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6章
断青丝
雨木飞扬
3623
历史久远

徒步行走到一个不大的小镇上,不管怎么说要准备点东西不说,最好是可以买一个轮椅,毕竟他根本没办法行动,也看不见。

可是顺着小镇逛了一圈也没看见,颓丧的走进一家商铺:“老板,有没有轮椅?”

老板抱歉的摇摇头:“小姑娘,这年头要着玩意的不多。也太贵,自然销量就不是很好,本店真的没有……”

“这……”很失望,转身想要离开,老板却是热心的叫住了她:“小姑娘,你要是真的想要,可以去街角的王木匠家里看看,他的手艺很好,轮椅也做过,就是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

听闻此言,阿久的眼里迸出兴奋的光芒,连忙道谢便跑到街角去。

推开厚重的门,只见到一个中年汉子正在忙碌着,阿久小心翼翼的问道:“是王木匠吗?”

那个中年男子抬起头,长发只是用布带拴着,一身粗布短衣,脸上还有一道赫然明显的疤痕,看上去有点狰狞,阿久往后退上一步。

“什么事?”冰冷的声音一点也不像是有生意来的样子,让阿久有点担心。

“我……我想买个轮椅……”阿久颤巍巍的掏出一锭银子,小心翼翼的说着。

王木匠抬起头,再看看钱:“轮椅?这年头还有人买这个?一般人瘸了都干脆自杀了,这个动乱的年代还活着干什么,仇家追来了连逃都逃不了,还害人……”

“你……”阿久的小脸涨得紫红,这个王木匠什么意思:“才不是,活着才最重要!只要活着就有希望!”

转身便要离开,王木匠抬起脸来喃喃的说道:“活着就有希望?”

呆了半晌看着阿久的即将消失的背影缓缓地说道:“房屋里面还有一个轮椅,本来我想……算了还是给你吧……”

阿久一听兴奋的跑回来,看着王木匠将轮椅推来出来感激不尽:“谢谢,谢谢啊……”说着便将银子放在王木匠的手中,推着轮椅便往外走去。

这个王木匠的手艺不错,这个轮椅轻巧灵活不说,做工也很仔细,看来是用心做了。小师父一定很喜欢。

看着消失的阿久,王木匠停顿了半晌,眼神飘的很远:“活着就有希望……”然后环视一下自己这个邋遢的房子,像是决定了什么似的。

推着轮椅阿久欢快的走着,却看见前面很多人往一个茶寮跑去,好奇心被勾了出来,阿久也是紧紧地跟着。

不知道江湖上又发生什么事情了,要想消息灵通,那么茶寮的说书先生一定不可错过。

很多人挤破头进去,阿久也是。

只见到站在茶寮中的那个说书先生穿着灰色的长袍,上面还沾着几滴油渍,那枯燥的头发被梳的很整齐,左手一把折扇,正吐沫横飞的说着。

“据说,半月之前的正邪大战,双方都有损失。魔教教主师傲苍深受重伤,而武林盟主却失踪不见。说是失踪,可是半月已过就算不被魔教发现,也估计被裹入虎狼之腹了……”

听到这阿久轻笑了一下。

“可是为了给魔教一个震慑,武林盟散发消息说只是失踪,究竟是生是死真的难以知晓。所以表面上看起来风平浪静,实际上正派早已经人心惶惶了。各大门派现在都在紧张自己的势力,甚至有传言他们开始准备重新选择武林盟主……关于这个位置,谁不想当?所以武林间腥风血雨的日子很快就要来了……”

说着说书先生停顿一下,意味不明的看着底下那些被勾起心肝的听众,好多人脸上都浮现一丝惊恐,要是这样,那么老百姓的日子将不好过了。

阿久也是眉头紧锁,看来小师父的身份果然非同凡响。

就在这时,说书先生摸摸自己的山羊胡子,笑嘻嘻的说道:“大家莫慌,说时迟那时快!临无涯的未婚妻欧阳玉和武林盟的堂主林思辰联手,雷厉风行的将所有不轨心思的人给震慑住不说,而且现在整个武林也开始慢慢的向他们靠拢呢。”

“那就好……”

“是啊,只要武林平静我们的日子也就好过了……”

“是啊是啊……”

……

“未婚妻,欧阳玉?”阿久想到那块刻着玉字的玉佩,心里面的酸涩再一次上涌。推着轮椅准备悄悄溜走。

等他好了,我就离开吧,毕竟还有一个未婚妻在那。

“但是你们知道吗,欧阳玉和林思辰联手,武林人士都说他们是金童玉女呢。只是临无涯尸首未寒他们不敢明目张胆罢了,所以啊……嘿嘿……大家都懂得……”说书先生的几句话让阿久停住了脚步。

心里面很难受,比刚才听见欧阳玉是他的未婚妻还要难受。

此刻的他正遭受人生的最谷底,若是让他听见这些传闻估计连活着的勇气都没有了吧,毕竟连一块玉也视若珍宝。

传闻不可信,我怎么可以信这些。

阿久给自己打气,推着轮椅快速的回去。不管怎么说先治好再说,然后让他回去狠狠地揍一下那个叫什么林思辰的,竟然在背后捅刀子!

哼!

想着,脚步也快上一分。

“阿久……”临无涯撑着自己的身体慢慢地坐起来,对于一个看不见的人来说,白天黑夜根本没什么分别,因为眼前都是一片黑暗。

“阿久……”又是一声呼唤,不知道现在什么时辰,也不知道她出去多久,他能做的只能是这样慢慢地等着。

闻不到那熟悉的药香味,也听不见她那清亮的声音,一个人在黑暗中显得很孤独。

甚至可以说有点慌张。

“噶……”突然间的一声让他有点错愕,然后微微一笑:“原来阿蛮在这……”

好在自己不是一个人。

“阿蛮,不知道阿久现在怎么样了……”临无涯慢慢的说着,他想到之前那些歹人竟然在自己的面前侮辱阿久,心里面就升起一团火,可惜自己废人一个却无能为力,那一刻自己真的升起自杀的念头。

只是没想到阿久竟然为了自己什么事情都愿意做,自己又怎么可以一死了之。

“哎……”

“噶……”似乎感受到了他的落寞与无奈,阿蛮也是配合着叫了一声。

正在叹气的时候,一股熟悉的药香味迎面而来,临无涯的嘴角不自觉的翘起一个弧度:“回来了?”

“小师父真有本事,怎么知道就是我呢?”阿久有点失败,自己本来还想悄悄地走过来的,却不想还没进屋他就知晓了。

小嘴,表示不满。

临无涯没有说话,却是满足的笑了笑。

那股药香不是一般人身上有的,常年接触药物再加上女儿家的那股清香,形成一种特殊的味道。

不需要看见,自然知晓。

“阿久,还安全吗?”临无涯关切的问道。

他关心我,真的关心我,两个眼睛冒出金光,兴奋的将刚才的那抹不愉快给丢到脑后:“小师父,你快休息,明天我们就离开!”

“这么快?”临无涯有点吃惊,虽说要搬离这个地方,但是也不至于明天就搬。

“是的,越快越好!”阿久说的有点急,今天在小镇上听到的那些话总觉得会很快传到他的耳中,她害怕,害怕会给他更重的打击。

临无涯没有再问,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这个丫头说的这么坚决,肯定有事。只是不知道这事情是关于谁的。

自己变成这个样子,不知道武林盟现在怎么样了,不知道她怎么样了。

想着也摸了摸怀中的那块玉佩,这个小动作却被阿久看在了眼中,又是一阵莫名的烦躁,可是又不能说。

“小师父,我让你睡觉呢!”阿久气鼓鼓的站起来,强行将临无涯给塞到了被窝中,然后就坐在一边发着愣。

“阿久……”临无涯听着房间内一阵忙碌的声音,知道阿久在收拾东西。

“什么事?”

“没……没什么……”临无涯其实是想问,山路陡峭,而自己又不能行走,也看不见,一个瘦弱的小丫头怎么可以搬得动自己。

知道他担心,阿久拿着不多的东西笑眯眯的说道:“小师父,你别担心。我昨天上镇上就是给你买个东西,来……”

说着搀着他慢慢的扶到轮椅上。

“轮椅?”临无涯吃惊。

“嗯,这样我们行走会快点。”阿久拍拍轮椅:“绝对没问题!”

“好……”

推着临无涯,阿蛮在头顶盘旋着,时不时给阿久一点信息。

虽说有了轮椅好走很多,但是山路崎岖,一会儿坑坑洼洼一会儿又是上下坡真心的难走。

小脸上都是汗珠,却没说一声累。

“阿久……”

“嗯?”

“累了就休息一下……”临无涯有点心疼,听阿久的声音她年龄不大,可是为了自己竟然受这样的罪,实属不易。

“不累!”阿久违心的说着,却是深吸一口气卯足了劲往前推着,这是一个上坡,本来就高低不平了,所以非常的吃力。

阿久双手紧紧地抓着轮椅的扶手,整个身子抵在轮椅的后面,一只脚往前迈出一步,另一只脚死死地抵着地面,憋足了力气每走一步都是那样艰难,虽然嘴上没说,但是那喘着粗气的声音却是那样清晰。

临无涯知道她只是不想让自己担心,只好尽量扶住轮椅坐稳了不再说什么。

“嗯……”使劲,阿久一步一个脚印的推着临无涯,眼看就要到山顶了,暗暗吸一口气,给自己加油。

可能是这口力气出的太大,谁知道上坡过去便是下坡,没注意就看见轮椅一下子冲过头往下快速的跑去。而她一时大意竟然没有抓稳。

“小师父!”看着临无涯随着轮椅快速的往下奔去,她拼命的跟着后面跑去:“小师父你抓稳了,一定要抓稳了!”

说着再次加速往前跑着,可是轮椅的速度并不慢,她没办法用力的往前一跳一下子抓住了轮椅的后背,而她整个人躺在地上就这样被轮椅拖着往前走。

“小师父,你抓稳了!”身上不多的衣服根本没办法保护她的身体,地上的石子土块咯的她胸口一阵一阵的疼。咬着牙,往回拽着。

幸亏临无涯听她的话,将轮椅抓的紧紧的,才没有被刚才的那个力道给甩了出去,但是明显的感觉到阿久被拖在后面,那和地面的摩擦他还是听出来了。

“阿久,放手!”临无涯命令道。

“小师父……你只要抓好就行……”阿久憋着那口气,顾不得自己身体因为摩擦产生的疼痛,咬着牙一字一顿的说道:“我……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