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8章
二婚难爱
hsrhhchi
3287
历史久远

“各们,欢迎你们来到我秦氏集团,为我们公司的庆祝活动增光。现在由我宣布……”

就在这时,台上的秦老爷子高声宣布着庆祝开始。

而他的眼神,则看向一边的单小桔和秦子泽。

“小桔子泽你们上来。”

秦子泽一听,当场就拉起单小桔要往台上走去。

“不好意思,我现在不是秦家人,所以不会上去的。”单小桔强行的把手甩开,厌恶的刚才被秦子泽握过的地方。

现在,这个男人就算握一下她的手,也会让她觉得恶心不已。

“好了,小桔,一会儿我再来找你。”

秦子泽忍气吞声的按下怒火,上台和他家老头子一起说话去了。

一番演讲后,单小桔正在打哈欠,哪知道老爷子却在这时候走过来。

“小桔,回来就好。”

单小桔愣了一声,犹豫着,最后叫出一声“秦叔叔”,这个家,也就是这秦家老头子,对她的生活还有别的都会关心一点。

是以她没必要对人家恶脸相向。老爷子眼神灼热的紧盯着她,呵呵的笑,伸手,拍拍她的肩膀,“叫叔叔,见外了呢,还是 叫爸爸吧。回来吧,我们家需要你,我相信 你还是我家的媳妇儿的。”

这话,听的单小桔有些心酸。莫名的,眼睛就红了。感觉,自己真的是个受气的媳妇儿,突然间找到了亲人的关爱。

正不知道如何拒绝的时候,安.思亚适时的插嘴,“小桔,现在的狼太多,小心啊。”

这话,太过于针对秦老板了。一时间,全场都静谧下来。

远处的刘翠微赶紧在这时候跑过来,“哟,这都是什么话啊,小桔,也是我们家的媳妇儿嘛。这一点,我们都知道的呢。”

安.思亚捏着单小桔的肩膀,眼神笑吟吟的,却没达到眼底。

似乎,此时的他,正挟持着强烈的怒火。

单小桔回味过来,赶紧把包里的离婚证明拿出来,她狠狠地掷到秦子泽的脸上,“秦子泽你记住了,姐姐我不要你了,不要你了。现在,我正式和你离婚。你不是说只要签字就给二十万么。今天,我当着所有人的面,你签字,我倒付你四十万。”

“哗……”

全场哗然,记者们沸腾了。

这么大的新闻,还是三角丑闻。这可是最能让人心动的新闻啊。

只要把这新闻播放出去,明天的头条,不是问题。

所有的读者们,一窝峰的涌了上来。

老爷子的脸色,相当的难看。

他狠狠地瞪一眼刘翠微和秦子泽,只骂了一声孽子后,便抽身离开。这样混乱的场景也是他控制不了的。

而秦子泽和单小桔以及安.思亚几个人,则是一下子就被围绕在里面。

“单小桔小姐,你能说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吗?”

“安.思亚先生,你是怎么和单小桔小姐扯上关系的呢。我们很好奇啊!”

“秦子泽先生,你之前提过离婚的么?天啊,二十万就能打发一个秦家的媳妇,你是不是太便宜了点?要知道,你们秦家的身家,可是上千亿的家产啊。”

刘翠微看着这样的镜头,脸色一变,也哼一声,赶紧闪人了。

而此时,安.思亚则对着镜头娓娓而谈……

“要说来,这件事情,应该要感谢一位重要的人物,那就是刘翠微女士。”

安.思亚说到这里,意味深长的看一眼要离开的刘翠微。却惊的刘翠微嗷嗷的扑过来,“是你,怎么会是你?我明明是和唐老板谈的生意,为什么会变成了你?”

安.思亚笑吟吟的看着她,“哦,为什么会是我?大家应该很好奇,这位刘翠微女士,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吧?因为,当初有一位老板他和我谈生意,说是有一个很漂亮动人的女人,要免费送给我。”

“不,求你不要再说下去。”刘翠微不敢再听。要知道,这件事情一旦曝光,她的名声,就真的全都毁灭了。

“不行,要说下去的。”记者和围观的人全都吼出声来。人都是想知道隐秘的。

单小桔全身冰冷,她不敢置信,安.思亚会把这一切说出来。还是当着所有人的面……

然而,不能让人相信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安.思亚用他醇厚的嗓音,把当天的事情简略的说了出来。

只说那天是一个商人让他去尝鲜。

他好奇之下,才去了说的地方。

哪曾想,这一看便看见单小桔上车。而她,则是奉了自己的婆婆的命令,送礼物来的。

当然,这个礼物,正好就是单小桔本人。

“哗,太不是东西了。打,打这个坏女人。”

记者们喧哗出声。集体瞪向一边的刘翠微。

而单小桔,则在这纷乱的吵闹声中,脑子一晕,身子,软软的就倒了下去。这一切,太……出乎人的预料了……

“来人,来人啊……救命,不要打我……我我……”刘翠微凄惨的叫声,一直在耳边回荡。

“南亚,你让我休息一会儿。”闭上眼睛,不再看秦南亚烧的难看的脸,那红红白白的肌肤,还是会让她做噩梦。

只是一场小病,是以没几天单小桔便能下地乱走一气。

这段时间安.思亚一直不曾出现过,她隐隐约约的有点明白,安.思亚不止是在帮自己。只怕,他还揣着别的想法。

打击报复秦家人,恐怕也是他的目的。这一点,从他那天晚上把事情真相揭露出来,便能窥见一斑……

无目的走在院子里,秦家后院居然比前院还要大。只是整个院子全是黑色风格。

到现在为止,她才发现这里全是黑色。

一石,一瓦,一木,全是黑色系。难怪一进来就感觉异常的压抑。

这一天她来到一座花园,看见上面写着大在的二字,“杏苑!”

信手走过去,想要进去看看里面是什么样的。

“不要进去!”一声惊恐的声音响起。

吓的她手一哆嗦,回身,却看见老迈的柳妈正急速的往她撵来,“不要进去,那里是禁地。”

蹙眉,她疑惑的看着柳妈,“禁地?怎么还会有禁地?柳妈,你开玩笑的吧,这年头还真有禁止出入的地方?难不成里面还真的有鬼?”

一想到当初自己在秦家前院听到的鬼哭狼嚎,单小桔打了个寒颤。

“单小桔小姐,你不知道,这里面真的不能进去的呀。那个,可能,真的会有不干净的东西吧。”柳妈惊恐万状,上前拉着她手往一边走。

因为她的阻止,单小桔反而对这个叫杏苑的地方起了浓厚的兴趣。

走到有窗的院墙处,她惊骇的发现,里面的杏树,清一色全是黑色。

小桔慌乱的看去,这一看,吓一跳,满院子的黑色!!

“这怎么可能,这是怎么一回事啊,全是黑色的!!”

杏树怎么会是黑色,且,那黑色黑的如此的光亮。

柳嫂拉着她的手不断的抖擞着,她眼神慌乱,神情忌惮。

“单小桔小姐,拜托你不要再问了。这个院子里面的事情,我能告诉你的,都会告诉你的。不能和你说的,那就是绝对不可以和你说的了,单小桔小姐,我们走吧。我不要再呆在这样的地方。这个地方,听说是不详之地啊。走吧,走吧。求你了,我的姑奶奶。”

说这话的功夫,一只野猫儿窜出来,喵喵的,吓的俩人搂做一团儿。

“好……我不问了,可是,柳嫂,我还是觉得这事情太诡谲了呀。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地方。哪有树也是黑色的嘛?柳嫂我会疯掉的,这个世界是怎么了?是我眼睛花还是这里面的事情太古怪?”

单小桔还在嚷嚷着,却吓的柳嫂拉着她强行的往外面拽,“姑奶奶,我的祖宗,好了呢!”

柳嫂只是痛苦的摇头,慌乱的捂住她嘴巴。

“单小桔小姐,你不要再说了,不要再说了。你看见的,还有现在的一切,不要去想不要想啊。这一切,都会过去的,走,我陪你进去,进去。你需要冷静一下,真的……”

单小桔冷静下来,她直直的看着这个慌乱的妇女,迈开步子,困难的往外面走去。

是的,她,没必要知道的太多。可是,脑子里面却有不少的问题在转。毕竟,这里的谜团,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太多的疑虑,她得不到解答。

秦南亚和秦子泽会不会是亲兄弟?他们的姓,只是一字之差。

还有晚上,为什么搬到这里来后,她就一直在做着奇怪的春梦。

以前,却是从来不会做的。这一切,太过于费解。也太让人不明白。

所有的疑问,只能她自己去求解。

别人,问柳嫂,这肯定是得不到答案的。

抱着这样的念头,单小桔迷糊的睡着。

睡到半夜的时候,却听到一阵凄厉的惨叫声传来。

这声音,闷闷的,就象,有谁被打了一样的。

伴之的,还有拳头落在身上的声音。

单小桔一个激灵爬将起来,门被锁住了。她透过窗棂看去。看见的,就是一个男人,正挥着拳头不断的打着一个鬼面男人。

被打的人,正是秦南亚。

也就是她现在的名义上的丈夫。

当那个殴打他的人抬头时,单小桔一下子就捂住了嘴巴。

不敢相信自己看见的。那个,人前温柔似水,斯文扫地的秦子泽,此时,正化身成魔鬼,正狠狠地,一下下的打着地上的男人。

秦南亚戴的鬼面具被踢打开来,露出他里面的狰狞的,被烧伤了的脸。

单小桔看着,有种想要呕吐的感觉。

然而,这不是重点,重点的,是秦南亚此时,赤果出来的肌肤,全被打的青紫不一的。

那个秦子泽,象是得了失心疯一样的,不断的殴打叫骂着。

“你这个丑陋的家伙,我看着你就晦气。只要你一天不死,我就晦气到被人嫌弃。该死的,你去死,去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