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2章
二婚难爱
hsrhhchi
2090
历史久远

“茱秀雅,我和你拼了,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悲愤不已的单小桔,看着床上那具刺眼的身体,象是疯了一样的扑了过去。

只是,她的拳头还没落在茱秀雅的身上,瘦弱的手就被一只有力的大手握紧。

秦子泽厌恶的看着面前的女人,以不屑的口气冷冷的盯着她。“单小桔,不关茱秀雅事情,是我和茱秀雅你,我和你一直存在问题,维持了近二年的婚姻,你还不明白这个道理么。冷静,麻烦你冷静一点,我不喜欢象是泼妇一样的女人。”

秦子泽冷冷的吐出这一番淡定的话,却惊的单小桔含泪看着他,“你,你怎么可以这样,你怎么可以和她一起联合着来欺骗我?”

秦子泽把眼镜戴上,很是气愤的把单小桔的手甩开,他厌恶的吹了吹手,“单小桔,你不觉得,一个女人,悲哀到人家碰也不想碰她的地步,这是件很可悲的事情么?清醒点吧,我和你早就完蛋了。”

一直忙着穿衣服的茱秀雅,在这时候凑过头来,语气很是同情的看着单小桔,“是啊,小桔,不是我说你,做人嘛,就是得识相一点。”

“咳,这个,不是我非要你和子泽的生活啊。我们一直相爱,奈何当年的子泽不得不听从他父亲的命令,非要娶你的嘛。好了,子泽也不是一个小心眼的男人。”

她撒娇的拽的胳膊,“子泽,你给小桔一些赔偿呗。怎么说,人家小桔也在名义上担了你秦家二年的媳妇儿啊。虽然说,一直没碰过她。但是,这走出去,身价也是低了的,好子泽,给点赔偿吧。”

这语气,诚恳的都怀疑,这个女人,是不是一直都如此的关心着她的。然而,事实证明,茱秀雅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太显然了。

“茱秀雅,你少来这一套,明明是你横我和子泽的生活的,你这个不光彩的第三者,我鄙视你。”

“啪啪……”单小桔还没吼的完呢,脸上就挨了重重的二个耳光。

秦子泽推了下眼镜,很气愤的瞪着单小桔厉声斥喝,“单小桔,够了,我说了这不关秀雅的事情。是我,是我不喜欢你,从一开始我就讨厌你,鄙视你。要不是爸爸的意思,我会听话的娶你。

算了,我和你也懒的再说下去,把这个签了吧。反正,早撕破脸不如现在就撕破脸。只要你在上面签字,我会按照一定的比例赔偿你损失的。

就象秀雅所说的,怎么着你也是名义上的秦家的媳妇儿。给你二十万吧,只要节约一点也足够你在外面折腾一阵子的。”

施舍的吐出这话,却惊的一边茱秀雅当场就尖叫出声。

“啊,二十万啊,好多哦。”

可能是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茱秀雅又赶紧弥补,“其实小桔啊,我觉得女人最重要的就是识相啊。你看看,只要你签字了,这二十万就是你的了哦,二十万,真不少了呢,够你在外面找个好的男人了。签字吧,没必要再吊死在子泽这颗树上。唉,我也是,看在多年的朋友份上,好心的劝你一句哦。”

说着说着,茱秀雅的身体便缠上了秦子泽的身上,全人眼神,情意深浓……

被这对奸夫荡妇的话气的呦,单小桔只觉得,这现实,明明是黑的,怎么能让他们说成了白的呢。

她摇头,把眼里的泪水强行咽下。

冷笑着接过那纸合约。

“二十万,确实是很多的。够你茱秀雅折腾一件衣服了吧?这二十万,我要不起,我也不会如你们的愿在这上面签字的。这个婚,我还真就不离了。你们想在一起,总还会有我这一道墙在这儿挡着。茱秀雅,秦子泽,你们让我恶心。”

抬手,嗖嗖的几爪,那张早就被准备好的离婚协议,被她愤慨的撕成了粉碎。

狠狠地把纸砸在俩人的脸上,她气愤地转身往外面大步离去。

楼主下,还在哼唱的刘翠微,看见大步往自己走来的单小桔,“啊……”音嘎然止步。

她警惕的看着这个快速的冲下来的女人,“喂,我告诉你,你这不下巴的鸡,有气不能往我身上撒的。你自己没本事,怨不得我们的哟。”

单小桔气愤地瞪这个老太婆一眼,以前还看着她觉得她优雅大方。现在却是怎么看,怎么觉得恶心。

“砰……”的一声,单小桔把面前的花瓶一下子掷碎。

“秦家,我不呆了。”

豪气的掷下这话,单小桔迈开大步往外面走。

这个家,不要也罢。

只是,走出家门,看着热闹纷繁的大街,单小桔才清楚的意识到:她,无路可去了。

世界之大,可此时的她,哪里还有她的容身之地。

没钱,没有朋友,从养父死后就独身一人,在秦家收容之后,才勉强算有个家的她。此时,能去哪里?

摸到包里,单小桔才悲哀的发现,身上,仅有一块钱。

无助的感觉,是如此的显然。

手,无意中捏到一个硬纸片儿。掏出一看,单小桔的心再度颤抖。

这,是那天晚上那个车里的姓安的男人给她的名片,他当时弹出名片时,还笃定的说有事儿,就去找他。

闭上眼睛,单小桔气愤的一腿踢跑面前的石子。这一切,都是如此的显然。一个局外人,都能清晰的看清楚秦家人的伪装的面孔,为什么她就是看不透。

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单小桔毅然决然的拔通了那一通电话。

脑子里面只有一个疯狂的想法。那就是报复,她要报复打击秦家人。

这口气,她咽不下去。

电话,在响了二下后就被接通。

“单小桔……”

同样的笃定的话,自电话线那边传来。单小桔的心脏,再次缩了一下。

“我……没错,没地方可去!”单小桔困厄的吐出这句话。她只有一块钱,就算是这个电话,也只能节约点打。

“报地名,我让人来接你。”

电话那边传来一阵轻轻的,滋性的笑声。这笑声,就如刀子一样的钝割着单小桔的肉。

她可以想象出,彼端的男人,此时是用什么样恶劣的笑容,在玩味的转着桌上的东西。因为电话里面,还传来了滋滋的……拔弄东西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