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7章
二婚难爱
hsrhhchi
3247
历史久远

“别以为这豪门的媳妇儿,是很好当的。我告诉你茱秀雅,豪门,有豪门的规则。你别不识相,我也警告过你了,以后要是犯了过错,可怨不得我。 ”

刘翠微厉声斥喝着这个不长眼的女人,却把茱秀雅惊的心都冷了半截。

太,太可怕了。如果,这豪门的代价,就是要用这样的委屈求全来成就。这…… 这会是什么样的人生。

不过,茱秀雅还是精明的,她知道现在的自己是不能和刘翠微这样的老狐狸争斗的。

是以很乖巧的不再生气,而是强挤出一抹笑容。

“好的,谢谢妈妈你的教导,我记住了,以后,我会明白如何做的。”

刘翠微满意的一口烟雾,“嗯,这样就好,识相的人,才能在秦家呆的下去。今天晚上有一个大型的聚会,你下抬头把自己收拾一番,精神一下。要是没衣服,让子泽陪你去拎。我们公司有的是衣服。也学一样人家单小桔,你看看,这才分开几天呢?人家摇身一变,立马就变成了一个千娇百媚的女人。别成天就盯着别的东西,花点精力在自己的身上。要如何栓住男人的心,这个可得看你自的本事的。”

刘翠微精明的眼睛闪了几下,茱秀雅低眉顺眼的垂头,“是的,我知道了妈。”

她再一次的乖乖的点头,下去,为自己着装准备。内心却是强烈的抗议着,不,我绝对不可以象你一样的过着糊涂的生活。

让我和别的女人公然的享受一个男人,这样 的事情,我办不到。

她是新新人类,如何能象老太婆一样的,容忍着这种恶心的事情!!打定了主意,茱秀雅冷了脸往自己的房间去。

秦氏企业,一直以来是城里还算有脸面的一个大型企业。

他们的产品一直是市人最爱的产品,而事关民生,也就有不少的人关注着。

这一次公司兴行的大型的周年庆祝活动,秦氏公司便邀请了不少的人前来参加。而这其中,当然也有不少的记者来参加。

茱秀雅和秦子泽一身化服的站在门口,俩人象候门童子一样的,看着车来了,便笑脸相迎的迎上去。

在这一天,茱秀雅也终于见识到了秦家的风光。

来的人,居然上至市里的领导,下至,那些经常在电视里面看见的大人物们。

他全是冲着秦家这一招牌而来。

这,令茱秀雅不得不思虑着,要如何才能把秦子泽的心,抓的紧紧的。

而就在这时,一辆豪华的牌照为888的车,嗖的停靠在门边。

车门,并没有在第一时间推开。

俩人笑脸相迎的等了好半天,门才从里面被人推开。

一身化服的单小桔,高贵典雅的站在俩人面前。

她脸色红扑扑的,唇,还略有些浮肿,有些许的湿。

那含了情的眼儿,还有脸上没褪尽的春色……所有的一切,都在茱秀雅俩人说着,这个女人,刚才在车里……是怎么样的风情万种。

而随之下车的男人,则看的茱秀雅再一次的直了眼。

安.思亚。那个,据说全城的没出阁的小姐都幻想的对象。

正一脸邪魅的往自己走来。

茱秀雅象是中了魔一样的,她快速的往前面迎上去。“小桔,你好,没想到会在这里看见你啊。好,好意外的。”

她笑脸相迎的看向安.思亚,“安总你好,我叫茱秀雅,是单小桔的好友。”

伸手,她想和安.思亚握手。然,后者只是深情的看着自己怀里的女人,“你何时还有这样象应召女人一样的朋友?”

“不认识!”

单小桔冷冷的说完,转身,挽着安.思亚往里面走去。

“啊,天啊,秦子泽,这个女人真的是我们以前认识的那个单小桔,天啊,她怎么可以这样和我说话。哦,我和你熟悉吗?我的天啊,什么时候变的这么拽不拉几的。”

茱秀雅气愤的嚷嚷着,但是,秦子泽只是如铁树一样的站在那儿,对她的话,不理不睬。

意识到自己的男人思想有问题,茱秀雅赶紧闭嘴上前亲热的挽着秦子泽的肩膀,“子泽,我们,什么时候去把证明给开了吧。我,我说不定有孩子了呢。人家这几天,只知道吃酸的,也喜欢吃辣的。人家说的好啊,这酸儿辣女的。说不定,我们都有孩子了,这结婚证明,也应该办了的哦。”

她这一番话,听的秦子泽还魂,他厌恶的不着痕迹的把茱秀雅的手反挪开。

“好了,秀雅,我们的事情,以后再说吧。再说了,我们还年轻,这么早的要孩子做什么。有也不想生下来,我还没玩够呢。”

如此无情的一句话,彻底的粉碎了茱秀雅想要嫁入豪门的梦想。

她瞪着面前的男人,就要发作。秦子泽却在这时候冷冷的扫她一眼。

“我想,我妈应该有教导过你,做秦家的媳妇儿,得有礼有节,别成天没有风度,象个泼妇一样的。我不喜欢这样的从,你,最好是识相一点。”

这明显的警告,听的茱秀雅把怒火强行压下去。

秦子泽厌恶的看她一眼,“茱秀雅,我发现你越来越哆嗦了。”

丢下这话,秦子泽扭身就往屋里健步而去。

远远的,看见那个长相高贵典雅,谈吐不欲的女人,秦子泽的眉跳了跳。以前,为什么没有发现这个女人美丽呢。

看看一边的安.思亚,他此时正被一帮人围绕着。

或许,这时候是个机会,女人嘛,哪里有不爱听好话的。

如此一想,秦子泽便往单小桔走去。

“小桔啊,今天晚上能在这里看见你,我感觉好意外的。你,你打扮出来 ,直接好漂亮啊。”

他热情的和单小桔说着,眼神贪婪的盯着单小桔。

那里曲线漂亮,风景秀雅。

以前,他还不知道这个女人宽大的衣服下面,还有如此动人心魂的身材。

单小桔看着面前这个不请自来的男人,唇勾起一抹淡淡的高雅的微笑。

“是秦先生啊。”

疏远的,带着冷漠的语气,却更令秦子泽想要和她接近。

他伸手就要握单小桔的手。

“小桔,我知道我以前忽略了你。这个,我以后会补偿你的。都怨茱秀雅那个八婆,她没事就在我面前说你的坏话。现在我知道错了。小桔,我们和好吧。你要相信,我会对你好的。会比以前更加好十倍的对你好哦。”

他贪婪的俯身,要去闻这淡淡的香味儿。

哪知道,单小桔却扭身,一把抓起一边的酒水,唰的一声浇在了秦子泽的身上。

“男人,请离开我身边三米远,我可以说你非礼我的。”

被强行的拉拽下来,茱秀雅气愤的闹腾,“秦子泽,你什么意思,我知道的,这一会儿是一家人合影的时候,我和你不是一家人吗,秦子泽,你到是说清楚啊。我们同居都好几年了,现在你来和我说我们不是一家人,你,你良心都被狗吃了么?”

茱秀雅不管不顾,象个泼妇一样的大声斥喝着。引来无数人的围观。

秦子泽的面上如何过的去,他使劲地拽着茱秀雅往一边儿去。

“我说茱秀雅,你给我老实一点。别以为我把你带到这里来,你就真的以为自己是秦家的媳妇儿了?我呸,茱秀雅我也不怕告诉你,和你在一起,也就是你够味,还够浪。所以我才上的你。你还真的觉得自己是个人才了?呸,你啥也不是。”

秦子泽一脸的嫌弃,这个昨天还和自己口口声声的说着爱,说自己的身子很迷人的男人。

转眼,就会改变的如此的彻底。

茱秀雅气的乱没形象的就要冲上前来抓挠他。

却被秦子泽一声令下,“你们还不上来把她给我弄下去。小心我吵你们的鱿鱼。”

一群保安拥上前,七手八脚的把争吵不休的茱秀雅架走。

这一场宴会,茱秀雅成了全场的笑点。

看着茱秀雅的背影,秦子泽的眼里有不加掩饰的厌恶之情。以前,他只是觉得这个女人如此的漂亮动人,也识大体。

所以才和她一起厮混经年。然,今天一见,这个女人,也就是一般般而已。现在看来,还是好啊。

这个女人,他看向不远处的。

她温柔的笑着,眉眼弯弯细细,腰儿纤细,袅娜的就如一个空灵的仙子一样的在人群里穿梭。

如此动人心魂的她,以前,咋就没有发现她的美丽呢。后悔,令秦子泽毫不犹豫的迎向。

“小桔,今天晚上的你,好漂亮啊。”

他热情的说着赞美的话。

单小桔却歪着头,疑惑的瞅着他,“秦先生,我和你不熟悉哦。”

她捂住嘴巴,咯咯的笑。刚才,这个男人和茱秀雅的争吵,她是看在眼里的。

而此时,茱秀雅前脚被弄走,这个男人后腿就来找她。她,相当的鄙视之……

“你……单小桔……算了,小桔,我知道以前是我不对,我,我们和好吧。我会对你好的。茱秀雅这个小人,我会把她撵走的,你放心,你以前的一切,都不会变的。”

秦子泽趁机赶紧的表白。

一只手,却在这时候从后面把单小桔搂着。

“宝贝,我有没有说过,不要和陌生人说话。不小心,就会招惹一些不干净的细菌之类的,我会生气的哦。”

安.思亚温柔的声音响起,气的秦子泽当场就瞪大了眼睛。

“安总,你什么意思?你把我,当成了会传染人的病菌?”

秦子泽气坏了,这不是找事儿么?这个男人,实在是太欺负人。但是,安.思亚只是挑眉,很是诧异的看着他,“咦,我有点你的名了吗?”

这一声反问,把秦子泽给问住了。一时间,他僵直在那儿再也吱不了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