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10章
盛宠弃妃
璠璠fanfan
3133
2017-05-03 00:20

已经进入阳春三月。彩云殿里按照莫小妍的喜好,栽种了不少花草灌木。莫小妍一席粉紫色的齐胸襦裙,手上捏了把团扇,闲来无事,在花从间悠悠漫步。粉嫩精致的容颜堪比花娇。

已经连续两个月,每日夜里,韩允都在她的殿里歇息。各种荣宠也随之而来。

不说吃穿用度已经恢复到从前的水准。单就韩允对她的恩宠,也不是从前的装模作样。

他已经对她柔宠纵容到,半夜被睡梦中的莫小妍踹下床,也一笑了之的程度。

当然,踹一国之君下床这事儿,莫小妍并不知道。但是妙珠却知道,韩允命她不许外泄。她也只好瞒着莫小妍。

每日睡在一起,自然男女之事也少不了。莫小妍从抗拒到接受,又到现在的跟他如鱼得水。也是要流一把辛酸泪。

韩允是个在床笫之事上,根本就是学徒级别的小白。莫小妍承受了他几次鲁莽之后,冒着死罪,开始跟他深入探讨如何让男人爽,女人也爽,最后两人一起爽的做爱的最高境界。

韩允倒是个认真好学的,一点就通。也就越发对这样独特的宸妃更加喜爱。每日夜里来,都要来跟她探讨一番。

莫小妍幽幽地叹气,”也不知我这荣宠能绵延多久。”

妙珠道:“娘娘,你又胡思乱想了。圣上现在不是一步也离不开你了么?”

“那是因为我还新鲜。”莫小妍道,“等哪一日,他觉得吃够了我这口小鲜肉,想吃绿叶菜了。我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参与后宫日常生活这短短三个多月,她已经了解到自己的全部资本。她没有曾经荣耀的娘家助力,后宫也没有能交心的人。现在唯一的依靠就是韩允。

韩允又注定不是她能依靠一辈子的靠山。如今,她有机会就厚着脸皮,缠着韩允要赏赐,已经是在为将来失宠后的日子做打算。

就算以后失宠,只要她安安分分,守住自己的心,对韩允没有产生感情,远离了争宠战场,身上有众多的钱财傍身,想来在这后宫里也能活的自在逍遥。

妙珠还有两年就能出宫。在这两年内,她利用好韩允对她的宠爱,想来也能给妙珠备些丰厚的嫁妆。

所以,别看莫小妍现在集六宫宠爱于一身,但其实她并不开心。更多的是隐隐的忧虑。

上个月一直不曾显山露水的宋德妃,被太医诊出已经有四月身孕,让所有人都惊讶不已。但却在半个月之后,莫名其妙小产。宋德妃伤心过度,到现在还缠绵病榻,小命眼看着去了一半。

韩允对失去的这个孩子似乎也并不在意,安慰了德妃两句便没有再过问。

但也不知怎么,宫里开始有流言称,这事是莫小妍背后下的毒手。因为她有过谋害皇嗣的不良记录。 皇后的孩子她都敢下手。更何况一个区区德妃?

莫小妍在听到流言的当夜便告诉了韩允。请他做主。后宫之中某个人,显然想要借这件事打压她。在对方还没有成把流言散布成气候的时候,自己抢先告诉韩允肯定是最好的选择。

=======

更新~

韩允没说相信她,也没说不相信。只是表示这件事不用放在心上。他自会处理。

怎么个处理法,却并没有告诉她。

只是这两日,听说德妃殿中一名宫女被抓,说是与德妃流产有关系。而那名宫女和孟婕妤殿中一个宫女交好。莫小妍这才洗脱了嫌疑。

在自己的殿里转悠够了。莫小妍便带着人走出了彩云殿。心里再充满隐忧,她也不想把自己关在屋子里。

谁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前路更是一片迷雾,她还是先享受当下。在现代社会,她只顾着为生计奔波,哪里有机会享受这么悠闲自在,被一群宫女太监服侍着,锦衣华服,美食不断,一声令下,便有人去给自己置办的恣意日子。

走出彩云殿,正想找个春景又好,地点又僻静的地方,消磨一下午的时光。却没想到才走了两步,便被一个小孩子撞了个满怀。

若不是妙珠搀扶着,莫小妍就要被撞的一屁股跌坐地上。捂着被撞疼了的肚子定睛一看,竟然是大皇子韩戒。

妙珠也看清了来人,想要训人的那些话,便不敢轻易出口了。只出声道:“大皇子怎么会在这里出现?还是尽快离开吧!这般冒失冲撞了我家娘娘,你仔细被圣上怪罪下来!”

韩戒手上抱着个小锦盒,似乎很宝贝的模样,一直抱在手里。方才也正是这盒子顶到了莫小妍的肚子,才让她这会儿还缓不过来。

“别吓唬他了,妙珠。”莫小妍道。看那孩子满头大汗,小脸蒙灰,鼻涕两条,头发也乱糟糟的像个鸡窝。也不知那些照顾他的嬷嬷是怎么做事的。就算他母亲出身再不好,他也是皇子啊。

韩戒吸了吸鼻涕,鄙夷地对妙珠翻了个白眼,然后对莫小妍道:“你是父皇身边如今最受宠爱的女人,我今日既冲撞了你,肯定会受罚。走与不走又有什么区别?我不如在这等着父皇过来,罚我好了。我犯的错,我承担。哼!”

莫小妍忍不住多看了两眼他昂着下巴不畏强权,坦然认错的模样,而后扑哧笑了,道:“你也知道我最受宠啊?不过我知道你刚才不是故意的。所以,我原谅你了。方才的事情,我就当没发生过。你走吧。”

韩戒怀疑地盯着莫小妍,“真的?”

莫小妍笑:“自然是真的。我说出的话,可是从来都作数的。”

“那我走了。要是有人找我,你别说你见过我。可好?”

“好。我没见过你。”莫小妍点头道。

韩戒这才灿然一笑,露出一排白亮的小牙齿,弯腰拱手冲莫小妍一拜,“多谢娘娘!”

莫小妍看着他,忽然想到自己的小表弟。高兴起来,笑容也是这么灿然,牙齿也又白又整齐。心就这么软了下来,看着他汗津津,脏兮兮的小脸,便从衣袖中取了手帕,阻止住要跑走的韩戒道:“等会儿!”

韩戒正要跑,听到她喊,只得又停下来,道:“你不是又变卦了吧?”

======

二更~

莫小妍笑着摇摇头,上前,一手扶住他的后脑勺,一手拿着手帕,将他额头脸上的汗擦了擦,又拧了他的鼻涕,说:“疯玩什么呢?把自己搞的像个从土里刨出来的小泥猴子!”

妙珠在一旁想要阻止,张了张嘴,又作罢。莫小妍擦干净他的脸,说:“行了,玩去吧。我没见过你。”

韩戒怔愣了片刻,才转头跑走。跑了一半又回过头来看她,表情迷茫而疑惑。

晚上,韩允照旧过来和莫小妍一起用晚膳。之后,两人又一起半躺在榻上,有一句每一句地说话。

韩允手指上缠绕着莫小妍一缕垂在肩头的黑发。嘴角的笑容很是惬意放松。

“隔两日,便是三月三了,妍儿可有兴致随朕出宫游玩?”

莫小妍从他怀中抬起头,眼中闪着惊喜,道:“我可以出去吗?”

“有朕陪着,自然可以。”

“怎么出去?微服还是皇家仪仗。”

“微服如何?”韩允轻轻地点了一下她的鼻尖。

“太好了!”莫小妍忍不住拍手,“我早就想出宫去看看民间的景致了。”

韩允拉过她的手,把玩着,低沉地笑,“看把你给高兴的,像个小孩子似的。”

“我本来也不大嘛。”莫小妍依偎在他的胸口,两人亲密相依,她撒娇似的,蹭了蹭他的胸口,“我才十八岁。”

韩允抚着她的长发,笑笑不语。

夜深了,两人照旧一番恩爱之后相互依偎温存睡去。

第二日,莫小妍便开始命妙珠悄悄地准备出宫要穿的普通衣服。

因着能出宫,莫小妍心情格外好,在去皇后宫中请安时,便有些隐藏不住心中的喜悦之情。

皇后看着她白里透红的脸蛋,顾盼流转的秋水翦瞳心里嫉妒不平,嘴上却装作打趣道:“宸妃殿中有什么好事发生么?为何见你从进来便一直在笑?”

一句话,将众妃嫔的目光都吸引向莫小妍。郑淑妃看了皇后一眼,笑吟吟地问道:“看这气色,莫不是宸妃有喜了?”

皇后脸上顿时笑意全无。半刻后才重新挤出一丝笑意,“是啊。莫不是有好消息,有了圣上龙种?”

莫小妍心道,郑淑妃你够狠!众人神色各异盯着她的肚子,盯的她肚子险些要抽筋,连忙道:“劳皇后娘娘及各位姐妹惦念。并无什么喜讯。妾也深感纳闷。”

皇后清傲一笑,“莫不是身有隐疾?圣上终日在你殿中歇宿,早该有消息。”

莫小妍温婉哀伤地垂目,“皇后娘娘说的是,只怕我这肚子是不争气的。为圣上添子重任,还需各位姐妹担当。”

到这里来,她什么都没大长进,演技倒是飞速的增长。

郑淑妃道:“姐妹们自然都想为圣上多育后嗣,但也得宸妃妹妹多为我们美言几句,我们才能分得点滴圣上的雨露恩泽。否则,妹妹专宠。姐妹们也只能眼巴巴空等着。”

莫小妍笑道:“淑妃姐姐说笑了。圣上要去哪里,我又如何左右得了?不过,姐妹们想要为圣上开枝散叶,倒也是为了大东岳国的将来着想。我会跟圣上说上一说。”

大家都在看
许你山河万里
许你山河万里
重生 穿越 甜文 宫斗 契约
宠妻
宠妻
重生 穿越 古言 暗恋 架空 种田 暖文 腹黑王爷冲喜妃
朕心爱的丑姑娘,请多指教
朕心爱的丑姑娘,请
轻松 权智谋斗 甜宠 种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