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3章
二婚难爱
hsrhhchi
3131
历史久远

“我在××路,你马上来吧,我要和你合作。”快速的报了地名,便赶紧挂断电话。

她,真的怕超过一块钱的电话费!!!

二十分钟过去,一辆豪华型终于停靠在单小桔所说的地方。

车窗摇下,还是昨天晚上那个司机。同样的戴着墨镜,他冷冷的扫一眼瑟缩着站在一边的单小桔,“老板在等你。”

咬唇,单小桔上车。

沉默不语的被拉到一家大宾馆,看着这气派堂皇的地方,单小桔腿有些发软。

说实话,虽然当了显赫秦家媳妇儿有二年了,但是,她却真没出入过这样的高档地方。

因为秦子泽是从来不会带她来这样的地方的。

“上去吧,老板的时间有限。”身后司机冷冷的催促,让单小桔明白,此时,不能再拖下去。上去吧,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以大无畏的精神单小桔冲上了楼。

此时的她,完全是豁出去的姿态面对即将发生的事情。

推开门,看见屋里那个赤果着上身,正在做着健身运动的男人,单小桔的脸蹭的就红了。

那天晚上车里太暗,她都没看清楚这男人是什么样的。

没想到,真实的人,却是……俊逸到不象话的存在。

光是那张苑如雕刻般的五官,还有健硕的身姿,便得吸引多少的女人呢。

此时的他,只着了一条简单的健身小短裤,身体做着高难度的旋转扭曲……

在看见单小桔进来时,动作嘎然而止。

他抬手,指了一下单小桔面前的毛巾,后者会意,赶紧把毛巾递到他手里。

“我,我是来找你合作的,我要报复打击秦家人。”怕多呆一分钟便再也没有勇气说出内心的想法,一鼓作气的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但是,安.思亚并没有慌张,而是优雅的把全身上下擦了个遍。这才抬头玩味的打量着,“本钱!”

“啊?”单小桔很不明白的啊出声来。

“我是商人,商人,注重的是利润,请问单小桔小姐,你有什么本钱,值得我投资吗?”

这一提,单小桔充满希望的眼神,瞬间黯然。

是呵,她有什么本钱呢,人家不可能因一夜占有,就无私的帮忙吧。

她涩味的摇头,沮丧的转身,“对不起,我想,我来错地方了。”

“单小桔……其实,这件事情也不是不可以的。”身后再度传来男人玩味的声音。

单小桔赶紧回头紧盯着他,“你说,你说,我可以分期把钱给你的。你要多少钱,我给你。”

安.思亚摇头,“钱?你给不起的。我不差钱,这样吧,你用……你的身体来偿还。你的身体,对我目前来说,还算是有吸引力的。所以……你的最好的本钱,就是身体!”

安.思亚的眼神最终停留在她的,却气的单小桔一扭头,“对不起,我无法满足你的于望。”

很有骨气的离开,单小桔在内心暗骂这男人是某虫子上脑的动物。

但是,在三天后,她还是找上了这个恶魔般的男人。

只因为,在外面打工,被人说成是狐狸精。工钱没有不说,还被人洒了一身的菜水。

无路可去的她,还受刺激的看见了秦子泽和茱秀雅亲热的搂在一起逛街,大肆采购的场景。这样的场景,令她……再度受到刺激。

再次拔通那个电话,单小桔被指令到之前到过的宾馆。

一身菜水的她,被人拦截在外面,“小姐,对不起衣冠不整者不得入内。”

就在她无力的要申辩说自己是来找安.思亚先生的时候,那个戴着墨镜的司机从楼上走来。

他冷冷的冲单小桔一声令下,“上去。”

服务员一看到他到来,便赶紧弯腰,“福总。”

单小桔颤了颤,想不到,这人居然是这个宾馆的老总。看来,安.思亚的权势……滔天!

推开门,单小桔麻木的瞪着面前俊逸不凡的男人,“我答应你,用身体和你做交易。”

此时的她,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不能就这样放过那对狗男女。她咽不下这口气,反正,无路可去,那就谁也不好过吧。

安.思亚似乎很自信,他倒了杯红酒,冲她举了举杯。“好啊,不过,我得考察一下,看看你是不是合格的。现在,麻烦你去把身上清洗干净。”

虽然他说的很轻蔑,但是,眼神,却并没有恶劣的神色。这一点,到是令单小桔略安。

她郝红了脸,看看自己的全身上下,确实是够脏污的。

一个小时后,只着了一件睡袍的她赤着足走到安.思亚的面前,以一幅大无畏的样子对着这男人,“来吧,我们开始吧。”

她闭上眼睛,一幅你上吧,我等着接招的豁出去的样子。

却听到一声“噗……”的笑声传来……

弱弱的睁开眼睛,对上的,就是那双堪比星辰的桃花眸儿。此时正挟着妖孽般的笑容,就这样戏谑的看着她。

鼻息间,还能闻到源自他身上的紫罗兰香味。

“嗯,你觉得,我们应该怎么考察呢?是你上,还是我上,或者,象昨天晚上一样的,在车里你痛苦的鸣叫,我在你身上象个斗战士一样的使劲地卖力的做为。”

男人狭长的眸子里,蓄着挥之不去的笑意。原本就俊逸非凡的他,此时整个人看起来,更加的俊逸出从。

虽然他是说着讽刺的话,但单小桔看着这张近在咫尺的俊面,却有瞬间的失神。她总感觉,这双眼睛,是如此的熟悉呢。恍惚是在哪里看见过的。但是,她想不起来是在何处看见过。

“好,你说要怎么样?”单小桔弱弱的问。

“拿出你能让男人心动的本事,别象根木头一样的躺在那儿。我不需要充气一样的娃娃,我需要的,是一具鲜活的身体。”

安.思亚挺直了腰,突然间冷着脸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这个男人,可以在一秒前谈笑风声,却又能在一秒后就冷脸把你打入冷宫。

单小桔吸气,“好,你……你坐下,我们……开始吧。”屈辱,从所没有过的屈辱,这令单小桔很难堪。

不过,一想到那对男女得意的笑容,她疯狂的报复心又强压下了这种不适。

用尽自己所有的本事,想要在这男人身上施展出勾人的本事。

奈何,她这个才被开发变成女人的人,似乎,在这一方面是个很无力的存在。

费了半天的劲,安.思亚只吐出一句。

“单小桔,你是在我身上蹭痒痒么?嗯?”

单小桔再了受不了,拎起衣服就往外面夺门而逃。“对不起,我以后不会再找你了。”

“算了,我有说你不合格吗?过来,把这个签订了,以后,我们也算是合作社伙伴。唉,人笨,没办法,只能以后慢慢地调教了。”这一说,把小桔再度说的脸彤红。

安.思亚摇头,把一纸合约扔在了单小桔的面前。

“嗯,要不,我再试试?”羞惭,单小桔弱弱的再次提出请求。毕竟,让对方满意是自己应该做的。

安.思亚用疑惑的眼神再次扫了一眼这个女人,单小桔也不等他反应,直接上前,把之前安.思亚喝过的酒使劲地往嘴里面灌。

她还真的不相信了,茱秀雅可以勾引人,为毛她就不会。

她要变化,不要再象以前一样的生活着,所以从现在起,她一定要变成一个妖精般的存在。

有了这样的想法,单小桔再做这样的活儿,也就淡定从容了许多。

把看过的激越的片段全都重放了一遍,单小桔都用在了安.思亚的身上。

但身下的男人恨的牙痒痒的吼出声来。“我真的怀疑你是不是故意这样搞我的。算了,还是我来吧,你这样勾人,我怕我承受不起。”

男人说着,直接一个翻身,……

呃,难道说,爱,就是这样做出来的?到这份上,这女人还在思虑这样的问题,就算单小桔自己也佩服她自己了。她也觉得自己……太与众不同了。

“笨死了,跟头猪一样的。”身上男人鄙夷的话,把活活的从臆想中拉回了残酷的现实……

最后,看着安.思亚瞪自己跟看怪物一样的眼神,她乖乖地闭嘴不语了。好吧,多说多错,这会儿只能不说不错。

“算了,我看的出你是没经验的。现在我能明白,为什么那个人不要你了。因为,你确实是笨的可以。”安.思亚嘲讽她。

却气的单小桔一下子就弹了起来。此时的她,最听不得的,就是有人提到秦家那一堆人。尤其是曾经的丈夫秦子泽。更是她内心的火。

她拢了衣服,快速的往外面走去,“安先生,我想我们真的没必要再合作,我就当……是褯狗咬了。”可恶的,这个男人,羞辱她也得有个度吧。她,虽然穷,虽然潦倒,但是也不至于被他说成这样,当成玩物一样的玩弄的吧。

“好了,这人的身体不大点,可是脾气却不算小。过来吧,这纸合约签订了,我帮你报复打击秦家人。不过,以后得卖力一点,要不谁愿意上一根木头。”

虽然真的想走出这间屋子,但是,单小桔的脚步,却怎么也挪不动了。

挣扎了半天,最终,想要打击报复那对男女的想法,令她再度返回了安.思亚的面前。

“好,你……说话算数。”

“我只想,把那对男女搞的生不如死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