛呢!我看要不是忌惮莫家,那后位也不会落到王氏头上了。她爹是当朝宰相。皇上当初立她为后,就是有意要拉拢宰相,压制咱们莫家呢。如今咱们被关在这里,要是皇上决心要动莫家,咱们只怕一辈子都没指望了。”

莫小妍思忖了片刻,问道:“我以前知道这其中的利害关系吗?”

妙珠斜睨她一眼,“您哪知道这些啊。您一天就想着怎么和皇上恩恩爱爱生娃娃。我说这些给您听,你总嫌我话多,心思阴暗。把人想的太坏。”

莫小妍:“……”

这莫氏还真是养在深闺,只知儿女情长,看不清后宫和前堂的千丝万缕联系啊。

傻人有傻福,那是在普通人身上。她这么傻傻一颗心都系在一国帝王身上,换来这么个下场也就不奇怪了。

傻妞怎么会知道去害人,只会被人利用陷害啊!那皇后在桥上落水,乃至流产,都极有可能是针对她的一场阴谋啊。

莫小妍想到这个可能,立即感到后背发冷。妈妈的,搞不好连皇上都有份参与这件事!

她不看宫斗小说,但是看过电视剧《X嬛传》啊!里头最爱皇帝的女人偏偏就被皇帝和太后因为忌惮她娘家功高盖主,联手把她给搞死了。那叫一个凄惨可怜,令人唏嘘感慨。

想来这也差不离吧?一定是皇帝和皇后连带皇后的爹,忌惮莫家位高权重。所以假意封了莫氏“宸妃”这个只比皇后低一级,尊贵又荣宠的封号,让她宠冠六宫,然后在她得意忘形的时候,施计将她幽禁,接着就该收拾莫家了。

这么一番琢磨,莫小妍又没了生存念头。

她头顶着宫墙,手握着一把野草。唉声叹气半天没动静。妙珠一看这情形,觉得以前的那个主子又回来了。比起这副生无可恋模样的主子,她更喜欢中午那个大口嚼着馒头咸菜,村里大妞似的豪放爽利的主子啊。

她立刻来到她身边,抱着她瘦削的肩膀头,安慰说:“娘娘,您刚才不是还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吗?别难受了,咱们没青山但是有野草,为了顺利过冬,咱们得加把劲儿啊!您不是说什么都没活着重要吗?”

莫小妍叹了一口气,哀哀地说:“你说的对。加把劲儿,我就不信,我一辈子只能待在这里头了。我莫小妍不可能一直走背字儿!”

“哎,对了!”妙珠高兴的拍手,“不过娘娘,你叫莫妍,不是莫小妍。”

“从今天起,我改名了,莫小妍。小心行事,戒娇戒狂。”

“好吧,随您高兴。奴婢没意见。”

主仆两个忙活了三四天,把院子里的野草拔了个干干净净,又晒干了,堆在偏殿小屋里。

在远离主殿的一间破败小库房里,莫小妍还发现了不少落满灰的桌椅板凳之类。心想,等到冬天来了,真到没炭火御寒的时候,这些桌椅板凳就是上好的取暖木柴。

虽然只能应付一阵子,但有总比没有强。而且同时,她要争取尽快从这个院子里走出去。至于怎么走,那就要看时机和运气了。

就在她等待时机和运气之中,冬天来临了,尚食局司饎司掌管柴炭的司人果然没让莫小妍失望,给他们的柴炭只够半个冬天的。

莫小妍心道,幸好老娘早有准备,要不然这个冬天只怕要冻成冰棍还要被她们讥讽嘲笑了。

为了节省柴炭,莫小妍和妙珠白天的时候,便不生火。直到夜里气温下降才生上一盆,并且为了最大限度地不浪费这仅有的热气,她还和妙珠搬到了一间面积较小的房间里,两人睡一张床来互相取暖。不至于各自在半夜冻得哆哆嗦嗦。

这样过了半个冬天,倒也顺利捱过去了。莫小妍不但没有被严寒冻死,反而因为没事就窝在墙根下一动不动的晒太阳养肥了膘。把瘦的皮包骨头的原莫宸妃的身子养得珠圆玉润,小脸儿饱满红润。俨然一个有胳膊腿,会行走的脆甜红富士了。

莫小妍佩服也十分佩服自己是条汉子。妙珠也对她更加信赖和服气。

从前的大小姐嚣张跋扈,骄横任性,从来都不肯听她半句劝说,全凭自己的喜好想做什么做什么。

要不是莫家对她家有天大的恩情,她也不会心甘情愿赔上自己的大好年华随着她一起住冷宫。

现在则不同了,她们如今已经是同睡一个被窝的亲密战友了。比之从前的被迫忠诚,现如今她是发自内心的从头到脚都忠诚与她。

因为身上长了不少肉。莫小妍有些发愁。虽然人在冷宫,但莫小妍的爱美之心并没有消失。穿到这里之前,她不过是路人之姿,还整天喜欢打扮打扮,让自己比素颜美上几分。

如今得到了莫妍这张堪称天姿国色的美人脸,她欣喜之余,更觉得要好好维护才行。自己半个冬天就把她给养成了球,实在不怎么像话。

于是她决定每天中午绕着整个冷宫的范围跑圈儿,做运动。

妙珠已经习惯这个脑子里总冒奇思妙想的主子,每天看着她不知疲倦地沿着墙根儿跑圈儿,把墙根儿那层厚厚的积雪上都踩踏出了一条小道,跑的自己满头大汗,嘴里直冒白气。而且跑完了还不算是,还要做拉伸运动,喊着奇怪的号子,跳那什么什么健美操。

已经有好几次,送饭的太监看到她这样伸胳膊压腿,蹦蹦跳跳的,嘲笑她大概是疯了。

莫小妍不以为意,继续该怎么蹦跶就怎么蹦跶,该怎么跑还是怎么跑。万般无压力。

这个上午,她又跑完了圈儿,做完拉伸运动。看着妙珠蹲在殿门台阶上,捧着脸发呆,一时玩心大起,便捏了个雪团,朝着那丫头砸过去。

“哎呀!”妙珠被雪团砸中了头,破碎的雪块盖了她满脸,莫小妍却哈哈大笑着说:“别发呆了,过来咱们玩打雪仗!”

说着又捏了一个雪团子朝着她扔过来。妙珠捂住脑袋避过那个雪团。莫小妍在远处依旧哈哈大笑着说:“快来玩儿,你也捏雪团砸我。快来砸我吧,你再不动,我可更不客气了啊!”

妙珠眼看着她就捏第三个雪团朝她砸过来,一下子跳起来,抓了一把雪,嘴里大叫着朝她扔过来。

莫小妍侧身躲过那个小雪团,说道:“这才对嘛,生命在于运动!你一直坐那儿不动,身体抵抗力低下,容易感冒生病的。咱们要是生病了可没人会管。”

妙珠趁她说话的时候,弯腰在雪堆里捏了个雪团照准了她砸过来。

雪团在莫小妍的胸前碎开,溅了她一嘴的雪沫子。

她呸了两口钻进嘴里的碎雪,尖叫道:“好啊,你敢偷袭!”

妙珠哈哈笑着跑开,道:“是你让我砸你的!娘娘你可不能生气!”

“我不生气,我今天要把你按在雪堆里埋起来!”莫小妍张牙舞爪喊道。

两人你追我赶地在雪地里打闹起来,笑声越过宫墙,传到了很远的地方。

皇帝韩允此时恰巧给太后请过安之后,经过彩云殿附近。听到不知从何处传来的笑声,便停下了脚步。

他负手而立,身形挺拔如松,正黄龙袍上绣的威猛金龙在阳光中闪烁着华彩的光芒,只见他英武的剑眉微微一蹙,嗓音清冷地问道:“这是何人在宫中这般喧哗?”

跟随他的大太监管公公听了听声音的来处,回报道:“回陛下,听这声音像是从彩云殿,宸妃娘娘那儿传出来的。”

“彩云殿?宸妃?”

韩允朝着彩云殿的方位望过去。他只能在眼前的一道道宫墙中,看到彩云殿的一角飞檐,望着那处飞檐,他的唇角不自觉抿紧。已经将近一年,没有听谁提过这个名字了。

“是。”管公公抬头瞄了一眼韩允的神色,缓声道:“听底下的太监们说,宸妃娘娘自小半年前大病了一场后,人就变得有些疯疯癫癫,隔三差五在里头搞些奇怪的名堂。许是惊惧哀伤过度压了心智。听着也着实怪可怜的。”

韩允垂眸沉思片刻,吩咐道:“去瞧瞧。”

“陛下,您是真龙天子,去那冷宫之所,怕是不合适。”

“走吧。”韩允眸色淡漠,“否则你与我说那些话,不是白费口舌?”

“圣上英明神武。”管公公不敢再耽搁,甩了拂尘,俯身引路。

而在彩云殿里,莫小妍和妙珠已经追逐打闹的累了,双双躺在雪堆里喘气往对方身上撩雪笑闹。

歇足了体力,莫小妍从雪地里爬起来,用脚在平整的雪地上划出一道直线,说:“妙珠,来,咱们站在这条线后面,比比看谁能先把雪团给扔到墙外头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