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6章
快乐岛的如意人生
hsrhhchi
3136
2017-05-03 00:41

何雨晴气的呦,吭哧吭哧的喘了半天,“放开我。你这头猪!”

太气愤了,这男人怎么能趁病而入呢。

“涩,一根竹竿,还跩什么跩,看着你我都没性趣。”首长大人相当淡定的放开这温暖。呃,好象,搂着一个女人睡觉,感觉……还是蛮不错的。不过,怎么会是这么瘦的竹竿呢?nainai滴熊,以前那么多绝艳少女少妇送上门,他正眼也没看过。今天,居然……!!

“哦,你干啥。”何雨晴气愤极了,明明这男人对自己生出了se心,偏偏还要说出嫌弃的话。她很不客气的指着,“喏,这就是罪证!”

男人啊,在这样的凌晨,那就是半身动物好不好。

嗷嗷……

“啊……”的跳开。

看着自己全身上下都果着的,何雨晴再一次发出狂乱的尖叫声音。天啊,她,她,上半身没有一片儿衣物。那小衣服还 混合着一团泥扔旮旯里睡觉呢。首长大人可没耐性为她洗衣,就算洗了也干不了,没换的,池傲然就这样任由她赤果着睡的。

“你,你,你居然还挟着尾巴的……哈哈……”首长大人爽朗的笑声,在此时听来那叫一个刺耳。

何雨晴被刺激的又尴尬又羞糗,她睡的是草坑,哪知道这不小心就挟了根草。尼玛的,看这死男人的眼神,分明是在说她有那种··受虐趋向。可恶……悲愤的她眼神不小心落在首长大人的超人子弹裤——

“哈哈……你……你这么冷酷的男人,却还幻想着当超人。偶滴个神啊,这是孩子才能做的事儿吧。你,你,你也太扯蛋了,哦哈哈……”更加夸张的笑声。

似乎,……还是很不错滴。

“我……这不是我裤子。”他真的很冤枉啊,它喵的接到命令要出去的时候,正好在和勤务兵们混战。一身的汗,总不能去见上面的人吧。是以他命令小勤务员给他在一分钟内准备换洗衣服。

小勤务员一准备,便准备了这样一条超人底裤。当时顾着赶时间,也就没顾的上换,早知道就算迟到一分钟,也得换下来啊。死超人裤头,害他现在被这破女人笑话。到现在,他极度怀疑,那位勤务女兵,是不是故意恶做剧来着。

男人上山打猎,女人们在家做什么呢?

做为村长的何雨晴,虽然是被赶鸭子上架的。但责任,还是要担的。

病愈后的她,精神略有些不济,脸se显得有些苍白。一走出来,妈桑抬头看了她一眼,把一包黑糊糊的药扔给她,“嘎锃啦啦……”

看着那黑糊糊的药,何雨晴没敢接。她可不想吃这样的补品。妈桑说这是补药,让她吃了身体能好。

“妈桑,我想让玛雅丝她们和我一起去采野菜,还有野果之类的回来,秋天过去,就快进入冬季,到时候这些东西肯定能派上用场的。”

妈桑听的有些愣,“采摘野果,野菜?她们不喜欢吃那些东西的。”

“妈桑,你听我说,这些东西能让我们所有人在冬天不会挨饿。如果运气好,或许我们还能找到一些对我们有用的东西。所以我请求带她们去山上劳动,不能光指望男人养活我们。”

孤岛上的女人,一直被男人养着,唯一会做的事情,就是用身体满足取悦他们。一直以来,这里的女人只有一个功能,就是满足男人的于望,生育后代。

至于别的,什么也不会。是以妈桑听到何雨晴这样提出建议,是很吃惊的。不过,她并没有反对,而是出头把妇女们全都叫来。并一再的嘱咐,要她们听从何雨晴这位新村长的话。

虽然女人们只负责烤rou,做饭,没干田里的活儿,但还是很听从妈桑的吩咐的。

加上新鲜,一群女人就这样嘻嘻哈哈的上路了。

山上到处是新鲜的荠菜,青腾尖,狗荠草之类的。

一群女人在太阳下采摘着这些东西,偶尔说一点家里的荤腥事儿。什么你昨天晚上和哪个在一起了,昨天谁谁又只做了几分钟,谁又最勇猛之类的。

这样的话题,何雨晴是从来不参加的,但是今天,以玛雅丝为首的女人们,似乎并不愿意放过她。

“晴,大块头,你什么时候吃掉他?”玛雅丝趁空隙的时候直接了当的问她。另外四名妇女也跟着火辣的看着她,大有你不说,我们非要你交待的架势。

何雨晴巨汗,“我和大块头,你们乱说什么啊?就那个野蛮男人,我才不会要呢。”不要,坚持不要,就算再怎么好,她也绝对不要。一想到昨天被当成rou干扔泥塘里去,何雨晴气不打一处来。

“哎呀,大块头多有味道啊。我看他三二下就把铁拉旺打趴下的。天啊,那一瞬间,我感觉他是这全岛屿上最漂亮最有味道的男人哦。”还算年轻的布拉蔓儿在一边眼睛亮灿灿的称赞着池傲然。

“是啊,是啊,我也好喜欢他啊。你不知道,昨天晚上我和拉布坎一起做的时候,想的是大块头哦。哈哈,我觉得,肯定会跟他出拳头一样的,有力,准确,而不是象有些男人一样,……”

“哈哈,你昨天晚上疯了几回,是不是拉布坎没把你侍候好,说来听啊……”

几个女人再度把话题落到了床、、弟间的事情,何雨晴吓的趁机往一边儿闪。这群女人,太它喵彪悍了。

她还是赶紧闪人吧。

闪的远一点,何雨晴站到一边的高坡上去。不小心的,就看见下面有一丛紫se的东西。

有一个想法在脑子里面晃动。如果,那些真的是野葡萄,那……

天啊,这个岛屿上,没有酒,没有佐料,如果有酒,那得多好?

佐治亚热情的打着招呼,他苦逼极了,穿越到这荒岛上后,流浪了近半个月,受到无数次野兽的追击,还有蛇类的sao扰。一直苦于找不到人类,现在好不容易看见个人,还是个看起来……相当瘦弱的女人,这样的女人,会很好使唤的。

佐治亚精明的眼睛,一直在何雨晴的脸上扫视着,嘴角扬起的精明的笑容,属于商人的狡黠令他英俊的五官看起来,有些痞坏痞坏的感觉。

第一时间,何雨晴便对这个男人下了个定论,此男,不宜近交。有点象狡猾的狐狸,很容易算计人。

“你……穿越来的?”不过,好久没听到外面的消息了,何雨晴还是搭理这个外来的家伙。

“穿越?啊,对,对的,我是穿越而来的。请问漂亮的小姐,我想回家,我要回家,我要吃饭,我要吃烤面包。你能带我去吗?我这儿有支票,可以给你开支票的。你放心,我全国各地都有银行,你只要拿这支票去任何一家银行,都以兑现的。”

佐治亚极大方的在支票薄上唰唰的写下了一笔很可观的数字,抬头一脸笑容的递到何雨晴的面前。

但是,何雨晴只是冷漠的耸肩,看也不看他的支票,“先生,你的支票,还是自己保留着吧。在这个地方,你那些是没有用的。有用的是食物!”扬了扬手里的野葡萄,何雨晴同情的看着这位新来的漂流者。她可以预见,一会儿这位有钱的绅士知道自己无法回归曾的事家园,会是怎么样的凄惨样子……

佐治亚的眉抽了抽,又把手腕上的手表取下来递到何雨晴的面前,“还有人不要钱的,那就用这个当报酬吧。我不会白问你路的,报酬是一定要给,但是路,你一定要给我带好。”他佐治亚的理念,就是任何时候都要把帐算清楚。

“手表,这东西是好东西。”何雨晴毫不客气的把手表取过来。再把自己的rou干给了面前的男人,这才有些兴灾乐祸的告诉他实情。

“看你这样子,不用问也知道是穿越进来的了。不好意思,你是第三拔不幸进来的男人。这个孤岛,我们目前的结论,是有进无出。所以这位先生,你就安心的呆在这儿吧。”

佐治亚的心,伴着她的话越听越往下沉。

虽然不相信,但是,当佐治亚被带到桃花源村,看着那最古老的部落,那些不穿衣服的大块头的男人们……他悲哀的相信了事实。一时间这位曾经的世界,现在的落魄流浪者,被事实打击的再也吱不了声。

“咕噜咕吧……”妈桑看着这位进来的男人,眼里的神se,越发的凝重。

她一个人掐着骨头,语速极快的说着众人听不懂的话。

眼神,时不时的扫过何雨晴这三个外来的人。最终,阿旺布坤小心翼翼的询问她,但老妈桑还是什么话也没说。她闭了会儿眼睛,再次睁开时,只定定的看着何雨晴,“姑娘,我们岛屿的生存,以后就全靠你了。”

妈桑的话,听的何雨晴相当的疑惑,但她没问她为什么。因为问了,妈桑也不会说的。妈桑这个人,她会告诉你,都会说。但若是不说的,任你怎么问也不会透露一丝半点。但一旦她说了的预言,往往都会实现……

不过,当佐治亚看见扛着驯鹿回归的池傲然时,他找到了心理安慰。一个是狡黠的商人,一个是曾经权势在位的显赫权力首长。俩人的见面,完全是火星地球相撞,蹭的擦出了好激烈的火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