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10章
二婚难爱
hsrhhchi
2805
历史久远

“不用了,让人看见,会责罚我的。小姐你还是走吧。”

“可是,我想打理这个院子。”环顾一下四周,单小桔这才惊觉,“为什么杏树不开花?”她惊诧的问,记得这个月份是开花时节啊。

男人愣了一下,苦涩的笑容浮现在他憨厚的脸上,“这院里的花,有十六年没开过了吧。自从南亚少爷被火烧了后,这里的花,就再也不会开了……”

“杏花不开花,为什么?还有南亚当年发生过什么?秦家的人不知道我们的存在吗?”

只是,对面的清叔只是静静的看着她,不说话,那眼神,与逝去的柳妈如此的相似。在自己问柳妈各种疑问的时候,她也是用这样爱莫能助的眼神看着她的。

“去休息吧,单小桔小姐,我叫柳清平,也是……柳妈的丈夫。”

这一身份,听的单小桔再一次垂下了头。她惭愧的垂下了头,“清叔,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愧疚的站在那儿,她一幅任他处罚的样子。

却忽略了柳清平眼里的歉疚……

从杏苑出来,便有一只小白猫窜出来。

这只小猫最近爱粘着她,一人一猫的感情越发的深厚。是以小猫儿看见她便会往她怀里扎。

抚着猫毛,她对着它轻声细语。

猫儿却突然间象是受了惊一样,喵的叫一声便往前面狂冲进去。

不知道怎么回事,她担心小白猫,“白雪,回来。”不假思索的,跟着撵着猫儿白雪往前面跑。

等来到一处红色屋子里,她才发现自己又闯到了一处禁地。

这里不象杏苑会有大门,相反的,这个地方没有门,只有一道月形的拱洞。

平时因为是禁地,是以这里潮气熏人。

触目,全是一片的红。

好奇,令她忘记了白雪,她瞪大眼睛往里面走去。

一排独立的屋舍就蠢立在那儿,残破的红,看起来就象是血的残迹。

走在这种诡谲的地方,全身的汗毛不自禁的便竖立起来。

“喵呜……”一声刺耳的猫叫从她脚边响起,紧接着一团黑色的阴影跳到了前面。

受惊,她不要命的逃跑。再次停下来时却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游泳池边。

不远处有一地的男人衣服,但是却没有人影。

“有人吗?请问有人吗?”惊恐万状的四下搜索,没有人,只有那几件衣服。

她惶恐的看着那些衣服,一个念头忽闪在脑中——有人跳水自杀了!

“救命……有人跳……”她扑通跳下水,想要去打捞水里的人。

腿却在这时候被人强行的往水里拽去,骇然,她拼尽全力的挣扎。想要打掉禁锢着的手,只是那身体却按着她头发不放。

咕噜,咕噜……

呛了好几口水,直到脑子昏乎了,才被人松开。

拼尽最后一丝力气,她本能求生的愿望支持着往岸上游去。身后是什么人是什么东西,全然顾不上。

只是一人高的岸上,她却手脚的爬不上去。

头发被人揪住,用力往上提,整个人生生的被提到了岸上。

“咳……咳……”抬头,瞪大眼睛惊恐的看着面前的人,对上那双冷酷的桃花眸时,她内心惶惑。“是你?”安.思亚,居然在这里会看见安.思亚。而且是在水里,刚才甚至于要了她的性命。

“这里是你应该来的地方,嗯?没有人告诉你,这个地方不准备进来?”

他只着了一条游泳裤,一步步的逼近,那双平时戏谑的笑着的眼睛,此时漾上了一层嗜血的红。

“我……对不起,我只是误撞进来的。”

眼神落在她那苍白的脸上,视线往下,此时的她全身湿透,衣服紧紧的贴着在她身上,把玲珑的躯体显露出来。

瞳孔紧缩,安.思亚冷笑着弯腰捏紧了她下巴。

“要勾引我,我现在就成全你。”

“不,不是这样的,安.思亚你听着我真的只是无意中闯进来的。”捂住,她急急的申辩。

这样的美色,更加勾起男人的心。

唇勾起一抹冷讽,“你不愧是她的女儿,居然这么的下贱,天生就会勾引人。”伸手,他强势的板开她手。

“不,不要。你说我是谁的女儿?你认识谁?告诉我,你告诉我啊。”紧盯着他眼里清晰的恨意,她惊恐的捂住不让他碰自己。

恨意,滔天的恨意从他身上溢出。单小桔相信,面前的男人会在下一瞬间,把自己吃的骨头也不剩下的。再一次,她清晰的感觉他是恨自己的,如此刻骨铭心的恨着……

“真香,天生就是勾引人的贱人。”

“你恨我,为什么会恨我?我只是和你合作,你让我嫁人,我也嫁了,为什么要恨我啊?”她痛苦的嘶叫着责问。

“从你出生起,就注定了你会被人仇恨唾弃的女人。”

他赤红的眸紧盯着她纵声哈哈大笑起来。

“我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界的,生不如死,会是你最好的选择。”

……

那种无边无际的痛苦,让她眼泪一直流个不停。在这一刻,她有感觉自己陷入了一个无尽的陷阱中。

看着他睥睨的站在自己面前,她须仰视着他才能看清楚他的样子,“单小桔,记住,这是禁地,也记住你的身份。”

丢下冰冷的话,他大步离开。

费了好半天的劲,才把衣服穿着。现在的单小桔,就算是动一下,也觉得全身是如此的痛。

披散着发,她咬牙从禁地出去。

跌跌撞撞的冲出来,身边的树丛却不断的摇晃着。

这里原本就黑,又是之类的,才经历了安.思亚凶狠的惩罚。此时再看到这种不断抖动的树从,单小桔精神处于滑漰阶段,她捂住眼睛啊啊啊的尖叫起来。

“小姐,小姐……单小桔小姐……”一个男人从里面钻了出来,他焦急的呼唤着单小桔。

这声音,听起来有点耳熟,慢慢挪开手掌,看见面前的男人就是刚才的那个园丁时,单小桔才尴尬的应了声往外面飞速的跑。

男人同情的眼紧盯着她仓惶而逃的背影,摇头,“唉,但愿,你能捱过去吧。落入这里,不知道你还能活多久?”

受了这一场惊吓,单小桔不敢再乱跑出去。

她这天把自己一直关在屋里看电视看了半天,晚上柳清儿例行公事的为她端来一杯牛奶。

冷冰冰的把牛奶放在桌面上,她垂手站在一边。

游移的目光落在牛奶上,她伸手,却又半道上收回,“我不想喝,今天不想喝它。”

这幢屋子一切都如此的诡谲,所有的东西都充满着神秘的不测的气息,就算是牛奶,她也觉得和外面的不一样了。

“少爷说了,你的身体不好,必须每天喝一杯奶。”

柳清儿没有生气的声音听在耳里,让单小桔轻叹了口气,她端起杯子,慢慢地喝入肚里。

正在喝的时候,门外传来了轮椅声音。

放下喝了一半的牛奶,她抬头看着门口。很快,秦南亚的身影出现在那里。

一看见她,秦南亚便露出大大的笑脸。就算是戴着那张可笑的面具,单小桔也能看见他咧开的嘴巴。

“老婆,我今天晚上想陪你睡觉。”那双堪比星辰的眼睛,此时流露出羞涩的笑容。睫毛轻扫,此时的他,眸光灼灼,瞳眸生辉,整个人坐在那儿,看起来羞涩,却又透着一股子温雅之气。这样的他,让单小桔有种看见了邻家哥哥的感觉。

她轻笑出声,“秦南亚,我们……还是各睡各的罢。我……不习惯有人陪我睡觉。”

秦南亚原本明亮的眼睛迅速黯淡下去,他紧盯着她,声音哀惋,“我知道的,你嫌弃我,你不要人家。可是,我今天晚上……好怕,今天是我的生日,你陪我一起睡觉好不好?”

咬着唇,他的手指不断的纠结在一起。

那些被烧坏了的指尖,看起来分外的揪心。

走到他面前,她蹲下,纤手把他的手握住,“痛么?”

她被人折磨的时候那么疼,而他,手烧的不成形状,这得承受多重的苦痛!悲从中来,泪水不经意的就流了出来。滴在秦南亚的手上,他面具下的瞳孔急剧收缩。

“不痛,不痛的呢。”这眼泪,象是什么剧毒的药烫在手上一样,秦南亚只想逃。

不让他逃,她把他手握的更紧,手指轻轻地摩挲着那些烧伤。凹凸不平的手背,烧伤累累,看起来狰狞恐怖。

大家都在看
沉香屑
沉香屑
豪取强夺 婆媳 腹黑 架空 深情 民国文 宠文 沉香 强势
奢望
奢望
甜文 豪取强夺 高干 错爱 婚恋 现言 强势 豪门 无线基金大赛
暖暖日常
暖暖日常
治愈 温馨 萌宠 甜文 深情 婚恋 浪漫 宠文 暖文 婚后
女配是知青
女配是知青
军嫂 女配 萌宠 军婚 空间 豪取强夺 腹黑 婚恋 种田 HE 现言
军嫂重生之睡定兵哥哥
军嫂重生之睡定兵哥
治愈 重生 军婚 甜文 高干 婚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