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11章
二婚难爱
hsrhhchi
2844
历史久远

有的甚至于能看见里面血管的暗红色,这种伤,难以想象会是怎么样捱过来的。

“不痛,不痛,过去了不痛。”

她抬头,努力的笑着,只是那红了的眼眶却有着淡淡的泪雾萦绕。

这样的她,却美的让人惊心,秦南亚不敢看她,

手就狼狈的逃开,“晚上,睡觉去。”

在秦南亚离开后,单小桔眸色深沉,她嚼着冷漠的笑容看着那杯牛奶,眉微微的拧着,最终把牛奶倒在纸巾上面。

在这座庄园里面,一切的事情太过于诡谲,也超出了正常理解的范围,她并不相信现代社会会有鬼神一说。可是,这所有的一切,太不正常。是以她也长了心眼儿,想要知道自己晚上的春梦,是否是真实的……

柳清儿从屋外进来,她冷冷的站在一边,那双阴沉的眼睛默默的看着她。虽然没说话,可那种阴沉压抑,却让单小桔有些受不了。自从柳妈因为一颗苹果去世后,柳清儿就对她冷冷相待。虽然没公开的叫骂她,可那种冷漠,却更象是一碗慢性毒药在侵蚀着她的心房。

阖上眼睛,单小桔让自己象往常一样,慢慢地沉睡过去。

就算闭上眼睛,也能感觉到柳清儿毒辣的眼神还落在自己的脸上。

过了好一会儿,柳清儿的脚步仍然没移动。但她却阴沉的冷哼出声,“扫帚星,看你还能活多久?只要这一次周年忌到了,你就等着受死吧。三十天,不知道你会怎么活下去,哈哈……当了少爷的女人,是你的福气,也是你的死期。”

她恶毒的说完,转身打开了房间。没一会儿,又有脚步声缓缓的传来,可才走到门口,便听到外面有汽车喇叭的声音。

那脚步似乎滞了一下,便往后退去。单小桔急忙睁开眼睛,只看见匆匆的一道黑色背影。

皱眉,很显然的,自己睡着后,是真的会有人进来。那人会是谁?秦南亚?他不是不能走路的么?难不成是安.思亚……但是,据说他从来不在这儿过夜的。

一时间,这也不对,那也不对,单小桔只觉得自己的脑子处于混乱当中。

隔壁的屋子有惨嚎的声音,还有拳打脚踢在身体上的沉闷声音。伴之的,还有秦子泽凶狠的诅骂声。

咬紧了被子,单小桔不敢想象那个男人是怎么承受这种辱骂的。

若不是搬到这个诡秘地屋子来,她只怕一辈子也不会知道秦子泽会是如此丧心病狂的一个人。

“我让你晦气,去死,去死啊。”

不断的狂肆咒骂,听的单小桔心肝儿颤。

惨嚎的声音越来越小,她听不下去。

起身,想要不顾一切的去阻止这一切,拉门,却发现房间门怎么也拉不开。

开灯,然,屋里这会儿的灯光也熄灭了。感觉,就象是从来不曾有人住过一样。

她咬牙,想要弄出点声音来,但最终还是没敢乱动,毕竟和秦子泽发生了那些不愉快的事情,大家再见面,她只会更加的尴尬。

当汽车远去的声音响起,过了好一会儿,门锁才咔嗒一声响起。

看来,这道不起眼的门,居然还是遥控的。

打开门一股冷风扑面而来,单小桔也顾不上冷,直接就往秦南亚的房间跑。

她一入屋,柳清儿正在为秦南亚擦拭伤口。

看见她进来的瞬间,秦南亚有些发愣。面具也掉落在一边,头发上沾着不少的汗水。那双原本清亮的眼睛,此时布满了红红的血丝。

“你怎么还没睡?”

秦南亚略有些嘶哑的声音响起,很显然,他不满意她这么跑出来。

而正在为他包扎的柳清儿却在这时候回头,狠狠的瞪了一眼单小桔,“回去睡觉。”

“让我来为他上药。”无视柳清儿仇恨的眼神,单小桔执着的站在那儿。

秦南亚狭长的桃花眸微眯缝着,最终挥手,示意柳清儿离开。

走出去时,柳清儿还用眼睛狠狠的剜了她一眼。

“他真狠,你怎么能一直忍受下去?”

看着他全身上下无的青紫不一,还有脸上被打的半边红肿的脸,单小桔皱眉头。不知觉,那语气便带了些许的怨。

秦南亚呵呵的看着她,“没事,我小媳妇儿心疼我了呢。”

伸手他要握她的手,却被她按着,“你别乱动,我来扶你上去。”

虽然秦南亚是成天躺在轮椅上的,然,这么一扶还是感觉很沉手的。费力的把他弄到椅子上,再推到床前。因为腿脚不方便,是以他一直都靠轮椅走着。这会儿单小桔要把他从椅子弄床上,那就有点费力了。

“让柳清儿来吧,她力气大。”知道她不行,秦南亚笑着劝。

一咬牙,她抬头,“不会的,你靠着我,我能把你扶上去。”

象是赌气一样的,她不信邪,把肩膀靠过去,这样方便他着力。

秦南亚阗黑的眸划过一丝浅淡的笑意。身体挪了一下,便全力的靠在了她肩膀上。

就着她的身体,他终于从椅子上起来。虽然吃力,可单小桔还是觉得自己象是战胜了什么大的困难一样。她轻笑出声,却被他全力一压,砰的一下,直接就压到在床上去。

此时的俩人,就成了单小桔在下面,秦南亚在上面,这姿势,相当的尴尬。

一压住了她,秦南亚便慌乱的伸手,“对不起,对不起,是我太不小心了,都怪我没站稳。单小桔你没事吧,小媳妇儿,你可别压坏了!”

“咳,我没事,真的。”

秦南亚不解,抬头怔忡的看着她,“啊?”

他纯洁的眼睛不染纤毫,象最干净的水晶,就这样黑白分明的紧盯着她。视线停留在她微翕的唇,她的眉她的眼,他痴痴的抬手,“小媳妇,你长的真好看。”

被他这样紧盯着,俩人的身体又这么亲密无间的着,单小桔只觉得压力山大。她尴尬的闪开他的手,“我不好看,你再这样压下去,我会坏的。”

然,这会儿的秦南亚,象是中了邪一样的,痴痴的看着她,脸,也越凑越近。

他的脸不正常的晕红着,那双眼睛也染了些许……情于的颜色,可表情,却仍然纯洁无比。

“小媳妇,好奇怪的呢,为什么我看着你,觉得你是全天下最美的人?为什么你的身上,会这么的香,为什么,我的全身,好热,好难受。小媳妇,怎么办,我是不是生病了?它,它好难受啊?”

他痛苦的说着,身体还扭了扭,让单小桔倒抽了口凉气。

“咳,那个,你放开我,这种痛苦就不会再有了。”天啊,她怎么能忘记了,秦南亚一直呆在这里,据说他很小的时候,就被火烧坏了的。可是,烧坏的只是他的手和身体的皮肤之类。

俩人现在这么亲密的接触在一起,他不难受才叫奇怪了呢。一时间,单小桔觉得异常的尴尬。她挣扎着要起来,哪曾想,她越是这么挣扎,秦南亚却越是把她压在身下。

他气息急促的哼哼着,“小媳妇,你好香的,别……别走,我想和你在一起,怎么办?我只想和你在一起的……”

他赖皮,手死劲的搂着她。

心噗通噗通的跳个不停,单小桔挣不脱。真的好奇怪的,平时很是气短的一个半残的男人,在这会儿却有着奇大无比的力量。

挣不开,她只能闭上眼睛不去看他的脸。

虽然看的时日多了,也有那么一点点的习惯。然,就算是这样,那张脸被毁灭的完全没形状,依然是不可争辩的事实。

此时近距离的看着,那种恐惧感觉滔天的袭来。

原本以为自己会极度的难受,然,单小桔却惊奇的发现,他这么趴在自己的身上,她没觉得难受,相反的,还有种……强烈的熟悉感觉。

倏尔睁大眼睛,她不可思议的看着身上的男人。这么一睁开眼睛,那张被毁容的脸就映入眼睑。心砰的一跳,她立马又闭上眼睛。这太恐怖了,不管怎么说,这张脸,还是令人感觉到异常的不舒服。

“秦南亚,你放开我,不能这样的。”

手臂被他捆的死死的,就象她是个美味的鸭子,秦南亚不敢放开她,生怕一松开她,便会把这只好不容易到嘴的鸭子给放飞掉。事实也确实是如此,就因为他捆绑她太紧,她这只散发着香味的鸭子才飞不了。

一个要挣脱出来,一个要死劲的享受啃食这美味……

单小桔呼呼的张着嘴巴喘气儿,她身上的香味儿,因为挣扎更加的浓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