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19章
二婚难爱
hsrhhchi
3308
历史久远

手被秦南亚撑开,二人十指相连。

秦南亚满意的喟然长叹,“老婆……这就是变成男人的感觉么?真好呀。”

这一声轻叹,听的单小桔的心都颤了。她伸手,主动搂着这个名义上的丈夫。

“嗯,这就是变成男人的感觉。”

秦南亚呵呵的笑。单小桔闭上眼睛,努力不让自己去面对这张丑陋的脸。

“媳妇,睡觉吧。以后,我们会生出一堆的宝宝的吧。呵呵……”

就算是睡觉,秦南亚也一直把单小桔搂在怀里。

想不到平时坐在轮椅上的他,睡在一起时,却给了单小桔最安全的感觉。

“老婆,晚安。”临睡前,秦南亚还温柔的亲着她,轻声道晚安。

或许,这样的婚姻,也不算太坏。单小桔轻轻的,舒心的笑了。

婚后的日子,就如单小桔期待的那样,并不算太坏。

新婚燕尔的俩个人,平时就是这样淡然的相处。

庄园里的仆人们,把她们的必须品送来后,便会消失不见。

花园,还有庄园里的农场,全都有仆人定时来打理。但一旦打理完后,人就会消失不见。就算是柳清平等人,单小桔也极少看见。

这样的空间,也就给了单小桔和秦南亚俩人独立的相处。

最开始单小桔还不明白,事后也就想通了。

秦南亚的腿,虽然也勉强能走路,可是,终归是受过伤的。是以不能走太多的路。

这样的他,若是带着自己去度蜜月,只会让他的自尊心受到伤害的。

由这样的小事,也能看出,安.思亚对秦南亚,有多照顾。

有一点也令单小桔很欣慰,自从她和秦南亚洞房花烛夜后,安.思亚便再也不曾来找过她。

曾经安.思亚带给她的阴影,也在慢慢地消失。

虽然屋子里面还是黑色调,可单小桔的心情,却明媚了不少。

有了她的相伴,秦南亚的情绪,也很显然的提高了不少。不过,虽然是俩人世界,可单小桔和秦南亚相处的时间,并不算太多。

因为他要做康健,每天上午下午,都会有专门的特别教练来接送他去做康健锻炼。

就因为如此,是以现在的秦南亚 ,也就有了大把的时间独自相处。

做完最后一道菜,单小桔抬头看看时间,应该是秦南亚回家的时候。每天这个时间段,秦南亚都会从外面准时回来,俩人一起吃饭。

饭后喝茶,吃点心。洗澡,睡觉……做一些心跳加速的事儿。

一想起这些,单小桔的脸腾的就烧红了。

“叮噹,叮噹……”门铃在这时候响起。

单小桔赶紧把手里的锅铲扔掉,快速的去开门。

“南亚,你回来了吗?”

打开门的瞬间,单小桔脸上的笑容凝结,看着门外那张邪肆的,英俊的脸,单小桔吓的蹭的就要关门。

“单小桔,看见老情人,你就是这样对我的,嗯?”

安.思亚一身的酒气,站在门口,任单小桔怎么用力,那门也关不了。

“出去,秦南亚一会儿就要回来,我不想让他受到伤害,请你……现在就滚出去。”

安.思亚不滚反倒是趋前一步,一把拽住单小桔往屋里拖。

“女人,给我倒水,我要喝水。”

“安.思亚,我结婚了,结婚了,请你不要再来打扰我的生活,拜托我现在是有夫之妇。我不想,让秦南亚痛苦,求你,不要再来sao扰我好不好?”单小桔慌乱的哀求,眼神时不时的扫一眼门外。

她真的好怕,怕秦南亚回来。

安.思亚阴沉的眼落在她身上,沉默了好一会儿,这才冷冷的把她往怀里拽拉,“你说,你是不是爱上秦南亚了?我要听……实话?”

鼻音很重,无形中带来的压力,让单小桔打了个颤。爱?她有爱秦南亚?

不,第一时间,她就否定了这一想法。怎么可能爱上秦南亚?

“我想你误会了,对于我这样的女人来说,没有资格说爱。所以你问的问题,我拒绝回答。我……只当这是一场交易,三年的,我会离开。平静的离开。”

她很冷静的回答完,要挣脱安.思亚的箍紧。可,身体却在瞬间一轻。

脑子晕乎的,咚的一声就被扔到了不远处那张黑色的沙发上。

“啊……”

咋然被扔在沙发,单小桔只觉得脑子阵阵的犯晕。原本她就有为恐高症状,这会儿被这么剧烈的砸下去,脑子更加的犯晕……

“单小桔,记住,你不止是秦南亚的女人,也是……我安.思亚的女人。你的第一个男人,是我,是我安.思亚……看来,是好久没在你身上铬下印记,所以你都忘记了我的存在。今天,我再让你恢复这种记忆。”

单小桔蹭的跳下沙发,想要逃离这只凶狠的恶狼。

然,只是瞬间。

“跑,跑啊,单小桔,你不是有能,再跑啊,嗯!”

“安.思亚,你放开我,放开我,你这个恶魔,为什么还要来骚扰我,为什么?秦南亚,救我,救我啊。”

伏在她身上的身体僵了一下,安.思亚嘶哑着嗓音质问,“你叫谁?你叫了谁的名字?”

“秦南亚,救我,救救我……”

被吓坏了的单小桔,此时只知道还有一个男人叫秦南亚,也只知道,那个叫秦南亚的男人可以保护她,可以救她。不知不觉的,她已经把秦南亚当成了自己的救命稻草。 在无形中,对那个她名义上的丈夫,有了更多的依赖。

身体被放开,脚步声慢慢地离去。直到,大门传来砰的一声。

啜泣了好久,单小桔才确定,自己是真的得到了解放。也就是说,她,获得了自由。穿衣服的时候,她甚至于对安.思亚能及时的放手,有了些许的感激。

惴惴的,在屋里等着秦南亚的回归。可,令她奇怪的是,向来不会不归的秦南亚,在这天晚上,居然不曾回来。

第二天一大早,秦南亚是被送文叔送回来的。

“少奶奶,秦南亚少爷昨天心情不好,喝了一个晚上的酒,这会儿麻烦你照顾他了。”文叔把人扶到床上后,如此郑重的交待着单小桔。

他看向单小桔的眼神,有些许的复杂,令人……看不懂。自从和秦南亚等人接触后,单小桔都习惯了这些人看自己的古怪眼神。是以她只是点点头。转身,去打水为秦南亚洗脸。

才一个晚上的时间,这个男人,居然就憔悴成这样。也不知道他怎么会想到了喝酒的。

内心对于秦南亚的爱惜,令她很尽心的照顾着他。

睡梦中的秦南亚,似乎一直在做着恶梦。

他不断的翻身,偶尔还痛苦的叫唤二声。

那眉尖儿,一直蹙在一团的。这样的他,让单小桔更加的难过。

她俯身,搂着他脑袋,把脸儿贴在他脸上,“南亚,我和你,注定了是一对苦命鸳鸯。我们都有着不堪的过去,让我们试着在一起,一起共度这些难关好不好?”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细语安抚了不安的人,身下原本躁动的男人。慢慢地平静下来,他紧握着单小桔的手,就这样睡死了过去。

想要抽身走开,但是手,却被他一直紧握着,没辙,单小桔只能把鞋子踢掉,一并上了床,和秦南亚一起偎依着睡觉。

昨天晚上被安.思亚那么一闹腾,此时的她,更有困乏的紧。挨着秦南亚,感觉很安宁,也极有安全感。

她们彼此缠绕着,就这样睡的沉沉的。

秦南亚醒来,只觉得全身都被树腾缠绕着似的。

低头,看着那个睡的红扑扑的小女人,他那阗黑的眸划过一丝温情。

手指,轻轻的着她散乱的发,看着她睡的象个孩子……睡梦中的单小桔,表情安静,五官甜美。那张饱满的,和他接过无数次吻的小嘴儿,此时正俏皮的跷起漂亮的弧度。

秦南亚的笑容,更加的温柔似水。他慢慢地倾身……想要亲这嘴美妙的小嘴儿。

越是凑近,属于她的芳香的,可口的气息便越是浓郁。真想,在这一个美妙的早晨把她吞吃入腹。

可,在看见她身上的抓痕时,秦南亚的眸色倏尔沉凝。

他辟手揪住单小桔的衣领,一把扯开她薄薄的睡衣。

“说,这是什么?说,这是怎么回事?”

才从睡梦中醒来的单小桔,还处于迷糊的状态中。她眨大无辜的大眼睛看着怒火冲天的秦南亚,顺着他视线,低头,看向自己。这一看,便看见了那道明显的抓痕!!

洁白的肌肤上,一条被人抓过的痕迹,是如此的明显。也是,如此的触目惊心。

“南亚你听我解释,我,我并没有乱来的……”看着那伤痕,单小桔瞬间明白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但是,这会儿的秦南亚,显然是受了刺激的。他使劲地揪着单小桔的衣领,把她勒的气也不能喘。

“我说过什么,单小桔,你说,我说过什么?我说过的,你要当我的女人,那就得好好的,守着本份的当。可是你,你还是嫌弃我,你也和他们那些人一样的,蒙我,给我戴绿帽子。单小桔,你这个贱人,你去死,去死啊。”

冰冷的手使劲地掐着她的颈项,单小桔看着那张瞪大眼睛的狰狞的面孔,只觉得世界的一切,都停止了转动。这一场无妾之灾,来的如此的迅猛。

也令她,无法预防。

生命,并没有因此而终结,再一次醒来时,却对上了秦南亚歉疚的眼睛。

“小桔,对不起,对不起,小亚和我说了,他说,是他误会了你,然后对你用了粗。我把他打了一顿,小亚不听话,一点也不乖,我,我,我真的不知道是这样的。”

单小桔全身无力的躺在床上,对于秦南亚所说的一切,似乎没听进去,也似乎,反应不过来。

此时的她,脑子一片的空白。她觉得,自己好悲哀,好可怜。为什么要受这样的无妄之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