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二章 顾家情况
一世安稳
暗恋彼岸花
3037
历史久远

顾二爷知道自己没有那个生意头脑,又混不成官场,就跟着自己的弟弟打下手,也算是个营生,每个月也能挣些大钱,吃喝不愁。

但是长房觉得整个顾家都是他们的,对于让三房管理生意一直都颇有怨言,而老太爷虽然没什么大的能耐,在顾家说话还是算数的,长房也反抗不了。

利用关系给顾大爷在交通厅安排了个差事,也算是大家都圆满了,但是顾三爷却出事了。

在一次南下谈生意的途中遇到暴乱,顾三爷就再也没能回来,从此以后顾家的格局又发生了一次更迭,顾二爷同样不善经营,顾家的生意从此以后是一败涂地,至今能够维持不赔就不错了。

其他两房虽受到影响,但是也不像三房这样凄惨,孤儿寡母的,宋夫人一个女人拉扯着一儿一女艰难度日,从此以后就生活在了长房的阴影下。

顾家到顾清晚这一代一共九个子女,其中长房嫡长子大少爷顾青岩20岁和嫡长女大小姐顾清画18岁,均为管夫人所出,三少爷顾青石是庶出,今年16岁,乃方姨太所出,三小姐顾清月也是个庶出,今年15岁,是乔姨太所出,另长房还有一个田姨太和一个李姨太,至今均无所出。

二房夫人姓谢,育有二少爷顾青风,今年17岁,二小姐顾清玉,今年15岁,她比三小姐大了五个月,比四小姐顾清晚大了八个月,三人同一年生,二房还有一个庶出的五小姐顾清霜,今年13岁,是佟姨太所出,也是二房唯一的姨太太。

三房就是顾清晚这一房,她还有个弟弟叫顾青晨,今年13岁,也算是三房未来的希望。

三老爷去世的时候顾清晚只有五岁,弟弟顾青晨才三岁,一直以来受到长房几个孩子的欺负,养成了懦弱的性格,见人畏畏缩缩的,很不讨喜。

她一生都没有做过什么惊动的事情,估计唯一一次就是为了反抗家人而自杀,然后被现在的自己接手这具身体。

当时了解了情况的顾清晚都忍不住在心里骂娘,这都是什么事呀?本来以为穿越到了一个家底丰厚的家族当个千金小姐,结果还是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这个家族已经从根子上没落,任是修罗大仙也挽救不了了。

而摆在自己面前的路也是难之又难,老太太偏心自己的儿子无可厚非,老太爷揣着明白装糊涂,自己过得好就万事足,二房不争不抢,谁也不得罪,长房把持整个家族,管夫人面热心冷,大老爷利欲熏心和管夫人狼狈为奸!

在这样一个乱世,她作为一个女人要怎么摆脱现在的命运还真不是一件说到就能办到的事。前面的路要怎么走还真是要好好思量一番了。

他们到的时候,主屋已经坐满了人,顾清晚环顾一周,嗬,到的还真齐,老太太老太爷坐中间,长房二房坐两边,这是三堂会审?

三房的位置靠近门边,每次来到主屋三房都是最边缘的存在,没有发言权,没有话语权,默默的待在一边,存在感极低。

但是这次显然三房才是主角,所以一进来大家的目光就歘的一下子集中了过来,宋夫人何时受到过这种待遇呀,不禁有点畏缩,忍不住想要后退,还是顾清晚从后面不动声色的托住她才没有当场露了怯。

顾青晨之前下了一番决心,此刻也是强忍着逃跑的冲动,硬着头皮僵硬的往里面走。

看到这里顾清晚忍不住又在心里叹口气,到底是有多不受重视呀?就被大家这样一看就差点泄了气,也难怪长房敢那么肆无忌惮的算计他们!

先是给老太爷老太太请安,老太太看着他们嗯了一声算是回应,老太爷漫不经心的说了句:“既然来了就都坐吧。”

顾清晚脸色还有些苍白,扶着宋夫人来到座位上,顾青晨在一旁小心看顾着,以防姐姐有个三长两短。

等他们坐好之后,管夫人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看着顾清晚笑的慈祥,“清晩身子大好了吧,我看脸色还有些苍白,我那里还有去岁我娘家哥哥送过来的燕窝,回头给你送过去,好好补补身子。”一副温婉大度样,丝毫不提她为什么会身子不好。

顾清晚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她,这个大伯母在外面很会做人,什么事情都安排的滴水不漏,但是却有个蠢女儿,这次要不是顾清画提前泄露,等到所有事情尘埃落定三房都不一定能够知道,到那时才真正的是无力乏天了呢。

无论是出于不敢得罪对方还是为了大伯父的职位,到时候老太太一定有的是手段逼他们就范,毕竟顾青晨和宋夫人还要在她手下讨生活呢,而那个时候,老太爷估计也不会太在意是不是毁了一个孙女的前途。

这一家都是各有各的手段,只有三房那是真的单纯,怎么可能会是他们的对手呀!也难怪原主会养成那样的性格!

“多谢大伯母,我还小,这样的补品可是受用不起,不过我在这里借花献佛,转送给老祖宗,大伯母可别见怪。”顾清晚起身一礼,微微一笑,轻声细语。

老太太之前听到管夫人说去岁她大哥送过来的燕窝,就有些生气,有这样的好东西也不知道先孝敬给她,这个时候拿出来装好人,别以为她不知道四丫头是因为什么身体不好的。

老太太是偏心大儿子,但是也仅限于大儿子及几个孙辈,可不包括管夫人,所以照样看管夫人不顺眼。

这个时候一听顾清晚要把燕窝送给自己,她就又高兴了,四丫头还是有点眼力见的,出过一回事人倒是明白了不少,对着她也有了笑模样,“你是该多补补身子,我看四姑娘都瘦了!”

“那是老祖宗疼我,其实一点都没瘦。”顾清晚笑的很是真诚,不知道的还以为老太太是真疼她呢。

其他人都见鬼了一样的看着她,死过一次怎么跟变了一个人一样,尤其是管夫人,她可是清楚的看到了老太太脸色的变化,其实当时说完她就后悔了,但是还没等她想着怎么圆回来的时候就被顾清晚几句话给弄的失了先机。

这个时候只好坐在那里笑的僵硬,“是我不好,总想着老太太好东西多肯定看不上我这点子燕窝,就没敢给您送去,这次四姑娘这样说我倒也只能献丑了,到时候老祖宗可别嫌弃了才好。”

“我能嫌弃啥?我哪有什么好东西哟!”没想到老太太竟然立刻反驳,语气里都是不满,这下子管夫人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疼也只能忍着!

管夫人想到这一切都是因为顾清晚一句话引起的,立刻对她又恨上了几分,而此时顾清晚却怯懦的道:“老祖宗不要生气,都怪我不会说话惹的您不开心。”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

这个时候管夫人又觉得顾清晚还是原来那个窝囊没用的样子,之前的那句话一定是误打误撞的,看清画平时讨好老太太她有样学样的,根本就不会有这么多的想法。

这样一想顿时又觉得自己所要谋划的事情铁定能成,不管怎么样,三房都要为长房做点贡献才不枉白白的养了他们那么多年!

老太太此时看到顾清晚那个畏缩的样子,顿时失了兴趣,显然不想再继续刚才的话题,于是摆手叫顾清晚坐下,准备进入正题。

顾清晚当然不是为了替管夫人圆场子,对于这个间接害死原主的凶手,她既然接手了这具身体那就一定会为她讨回公道,这些害了她的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她顾清晚就是这么睚眦必报!

这个时候替她说话只不过是想要降低她的警惕性,打消她的顾虑,只有那样管夫人才会进入正题,自己也才有为自己讨回来点利息的发挥的余地。

要是早早的让管夫人生了疑,很有可能她这次就按兵不动,那么拖得时间越久对她就越不利,毕竟她这边什么都没有,而管夫人管家这么多年想要拿捏他们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等到大家再次落座之后,管夫人就看向主位上的老太太,然后老太太瞄了一眼她之后放下手里的茶杯,环视一周,见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自己这里了才缓缓开口道:“今天叫大家来主要是有个事情要宣布,这件事情关系到顾家的将来,所以呢,就把你们都叫过来听听。”

说到这里故意停顿了一下,然后老神在在的坐在那里等着别人发问,这样她才能够继续下去。

但是,这个时候却没有一个人愿意先发言,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这次是管夫人让大家过来的,要宣布的事情是什么大家也都知道,这个事情太缺德,谁也不愿意先出头。

三房一向是个没什么发言权的存在,再说这次的事情三夫人心里也有点数,就更不可能去给别人递梯子好让人家算计自己了,她只是想法简单,又不是真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