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13章
二婚难爱
hsrhhchi
3172
历史久远

以及,柳清儿断断续续的飘出的,“嗯,我知道的,。我们只要把那笔钱找到了,就能离开这个鬼地方……”

谁也不会知道,已故的柳嫂的丈夫,居然和她认的妹妹柳清儿有一腿。而且俩人的关系,并非表面上看见的那么简单。

十八岁的柳巧凤,正是上学的时刻。

看着她穿着一套崭新的衣服,拎着大学的课本要去上学,单小桔羡慕极了。

她因为家庭的原因,只念了大一,大二的时候成了秦子泽的老婆,便再也不曾上课。因为秦家,不需要一个上课的小媳妇儿。

虽然没上成,可单小桔一直对于大学有着特别的情怀。

此时看着柳巧凤欢快的要去上学,她难过的垂头。

她,也想要上学读完自己还没完成的学业……然,现在的情况和当初在秦家的情况,有什么区别呢?怔怔的,她黯然站在一边……

一双深沉的眼睛紧盯着她,有轮椅的声音慢慢地向她靠拢。而她,则一点也不知晓,就这样站在那儿一动不动。

“媳妇儿,老婆……”秦南亚弱弱的呼叫声音响起,轻轻的拽着她的裙子。

被他一拽,单小桔神识回归,她蹲下,看着秦南亚,“我推你去走走吧。”

这个院子,除了晚上的时候会关闭的严实的紧。其它的时候,全都是放开的。一路行来,到也静悄悄地,抛开那些黑色不谈,曾经的旧貌看起来到也有几分昔年的奢华。

住这里的这段时间,单小桔也知道,除了前院的人到来才会关闭她的房间,其它的时候,全是放松式的。而前院的人,也不会轻易地跑到这后院来。因为说是前后院儿,事实上也是间隔了一条街道的。且这后面又传说很是晦气……是以平时也不会有什么人来。

把秦南亚推到一处花园里,说这儿是花园,也不过是长了几片杂草而已。虽然是杂草,但比之后面杏园要顺眼多了。因为这里的草,还算是正常的颜色——青色的。

站在那儿,单小桔有些发呆。

秦南亚担忧的看着她,“老婆,你有心思,说来我听听,或许我能让小亚满足你的条件的呢。”

他憨直的笑着,一幅羞涩的样子。

原本惆怅的心,在听到这话后,单小桔突然间就有了想法,“是真的可以么?秦南亚,你说实话,你和小亚是什么关系?他真的可以满足你很多的条件吗?还有,他为什么会对你那么的好?”

要是秦南亚和安.思亚没有关系,单小桔是绝对不相信的。因为没有一个人会莫名其妙的为另外一个男人找女人,更不会隔三岔五的问候她。可要说安.思亚真的对自己好,为什么在把她许给秦南亚当老婆后,又要强上她……这种种的疑问,令她百思不得其解。

“老婆,你觉得小亚好看是不是?”秦南亚的眼神有些受伤,他失落的问她。

“呃,这个,我觉得你也好看啊。”

不敢看她,单小桔不确定,自己对安.思亚是什么样的感觉?他是她的第一个男人,可,他也是最无情的男人。

他可以在前一刻和她缠绵,在后一秒,又可以把她送给别的男人。

这样的男人,她……是恨多一点,还是……别的……没敢往深入想,单小桔怔怔的站在那儿。

眼神,更是闪躲不敢看国纯洁的眼睛,看着他,她不可避免的会想到当初自己在安.思亚身下的场景……

“我知道,所有女人在看见小亚时,都会喜欢小亚的。我看见他的时候,也喜欢他。那时候的他,一身的脏污,像流浪的小眯一样的。我救了他,把他当成小猫儿一样的喂养。想不到小亚一天天的健壮起来,最后却变成了现在的大帅哥。”

秦南亚说的不是很连贯,听的单小桔糊涂的紧。

看她这样,秦南亚挠头,“咳,我和小亚的关系,其实很简单的。他就是我,我就是他,我们就是这样的关系。”

单小桔瞠目,自己内心的猜测,突然间得到证实,她有种不能呼吸的感觉。

旋即,便很是气愤的瞪着秦南亚,“你既然是安.思亚,那为什么还要装成这个德性?你明明就是完好的,那为什么还要在我面前装的象个残疾人?”

秦南亚傻眼了,他无辜的眨巴着眼睛。看着她气的脸色通红,当场就急了。

“你误会了啦,我说的他是我,我是他,不是你想象的那个意思。我们说过的,他要做我,我要当他。他说他要把我想要的这一切,全都给我,而我,就单纯简单的活着就好。你不要乱想了,媳妇儿,你生气的样子……好可怕的。”

秦南亚的脖子也缩到了颈项里面,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更是惧意深深。

被他这样子逗乐了,单小桔缓了脸色,“你好好的和我说一下你和安.思亚的关系,我想听听,或许,你真能帮上我的忙也不一定呢。”想要上学的事情,唯有安.思亚才能帮的上忙的。

“哦,那个,好象是我这么大点的时候,有一天看见小亚全身是血的在外面睡着。我一时心软,就让人把他给捡了回来。并把他养活了,小亚看我一个人住在这儿很可怜,就陪了我好长一段时间。后来我让叔叔帮他换了个身份,让他去外面闯天下。再后来,小亚就成功了,他说他赚了不少的钱,要接我走。但是,我知道那帮人不能顺利的让我走的。他们要看着我死,所以没走,小亚,一直在为我想办法,他说他现在外面也有不少的仇人,要不,就把我接出去了……”

这一次,虽然还是表达的不算太清晰,可单小桔算是听出来了。感情是秦南亚把安.思亚捡回来养活了的,就因为如此,是以安.思亚对秦南亚才会当他是大哥一样的。

能有这一层救命的恩情在,也就难怪安.思亚会对秦南亚如此的好。

前后一思量,让秦南亚和安.思亚 说自己上学的事情,说不定真的能成。

她蹲下,很诚恳的看着秦南亚的眼睛,“秦南亚,你想不想让我开心?”

与这双纤尘不染的眼睛对上,单小桔有咱想逃跑的冲动。感觉,现在的自己就是大灰狼在对着小白兔诱哄人家……

“想让你开心的。”秦南亚长睫轻扫,他很诚恳的点头。

“那,我现在不开心,也不快乐,因为我不想一直闷在这里面。我想在外面有自己的生活,想要有所成就。”

秦南亚的眼睛迅速染上了一层水汽,他伤心的哽咽,“你也是在嫌弃我了么?媳妇儿,我们就呆在这里面不好吗?我觉得在这里面很好的,出去,那些人总会用怪怪的眼神看着我。还有,他们总会用很毒的话来攻击我,说我是怪物。”

阳光,在这时候突然间穿透树叶映在俩人握着的手上,单小桔看着秦南亚繃起的青筋,那些伤痕,在阳光下更是无所循形。看起来格外的恐怖,恶心。这样的他,也难怪会让人嫌弃了。

“不是,我的意思,是我想出去读书,或者是学一些一技之长,以后也能靠自己的双手养活自己的。”

秦南亚疑惑的看着她,最终,还是点点头,“嗯,媳妇儿想要高兴,想要去外面,那我就满足你。可是,可是……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情……”

说到这儿,秦南亚的大眼睛染上一层羞涩。

握着她的手也沁出了些许的汗液。这样的他,令单小桔有些诧异,内心,也格外的

下来。现在这年代,能象秦南亚这么爱羞涩,会紧张的男人,真的不多了。要不是因为关闭在这个半封闭的环境里面,只怕他还不会象今天这样保持着纯洁的心灵吧。

“说吧,只要我办的到的,我一定为你做到。”毕竟是自己求于他的,单小桔很爽快的就答应了下来。

抬头,秦南亚的眼睛更加的羞涩了。握着她的手,完全就湿湿的。

“是这样的……我看……我看以前柳嫂和……柳叔他们……都是晚上睡一起的。还有以前另外一对夫妇在这里面 工作,他们也是要睡在一起的。可是……可是,我们结婚这么久了,一直没一起睡过……我想……我想和你一起睡觉……”

瞪大眼睛,单小桔气的气儿也不顺了。还说这家伙是个纯洁的人,哪曾想却想着这样的事儿。

说出这话后秦南亚便一直悄悄地在打量着她,此时一看她变了脸,当场就吓的面色一白,“别,我只是觉得,人家都是夫妻,我们也是,为什么人家可以睡在一起,我不可以。我真的只是想和你一起睡一觉的,我想,抱着媳妇儿睡觉,会是种最幸福的事情吧。”

他脸上洋溢着幸福向往的神色,莫名的,就让人看着鼻子泛酸。

咬唇,单小桔犹豫了一下,“好,但是,只限于睡觉。”

秦南亚兴奋的笑着拍起了手掌,“哦也,太好了,想不到媳妇儿同意了呢。嘿嘿,媳妇,这样我们才能真的算是夫妻的吧。”

脸扭一边去,单小桔不去看他天真无邪的笑容,这笑容太过于干净,让她看着就不忍心欺骗他。

“嗯,睡在一起是算夫妻呢。”

“不过,你只能是搂着我睡一觉,别的,不能做的。”

她这一强调,却反而让秦南亚奇怪起来,“啊,给不成,抱在一起睡觉,还可以做别的事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