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2章
豪门巨星之宠妻如命
顾陌雨
3625
历史久远

“我会看着处理的。”她揉了一下隐隐作痛的额头,叶明婧吵得她头痛。“我要休息了,你先回去吧。”

叶明婧还想说很多话语的,看到好友头痛的模样,也就不继续说下去了,临走之前,叮嘱好友道。“你可千万不要那么容易放弃傅明尧,那家伙可是个金龟婿,放弃了,就没有那么容易找到像他这样的金龟婿了。”

闻言,她哭笑不得,敢情身体原主对傅明尧的爱意,是建立在傅明尧的身份地位和财富上的。

叶明婧走后,屋子里恢复了应有的安静,她打开电视机,看着目前最热门的电视剧。女一号看起来很眼熟,她搜索了一下脑海里的记忆,想起,这是她前世在娱乐圈的好朋友林静。

当年她们的起点是一样的,如今,林静成了红遍大江南北的一线明星,她死后又重生了,当初说好要一起踏上娱乐圈巅峰的两人,成了陌路人。时间有点残忍,一觉醒来,早已物是人非,她不再是前世的安心宁,而是傅家不受重视的安心宁,身边熟悉的人一个都没有。

换了个电视频道,恰好播放的是关于林静的访问,她看着电视中的林静,情不自禁地露出一个灿烂笑容,仿佛两人还认识般。

林静早已不是当初的青涩模样,经过岁月的沉淀,一举一动都充满着无限魅力。主持人问起林静,在娱乐圈的好友都有谁,林静沉默了下,说了安墨茹三个字。

安墨茹,她心里读了一遍这个名字,面上笑意浅浅。

想不到已经过去了六年,林静还记得她。

安墨茹是她前世的艺名,她本来想用本名出道的,谁料到,她的经纪人坚定认为,说她用本名肯定红不了,她说不过经纪人,就用了这个名字出道。最后事实证明,她用安墨茹这个名字出道,虽是被誉为最有潜力的新星,刚迈入一线明星的行列,还没踏上娱乐圈巅峰处,最终却意外死亡。

电视机中的主持人也沉默了下,转移了话题,林静看起来却是不太开心。

她关掉电视机,本来黯淡的眸子亮了起来,六年后的娱乐圈,似乎更好玩了点。

正当她想要回房睡午觉时,大门口踏进了一个身影,身体记忆顿时明显起来,不由地扭头去看来人是谁。

一头利落的短发,棱角分明的脸部线条,帅气的五官泛着丝丝生人勿近的冷意,深邃的眼眸很淡漠,身材挺拔。外表俊帅,身份地位不凡,名下财产多的数不胜数。

傅明尧,她打量了一眼,就确定了眼前人是谁。

六年的光阴过去了,傅明尧比起以前,变得更帅气更成熟了,也难怪身体原主那么喜欢他。如果她是处于爱梦幻年纪的小女生,说不定也会喜欢傅明尧,经历过死亡后,她倒是认清了很多东西。

傅明尧回来傅家,只是为了拿点东西,一双淡漠的眼眸,仿佛没有看到坐在客厅的安心宁,迈步走过。

傅明尧无视她,她一点都不意外,她礼貌地浅笑道。“傅明尧,我想和你说点事。”比如说说离婚的事,她一点都不想顶着傅明尧妻子的名分。

没有故意用很软的声音叫他老公,很直接叫他名字,傅明尧微抿唇,直觉认为安心宁准备无理取闹,厌恶地皱了下眉头,没有理会她。若不是要回来拿东西,他是不会回到傅家老宅的。

傅明尧没有理会她,意料之中的事,她也不恼怒。

傅家的佣人,看到这个场面,都在猜测着,等会自家少夫人要和少爷闹,而少爷冷冷地看着少夫人在无理取闹,最终闹剧随着少爷的离开而结束。

出乎佣人们意料的是,她继续坐在客厅,眉眼含着浅浅笑意,品尝刚才没有喝完的茶,也不上楼找傅明尧,安静得有些过分。

在客厅的佣人都很意外地盯着自家少夫人看,纷纷猜测,莫非这是少夫人想出来的新招,故意对自家少爷这么个态度,想要引起少爷的注意。

拿完东西,傅明尧下楼,见到安心宁动也不动地坐在沙发上,表情十分平静,心中掠过一丝疑惑。对于这个父亲去世前以死相逼硬要他娶的妻子,傅明尧没有丝毫的好感,反而极度厌恶,厌恶到有她在,他都不愿意在老宅多逗留一刻。

相比傅明尧对她的厌恶,她则是淡淡睨了眼傅明尧。傅明尧的离去,她也不去追赶,静静地坐着,仿佛两人是不相干的陌生人。

佣人们还是第一次见到自家少夫人对少爷那么冷淡,虽是感到很奇怪,但明面上不敢表露过多,生怕自家少夫人找他们的麻烦。

放下手中的茶杯,她勾唇轻笑。

忽略佣人时不时试探的眼神,重生后的日子她过得挺舒适的,当然了,要是傅明尧肯回来见她,和她离婚,她就过得更舒适了。

身体原主今年二十二岁,就读于帝都著名的舞蹈学院,就读大四,快要毕业了。接手了这副身体的她,理所当然的要去学校上课。

读舞蹈学院的人,不是想往舞蹈家的方向走,要么就是考不上大学,靠着舞蹈这点特长,想要在舞蹈学院混张大学毕业证,身体原主就是属于后者的。

作为没有一点舞蹈天赋的人,她看着同学们在舞台上排练时,她只有欣赏的心情,没有想要上台表演的心情。

叶明婧手上拿着一包薯片,边欣赏着台上的表演,边吃薯片,道。“心宁,你知道吗,陈茹今天会来我们学校,你要不要教训一下她?”

叶明婧口中的陈茹,就是刚上位的二线明星,同时也是傅明尧外面的女人,是身体原主最痛恨的人。身体原主先前就去找过陈茹的麻烦,结果都是被陈茹耍得团团转。

“不要。”她不是身体原主,对傅明尧没有任何兴趣,对他外面的女人就更加没有兴趣。

“唉,心宁,你这样真的不行耶。你再不采取行动,傅明尧都快被陈茹抢走了。你没听说吗,傅明尧为了讨好陈茹,给她投资了好几部大制作的戏,都指定陈茹担任女主角呢。”叶明婧最讨厌的就是小三了,忿忿道。“傅明尧每个月就给你那么一点生活费,对别的女人就那么好,你怎么能咽下这口气呢!....”

叶明婧的话语还没说完,她口中的女主角陈茹,被人众星拱月般地出现在体育馆里。一见到陈茹脸上绽放着灿烂笑容,接受着他人的讨好,叶明婧就恨得牙痒痒的,好像她才是傅明尧的妻子般。

“看她得意的样子,真是恶心,要是没有傅明尧,谁理她啊,之前不过是三线小明星罢了。”叶明婧很不屑地说道。“我家那些艺人,比她红的多得是,也没见她那样的。”

她拧了一下秀眉,不想再听到关于傅明尧的任何事情。“明婧,我的事情我会处理,你有空管我这些事,还不如好好想想,你家里为你安排的相亲,你要怎么应对?”

“那就去相亲呗,反正又不会和对方结婚。”叶明婧闷闷不乐地说道。

有陈茹在这体育馆,她想叶明婧等会肯定说个不停,不外是为她打抱不平,让她去教训陈茹。欣赏台上表演的心情全无,她站起来,迈步离开。

叶明婧还打算和好友一起去给点颜色陈茹瞧瞧,看到好友起身离开,她赶紧起身,急忙走到好友身边,问道。“心宁,你去哪里?”

“回家。”她语气冷淡地答道。

“现在还早着呢,你回家干嘛?”叶明婧拉着好友的手不放,“今晚的慈善晚会,你答应陪我去的,你不能回家。”

慈善晚会是她不堪叶明婧的骚扰,才勉强答应去的,她本意是不想去,看到叶明婧死拉着她不放的动作,她作出妥协。“我饿了,先去吃点东西吧。”

“我请你吃饭。”叶明婧还是没放开好友的手,一同与好友走出体育馆,至于还在体育馆的陈茹,早已被她抛之脑后。

走出体育馆不远处,她们的旁边停下一辆跑车。

叶明婧死盯着那辆跑车不放,等到车主下车时,如同发现新大陆般震惊,瞪大眼睛。“心宁,那不是傅明尧吗,他捧着一束花来这里干嘛,该不会是来找陈茹的吧!”

陈茹就在体育馆里,傅明尧来这里也不出为奇,她觉得没什么好奇怪的。

未等她说话,叶明婧就冲着傅明尧喊道。“傅明尧,你这个花心大萝卜,有了心宁还不够,你为什么还要在外面有别的女人?”

她头痛似的揉了一下额头,这叶明婧还真的是让人无语!

赶着去探望陈茹的傅明尧,看到叶明婧和安心宁,浓眉紧紧拧在了一起,眼眸升起浓浓的厌恶,仿佛没听到叶明婧的话语,径直往前走。

见傅明尧不理会自己,叶明婧脾气来了,冲到傅明尧面前,质问道。“傅明尧,心宁可是在这里呢,你为什么老要伤她的心呢,你这样对得起你父亲吗?”

傅明尧停下脚步,冷睨了一眼站在旁边的她,“安明雅,管好你的朋友。”

身体原主曾用名是安明雅,十五岁的时候觉得这名字不好听,就把名字改为安心宁,傅明尧一直叫身体原主的曾用名,从没叫过身体原主的现用名。为此,身体原主和傅明尧闹过很多次。

她上前,拉开了怒气冲冲的叶明婧,从头到尾未曾正视一眼傅明尧。

“心宁,你这是干嘛?”叶明婧被拉开,不解地看着好友平静的面色。“傅明尧可是当着你的面去讨好别的女人,你怎么就一点都不生气?”

傅明尧眼神冷冽地瞟了眼叶明婧,不和两人多做计较,赶往体育馆。

看傅明尧走进了体育馆,叶明婧甩开好友的手,“心宁,你这是怎么了?”

“我现在一点都不喜欢傅明尧,不想和他有接触,更不想管他在外面是否有女人的事情。他的事情与我无关,你不用为了我,去得罪傅明尧,因为我很快就会和傅明尧离婚。”她没机会和傅明尧说离婚的事情,要是有机会,早就和傅明尧离婚了。

也许是好友的话语太过震撼,叶明婧直愣愣地注视好友,“心宁,你是不是撞邪了?”要不喜欢了那么多年的人,怎么说不喜欢就不喜欢,难道自杀过一次的人,就特别看得开?

“没有。”她淡淡道。

“那你干嘛不喜欢傅明尧了?”叶明婧想不出任何理由。

“就是不喜欢了。”她走远,剩叶明婧在原地。

“总得有个理由,干嘛不喜欢啊?”叶明婧追上她,继续追问道。“那可是你喜欢了很多年的人,不喜欢的理由是什么呢?还是你说想通了?”

面对着叶明婧不停的询问,她恍若未听到,一直往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