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5章
二婚难爱
hsrhhchi
3068
历史久远

“你没幻觉!”秦子泽的语气,有着明显的酸意。

刘翠微听的出来,儿子似乎带了怨气。他,会后悔?这种想法,令她相当的不安。

疑惑的眼神看着单小桔和安.思亚,她明明,是和另外的男人谈生意的,和自己提出那个要求的男人,绝对不是这位环亚公司的老总。但是,单小桔怎么这么快就和这位年轻有为的男人纠缠上的?

而茱秀雅则在这时候热情的迎上去,“小桔,真的是你吗?天啊,你的转变,好大啊。”

她羡慕的眼神毫不遮掩,单小桔回身,看着面前这个象丑小鸭的女人,曾经,她用高傲的施舍的语气,让自己退出。可是现在,却用羡慕的语气,惊叹她们的再见。

“太太,我和你不熟。”单小桔冷冷的吐出这话,把茱秀雅打击的,当场就脸抽抽,她惺惺的转身。

回身捏着秦子泽的胳膊,“子泽,你看见了吗,那个,单小桔,怎么这么大的转变啊。”

可是,这位昨天还在和她说爱你的男人,却在这时候不回答她的问题。

茱秀雅的眼神顺着看向秦子泽,这才心碎的发现,自己的男人,正直勾勾的盯着那个温柔的笑着的自信的女人。

那个,昨天他还鄙弃不已,今天,却看的眼睛大肆放光……

这样的现象,肯定不是好现象。

茱秀雅气的上前拧着秦子泽的胳膊,“子泽,陪我走走嘛。别呆在这儿啊,这里好闷啊。唉呀,烦躁死了,早知道就不要来了。”

在宴会场上只是露了下面,安.思亚便很是矜持歉意的和大家说再见。

这令得原本想上前巴结讨好他们的刘翠微,脚步嘎然而上。一直以来,她都想巴望着能结上环亚公司。

然,苦于没有门路,今天晚上就是因为听说环亚公司的老总会出现,她才跑到这里来的。然,出了意外,怎么也不会想到,在这个地方,会看见单小桔这个女人。

好不容易看见他们身边没有人了,想上去,却落得这样的一个结局。

看着这一对俊男美女离开,刘翠微悔的肠子都青了。

“靠了,早知道你这狐狸精还能和环亚的老总搭上,我怎么也得容忍你一下啊。”

“妈,你放心,小桔,还没和我离婚呢。我们不没签字,所以不算的。”秦子泽在这时候补充了一句,听的刘翠微得意的笑了。

“儿子,还是你想的周全,好,好,不错,这一次,我们就等着单小桔这个女人再为我们搞定大的事务。”

“不过,我不希望你娶她帮媳妇儿。”刘翠微还是补充了自己的条件。秦子泽的脑子里面,此时只有单小桔漂亮动人的风采。哪里还会思虑别的啊,“行了,妈,到时候再说吧。”

不远处的茱秀雅,听到这一番话,恨的牙痒痒。眼睛微转,她决定,得赶紧想办法,要不,怎么能上位秦家的儿媳妇儿。

而此时,单小桔听着安.思亚和司机福安的对话,惊的牙都快要掉了。

“鬼屋,你们要把我送到……哪个鬼屋!”

“福安,走吧,我不想太浪费时间。”但是,没有人回答她。

“喂,安.思亚你和我说清楚,我怎么会去什么鬼屋?”说到鬼屋,她就吓的全身发颤。

因为秦家有一处庄园,也是叫鬼屋的。

那里面常年有一个奇怪的声音在嚎叫。有时候半夜三更的传来的凄厉的叫声,让她想想就恐怖。

那,是秦家的所在,也是她一直不曾去运的秦家的产业这所。

难道说,这位安.思亚要把自己送到那边去。

但是,她的问题是得不到答复的。安.思亚冷冷的下车,丢下一个诡谲的眼神扬长而去。

她,则被福安用车送到了一处庄园。

这个地方,是单小桔熟悉的地方,就是秦家所在的那条街道。

没错的,只要是夜半的时候,这里,偶尔就会传来凄厉的叫声。

有好几次,她吓的差点失禁。

“我不进去,不进去。”看着那黑乎乎的屋子,单小桔拗着车门不下车。

“进去吧,现在,你没得选择,别让我动手。”福安冷静的声音就在头顶炸响。

执拗了一会儿,在看见福安即将动手的瞬间,单小桔不得不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此时,她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不要住在这里啊。

麻木的跟着福安往里面走去。整个屋子,只有稀薄的几盏灯,似乎,这里就如它的名字一样,鬼气森森。

“喵……”

突然间,一只黑嗖嗖的怪物窜到单小桔的肩膀上。

单小桔脆弱的心灵,再也承受不了这一番惊吓,嗷嗷的尖叫一声,抱着头就乱窜起来。

“你是谁?”突然间一个轻柔的声音响起!

“啊啊啊……”看着面前这一张恐怖的脸,单小桔再一次的尖叫出声。

那是一张鬼脸!!

她气息急涌,在即将昏迷的时候,一个女人的温柔声音跟着响起,“小姐,小姐,单小桔小姐,不用怕,那是少爷,是少爷啊。”

悠悠的睁开眼睛,单小桔看着面前这个面相和善的女人,她一把抓住她胳膊,“鬼,鬼,鬼啊,鬼,我看见鬼了。”

“呵呵,不是的了,你看看,那边,那位是少爷的了,少爷听到人来了,赶紧出来迎接,没想到把你吓住了。你再看看,摸摸,他是不是有活力的一个人。”

大嫂儿说着,把单小桔的手放到身边那位戴着面具的男人的手里,单小桔感觉到了,那是有热气的。

她使劲地摇头,看着面前这个男人。

他戴着面具,只露出一双眼睛,看不出别的情绪来。

视线,停留在他的手上,单小桔这才倒抽一口气,这个男人的手,全是烧伤。

“你?”

“我叫秦南亚。你好,媳妇儿。”男人一点也没受到伤害,相反的,还笑呵呵的和她打着招呼。

这一声媳妇儿,把单小桔再一次雷的里嫩外焦中。

“啥,先生,你搞错了吧,我,我哪会是你的媳妇儿啊。天啊,这,这是怎么了?”

神经错乱么,单小桔咬一下舌头,痛,真的好痛啊。

“呵呵,不会错的了,小亚说了,你是我的媳妇儿哦。”男人再一次天真的说出这话。

却把单小桔打击的……

“不,不可能,我不相信,找安.思亚,我要找安.思亚。”

单小桔不敢相信,自己一夜间,就变成了别人的老婆,还是一个……鬼面男人的老婆。

那位看起来很和善的女人叹气,把一边的电话接过来。

“单小桔 小姐,这是事实,我叫柳嫂,你以后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找我的。只是,请你不要再这样尖叫着吼好吗。这样,会让少爷听着伤心的。”

柳嫂说着,就看了一眼一边黯然神伤的面具男人。单小桔此时此刻哪里还顾的上这个男人的心情啊,她想的,就是怎么才能从这里出去。

“安.思亚,你说一下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变成了别人的老婆?”

“单小桔小姐,少爷早知道你会打电话来的,他让我转告你,当初的合约上,你们的条款说的很清楚明白,你当秦南亚少爷三年的老婆,他帮你打击报复秦家人。少爷很忙,请我没事不要来打扰到他。”

电话,传来嘀嘀的盲音,单小桔气愤的一把就扔了电话。

“呜,柳嫂,我好伤心,小亚欺骗我,他说给我送个好媳妇儿来,可是,可是现在这个媳妇儿她不喜欢我,她,她嫌弃我。”

一边的鬼面男人,在此时突然间哭泣出声。

虽然是哭声,但是,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却直直的盯着单小桔看的。

眼神清澈,不染丝毫的污渍。

看的出来,这是个心地很干净的男人。

然,因为的话,此时,这双纯洁的眼睛正流露出伤心的神色……

“不好意思,我不是嫌弃你,我没这资格,我只是,一时间接受不了这一个事实。”

单小桔试图解释。哪知道,这鬼面男人却更加的激动。

他大声的嚷嚷起来,“不对,不对,你就是嫌弃我了,呜,我知道的,你们都嫌弃我。说我丑陋,说我不好看。我好伤心,好难过啊,没有人喜欢我。”

男人情绪太激动,说着说着,就要往一边儿走。

柳嫂去阻止,然,这一阻止,俩相对撞,男人的轮椅,一下子就翻在地上。

可怜那位鬼面男人,蹭的就倒在地上。裤子侧翻,露出他里面的肌肉,单小桔的心狠狠地抽了抽。

想不到,这个男人的身上,全是狰狞的烧伤。

手上,胳膊肘儿,但凡是露出来的地方,全是被火烧过的痕迹。

可以预见,他的面具下,是什么样的一张脸。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不对,我,我不应该刺激你的。来,我扶你起来。”单小桔赶紧上前要扶这个男人。

然,男人却狠狠的扭头不理会她。

“走,你们走,都是一群口事心非的家伙。”

“我真的不嫌弃你的,让我扶你起来好吗?”单小桔弱弱的再次请求。

“那,除非你答应当我的媳妇儿,我就起来。”哪曾想,这男人却趁机提出这样的要求。把单小桔给雷的呦。

大家都在看
沉香屑
沉香屑
豪取强夺 婆媳 腹黑 架空 深情 民国文 宠文 沉香 强势
奢望
奢望
甜文 豪取强夺 高干 错爱 婚恋 现言 强势 豪门 无线基金大赛
暖暖日常
暖暖日常
治愈 温馨 萌宠 甜文 深情 婚恋 浪漫 宠文 暖文 婚后
女配是知青
女配是知青
军嫂 女配 萌宠 军婚 空间 豪取强夺 腹黑 婚恋 种田 HE 现言
军嫂重生之睡定兵哥哥
军嫂重生之睡定兵哥
治愈 重生 军婚 甜文 高干 婚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