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穿越之美人如花
穿越之美人如花
yiyirusui 著

穿越重生

类型

2015-04-22

上架

43.13万

已完结(字)

本书由九阅小说发行
©版本所有 侵权必究
指南
第1章
穿越之美人如花
yiyirusui
3948
2018-05-28 13:26

逶迤的柳江,象是大兴王朝的一条大动脉。北起高耸入云的定云山脉,东至南海日照港,穿越了大兴王朝东西长约两千公里的疆域,灌溉着三百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

柳江两岸,是一个接着一个的城镇和码头,城镇里安居乐业的百姓和码头上熙熙攘攘的商船,为大兴王朝的千里江山,增添了十分繁荣昌盛的景色。宽敞的驿道,全部铺上了实整的黄土,以京城——大都为中心,一路穿州过府,象一张密密实实的蜘蛛网,覆盖了整个大兴王朝。

柳家庄位于大兴王朝的南部,正好在京城和日照港的中心。过往的行人商贾来到了柳家庄,都会被柳家庄优美的风景所迷惑。一堵堵白色的粉墙掩映在飘舞的柳枝之中,清澈的柳江似处子般地温柔,就算是冬令时节,柳家庄的街上都飘溢着清新的茶香,配上茶肆里飘荡着歌女温婉的歌声,街上步履姗姗的行人,越发得显得一派的温文儒雅,使得风尘朴朴刚到柳家庄的商贾们神色为之一松,恨不得就能在此地常住。

柳家庄虽说名字听上去象是一个小小的村落,其实却是大兴王朝除了京城大都之外排得上是第四繁华的城市。柳家庄是个鱼米之乡,所辖八府皆是繁华之地,一年上交国库的税银达到了全国的三分之一,大兴王朝素有“柳庄熟,天下足”的说法。

这一日,正是夏至,家家都忙着煮鸡蛋,煮蚕豆过节。城西的柳府却是一阵鸡飞狗跳似的忙碌。柳家庄排名最前的十个大夫都齐集在柳府,正为现任柳府当家柳大老爷的爱女诊脉。

柳大老爷是一个年近五十的退休京官,祖祖辈辈已在柳庄居住了近百年了。柳家世代与人为善,好年成时捐资办学育人,灾荒年间施粥舍米活人无数,在当地颇有一些美名。柳家世代商贾,柳家庄又地处交通要塞,柳家的生意以河运为主,还经营着钱庄,食肆,绣坊等生意,几十年间积下了诺大的产业,到了柳大老爷这一代,才出了柳大老爷柳云扬这么一个唯一的朝廷命官,虽说只是官至侍郎,却也着实让当时的柳老太爷威风了一阵。

柳大老爷虽说是个大善人,也颇有一些文才,却可惜膝下无子,唯在十六年前得了一女,乃妾侍王氏所生,名唤依依。此女天生聪颖,貌若天仙。五岁即能吟诗作对,七岁即能精工刺绣。她绣的花鸟仿若有生命般。曾绣成一幅牡丹图引得蝴蝶翩翩而至,久久不愿离开。

如今,柳家这位貌若天仙的小姐却是脸色青紫,牙关紧咬,一动不动地躺在一张雕花大床上。一个留着山羊胡子的大夫把完脉后长叹了一口气说:“柳老爷,令爱溺水时间过长,请恕老夫医术低微,不能令她起死回生,您,您还是尽快准备后事吧!”

“不!不会的!你胡说!”一日之间仿若老了十岁的柳老爷老泪纵横,还不及开口说些什么。守在床边两眼哭得红肿的一个小丫环却忍不住大声喝斥。

“碧柳!不可无理。金大夫是我们柳家庄医术最高明的一个。看来依依……依依……,真的是离我而去了!”柳老爷神情黯然:“可怜老夫竟是要白头人送黑发人……老夫对不起烟儿啊……”“总管,你带几位大夫下去拿诊金吧!我……我……”柳老爷一口气接不上来,就此昏了过去。

众人一阵忙乱,把柳老爷救醒后搬回了他住的追风阁。整个云烟阁里只剩下一个哀哀在哭的小丫环和一具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的绝世美人。

2.穿越

这一觉睡得好长啊!柳眉眉习惯性地伸了伸懒腰,却发现身子有点僵硬。

“华华,倒杯水给我!”眉眉有气无力地说完才想起华华昨天已经请假回老家去了。今天凌晨两点眉眉才完成了手上的设计稿用伊妹儿发了出去,本来就打算睡它个昏天地暗的。

柳眉眉最大的爱好除了吃就是睡懒觉,只要完成了手上工作接下来的几天休息天,她铁定是雷打不动地睡到第二天下午一两点。同住的室友华华——也就是刘若华不止一次说她越来越象只小猪,不仅抱着薯片一边狂吃一边看电视的慵懒劲儿像,睡觉时雷打不醒的绝顶功夫也像,就连越来越胖的外貌也向可爱的猪宝宝靠拢了。

唉!看来从今天起到华华回来之前自己是亨受不到茶来张口饭来就手的美好日子罗!死华华!被她老妈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给唬住乖乖回老家相亲去了,害得她现在一个人住好无聊也好寂寞。

睁开迷蒙的睡眼,柳眉眉打算自己动手倒杯水喝。从身子的僵硬度来看,她柳眉眉这次可是破了以前睡懒觉的最高记录了。柳眉眉的生物钟以前可是超准的,休假日不管头一天几点钟上床睡觉,第二天都是在下午一二点钟醒来。可是现在光线一片昏暗,看来已经是日落西山了。

咦?这好象不是我跟华华合租的两居室吧?十来平米的房间怎能摆得下这张华丽而又大得吓死人的仿古大床呢?哈哈……,还有薄纱床幔哎!还是粉红色的。靠!这是在哪里?华华的新居?就着昏暗的光线,柳眉眉奇怪地眨了眨眼。

是华华回来了吗?还是她真的买中了这期的福彩了?一想到中彩的可能,柳眉眉的眼睛笑得快躲在一堆肥肉里去了。哈哈哈……无声地仰天长笑中。

兴奋过后柳眉眉又发现很不对劲,就算华华真的中了大彩一夜之间搬到了一间豪宅居住,那也不可能帮自己去买这么一身复古的繁琐的睡衣吧?华华知道自己一向对古董类的东西敬谢不敏。再说了,再怎么飘飘若仙的衣裙穿在自己身上只怕也是一堆的乱布而已,还不如自己一惯穿的纯棉卡通睡衣舒服。

咦?咦?你有没想象过超过七十公斤的女人,也就是肥得很的大肥婆穿着裙子的样子吗?嗯……,就是一堆颤颤的肥肉,根本分不出哪儿是腰身哪儿是屁股,对对,就是一个直直的长方形啦!呜呜呜……我也不想啦,我只不过稍稍爱吃了一点,加上稍稍爱睡了一点,还有……还有就是稍稍地不想动了一点啦!柳眉眉自怨自艾中。

伸手拉了拉身上的衣物,好柔软好柔软哦,是上等的丝绸呢!自己可是超过八年没穿过丝绸的睡衣了。

咦?自己的肥猪手什么时侯变得这么漂亮了?指若葱削,肤若腻脂,这……?这……?这……?我还在做梦吗?柳眉眉伸手在自己的胳膊上狠掐了一把,心里在念叨着:不痛,不痛。不痛。

啊?好痛啊!呜……

咦?好象在昨晚临睡时闻到过煤气味哦!自己懒得起身查看,还以为是隔壁住的黄头发小子那么粗心忘了关煤气呢!不会吧!我不会真的这么倒霉吧?

“华华……!刘若华……!”柳眉眉不由得惶急大叫。

“小姐!小姐!是您吗?是您在叫碧柳吗?”一个惶急的声音传来,伴着一阵细碎的脚步,走进来一个穿着一身绿色衣裙的小女孩。

“你……?你是谁?”柳眉眉望着这个梳着双环髻,穿着一身类似古汉代衣裙的小女孩,心底开始有点发慌。华华该不会无聊到为了和自己开个大玩笑而特地去找个女孩扮古装来唬人吧?

“呜……呜……,小姐!真的是您叫我哎!您真的没事了哎!”女孩红肿的眼中又流下了一长串的泪水。

“停!停!停!”柳眉眉头大地看着这个眼前又哭又笑的女孩,好象十一二岁的样子,尖尖的下巴,淡淡的柳叶眉,眼睛也许哭得久了,肿得看不出以前的形状,但可以看得出一双漆黑灵动的眼珠,想必是小美人一个了。

“呃……你是谁?是华华叫你来的吗?”柳眉眉看着还在抽噎着的小丫头,小心地问。

“小姐!小姐!我是碧柳!您的小丫环碧柳啊!您……您……该不会把碧柳忘了吧?”小丫头,呃……碧柳张大了嘴,好象又要开哭了。

“停!停!stop!”柳眉眉最怕看到人哭,赶忙叫道。

“小姐,你记起碧柳了是不?”小丫头脸现希冀地问道:“那个,那个华华是谁?那个死拖布又是什么?是不是我放在莲池边的抹布把您给拌倒了?都是碧柳的错,我不该把拖布就那么放着就走开的,可是……可是春香姐说了,要是我迟一分钟去见大夫人,铁定要让我们三人好看的。”小丫头嘴一扁,又要开始放声。

“停!停!”柳眉眉一怔,才回过神来明白小丫头所说的死拖布指的是她刚才习惯性冒出的一个英语单词。这……这……也太雷人了吧?现在的小孩,不管是城市小孩还是农村小孩,都会说些简单的英文啊!难道?难道自己真的煤气中毒死翘翘了?还是一觉过后来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

现在网上犯滥着太多的穿越文了,眉眉在工作之余也是看得津津有味的,还乱羡慕各种类型的穿越女主们精彩绝伦的穿越生涯。

可是……可是我保证只是羡慕羡慕而已,并没有想切身体验一番。老天犯不着开自己这么大的玩笑吧?虽然自己没钱,长得也不怎么样,更加没有帅哥来爱,但是,但是自己可是超喜欢服装设计那份工作的哦!还有,还有自己也是超级的热爱现在生活,从来没有抱怨过老天拿走了八年前的幸福,我这样的人应该算得上是特等的良民了吧?

哇!哇!哇!我不要穿了啦!我喜欢我的电脑,我喜欢可乐,我喜欢KFC,我喜欢飞机汽车我的自行车啦!我喜欢我之前的一切一切……

柳眉眉无限的心痛中……

“小姐!小姐!您饿不饿?碧柳去熬粥给您吃可好?”小丫头见柳眉眉不说话,以为真的是她放池边待清洗的那陀抹布令自家小姐摔了一交摔到池中去了,遂小心翼翼地问。

“啊?不用不用,我还不饿。”柳眉眉回过神来赶忙说。现在最要紧的是尽快搞清楚自己是不是真的穿了,肚子饿不饿就等会再关心好了。

“呃……你叫碧柳是吧?”眉眉小心地问。

“是啊是啊!小姐您记得了?”小丫头满脸的兴奋。

“呃……其实……其实我什么都不知道哎!”眉眉无奈地说。

碧柳以为眉眉说的是忘记了前事,忙安慰道:“不急不急!小姐只要能醒过来就好,那些个前事且容小姐用膳后听碧柳慢慢道来。小姐您就先歇着吧!”说完就要起身离去。

“那个……那个碧柳啊!现在是什么时侯?”眉眉忍不住问道。开什么玩笑?等你出去再回来时自己还怕不给自己的好奇心给凌迟了。

“黄昏呀!小姐!太阳刚下山一会。”碧柳奇怪地说。坏了坏了!小姐该不是溺水后连眼睛都看不见了吧?

“呃……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现在是什么年间。”眉眉一脸的希冀,期望眼前叫做碧柳的小丫头能说出20015年的答案来。

“嘻……嘻……,小姐您又来考碧柳了,现在是景隆二十四年啊!碧柳记得可清楚啦!小姐啊!您醒了我可要赶紧回老爷去,老爷刚才还伤心地晕过去了!还有李妈,李妈正在给大夫人责罚呢!”说完碧柳就如穿花蝴蝶般地跑出屋去了。

啊!啊!啊!自己真的……穿了?

柳眉眉欲哭无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