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11章
重返七零初
打伞的红鲸鱼
3171
2018-05-28 13:27

“半新的塑胶桶……莫不是老洪连队里的?啧,看来这又算对了,哈哈……”蒋蕴生微动的表情瞬间被徐善均捕捉,便知道自己猜得没错,见蒋蕴生表情别扭,朗声大笑起来。

蒋蕴生诧异地看了徐善均一眼,清越的朗笑声听到人耳里,只觉得磊落非常,不由地对徐善均微微有了些改观,这人似乎也没有他表现出来的那来不着调。

想到那个神情肃穆,在风雨中一动不动的小女孩,蒋蕴生的心里不由得还是有些心软。

妞妞因为没有父亲吃了许多苦,蒋蕴生至今还记得妞妞抱着她的大腿,软糯糯地问自己爸爸在哪儿的时候,自己的心有多酸多疼。

孩子的世界天真又最是残忍,别的小孩子大抵也没懂“没有爸爸”这四个字对妞妞造成的伤害有多大,每每妞妞因此受了委屈时,总会一连好几天都不爱说话。

蒋蕴生还记得有一回,带着妞妞去公园玩,她只是一个错眼间,妞妞就跑去抱了一个陌生男人的大腿,小心翼翼地问他,“你是不是我爸爸。”时的情形,让人心酸得想要落泪。

就算是为了那个孩子,蒋蕴生心想。

“你既然这么会算,怎么不替自己算算?”蒋蕴生淡淡地问道,挑着眉看他。

“替我算……哈哈,小姑娘可别乱说,我这叫合理推测。”徐善均笑着拍拍马车车辕旁边的空座。“上来吧,我捎你一程。”

蒋蕴生看了他一眼,莫名地又想到了昨天他那一推,脸颊微红,不过看徐善均的样子应该是不记得她,不记得最好!

只歪头想了想便跳上马车,想要开口和他说说半个月后会发生的事情,却一时间也不知道应该会怎么同他说。

难道要说,你马上就要出意外,因此而丧命?蒋蕴生觉得只要自己这话一出口,不是被人当妖怪附身,就要被扣上大搞“封建迷信”的帽子,是要被拉出去批斗的。

而且,前世徐善均到底是因为什么而死,蒋蕴生因为脚上的燎泡发炎,那些天刚刚退烧,脑子还晕乎乎的。后来倒是有听到一些流言推测,但版本太多,她也不知道哪一个的可信度要比较高。

“叫什么名字啊,哪个连的?”徐善均一边驾车一边问蒋蕴生,嘴里叼着根新点燃的卷烟。

蒋蕴生皱了皱眉头,撑着车辕往边上挪了挪,徐善均见了,知道她是不喜欢烟味儿,深吸了一口烟后,直接把烟掐灭了叼在嘴边上。

“我是……刘翠花,六连女四班的。”蒋蕴生想了想,不能说自己的真实名字,至于连队,一个星期过后,她们就要重新分连队,保准他找不到自己。

“刘翠花?”徐善均半信半疑地上下打量着蒋蕴生。

小姑娘长得漂漂亮亮的,没道理取个这么土气的名字哇,而且知青大多是城里来的初高中学生,知识青年,就算名字不好听的,也跟着大流改了名字,这姑娘倒是有点意思。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刘翠花是也!怎么,不相信吗?”蒋蕴生挺了挺胸,傲娇地道,“徐同志,你这个思想是不对地,你这是歧视……”

“停停停,没说不信,翠花是吧,挺好!”就一个怀疑的眼神,至于这么给他上岗上线么,徐善均摇了摇头,美人儿的名字再土,那也是美人,小姑娘傲娇的样子还挺迷人。

徐善均以前还挺鄙视据说是一见钟情的后勤团薛团长和其夫人的,现在……

套用薛团长的一句酸话就是:“爱情来得太过突然。”还有一句便是:“小伙子,遇到了千万别犹豫,犹豫就是错过。”

不好说哇,他撇了一眼蒋蕴生,不得不相信缘分和命运这东西,这小姑娘一看就没说真话,但他怎么越看就越觉得可爱呢?

“嘿!老徐!”这可真是想什么什么来,说曹操曹操就到,他这心里就过了一下薛胖子的话呢,薛胖子就直接出现在他眼前。

后头一辆后勤部的红旗大卡车追了上来,刚超过了百来米的样子就停了下来,大胖子薛定邦从车上跳了下来,站在路边等着徐善均过去。

等徐善均的马车走到了近前,眼神在徐善均和蒋蕴生身上扫来扫去,大胖脸上一双小眼睛眯成一条缝,无端端地就有些猥琐。

蒋蕴生记得这个胖子,前世徐善均的追悼会上,这个胖子哭得没点形象,鼻涕与眼泪齐飞,差点儿就哭抽了过去,在小女孩之后,蒋蕴生对这个胖子的印象也非常深刻。

“看啥呢看!瞧你那眼神,不怀好意。”徐善均嫌弃地甩了一鞭子,被薛定邦灵活地躲开。

“说话就说话动什么手脚呢。”薛定邦瞪了徐善均一眼,转过脸来冲着蒋蕴生笑眯眯地道。“姑娘,叫什么名字呢?我是薛定邦,给老徐管后勤的,你叫我薛胖子就行。”

“薛大哥,我是刘翠花。”蒋蕴生笑眯眯地道,内心里暗暗滑下三条黑线,眼前这两人真的是军人吗?真的是声名赫赫的英雄团战士吗?

反差太大,她不敢相信。

刘翠花?薛定邦的嘴角抽了抽,好久没有在知青里头听到过这么接地气儿的名字了,今天可算是开了眼界,尤其还是个这么漂亮的姑娘。“哎,小姑娘嘴真甜。”

说着话薛定邦也不见外地就往停下来的马车上爬。

“干什么呢,你有事忙你的事去,前头的车还等着呢。”徐善均还还没从小姑娘嘴里套出有用的消息呢,这死胖子来凑什么热闹,顿时黑了脸就伸脚来踹他。“你赶紧下去,你这身形,咱连队这马得多吃亏。”

别看薛定邦长得胖,不代表他不灵活,干脆身体一翻,直接坐到也车最中间。“滚滚滚,瞎说什么大实话呢,你别吓着人小姑娘,咱连队的马可不孬,再来三个我也拖得住。”

冲徐善均说完,转向蒋蕴生时,瞬间转换成笑眯眯的表情,本就不大的眼睛,几乎都要找不到了,徐善均不忍直视地扭开脸,冲前头的卡车挥了挥手让他们先走。

薛定邦看了看蒋蕴生身边的桶和盆,笑着问,“这是去玉龙河吧,小姑娘可真勤快。”

“嗯……”蒋蕴生僵着笑脸点点头,蓦然觉得还是和徐善均相处时比较轻松,她这会压力怎么突然这么大呢?

“你这是老洪他们连的吧,这塑胶桶还是前儿我们给他送过去的呢,这么快就派下去啦。”薛定邦拍了拍蒋蕴生带来的桶,笑着道。“老徐,老洪现在是在六连吧。”

“是……”徐善均没好气地拖长了声音道,语气里是满满的不快。

薛定邦不以为意,伸手拍了他一下,继续笑眯眯地同蒋蕴生搭话。“小姑娘这是打哪来的,上津还是京里啊?”

蒋蕴生前世在北方呆了那么多年,一口普通话十分地道,连带了些北地的腔调,不看人光听她说话,很容易误认为她是北方人。

“上沪知青。”这个先前徐善均已经猜到,没有必要再陷瞒,蒋蕴生表情有些破碎,她怎么听着徐善均同这位薛定邦说话,有股子无奈又宠溺的味道呢,蒋蕴生默默地搓了搓手臂,上头已经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哎哟!上沪是个好地方啊,我媳妇也是上沪宁……”薛胖子怪腔怪调地学了句上海话,惹得一直绷着脸的蒋蕴生忍不住笑了起来。

蒋蕴生一笑,徐善均也没有绷住,笑骂了一声,“你这胖子,小心我让你家宋熙来收拾你。”

“哎,你可千万别。”薛胖子忙摆手道,听到宋熙的名字,他脸上瞬间带上了满足又甜蜜的笑意。“我家那位,凶着呐。”

见把徐善均二人逗笑了,他自个也跟着哈哈笑起来。

蒋蕴生听着他们两个说笑,倒也有意思,没多久也放开了,同他们说一些上沪好玩的地方,和好吃的东西,听薛定邦说想要托人从上海寄特产过来,又特意给他推荐了几个好吃又实惠的店铺。

说笑着,不一会就到了玉龙江边上,蒋蕴生跳下车,正要道谢,就见徐善均拎着她的桶下来。“唉,你别……我自己拿就行。”

“行啥行,你这桶重得很,你要洗衣服就罢,要是提水回去就算了啊,你一个人抬不动。”徐善均正愁没机会单独和蒋蕴生说两句话呢,这道上到江边还有点距离,正好能送她一段。

说着,直接大跨步地就下了小坡,往江边走去。

“唉,你这人……薛大哥,谢谢你啊。”蒋蕴生急着冲薛定邦道了声谢,便匆匆追着徐善均而去。

薛宁邦拎着徐善均丢在马车上的鞭子,拿在手里把玩着,一看笑看着蒋蕴生追上徐善均的脚步,试图从他的手里抢过木桶,却被徐善均躲开。

“啧啧,老马啊,我看咱们徐团这回怕是要糟咯,不过你别说,这小姑娘长得可真俊,就比咱熙差那么点,不错不错,性子也不错,倒是挺配咱老徐的对不对?”薛定邦一边笑眯眯地看着,一边同打着呼呲的马匹说着话。

“不过这姑娘明显对老徐没啥心思,我看她望着老徐的目光还带着点同情,你说怪不怪?”老马自然不能回答他。

怪!真怪!薛定邦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