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3章
末世之抱大腿
小五夜
3397
历史久远

走了四五个小时,才堪堪走到三环线上,这离出城还远得很呢,更别说到军分区了。路上遇到了多起丧失吃人的事情,几乎要把她胆子吓破了,她现在每走一会儿都要疑神疑鬼的四下张望,路上一看到人便躲得远远的。没过一会儿,她实在走不动了,决心要在路边搭个的士看看,毕竟的士是独立空间,要比公汽什么的安全的多。正等着呢,手机响了。盛南几乎是立刻接起来。

“爸,是你吗?你不接电话我快急死了!”

“喂?学姐?,是我啊,徐小东!”

“哦,是你啊小东,我还以为是我爸呢,给你发的短信你收到了吗?我说的都是真的,不是开玩笑,你要相信我。”徐小东是盛南大学里的学弟,还是同乡,跟她关系相当不错,不是姐弟,胜似姐弟。

“我相信你的学姐,我们在学校也发现了类似的事情,伤了好几个同学呢,可是报告给学校领导,他们都不当成一回事,还要我们低调,不要大肆宣扬,我是在学校待不下去了,我要回家去找我爸妈。现在我同寝室的李铭有车,他家里是云城军区的,我们结伴一去回云城,正好收到你的短信了,学姐,你要搭便车回云城吗?车上还有一个空位。”

“要要!”盛南激动的都要流泪了,她爸爸就在云城,她正头疼该怎么去找爸爸呢,这边顺风车就上门了。

“那好,我们马上去接你,你在哪儿。”

“我在三环线,就是出市区的大洋路口。”

“好,我们也快到了,车是黑色的丰田越野,你稍微等一会儿,注意安全啊!”

挂了电话,盛南在心里大喊了三声哈利路亚。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啊,原本还说要去军分区的,这样可好了,可以找到爸爸,还能直接到云城军区去,简直是再好也没有了。

过了十五分钟,一辆车停在盛南身边,副驾的车窗来,露出徐小东的脸。

“学姐久等了吧,快上车。我们抓紧时间赶路。”

盛南顾不得多说,连忙坐上车。车里挤了五个人,四男一女。

“学姐,我给你介绍一下,开车的这个是我下铺兄弟,叫李铭,这车就是他的,他可以带我们到云城军区去。你旁边这个是宋免,也是我寝室的,美女叫兰睿,是我家楼上的,打小儿的交情,戴眼镜的是容尧,是李铭的朋友。”徐小东快言快语的介绍了一番,盛南依次打了招呼。

李铭是个浓眉大眼的小伙子,有一股子虎虎的生气。宋免则是个模样俊俏的奶油小生。戴眼镜的容尧自打盛南上车就没抬过头,一直在看书,侧脸看着是个斯文白皙的书生模样。盛南和兰睿挤坐在一起,彼此一介绍,很快便熟悉了起来。

“南姐,你是怎么发现情况不对的,我还是徐小东告诉我我才知道的。”兰睿样貌时尚可爱,一说话便露出嘴边的酒窝。

“我昨晚上在超市,就遇到了一个人咬别人腿,当时没留意,结果今天一早,楼下就有人吃人了!满街都是血,我打电话给120,120说这几天光咬人的案子就接了几十起了,没有空闲的救护车。我当时觉得不对劲,上网一查,看了个帖子,才知道是丧尸。”盛南心有余悸的说着,当时在超市,咬人的男人离她可不远,如果当时咬的是她,恐怕现在她也变成了一堆烂肉了吧。

“帖子是不是在x扑看的?”身边的容尧推了推眼镜,把膝盖上的书又翻了一页,低声道。

“对啊,难道你也看了?”

“不,那帖子是我写的!”容尧淡淡的说道。

“什么?!!”这话一出,整个车的人都震惊了。

“你是说,你早就知道会有丧尸?”徐小东难以置信的问道。

“不,我并不确定是什么,只是在半个月之前,就已经有人开始发病了,只是那个时候人数不多,也就没有多少人在意,只当成是狂犬病在治疗。我当时在医院,就亲眼目睹了一个人从被咬,到自己咬人的过程。医生说是狂犬病发了,可是我虽不懂医学,但也知道狂犬病发的人,好歹还是活人吧,可那个人身上都有尸斑了,和生化危机里的丧尸一模一样。后来有医院高层介入了,那个人不知道被送到了哪里。我回来后就在网上搜索,结果发现很多类似的事情,我就想到了一本书,碰巧是我正在看的。”容尧说着把书的封面露出来,正是那本《丧尸生存手册》。

“后来你就写了那个帖子?可是你有这个功夫,为什么不跟警察说啊,不跟学校领导说啊,如果早些行动,好歹不会变成现在这样!”宋免激动的说道。

“别说了,宋免,大家都不想事情糟到这个地步。”李铭有些慌乱的望了容尧一眼,低声喝止宋免。

容尧冷笑了一声,扶了扶眼镜,“我说了,你们信吗?你们都不信,警察凭什么信,领导凭什么信?难道你以为,那些高层的人对这些一无所知吗?他们远比你知道的要多,只是他们不说罢了,如果消息一泄露出来,社会将会变成什么样子,你能预想得到吗?”

车里顿时静了下来,大家都很清楚,容尧说的是大实话。

“fuck!”徐小东愤怒的捶向大腿,“难怪隔壁那个狗屁部长的儿子期中考试都不考,慌慌张张的离开学校,连行李都没收拾。”

“也不是所有人都知道的。”李铭鼻子,低声道,“我爸爸在云城军区政治部,他是今天凌晨才收到的消息,只来得及给我和妈打了个电话,就被外派了,现在也不知道在哪儿,也不知道是死是活!”李铭咬紧牙关,眼圈都红了。

“唉!”徐小东重重叹了口气,拍了拍兄弟的肩膀,“别担心,叔叔职位高,不会到一线去的。再说身边都是武装的士兵,应该不会有事,倒是我爸妈,在市场里做生意呢,市场那么多人,万一有个一个两个丧尸,那他们……”徐小东哽咽的说不下去,从出发到现在,家里人一直联系不上,他都快急死了。

“我妈妈也是,电话打去没人接,后来干脆就关机了,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兰睿说着也掉下泪来。

见同伴儿们都这样,盛南觉得自己应该说点儿什么鼓励一下士气。

“大家别这样,云城是省会呢,大城市啊,又有军队在,总不会比我们这儿差吧,其实我爸爸也一直没联系上呢,总不会这么巧,大家家里都联系不上吧!也许是像容尧说的,高层为了避免我们走漏消息,控制了通讯呢?”盛南信口胡诌着,如今大家都在路上,若是都胡思乱想了,也许都撑不到云城了。

容尧赞许的望了一眼盛南,说:“盛南说的没错,云城那么大的城市,还有部队,不可能轻易沦陷的,而且云城在北边,天气也冷,如今正是冬天,丧尸病毒发作起来也慢,也许真如南姐所说的,是政府控制了通讯。”

经过这一番解释,大家心情都好转了不少,盛南更是自己被自己说服了,也相信说现在爸爸安安全全的,正等着她回去。

车子一上了高速,路上的车明显多了不少,而且都是往北边的多,几乎没有车是往南走的。车子一多,速度也降了下来。没走到五公里,前面的车突然直直的撞向护栏,车头都给撞凹了一块。李铭连忙刹车停住。

事故车门弹开了,一个女人尖叫着冲出来,“救命!!!有怪物!!”她捂着被咬的献血淋漓的伤口扑向盛南旁边的车门。而那事故车的驾驶座上,一个被困在安全带里的丧尸正在努力站起来。

“开车!!快、快走!!”徐小东大吼着推还在发愣的李铭,李铭咬着牙一脚踩上油门,趴在他们车上的女人一下子被甩了很远。

盛南透过后视窗往外看,那个女人被后面面包车的司机给扶起来了。

兰睿吓的面无血色,哆哆嗦嗦的道:“那个女人会死吗?”

“必死无疑,而且还会害死救她的人!”容尧淡漠的说道。

“我说你能不能有点儿人性!就别说这种话了行吗?!”宋免冲容尧激动的咆哮道。

容尧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没回答,低头看自己的书了。

“行了行了,都少说几句,容尧说的是事实,现在不同以往,丧尸不会同你讲爱心的,以后我们都注意点儿,时刻保持警惕,李铭,以后如果没啥要紧事儿,咱最好别停车。”徐小东打着圆场。嗓音还有点儿颤,刚刚那事儿也把他吓的不清。

继续行进了三个多小时,人都累又累又饿。徐小东翻翻背包,只找到了几个口香糖。兰睿的肚子咕咕噜噜的叫个没完,把兰睿臊的脸蛋通红。

“小东,你们出发的时候没有买些干粮备上吗?”盛南见状,连忙把自己的背包打开,拿出里面的饼干巧克力分给他们。

“啊!学姐,你真是救苦救难的观世音,我们在学校的时候吓都快吓死了,什么东西都没拿,就跑出来了,一路上到处都是乱糟糟的,我们也没敢下车去买。”宋免接过饼干,夸张的感激道。

“哪里,我也是碰巧昨天晚上去超市采购了的,大家省着点儿吃吧,还有很久的路呢。”盛南戒指里还有很多食物,但是那些是不能动的,因为谁也说不好云城是个什么情况,而且到了云城后就还有她爸爸、后母,及后母的儿子了,万一他们也没有存粮的话,就只能靠盛南戒指里的食物了。

盛南把饼干递给容尧,容尧点点头,但是没接,“我碰巧身上还有几块儿压缩饼干,你的吃的也节约点儿吃吧,毕竟在现在的情况下,食物和饮用水比什么都宝贵。”

盛南明白他的意思,也不多客套,把剩下的吃的装回包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