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9章
二婚难爱
hsrhhchi
3062
历史久远

“你,你打死我吧,啊啊啊……好痛啊……”

地上的秦南亚,发出一声声压抑的凄厉的惨叫声音,他不断的跪爬到秦子泽的面前,伸手拽住他,乞求着他。

“哈哈,想死,这么久了,我为什么还会留下你的性命?就因为你是一个好玩的沙包啊。象你这样的人不人鬼不鬼的存在,你敢出去么,不敢吧。不敢,就好好的呆在这里面。让我打,让我出气。你就是我的出气筒。哈哈……”

秦子泽发出一声又一声尖利不刺耳的笑声。

随后,抽过一根鞭子,他啪一抖。

对着秦南亚狠狠地就抽了过去,“丑陋的存在,就应该是被人玩乐的。你这个该死的人,你去死,去死吧。我打不死你 丑八怪。”

丧心病狂的秦子泽,象是疯子一样的使劲地打着凄厉惨叫的秦南亚。

单小桔用力的捂住自己的嘴巴,吓的簌簌颤抖。她不敢相信自己看见的。

这一切,是如此的诡谲。而那一声声催命似的惨叫声音,让她脆弱的眼泪再一次掉落下来。

那个男人,得有多疼啊。他,是如何一次次捱过去的?

他,是用什么样的毅力,一次次的硬扛着秦子泽这个变态的殴打。

太可怕了,很显然,秦子泽和秦南亚,这俩人肯定是兄弟的了。

为什么秦家会有一个火烧了的儿子,但是却不被外人知道?

……

殴打的声音,慢慢地弱下去,当秦子泽满意的扔下鞭子,骂骂咧咧的离开时,单小桔一下子就冲了出来。

“秦南亚……你……痛不痛?”

“媳妇儿呵……呵呵……我……我没事的,真的没事的……别哭,你流泪的眼……我看着会心疼的。媳妇儿咱不哭啊……你一哭,我这里会疼的。”

秦南亚伸手,要去抚单小桔的眼泪。

这一抚,单小桔便看见了他露在外面的肌肤。

没一处是完好的,不是烧伤,就是鞭子殴打的伤痕累累。

难怪,他就算是夏天,也会穿着长袖的衣服,因为身上的伤痕累累,让他没办法在人前露面。这一切的痛苦,全是来自于一个叫秦子泽的恶魔。

她抹去眼泪,“嗯,我不哭,不哭的,来,我们扶你上去,忍着点哈,不会痛的。”

秦南亚的手,一直紧揪心单小桔的手。

他强自扯着笑容,让自己表现的很轻松。

殊不知这样的秦南亚,却更加让单小桔心疼不已。

柳嫂从外面冲进来,镇定的把秦南亚扶起来,再放到床上,清理伤处。看的出来,柳嫂做这一切,很是熟稔。也不知道,这一切,是秦南亚受了多少回的伤,才换回的熟稔。

“单小桔,麻烦你把那些东西递到我手里,我不空,不要再哭了,少爷不喜欢你这样的。你要真的为了少爷好,就陪着他,和他多说会儿话。”

柳嫂语重心长的劝戒着,听的单小桔不断的点头。

“好,好的。”

秦南亚再次呵呵的笑,“媳妇儿,我有没有说过,其实,有你真的很好。我喜欢有你相陪的日子,也喜欢,闻你身上的味道……你好香的呢……香媳妇儿……呵呵……”

冰冷的眼神,让单小桔原本的激动不平,全都化成惧意。

不久后,单小桔终于有了一个伴儿,一位比她大十岁的女子。

她是柳妈的妹妹——柳清儿,才从国外管理学院回归的专业管家侍应生。据说小时候一直是在鬼屋长大的,就前段时间才去外面度深造学习管家事项的管理,是以没看见她人。

虽然鬼屋很黑,可她却长的极白皙细嫩。一笑的时候,一对迷人的酒窝儿和她有的一比。只是,柳清儿的脸上长了好 一粒大的肉痣,一张脸儿也显得太尖削刻薄了点。

不过,她对人态度极好,尤其是对单小桔,态度更是好的没话说。可能是这里的年轻女人太少,单小桔很快便和她打成一团。

这一天单小桔出门要到柳妈屋里去拿一件东西,正好遇到一位仆人要送水果去她房间。

庄里的水果一律要柳妈收归后,才会分派到院里的每一个人手里。

“我来吧,反正我随便要送这个过去。”扬了扬手里的画卷,热情的单小桔主动开口,喜的那位仆人赶紧道谢。

袅娜的身姿在黑色地板上摇曳出柔柔的风情,轻柔的风拂起她颊边的长发,整个人看起来就如一幅缓慢移动的仕女画一样。

还没推开门,却看见柳清儿从里面衣衫不整的跑出来。

看见单小桔的瞬间,她抿嘴,大甩步离开。

就在这时,柳妈从屋里冲出来,手里还握着一根拐杖,“孽种,看我不打死你……啊啊……”

闪躲不及,柳妈撞在单小桔的身上,手里的苹果落在地上,柳妈收脚不及踩在苹果上,啪的摔在地上。

“柳妈……”

血,漫天的血从柳妈的头部涌出来。她瞪大眼睛,惊恐的看着单小桔,伸手,“好狠的心啊……”

紧揪着头,柳妈陷入了剧痛中,身体抖了二下,就这样撒手归天!

“单小桔,是你,是你害死了我姐,我恨你,我恨你!”

耳边是柳清儿歇息底里的怒吼声。

嘴里脸上被打的全是血,她听不见,只知道自己无意中杀了柳妈。

那个总爱用一双温暖的眼神看着她的女人,就这样因为她的过错,没了。

晚上,安.思亚来了。

面色阴戾的他看着垂头站立一边的单小桔,那眼神,阴冷的让她怀疑,在一下秒,他会不会把她吞噬掉。

“从现在起,没有命令,哪里也不能去。”

冰冷的下达了他的命令,单小桔一句也没反驳,如果禁足可以换回柳妈的性命,她愿意禁足一辈子……

“福安你从现在起就是清园的总管。”福安肃立在一边赶紧弯腰应,“是,少爷。”

当天晚上,柳清儿把牛奶端到她屋里,那淬毒的眼神,看的单小桔哆嗦了一下。

“这杯奶,喝了它。”她象厉鬼一样的盯着她,准确的说是盯着她手里的牛奶,看着她喝的一点也不剩下了,这才转身离开。

梦里,她又闻到了那缕紫罗兰的香味,只是,这味道却带着一股肃杀的味儿。

“你杀死了她,她那么善良的一个女人,为什么要杀她?”他紧搂着她,把她按在身下。

“唔……”自责的心理,却折磨的她流下了泪水,“我不想,不想的。呜,真的不想。”

俯身,他吻去她脸上的泪水。

一声幽叹在屋里响起,闻着他的心跳,心,慢慢的安宁了下来。在临睡死的时候,他

着她耳朵,“睡吧,你还有我……”

第二天醒来,她象以往做了春梦一样的检查自己的身体,一点痕迹也无。

没有,只是春梦了无痕。

颓丧的坐在屋里,她瞪大眼睛空洞的看着一切。

“你真当自己是少奶奶了,起来吃饭去。”鞭子唰的打在身上,迎上柳清儿仇恨的眼神,她抿紧了唇。

这一切,她生生的受了,因为是她欠她一条命,若不是因为她没端稳水果,柳妈也不会因此磕破脑袋死去。所以不管柳清儿怎么折磨她,她生生的受了。

日子,就这样沉闷的过着,很快就到了五月。

对于那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安.思亚,自从柳妈死后,就再也不曾看见过他。有时候,她会在春梦里把那个人当成是安.思亚。

但更多的时候,她只是对着秦南亚发呆。

有好几次,她有种错觉,秦南亚,就是安.思亚!

禁足的时间过去,她散着步不知不觉的便来到了杏苑。

没想到这道门,居然是虚掩着的。

好奇,从来没有过的好奇,令她抬步走了进去。

现在是白天,外面阳光明媚,可院里,却是满院的黑色。

油黑的树,哪怕是叶子,也是黑色的。她不相信会有这么邪门的地方,不断的往里深入,深入,试图找到一处与众不同的地方。但是……触目皆是——

黑色的土地,黑色的草,所有视线能看见的,全是一片的黑。正是开花时节,可这院里,却并没有一朵花儿……

“你怎么进来的?”一个冰冷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在这么阴暗的地方,突兀出现一个冷冰冰的声音……这一切令单小桔全身毛骨悚然。

用了极大的毅力回身,撞进那双温和的眼睛时,她才舒了口气,“我,看见门开着,就进来了。”

对面的男人年纪约四十出头,身体健壮,肤色黝黑,但却泛着健康的色泽,长相略微普通,最引人注目的,却是那双温和的眼睛。这令她想到了逝去的柳妈,柳妈也有一双温和无害的眼睛。

“这里面是禁地,以后不要再乱进来。这里是禁地,传说,这里面有不干净的东西呀。”男人眼神复杂的看着她轻声叮咛。

“那你怎么可以进来的?”她不解的看着他手里的铲子问。

“我是管理这整个花园里的圆丁,平时就住在那边的,你不知道么?”男人扬了扬手里的铲子,呵呵的解释。

“那我来帮你可以么?”有这么一个温暖笑容的男人在身边,单小桔觉得这鬼屋,没这么阴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