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2章
重生之太后不良
小五夜
3294
2017-05-20 13:35

另一边的肖氏虽摔的凄惨,发髻歪在一边,新裙子也破了,可水灵灵的眼睛仍一眨一眨的向宋威递着秋波,愈发的楚楚可怜。

宋威一见,骨头都酥了,连忙亲自弯腰去扶,口中还不住道:“玉清受苦了。”

宋夫人呆呆扑在地上,泪水将脸上的脂粉冲出一道一道的白痕。

“娘,别哭了,快起来吧。”宋辰星看的心都揪成一团,强咬牙关,把宋夫人连拉带拽的扶起来。

宋威这才看见自己大女儿,“星儿啊,你病好了?你母亲还跑来吵闹,说你病的不轻呢,好了就快去休息吧,过几日就要入宫了,做好准备,别让为父失望啊!”

宋辰星冷冷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低头为母亲理顺裙装。

肖姨娘见状,美目一转,柔声道:“这大小姐好似没看见老爷一般呢。莫非伤寒病把眼睛病花了?”

宋威闻言,脸色不虞,大声道:“星儿,这是你见到为父的态度吗?毫无礼仪,损我宋家家风。”

宋辰星仔仔细细把母亲脸上泪水擦净了,方回头看着宋威。

“父亲莫要弄错了,过几日女儿就要入宫,无论是为奴为婢,都是天家的人,以后我们之间,便是君臣之别,如今女儿不过提前适应罢了!你大可不必如此小题大做!”

宋威一滞,刚要大骂,转念一想,又觉得确是如此,强忍怒气,冷哼了一声。

“还有你!”宋辰星转头对低头窃笑的肖姨娘,“不过是个奴婢,也敢在此插嘴,我宋家家风可不是如此的。你最好求老天爷莫让我在宫中得势,否则我得势那一天,便是你被挫骨扬灰那天。”

肖姨娘脸色迅速灰白下来,她连忙抓住宋威的袖子,带着哭腔喊道:“老爷,大小姐这是……这是怎么了,妾身从未对大小姐无礼,为何她如此憎恶妾身。妾身真是太委屈不过了。”

“勿怕勿怕,星儿不过说笑呢,”宋威狠瞪了宋辰星一眼,低头安抚肖姨娘。“星儿还不快给肖姨娘道不是,你一个女儿家家,从何处学来这般恶毒言语。不像话!”

宋辰星瞟了肖姨娘一眼,低声笑道:“是,是辰星逾越了,我说的可是玩笑话,肖姨娘可记住了?”

说完,便扶着宋夫人回房。

肖姨娘被宋辰星看的脊背一寒,忙小声问宋威道:“老爷,这大小姐入宫,若是得了宠,不管家里了怎么办?小远还盼着日后能得姐姐帮衬呢。”

“你瞎想什么呢,我是她爹,她如何敢忘本,一个不孝就足以让她受人唾骂了。小远还小呢,我宋家人丁还是单薄了些,只小远一个男丁,玉清你可还要再为我添上几个。”

肖姨娘娇羞的低下头,带粉,柔声道:“那是妾身的福分。”

宋夫人被扶回宋辰星闺房,坐在软榻上,久久说不出来话。

宋辰星帮她揉手掌,掐人中都无用,还是云冉端来之前放在小几上的温粥,给宋夫人灌了几口下去,她才缓缓回过气来。宋夫人低头看了还半蹲在她身前的女儿,悲从中来。哭嚷道:“星儿,娘没用啊,护不得你……”

“娘,您别难过了,如今这家中,已容不下我,入宫或许是另一条路。”宋辰星打落牙齿往肚里咽,心口淌着血,还要安慰自己母亲。“娘,我入了宫,您和小妹千万要保重。父亲是个不醒事的,那肖氏阴险狠毒。与其在这宋府苦苦支撑,不如找个庵房,静心修养。等、等女儿、发达了,再让您过上好日子。”一句话,被泪水噎断成几句。

宋辰星心里的怨气和无奈反复翻腾,搅得她腹痛的几乎站立不住。

云冉连忙让丫鬟送上大夫开的汤药,服侍宋辰星睡下。

等宋夫人和云冉都退出房外后,宋辰星默默蜷成一团。老天爷,您大慈大悲,让我重生回来,是为了什么?是为了让我重活一次吗?还是,要让我,沿着过去的路,一步一步的颠覆?无论是哪一种,我,宋辰星,都不会再放弃、不会再随你摆布了!我绝不让自己再堕入那般苦难的境地!

过了一日,圣旨果然下来了。宋辰星和这批选秀秀女一同入宫,并入红衫秀女。这是个大喜事,宋威痛饮一场,喝的敏酊大醉。

大夏朝选秀为五年一选。只有家世清白的官家女子才能参选,且需年满十五周岁。宋辰星不过虚岁十五,按规矩是不能参选的,可如若再过五年,她的年纪又太大,不能够参选了。

宋威唯恐她不能入宫,花大价钱托了肖姨娘的表哥,将宋辰星的画像递到了睿文帝的龙案上。睿文帝是个贪爱美人的,便御笔一批,将宋辰星圈入了待选秀女,还是待选秀女中排的上号的红衫秀女。普通秀女落选了可自行婚配,而红衫秀女多是家世良好、才貌双全的,一入宫便是正八品采女,断无落选的可能。所以宋威极为得意,暗自自诩为皇上岳丈,摆起国丈架势了。

消息传来时,宋辰星并不惊讶,这和上一世是完全一致的,甚至一同入选的有哪些人,她都清清楚楚。倒是宋夫人狠落了几次泪,在宋辰星的劝慰下,才止了。

入宫日子一定下来,宋辰星待在府里的时间就越发的少了。她没有嫁妆要准备,也无心再去读书弹琴,待在屋里又要看宋夫人没完没了的眼泪,只好日日在花园里闲转。

宋府这宅子是宋家祖上一个二品大员置下的,宋威当了京官后,从族里领来自家住。园子很大还有个假山,宋辰星独爱山上的那个凉亭,这几天都在上面躲清凉。假山紧挨着山墙,山墙那侧便是南大街了,是京里最繁华的不过的一处。

宋辰星掐着时辰坐到凉亭里,果然没一会儿,就传来一个少年的诵读声:“九味羌活防风苍,辛芷芎草芩地黄,发汗祛湿兼清热,分经论治变通良……”声音清朗,像风一样干净。

“小姐,这少年郎背诵的是什么东西,我怎么听不懂。”云冉随着宋辰星听了几日,也没听出个名堂。

“这是方歌,是习医的人背诵的,背熟了就了解药材药性了,是每个大夫都要会的呢。”宋辰星跟着念了几句,这几天她听的都要会背了。

云冉见宋辰星背的像模像样,忍不住打趣道:“这少年郎可还不如我家小姐聪慧,小姐你听了几天便可背下来了,那少年郎还在一遍一遍重复,可见是没背会的。”

“这个倒是。”宋辰星也笑了,她一时兴起,站在亭子石凳上,想要看看山墙外的景致,说不得还能看到那背方歌的少年郎呢。还没怎么动作呢,旁边林子里站出一个人来。

“小姐,过几日您就要入宫了,老爷嘱咐我要照看您,让你谨言慎行!”说话的是宋威心腹家的婆子张婆子,对宋威最忠心不过

“我要如何,还由得你来言说?云冉,为我把园子里的梯子搬来,今日我不光要踩这石凳,我还要上那亭子顶上去看看。”宋辰星白那婆子一眼,对云冉吩咐道。

云冉犹豫了一下,瞥了一眼张婆子,到口的劝说又咽下了,乖乖听令去搬梯子。

张婆子老脸涨的通红,支吾了几句,转身跑去找援兵。

梯子很快搬来了,云冉见张婆子不在了,连忙劝道:“小姐,不要冒险啊,您身娇体贵的,如何能爬这梯子呢。”

宋辰星浅笑了一下,道:“身娇体贵?在那宫里,最不缺的便是小姐,如今我这双手还十指纤纤,不知入宫后会不会被扔去倒夜香呢?”她所言并非是危言耸听,因为在前世,她刚入宫时,未得皇上宠幸,容貌又太过出众,被其他得势妃嫔联手欺辱,足足倒了半年夜香,后来被掌管后宫的萧贵妃得知后,她才得以解脱。

云冉听的一愣,半响接不上话。

宋辰星已经架好梯子,三下两下爬上凉亭顶上。

凉亭在假山最高处,坐在顶上,视野开阔,直接看到了南大街上。

“云冉,想上来看看吗,外面很热闹呢?”

云冉连忙摇头,道:“小姐您千万小心,我还是在下面为您扶梯子好了。”

“也罢,我来看看那背方歌的少年在哪儿。”宋辰星定睛向外看去。

南大街上熙熙攘攘,来来往往的人川流不息。青石板路的对面,是一家茶馆,一个少年支着一个小货车摆在茶楼门边上。货车上还挂着一个小幡,写着段氏药茶四个大字。那少年捧着一本书,读的正起劲呢。

有人来看药茶,少年含笑抬头与人交谈。那一抬头,竟让宋辰星有了片刻失神。好漂亮的一双眼睛。圆而大,又黑又亮。整个人像是一根嫩竹子,挺拔又文气,看上去一点儿也不像是在街上讨生活的小贩。

“是哪家的小少爷,出来体察民情了?”宋辰星喃喃道,像是有感应一般,那少年忽然看向这边,正巧巧和宋辰星看了个对眼。

那双圆圆的黑眼睛慢慢瞪大,不可置信般的,小巧的嘴巴也圆成了一个圈。宋辰星大大方方的冲那少年挥挥手。少年也愣愣的抬起手,还没等挥动呢,捧在手里的书掉在地上,正巧砸了他的脚。

看那少年抱着脚呼痛,宋辰星乐不可支,四下看了看,伸手从旁边树上摘了一个大李子,包在帕子里,向那少年扔了过去,少年正弯腰抱着脚呢,躲闪不及,大李子刚好砸在他怀中。他呆呆低头,拾起帕子包裹的大李子,又抬头看宋辰星,宋辰星的身影在凉亭顶上一晃而过,消失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