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19章
小妾难为
阿酒是个菇凉
2066
历史久远

第十九章

竹松堂内,宋员外端坐在堂上,宋祁在他左手边的位子,沈氏挨着宋祁坐着,宋璟进了门,行了礼。

“坐吧。”宋员外摆了摆手,“自己家人用不着那么些虚礼。”

宋璟坐下跟宋祁点了点头,才开口道,“不知道找儿子过来有什么事?”

宋员外闻言看了眼坐在一旁的沈氏,沈氏笑了笑,朝着宋璟道,“阿璟如今也满二十了,母亲早逝,宋家又没个可以做主的女人,你的婚事自然由嫂子操心一些了。”

沈氏说着从一旁的桌子上拿起几张名帖,“这几个都是城里家世清白的好女子。我已经找了媒人合过八字,都和阿璟的八字极为相合。”

宋璟眉峰皱起,嗓音淡然而清晰地回答,“多谢大嫂的好意。我的事情就不麻烦大嫂操心了。如今我身边已经有了崔姨娘,而且我身体尚未完全康复,娶妻之事还是过一阵再说吧。”

“如今你院子里连个当家做主的人都没有,这怎么像话,以我的意思”

沈氏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宋璟出言打断了,他漫不经心开腔,“大哥大嫂成亲已有三年了,什么时候给我生个小侄子玩玩?”

话音落下,沈氏的脸色一僵,半晌没开口。

宋祁淡淡的看了眼身旁的女人,几不可查的叹了口气,他朝着宋璟开口道,“阿璟,你嫂子这件事说的还有几分道理,你也老大不小了,成天跟个姨娘厮混像什么话,尽早娶个正妻是正经的。”

宋璟闻言看了宋祁一眼,抿唇道,“娶妻乃是结两姓之好,若是娶个不喜欢的,就不是姻缘而是孽缘了。”

他这话语气很寻常,但是沈氏却脸色更不好看了,她突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父亲,儿媳身子不适,先回去了。”

“去吧。”宋员外摆了摆手。

沈氏离开后,厅内只剩下宋家三父子,宋员外没好气的看了眼身旁的小儿子,“你做什么说些不高兴地事情刺激你大嫂。”

“爹,我说这话确实是我心中所想,并没有其他意思。”宋璟朝宋员外笑了笑,一副无辜的模样。

“你也别总跟她作对,咱们宋家欠沈家很多,当年的事若不是玉莹父亲,你小子恐怕早就不知道在哪里了。”宋员外说着瞪了他一眼。

“我知道我欠她们家的,所以这些年不管沈玉莹做什么我都让着她,可是她现在越来越不可理喻,已经不止一次将手伸到我的房中了。”宋璟说着看了一直没说话的宋祁一眼,“大哥,抱歉,当年若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

宋祁没说什么,只一双眸子格外黯淡。他从椅子上站起来,温凉的嗓音没什么情绪波动,“我还有事要处理。”

宋璟看着宋祁的背影离去,心头堵得厉害。

若不是他年少任性,他大哥就不会为了他娶了沈氏,他前些年并不知道宋家和沈家的纠葛,是以当时沈玉莹向她表明心迹的时候他想也不想的就拒绝了。

可是这件事被大哥知道了,他便替自己娶了沈玉莹。

当年沈玉莹的父亲临死前将她托付给宋员外,宋员外感念沈家的情谊,答应过她父亲,将来沈家之子必娶沈玉莹为妻。

其实当初宋员外还是比较看好沈玉莹嫁给宋璟的,毕竟他们年纪相当,而且沈玉莹对宋璟一直隐隐的有些情意。

没想到宋璟对沈玉莹却并没好感,宋员外也不舍得让小儿子不开心,便想作罢,想着用另外的办法报答老友的女儿。

可宋祁这个时候主动站出来说愿意娶沈玉莹为妻。

宋员外想了想,觉得这样也好,便也点头同意了。

原本以为会是桩好姻缘,却不想这两人之间一日比一日冷淡,最后连一向不管他们事情的宋员外都察觉到不对劲了。

要说他们之间最大的问题还是宋祁那个小妾,当年那小妾进门没多久就因为一个错误被沈玉莹下令活活打死了。

后来查出来那小妾已经有三个月身孕了。

宋祁为此大怒,从此以后再也没在沈玉莹院子里留宿过,两人的夫妻关系也名存实亡。

宋员外长长的叹了口气,他一辈子就这么两个儿子,一个比一个让人操心。大儿子娶妻了,可是成婚多年连个孙子也没给他生出来。二儿子老大不小的却连个妻子都没有,成天和个小妾厮混在一起。

他们宋家到了这一代莫不成子嗣又要艰难起来了吗?

沈氏从竹松堂出来脸色就极为难看,回到院子里,直接遣退了所有的丫鬟,狠狠地砸了一屋子的东西。

她觉得自己都要疯了,不管是宋璟那似有若无的讥笑还是宋祁越来越冷淡的态度,都让她极为崩溃。

她不懂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明明小时候一切都好的,他们两个还是很喜欢跟她一起玩耍,可是这几年一切都变了。

梅儿在门口听着屋里面的动静,足足等了半个时辰摔东西的声音才逐渐消失,她叹了口气,伸手轻轻扣了扣门。

“夫人。”

等了有一会里面才想起沈玉莹冷冰冰的声音,“进来。”

梅儿推开门,映入眼帘的便是摔得粉碎的一个听风瓶,她找了个地方落脚,轻手轻脚的绕到了沈玉莹面前,“夫人,您吩咐的事情奴婢已经查出来了。”

沈氏此刻气也消了不少,她正靠在桌边,一只手支着头不断地按揉自己的太阳穴,听了梅儿的话这才慢慢睁开眼睛。

“你说。”

梅儿犹豫了一下,还是一五一十的将事情的经过都讲了一遍,沈氏的脸色在这半个时辰内几度变化,最后归于平静。

梅儿说完话就垂着头不开口了,沈氏冷冷一笑,“原来不是他们宋家救了我的命,而是他们宋家害了我们沈家。”

她终于明白这些年不懂得地方了,怪不得她自从在这里住下来,除了宋璟之外,宋家的人对她都是异常的客气,客气到了她更像是这个家的主人。

原来不过是因为愧疚罢了。

她一直以为宋璟不爱她,至少宋祁对她还有几分感情,若非如此当年他也不可能亲自求娶她。

现在想来还真是笑话。

愧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