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二婚难爱
二婚难爱
hsrhhchi 著
责编: 尼萌萌 

现代言情

类型

14.39万

已完结(字)

本书由九阅小说发行
©版本所有 侵权必究
指南
第1章
二婚难爱
hsrhhchi
2911
历史久远

临冬的夜,冷风呼呼的刮在身上,就跟刀在割着皮肤一样。

静谧的街道,突然间传来一阵不和谐的匆促脚步声,一抹娇小玲珑的身躯显示在不远处的站台。

她的小手使劲地捂住口袋,一双眼睛更是惶急的不断的搜索着四周。街边的路灯,投惨淡的灯光,还能看见她皎美的五官上,有着不可掩饰的……慌乱……

一辆特别号码为您666的轿车嗖的停在她面前,车停太急,风卷起她长裙下摆,冷风灌体,寒意令她的惧意更甚。

车窗嗖嗖的下滑,司机坐上,一张戴着黑色墨镜的男人脸显露出来,他轻蔑的眼神落在的脸上,很是肯定的吐出她的名字,“单小桔!!”

“是……是的,我叫单小桔!你好,请问,你们是安……安氏的人么……这个是我婆婆让我……让我交转交给你们的。”被男人轻蔑的眼神紧盯着,单小桔说话更加慌乱。

“哦……上车。”就在这时,车后座一声玩味的咄令响起。

虽然这嗓音很好听,但单小桔还是吓的颤了颤,更紧的搂着怀里的盒子,不上,往后退却,“不……不是说好了,只……送到就可以走了么?”

记得出来的时候,自己一再的询问过的,是不是真的只需要送到东西就可以回来。婆婆也嚼着冷笑说不会出卖了她……为什么,一直觉得婆婆的笑容,很诡谲呢!

“呵呵……”

一串低沉的笑声从车后传来。可以想象,此时男人的薄唇,勾起的是怎样一抹嘲讽地笑容!!

“把她……请上车!”

伴着话落,前面司机坐上的男人蹭的推开车门。

象是老鹰捉小鸡一样,他直接把拎到了手里。

“喂,放开我,放开我,我要告你们,你们是犯法的……”

车里很黑,黑到单小桔能更清晰的感觉到恐惧,黑暗,总是让人无助。

就在这时,一个模糊的脑袋倏尔出现在她面前。一股淡淡的紫罗兰的香味,也一并袭来。

“看来,这一次的礼物,还算不错。”

“我,我不懂你在说什么,放我……放我回去,我要回爱……呜……”

差点吓的哭出声来,但最后时刻,单小桔还是控制了自己的情绪。

手,慌乱的摸索着车柄,想要找到出去的方法,然,手在接下来就被按住。

“虽然,这件礼物,似乎不怎么识趣,但我应该会满意的。”

“你,你们究竟要干嘛,我没钱,也没……没别的,求求你们行行好,放过我,许我回家好不好,我要回家啊,呜……”终于,未知的恐惧,还是令单小桔吓的呜咽出声。

“回家?你别告诉我,你的到来,不是为了谈生意而来。女人,太过于矫情,并不是一件好事情。”

“谈生意?我不懂,不,不,你们搞错了,搞错了。是我妈她让我来给你们送东西的,我相信你们一定是搞错了的。”

单小桔使劲地辩解,然,男人似乎很不耐烦她这样哆嗦。

下巴一下子被捏紧,男人灼热的气息喷洒在她脸上,“你就是你妈送给我的生意筹码。兑现你的诺言吧!女人!”

“不……为什么会是这样?”单小桔痛苦的流下眼泪。她的预感,居然是真的。婆婆,当真把她给当成货物出售了。

身体很痛,所有的一切,都象刀子一样的扎在身上。

其实,身上的痛,又怎么抵的过心里的痛苦呢。此时的单小桔,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出卖,是如此的痛苦。尤其是被自己的亲人出卖。

在家里,婆婆一直说她只吃闲饭,也不干活。成天怨她这嫌她那的,今天突然间让她干活,还说要用这样的方式来报答她们秦家人的关爱……

原来,这就是所谓的报答。

这,就是所谓的还债哦……

一纸名片,也飘飘然的飘到她脚下,“记住,我姓安。”

男人诡魅的丢下这样的话,车,扬长而去。

无力的蹲下,眼里的泪水大颗大颗的往外。

“啊……啊……”午夜的街头,一个瘦弱的女子伤心的蹲在角落。她痛苦的嘶鸣,控诉着这个世界的不平……

哭了好久,单小桔还是象鬼迷了心一样的,捡起那纸名片。

转身,决然的往家里走。她,要问清楚,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秦家,刘非但玲正在嘛着有韵律的越剧。心情很好的她,在早上,都会来上这样一串越剧的。门,被人推开,

在看见是单小桔时,刘翠微的眼里有着明显的厌恶之情。

这个女人,真的很不入她眼。她翻了个白眼,很厌恶这种哼唱被打断。以极不耐烦的语气看着单小桔,“东西给我。”

“东西?”单小桔惨然一笑。果然,真的是婆婆答应了人家的要求。之前的伤心难过,现在全化成了悲愤,“妈,我们家……穷到要用儿媳妇…的身体,去换取生意合同了么?”

她厉声质问,声泪俱下的控诉刘翠微的恶行。

刘翠微抱着手臂晃晃悠悠的走到她面前,嘴角嚼着淡淡的嘲讽:“呦,呦,儿媳妇儿?谁承认你是我们家的儿媳妇儿啊?也不想想自己什么德性。少废话,合约。”

刘翠微眼尖的看见藏在单小桔包里的那纸合约。她嗖的抢过那张纸,只是扫了一眼,脸上便流露出遮掩不住的狂喜。

“好,不错,可算还办了件实事。”刘翠微啧啧赞叹出声。

却听的单小桔更加的心碎,“妈,你……你就非要把我逼上绝境才甘心么?哪有你这样把儿媳妇往死里逼的?”她厉声责问。

处于欣喜中的刘翠微却在这时候抬头,轻蔑的眼神上下把她看了个遍,这才拖长了声音诘问她。

“单小桔,你说……这一个晚上,你都不曾回家,别告诉我,你去外面风流快活了一个晚上,这会儿……还回来找老娘我的晦气了吧?我呸,什么东西?自己做了不好的事情,还非要赖到我的对上来!”

单小桔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明明是被婆婆出卖的,现在却变成了她是无理取闹的人。气血上涌,她气的瞪大眼睛看着这个翻脸不认人的老女人,“你,你……你说话要讲个良心。妈,怎么说我也是你儿媳妇,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秦子泽冷笑不变,“哟,还儿媳妇儿呢,啧啧,真没看出,你哪一点沾了我们秦家人的样子。算了,不说了,反正,你也快滚出这家门了。我实话告诉你,子泽回来了,你的好友,也跟着来了。哦,就是那个很会说话,会来事儿的小茱茱。他们正在楼上呢,你不去看看?”

秦子泽的眼神闪烁不停,那笑容,怎么一个兴灾乐祸能形容出来的。

但是,听说好友来了,此时的单小桔,努力把内心的愤慨收起。在好友面前,她,还是在顾及秦家人的面子的。

她脚步急促的往楼上去,身后的秦子泽,则轻哼一声,继续哼唱起自己的越剧。那声音,在这样的早晨,是如此的不刺耳。

“子泽。。。。。。。”

自己的房间,有怪异的鬼叫声传来。

如此明目张胆的声音,听的单小桔倒吸了口气。这,这是怎么了?

这不是秀雅的声音么?为什么……为什么她会在这里……一个不争的现实,就摆在眼前。

单小桔闭上眼睛,是啊,难怪子泽一直不碰她,就算娶了她又怎么样?

谁能清楚,她这个光鲜的秦家媳妇儿,其实,只是一个……摆设而已。一直以来,她和丈夫只是结婚,但是却没同过房。

不是丈夫不行,而是,丈夫嫌弃她,不愿意碰她。每次在俩个人相处的时候,丈夫嫌弃埋汰的眼神,令她如芒在刺……

今天,终于要捅破这层纸了么?

思绪还在混乱中,屋里俩声的尖叫声,让她的心脏再度缩了缩。痛,是如此的明显。

眼泪,含在眼里,单小桔强自吸了口气,告诫自己不要慌乱,不要害怕……

“子泽,我什么时候才能搬到你家里来嘛。我看啊,你妈妈也挺喜欢我的。你也一直和我在一起,人家都等了好久了,再这样待下去,人都老了。”茱秀雅撒娇般的询问从屋里传来。这声音,还透着特有的情韵色彩。

“快了,我都说了的,就快了。你放心吧,昨天晚上她就被我妈坐牢了不贞的事实。今天,我就让她滚蛋。”丈夫秦子泽的声音跟着响起,单小桔的眼泪,再也不受控制的涌了出来。

原来,这一切,丈夫都是知道的。可是,他只是冷眼旁观着这一切事态的发生,对于这种事情……不管不问……她,究竟算什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