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14章
二婚难爱
hsrhhchi
3335
历史久远

他明亮的大眼睛里全是求解,把单小桔看的巨汗不已。天啊,她怎么这么蠢笨的,居然在这时候强调。原本秦南亚就是个纯洁的人,这会儿这么一强调不就是变相的和他解释,这夫妻间是有别的事儿的……

冷了脸,她异常严肃的纠正,“没有,再多问,我们的约定取消。”

被吓住,秦南亚乖乖闭嘴不敢说话。不过,他时不时的用眼睛悄悄地瞄她一眼,眉梢间全是幸福的笑容。

俩人在院子里散了会儿步,柳清儿便前来请示,庄园里有几个仆人因为受不了这里面的气氛,全都要离开。反正柳巧凤也来了,不如让她也留在这里面当仆人,至于别的人,再慢慢地找。

秦南亚拉着单小桔的手,“媳妇儿,这些事儿是你要做的,我懒的管呀。其实,这里面也没几个人,就你们几个就好了,要不是小亚非要留一些人在这里面,说什么增加人气用,我是真不想要的。媳妇儿,你觉得,我们是留几个仆人好?”

柳清儿没想到秦南亚把大权交给了单小桔,一时间有些不甘,她看一眼单小桔,“少爷,少夫人才来,这让她来管理这庄园,我怕有些老人是不服气的。厨房里面要留一个做饭的,洗衣的是要保留一个。我和清平,现在还有小雅,我们都要要留存在这儿。这说来也是有好些个人,象少夫人这样才来又没资厉的人,怎么管的了呀?”

她明着是在担心,其实是不想让文晓桔管着她呢。文晓桔哪有不明白这中间的事儿,她冷淡的接过话,“嗯,是这样的,秦文昊你就让柳清儿管理这里面的一切吧。你能劝说安爵亚让他答应我去上学,每天我就下课回来陪你吃饭就好。”

秦文昊原本是想执着的让文晓桔接手庄园的大小事情的,现在一听她这样说,到也不再多话。他不耐烦的挥挥手,“算了,算了,就这么着吧。”

柳清儿得令后,满意的弯了弯唇,便转身退了下去。

推秦文昊到屋子的路上,正好就在走廊里面看见手里拿着鸡腿的柳巧凤。

她初来的时候,就听说这庄园里面只有一位少爷的,一直对这位少爷是极感兴趣。可却没看见过人,今天一看轮椅上的人,当场眼神就鄙视起来。

再看到秦文昊露出在外面的手臂手,更是嫌恶的紧。

“这就是少爷呢。”

她鄙视的哼哼一声,转身,再度啃起自己的鸡腿来。

这么傲慢的态度,让文晓桔都觉得为难。拧了拧眉,她推着秦文昊继续往前面走。

只是,柳巧凤就是看她不顺眼,见她不声不响的要离开,手里的鸡骨头突然间就往她脸上砸去。

没提防她会有这样一着,文晓桔脸上挨了着实的一个。

秦文昊一看,当场就气愤地吼了起来,“你这个乡巴姥,怎么能这样欺负我媳妇儿!”

柳巧凤原本就是乡里来的娃,最忌讳的就是人家说她是乡下的妞。这会儿秦文昊这么一吼她,虽然明知道他是这庄园里面的主子,可也受不了。当场就气的瞪着秦文昊破口大骂起来,“你才是乡下妞,你全家都是乡下出来的。看看你这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比我们这种乡下来的妞还恼火呢。”

骂了秦文昊不自在,她又瞪着文晓桔,“还有你,看你这晦气样儿,难怪会把我妈给克死了去。也活该你配上这样一个鬼一样的男人。我看你们俩是天生一对的,这一生做对鬼夫鬼妻的,绝配的贱人命。”

文晓桔何其无辜,就这么平白无故的挨了骂。她生生的忍了,可秦文昊忍不下去呀,

“真是穿红配绿的,看着就丑的哭,你虽然是个人,却是和我媳妇儿完全不一个档次的。你看看你,又是大厚板鞋子,还一条绿裙子,偏偏要配上一件红衣服,啧啧,极品了呢。我想到了一种动物,红头绿皮的叫什么来着?青蛙还是哈蟆来着?”

秦文昊笑吟吟的歪着头问文晓桔,把文晓桔问的瞪大眼睛。这个,想不到秦文昊还是个腹黑的主儿呢,这会儿把人一好好的姑娘比做青蛙蛤蟆,这不得气死去。

果然,柳巧凤气坏了,跺脚,她气愤的扭过身就跑了。才从乡里来的姑娘家,确实不会搭配,她样子也不是太差的,可就是衣着打扮太俗气。秦文昊还捡人家的短处说,如此一来,足以让柳巧凤喝二壶的。

“媳妇儿,你以后没必要忍受这种蛮横的女人的。我以前也是忍受那些仆人对我的欺凌,因为我想人心都是肉长的,我对他们她,他们也会对我好的。可是,事实上不是这样的。有的人,你再怎么对她们好,他也只把你当成一根葱一样的对待。那些人对我可凶了,有时候饭也不给我吃饱……最后小亚给了她们一通教训后,那些人就全都老实了。从那以后我知道了,人不能太温和,你应该还嘴的时候,就一定要还嘴,要强势的时候,就得强。媳妇儿,你别象我以前那样呀……”

单小桔看着秦南亚渌渌的殷切的眼睛,不自禁的便开心的笑着点头,“嗯,不会的,再说了,不是还有你会保护我么。呵呵……”

秦南亚握着她手,突然间顽皮的在她手背上亲了一个,“媳妇儿,你真是又傻又天真,不过,我喜欢。”

单小桔被亲过的地方,就如有电流划过一般,烧的她俏脸彤红。此时的她,完全不知所措,表现的,象人初谈恋爱的女人一般。

“媳妇儿,你是不是想学东西呀?要真的这样,我和小亚说吧。他这人外面冷,内里,不会冷的。”

秦南亚犹豫着问出这样一个问题。单小桔抬头“啊?”自己表现的有这么明显的?她那天,只是看着柳巧凤去上学,有那么一点点的羡慕。但是,并没有对谁说过啊。这个秦南亚,他能不能不要这么敏感的!

“我是想去,只是,我去外面学东西了,你怎么办?没有人陪你怎么办?”单小桔垂头难过的轻问。

秦南亚摸着她的长发呵呵的笑,“没事的啊,我不会有事呢。以前你没来的时候,我一样是一个人。再说了,你去外面学东西,也可以晚上回来的啊。只是,媳妇儿,我想和你一起要个娃。”

秦南亚说到这,声音如蚊蚋一般。听的单小桔鼻子泛酸,她内心,有着强烈的不安,也有着,深深的愧疚。不是嫌弃秦南亚,而是……自觉自己不干净了,对不起这个面残,却有着一颗如水晶般剔透的男人。

秦南亚问出这话后,一直在惴惴的等待着单小桔的回答。可是,他等来的,只是单小桔无语的沉默。

原本焦急,充满希望的眼瞳,迅速的黯淡下去。他象是做错了事情的小家伙一样,急仓惶的按着轮椅往后面走。

“我……你当我没提过,我,我就知道会是这样的,没有人喜欢我,没有……”这近乎于呜咽的自怨声,听的单小桔更加难过。

张了好几次嘴,想要解释,说自己不是这个意思。可,喉咙象有鱼刺在梗一般,怎么也张不了嘴。

当天晚上,单小桔在屋里闷头看小说。在这幢阴森森的院子里面,她最大的爱好,便是看看小说。

门外传来一阵喇叭嚣张的鸣叫,单小桔心里咯噔了一下。要知道,能如此大张旗鼓进来的男人,除了那个叫安.思亚的嚣张的家伙,不会有别人。

一想到安.思亚,单小桔的心都在颤抖。

她现在,越来越惧怕安.思亚,尤其是杏园事件后,她更是惧到了极点。

静不下心再看书,单小桔赶紧起身。她象只没头苍蝇一样,在屋里走来走去。

“少爷呢?”安.思亚冰冷的问话。

“自从下午和单小桔小姐说过话后,秦南亚少爷一直把自己关在屋里。”柳清平清淡的,不卑不吭的回答。

“哦?”安.思亚拖长的音调,听的单小桔内心更加慌乱。

她突然间意识到,自己,似乎……又做错了什么事情。以至于,会触犯了安.思亚的底线。

还在惴惴着呢,门砰的一声被人踹开。

安.思亚俊逸,却透着杀气的脸呈现在面前。单小桔吓的不断的后退,她慌乱的摆手,“我,我,我们没说什么的……”

只是,她越是解释,安.思亚的杀气,便越是浓重一些。

看着安.思亚一步步的逼近,单小桔退到了墙角的地方。

无路可退,她惶惑的看着这个近在咫尺的男人。“不……”

安.思亚伸手揪过她,左手二指抬高她下巴,湛蓝的眸划过一丝淡讽。“单小桔,别以为南亚配不上你,我告诉你,他比谁都更纯洁,也比谁都好。他是我最想要保护的人,也是你……得罪不起的人。明天晚上,我要看见你主动和他在一起。别让我再听到丝毫有关于你和南亚不好的负面消息。”

颈项被越收越紧,单小桔觉得自己的氧气都要被挤干净了。

在她快要窒息昏迷过去时,安.思亚松开她脖劲,狠狠地吻住她。

“呜……”单小桔痛苦的哼哧出声。双手条件反射的要反抗。

“放开我……安.思亚,你不能乱来。我现在和秦南亚结婚了,我们不能再做别的事情。”天啊,这个男人是疯了么。明明是他把她指给了秦南亚的。可是,为什么他还要一次次的羞辱,强行索要她。

“结婚?你和南亚结婚我也照样要你。因为,你这种女人只配做玩物。”

话落,嘴再次被堵塞住,令单小桔难过的想吐。

“安.思亚,我恨你,恨你……”

一双充满着仇恨的眼睛,在门口紧紧的盯着俩人。

单小桔透过泪眼看着门外那道仇恨的眼睛,她有瞬间的失神。

而门口的柳巧凤,却冲她比起了手指,往下……嘴巴翕动,“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