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15章
二婚难爱
hsrhhchi
2847
历史久远

这二个字,就如安.思亚带给她的痛一样,狠狠地戳中了她的心脏。这个男人,一点也不顾忌外面还有别的人的存在,就这样狠狠地,肆无忌惮的索要着她。

“贱人,记住,你还不配有我的孩子。就算有了,也只能有一个结局,那就是流掉。你最好是祝祷,不要怀上我的种。”安.思亚狂肆的,透着兴灾乐祸的声音在耳绊响起。

头皮松开,单小桔软软的倒在地上。女人轻轻的哽咽声音,伴着窗外呜咽的风声,给这个夜晚,增添了无尽的愁绪。

全身象是散了架一般,酸痛,却又乏力的紧。

搂紧自己,蜷缩成一团。单小桔独自流泪到天明。她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为什么会得罪安.思亚这个男人。这所有的一切,令她不解。却也,让她滋生了,想要逃走的念头。

逃跑,闪开他的纠缠。这念头一旦滋生,便如心魔在疯狂的滋长,想要扼杀下去,却怎么也阻止不了。

抹掉眼泪,此时的她,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逃离这幢鬼屋,逃离安.思亚这个魔鬼。

在她打开门的瞬间,对面的楼上,一双鹰隼般的锐眸嘲讽的盯着她。可她,却只顾着要逃离,压根儿就注意不到这些。

黑漆漆的夜晚,没有人声。

路灯惨淡的光芒映在路上,把树木的影子拖的很长。

单小桔急不择路的往外面跑,很顺利的,这个时候,居然没有人。

看来,出路,就在面前。

门打开的瞬间,发出吱嘎的声音。在这样清冷的夜晚,这声音,太过于明显。

单小桔狠捏了把汗,好在,一切有惊无险。

她惶惶的逃出鬼屋,一个人在寒风中不断的奔跑,麻木的脑子里面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跑的越远,距离自由就更多一分。

跑累了,乏了,她扶着路边的树大口的喘息。

身后,有汽车突突的声音。

当车停在面前,车窗摇下,露出那张邪魅的面孔时,单小桔倒抽了口凉气。

象是见鬼了一样,她气愤的摇头嚷嚷,“安.思亚,你早就知道我会这样是不是?你明知道我跑不掉的,对不对?”

安.思亚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容,他狭长的桃花眸落在她赤着的足上。跑太多路,单小桔的赤足,血泡都被磨穿了。此时血混合着沙土,在车灯的辉映下,那红与黑,很是夺目。

“女人上车!”安.思亚冷冷的命令。

“不,我不上去,我不要再回去。我也不要再面对你,我不管你和秦家有什么仇恨,我也不管你对我是什么样的看法。我只想离开你,安.思亚你这个恶魔,你不是人,你就是头畜牲,我恨你,非常的恨你。我哪里有得罪你,至于让你这么对我?反正你也只想让我死,折磨的我死,我现在就把这条命给你。你把我命拿走吧,安.思亚,我不活了,呜……”

绝望的人生,令单小桔说出一堆的沮丧话来。

车里的男人,只是静静的听着。在单小桔发泄完后,他推开车门,一步步往她走来。

他高大的身影被路灯拉长,在路上留下一抹浓重的阴影。此时的他,整个人看起来就如一座大山一般,给了单小桔更加剧烈的压抑感。

安.思亚每向前走一步,她便往后缩一下。似乎,这样才能减少他对自己的伤害。

“单小桔,从你出生起,这一切就是注定的。你注定……要还债……”安.思亚没有感情的声音,透着彻骨的凉。

“不,不是这样的,你胡说,你不差钱的。我哪里会欠了你的债,不是这样的,不是……”

安.思亚的蓝眸,在灯光下显得幽冷极了,他盯着单小桔,眼底深处划过一丝轻蔑,“走吧,别让我亲自来抓你。记住,这一切是你的错。”

这一次出逃,以失败告终。

被抓回来的这天晚上,单小桔便病倒发高烧。

高烧中的她,做了一个古怪的梦。

爸爸跪在她面前,捧着她小小的脑袋亲着她的发丝。

“宝贝,对不起,爸爸做错了,我做错了。我不应该,不应该的……对不起,爸爸受不了,受不了……”

当她跟着撵出去,却看见爸爸象是中了魔一样的,往车潮中快速的走去。

砰……

高大的父亲,就如抛物线一般,被抛到了高空,再划了个弧度。

那一刻,她看见的,就是父亲解脱的笑容。

而小小年纪的她,却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爸爸……爸爸……不要,不要啊……”单小桔从睡梦中尖叫清醒过来。

却看见一道身影快速的往门外闪去。

单小桔惊魂未定。

刚才梦中的一切,是……当年,她四岁时发生的一幕。

那一次,父亲和她相处了几天,带她吃好吃的,好玩的。一直用温柔的,溺爱的眼神看着她。

晚上睡觉时,甚至于还搂着她,一声声的哄她入眠。“宝贝,我的好宝贝,睡吧,睡吧。爸爸会看着你长大的,一直看着你长大……”

那时候,她太小,只觉得有爸爸的疼爱,好幸福,好舒服的。可是,三天后,爸爸嚼着泪和她交待一番,便冲向了车潮。

而她,在尖叫后,便永远失却了这段记忆。没曾想,在被折磨,并被虐待高烧后,她却奇迹般的想起了这一段往事。

全身的冷汗,在提醒着她,这一切,不是梦。

“爸爸……你做了什么?”单小桔轻声呢喃自问。

她突然间想到了一个问题,安.思亚没来由的恨,会不会是父亲促死的原因?

因为,父亲说他对不起人,他对不起谁?他做过什么,是什么样的愧疚,会让一个男人抛下自己年幼的孩子?

眼泪,莫名的从脸上滑落,单小桔只觉得,自己的人生如此悲哀。

如果,这一切是父亲犯下的罪,那么她应该来背负么?不,不应该的。这一切,不是她的错,凭什么要她来背负?

一个人惆怅流泪,直到,屋外有轮椅声传来。

“媳妇儿,媳妇儿,我听小亚说,他要让我们搬离这个地方。说这个地方不好,他,他想要换个环境,让我和你,一起生一堆的孩子。呵呵……”

秦南亚开心的笑着入屋,在看见单小桔慌乱的揩拭眼泪时,笑容瞬间凝固。

他快速的摇动轮椅来到单小桔面前,“媳妇儿,你,你怎么了?”

“没,没什么,就是砂子不小心入了眼睛。哦对了,你刚才说,我们要搬离这个地方?为什么啊?你要是搬走了,那以后秦家人会不会找你?”

秦南亚不回答她,只盯着她红彤彤的眼睛怒火中烧。

“媳妇,你说,是不是有人又欺负你了?要是这样,我打死他们去,我不要你受到伤害,你是我媳妇儿,我要保护你,我是个男人,会保护好你的。”

看秦南亚怒火中烧的样子,单小桔反而不敢吱声了。她不敢破坏秦南亚和安.思亚的感情,或许,说了安.思亚也会有应对的方法的。

“没,我就是想我爸爸了。”单小桔垂头闪躲这个话题,却错过了秦南亚在听到她说爸爸这词时的狰狞……

屋里陷入了沉默当中,过了好一会儿,单小桔才抬头,“秦南亚,我想喝……”对上秦南亚的眼神时,单小桔一下子闭嘴不语。

为什么,这会儿的秦南亚,给人的感觉是如此的……让你惧怕。也是如此的,让人不敢靠近?

他瞪圆了的眼睛,还有捏紧的拳头。所有的一切,都在显示他很生气,相当的生气。

倒抽了口气,单小桔傻傻的看着他。

“哦,你要什么?”秦南亚在这时仿佛才回过神来,他一脸微笑的看着面前的女子,再度恢复了之前那个温和,善良的秦南亚。

单小桔松了口气,有种惊魂未定的感觉。

“秦南亚,刚才,你的样子看起来好可怕的。我感觉,你就象有什么心事一样。南亚,有什么难过的事儿,你可以和我说的,不用一直憋在内心。这样会憋坏的,我想,有个人倾诉,比闷在内心的好。”

秦南亚微僵了一下,突然间眼神定定的看着她。

“单小桔,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你,愿意当我的新娘子吗?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或者说,你愿意和我一起……生个孩子吗?如果你不愿意,我会放你离开这里。至于小亚那边,我可以去说。”

向来温雅的秦南亚,在这一记,眼神无比的坚定,也透着,让人透不过气来的凝重。

大家都在看
沉香屑
沉香屑
豪取强夺 婆媳 腹黑 架空 深情 民国文 宠文 沉香 强势
奢望
奢望
甜文 豪取强夺 高干 错爱 婚恋 现言 强势 豪门 无线基金大赛
暖暖日常
暖暖日常
治愈 温馨 萌宠 甜文 深情 婚恋 浪漫 宠文 暖文 婚后
女配是知青
女配是知青
军嫂 女配 萌宠 军婚 空间 豪取强夺 腹黑 婚恋 种田 HE 现言
军嫂重生之睡定兵哥哥
军嫂重生之睡定兵哥
治愈 重生 军婚 甜文 高干 婚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