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12章
二婚难爱
hsrhhchi
2577
历史久远

偏偏,自己的肩膀就跟要被捏碎了一样的。怎么也挣脱不了,她急了,“别,别介,你不放我起来,我……我要死掉了。”

没办法,只能赌他的同情心和对自己呵护的心。

还好的是,听到她这话,秦南亚呆呆的看着她的脸儿,最终咧开嘴巴嘿嘿一笑,“媳妇儿,你死不了的。”

那双璀璨夺目前的眼瞳,涣散出动人的神采。被他的眼睛给吸引,一时间单小桔居然就忘记了反抗。她张着嘴巴,傻傻的看着他,忽略不计他的脸,只是看着这双眼睛,她居然有种心跳加速的感觉。

伸手,触碰那双晶莹剔透的眸子,“真好看,象是琉璃一样的。一点杂色也没有,秦南亚,你要一直是这样的。不,不对,这世界上有太多的坏人坏事儿,一直是这样的没有杂质的眼睛,你会受伤的……”

视线,停留在他被打的红肿的鼻子上。那里还有没干涸的血迹。这些,是晚上秦子泽那个禽兽的杰作。

吻着她下巴,秦南亚闻言抬头看她,“媳妇儿。”

呃,和他说的话,他压根儿就没听进去呢。

“媳妇儿,好香,你的肉真好闻,我想吃。”

听见他清晰的吞咽口水的声音,单小桔吓的心噗通噗通的不断的跳。

这么突然间安静下来的秦南亚,到让单小桔大为吃惊。

她动了动身体,支起他下巴,“你怎么了?”这会儿她是真的忘记了自己还被压制着的呢。

秦南亚的脸红的能滴血了,他眼睛游移不定,“那个,那个……对不起……我,我真坏。可是,媳妇儿,好舒服的。”

这番含糊的话,听的单小桔更加不解。

她紧盯着他,一双微蓝的眸子晕上了淡淡的雾譪。

这般迷离的她,看的秦南亚眼睛也直了。

“媳妇你这样子让我好想欺负你。”

这一碰触到嘴儿,单小桔清醒过来,她啊的一声尖叫,却把秦南亚给倒吓一跳。

他一愣,单小桔便趁机掀翻他在床上,起身,快速的把衣服整理好。

“你,你睡觉吧。我也睡觉去了,晚安。”

象是逃跑一样的奔出他房间,她不敢看他受伤委屈的眼睛。

今天晚上的一切暧昧的事儿,真的太让人意外。

但是,她虽然是秦南亚名义上的老婆,可她却不想在没做好准备前,就这样做了他的女人。

跑出屋子,外面冰冷的气息,让她终于清醒了一些。后心一片的冰凉,这一抹,才发现自己的全身都是汗水。

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传来,喵喵的声音跟着响起。对上前面那双阴冷的眼睛,单小桔再一次毛骨悚然。在这座被遗忘的庄园里面,一不小心窜出个人来,是极吓人的。

柳清儿慢慢地走来,她上下挑衅的看她一眼,“贱人。”

如此粗俗的话,居然会从人前温雅高贵的柳清儿的嘴巴里面吐出来。这让单小桔相当的震惊,但也释然,有的人,就是喜欢戴着面具过活的。柳清儿在人前是伪装的,这会儿,只怕才是她最真实的面孔罢。

抿嘴,她没理会她。

抬步往自己的房间去,可她越是这般清冷的样子,便越是让柳清儿恼火异常。

眼睛微微一转,她怀里的猫儿突然间受惊。

“喵呜……”一声尖叫着就窜到了单小桔的身上。

爱心的猫儿爪子异常的锋利,这么狠狠地抓在她皮肤上,单小桔当场就吃痛啊的惨叫一声。

那猫儿再狠狠的抓了她一个后,便仓惶的逃窜跑。

肩膀上被抓了二道深深的血印子,柳清儿却在这时候抱臂冷冷的嘲讽,“看看,人贱了,这猫都看不惯的。”

毕竟是自己的原因造成柳嫂的死亡,是紧单小桔抿嘴沉默着往屋里走去。

一双眼睛,把这一切收入眼底,只是淡漠的转身,象个没事人一样的转身。走了几步的单小桔,突然间回头紧盯着那处红楼,刚才,她有种感觉,似乎有双眼睛在盯着自己。

是幻觉,还是真实的?

风呼呼的刮,那片楼只是暗黑一片,怎么看也不象是有人居住的。

甩头,把这种不适感扔掉。

她这种半囚禁式的生活,在半个月后有所改观。因为来了一个和她年纪相仿的女子。

逝去的柳嫂的女儿——柳巧凤,从乡下来了。

柳清儿和柳嫂的丈夫站在一起的瞬间,她有种错觉,感觉,这俩人才像是一对儿。而之前的柳嫂,虽然人也温柔了许多,然,柳嫂比柳清平年纪大。是以和他站在一起,也就显得苍老了不少。

“柳巧凤,从现在起你就和这个女人住在一排屋子里面。”

柳清儿对着柳巧凤语气还算是温和的吩咐,柳巧凤抬头看着面前的单小桔。

她原本温和的眼睛,此进漰出凶狠的光芒来。

“是你,是你这个贱人把我妈妈给害死的。我打死你,打死你。”

消瘦的女子狠狠的扑上来,揪着她就是一顿暴打。

单小桔没有反抗,只是任她打自己出气。这一切,是她欠她们的,谁叫她这么的大意,把人给害死了呢。

瘦弱的柳巧凤,人瘦,可打起人来到是实打实的厉害的。

之前因为住在乡下,她人显得有些乡气,皮肤也黝黑的紧。

人虽然只是普通之姿,然而打起人来却是一等一的好力气。

这么一通暴打,直把单小桔打的全身无力了才算松手。

她狠狠的喘气儿,那双凶狠的眼睛还死命的瞪着她。到是一边的柳清平,看着这样的她,心里气不打一处来。把柳巧凤拉着,“走了,那只是意外。”

同情的看了一眼被打的浑身血肉模糊的单小桔,此时的她,看起来相当的狼狈。

鼻子脸上糊的全是血,发丝,衣衫被抓扯的全是折皱。

等到单小桔的身影消失在屋里,柳清平瞪一眼柳巧凤,“你们也是,怎么总是这么折腾人家呢?”

柳巧凤冷哼一声,“她活该,谁让她害死我妈的。”气哼哼的说完,她大步往自己的房间走去。虽然这里很古怪,可和乡下那些低矮的小屋子相比,她还是充满了好奇感的。

人都走了,柳清平把柳清儿往隔壁自己的房间拉去。

“我说,你还有完没完,那件事情原本就不是单小桔的错,你怎么还这样对她?还有小雅,你看看她现在这么娇横的,也不多管一下,怎么说,她也是你……”

柳清儿突然间抬头激动的看着他,“你要怨我,你要怨的只怕是你自己吧?我和你这么多年的感情,我为了你一直单身一个人。为的就是和你在一起,可你呢,要钱没钱,要权没权。我们能怎么办?不在这里呆着,不在这座人鬼不一的屋子里面守候着,我们能去哪里?要怨,怨的也是你没用。要怨,更怨你没把我们女儿一开始就带到这里来。”

“你小声点,孩子还不知道你就是她妈呢。”

柳清儿的声音小了下来,压抑的痛苦哭泣,却在声声的控诉着柳清平的不对。

“你知道么,我有多想和你在一起。可是,我们守候在这里这么多年,一直没打听到那笔钱的下落。我不甘心,真的不甘心啊。明明就是有那笔钱的,要不那个男人怎么会在外面发展着势力的。别以为我真的不知道他的事儿,哼,隐瞒的了别人,可隐瞒不了我的眼睛。我在这里呆了这十多年,可不是白呆的。”

“行了,我让你小声点。我不说你了,唉,这些年,我是没用,苦了你了。只是希望你的脾气好一点。不管怎么说,那件事情……不是单小桔的错啊。你就公平一点吧,还有小雅,还是不要让她知道她的身份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