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12章
师父 我就是赖上你了
文朵朵
3907
历史久远

阳子就这样靠着徒儿的背,看不见楚澄宇的表情,但是心里却难掩的温暖,心咚咚直跳的紧张感也慢慢消失不见了,就是这样一个毛头小子,或许并不小吧,慢慢抚平了阳子掩藏在心里许久的落寞,他宽宽的肩膀,虽然瘦小,却也有惊人的力量为她撑起了原本是阴霾的天空呢。

楚澄宇其实也没有睡觉的心情了,感到背后的阳子渐渐平稳的呼吸,他有点自嘲的笑了,楚澄宇,世人只知柳下惠,你也算是个人物了。

只是,阳子身上那种偶尔散发出来的拒人千里之外的漠然,使他感到有点忧伤,我竟是什么也不了解她,迷糊的,蛮横的,善良的,或者是孤独的。不知不觉的,他又想到了那个讨厌的耶达,想起他看着阳子时不经意流露出来的温情,一种叫做嫉妒的东西缓缓生长起来。

罢了罢了,像个老人家一样想来想去的,累死了,抓紧眼前的幸福吧,楚澄宇嘴角微微弯起个好看的弧度,感受着身后那个小心脏咚咚的跳动声。

阳子顺利出院后某一天。

“桃子,为什么我的背上会有这么多的血痕?”阳子看着背部的满目疮痍心都疼了,暗红色的痕迹像是血液凝结以后的纹路,场面怵目惊心,但是却感不到疼痛。也许是时间过了很久了吧。一想到那个暧昧的同床共枕的夜晚,阳子脸上火烧火燎的,楚澄宇那拥着自己的触感,仿佛都还没有消退一般。

桃子咚咚跑过来,一脸顿有所悟的表情,她甚至是有点炫耀地说:“阳子你知道么?楚澄宇真神,你那天病倒了他就用汤勺给你做了刮痧,你体温马上就下降了很多,虽然你有点受虐啦,可是效果很好,对了,那个勺子还是我找来的!”

桃子满眼等着阳子表扬和感恩的得意神情,不料阳子突然间茅塞顿开,脸红脖子粗吼了一嗓子:“楚澄宇,我要杀了你!”

现在,阳子算是明白了,根本就是自己的清白给这个家伙毁了!

楚澄宇没来由身体泛寒,只想打喷嚏,但是心里美滋滋的,毕竟,病床上依偎的一幕,在他的梦境里成了永恒的主题!

011 粉红的劲敌 情敌

初冬季节,天气开始变得反复无常,经常是阴阴的一整天见不到一点的阳光,四周都是湿潮潮的水气。

这天,楚澄宇家里搬来了一个人,准确地说是一个很有味道的女人。她一大早就嘭嘭敲开楚澄宇的大门,还拖着一个硕大的粉红色拉杆箱。她瘦瘦高高,像模特一样,超短裙,过膝的靴子,带着一顶八角帽,洋气!

桃子趴在猫眼上偷看,还把阳子从春天般的被窝里拉出来,很神秘地对她说:“楚澄宇有新欢了,阳子你可怎么办!”

末了,俩人干脆不用猫眼看了,里面的人物严重走形,误差太大,她们把门打开一条,眯着眼睛往外瞄。

楚澄宇眼睛出来,看到这位漂亮女生,嘴巴都合不上了:“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果然是认识的人,还不是一般的熟悉程度。男人啊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阳子心里狠狠骂了一句fuck,手也握紧了。

“我为什么不会在这里?阿姨说你住在这里,我就来了,暂时住这里一段时间,你不会不愿意吧!”那女生将脸靠近楚澄宇,贼兮兮地笑着,都快脸碰脸了!

“我妈他们又搞什么鬼啊?不行,你得走!孤男寡女住在一起说出去不好听,谁允许你来的啊,回去回去!”楚澄宇铁石心肠地撤回身子就往屋里缩,阳子稍微有点安心的感觉,难道是自己误会了?

哪知,有人比他更快,漂亮女生一步上前,搂住了楚澄宇的脖子,还嗲声嗲气说:“小宇,你太绝情啦,我可是你未来的老婆哦。你怎么能这么对待你的老婆,你真是心狠。呜呜……”

“老婆?她是楚澄宇的老婆?”阳子一时间懵了。她惊慌地砰一声合上门,连往外看的勇气都没有了,浑身软软的没有了一丝力气。桃子也开始瞪大眼睛不敢看阳子的反应了,这么一来,又多一个情敌,自己不是一点希望都没有了么?辛辛苦苦潜伏到这里,发现自己还有一丝丝的小小希望在,这下,又来一个极品女,别说自己了,阳子也危险了哦。

桃子一时间开始忘记了自己来这里的初衷,有点替阳子心急起来。

瞧,人家一毛头小子脸老婆都追上来了,自己还在这里瞎惦记什么啊!两人默默的为自己哀悼着。只是阳子,或许更加的伤心吧。

桃子看阳子极为失望的脸,用肘子轻轻碰了碰她,叹口气,“你们俩究竟唱的是哪出戏嘛!”

“唱什么戏啊,开始就和你说过的,没戏!”阳子掩饰不住的黯然神伤,就算她自己再不想承认,也欺骗不了自己的心了。

什么时候,那个楚澄宇,闯进了自己的心,再也赶不出去!!

楚澄宇明显感觉阳子对他的态度发生了大转变。

首先是早晨上班也不等他了,阳子总说她有事先走一步,可是去了也没看见她有什么特殊的事情要处理,再说平时的事情不都是他来帮忙完成的么?

阳子也不像原来那样动不动就过来问他:“徒儿,有什么不懂的,一定不要不好意思啊,虽然我……”如此这般的亲切,全都和昨日黄花一样烟消云散,眼前的难道是错觉么?还是开始对他的好全是自己的一厢情愿?

这样阴死阳活的日子过了半个来月,终于有一天,楚澄宇沉不住气了,他在阳子深夜赶稿子的时候闯进来,一定要问个清楚,再不问就要憋死了。

“师父,你最近很长一段时间为什么都不理我?”楚澄宇一脸幽怨,像个受尽委屈的小媳妇。

“我没有时间啊,再说你的实习期不久马上快要到了么?该学的你都学得差不多了,一个实习生做到这水平已经很不错了,所以,我跟主管商量了一下,你很快就会解放,顺利结束实习生活!”阳子尽量让自己装作满不在乎说出这些话,心里像有石头压着一样沉重。

楚澄宇抬起脸看着眼前故作镇定的小女人,好长时间不吭声,阳子看见那双熟悉的眼睛直直望着自己,一眨不眨,顿时有点手足无措,自己撒谎就这么容易被揭穿吗?可以阳子害怕的不是楚澄宇知道自己在撒谎,而是自己言不由衷背后真正的情绪。真是的,三番五次在自己的徒弟面前……

“看来师父真是关心徒儿啊,连未来走什么路都替我想好了。比我爸妈还要会操心!”

楚澄宇有点烦躁地开口,难得的厌恶语气,阳子听了微怒,声音很大反驳道:“是啊是啊,我这个从小娘不疼爹不爱的怎么能体会到大少爷的生活是多么美好呢!连老婆都给你预备好了,我们可没有这么大的福气!”

“老婆?你说什么呢!”楚澄宇很奇怪地看着阳子,脑子一时间严重打结。

“是啊,人家都找上门来投怀送抱了,口口声声说是你老婆了,你干嘛还装啊,还装圣人!”阳子微红的面容下,胸膛里有种怨气直冲上来。

“你是说恬歌?”楚澄宇终于搞明白阳子指的是谁了,脸上也是一阵慌张,阳子看在眼里,心里很不是滋味,和你没关系,那么紧张干什么?

“人家自称是你老婆,你还有什么说的?”阳子眼里开始喷火。

楚澄宇这次倒是闷葫芦了,颓然倒在沙发上,没说是,也没说不是。

阳子其实很想听到楚澄宇为自己辩解,哪怕是一句“我和她没有关系”也好,但是他没有!一句也没有!阳子的心沉到谷底,浑身的力气像是被谁抽走了似的。

阳子扭回头不看他,手指敲在键盘上的声音大得惊人,楚澄宇看阳子坐地直直的身子,有一种虚伪的坚强和无助。

“阳子,对不起!给我点时间!”楚澄宇丢下这一句话以后,就走开了。这一次,他没有叫她“师父”。

阳子还是那么坐着,感到凉凉的东西打湿了自己的脸,她伸手一摸,不由苦笑,看这眼泪流得,还真不是时候!自己为了那个毛头小子,居然哭了!

012 各自的路

楚澄宇实在俩人吵架以后的第五天走的,因为实习的结束,他顺理成章离开了。离开,或者是一个完美的理由。

公司里的小美眉很多都依依不舍给他送去了小礼物,其实,人家帅是一个方面,楚澄宇的善良和勤劳在这么短暂的时间里给大家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阳子却在这天请假没有来上班,看着她空空的座位,办公桌上那个其貌不扬的仙人掌,还有很哈皮的猪猪水杯,楚澄宇面前全是和师父在一起时的快乐场景,不由陷入了沉思。

他记得,那天离开阳子的家以后,阳子就恢复了一如既往的嘘寒问暖了,仿佛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是在临走的时候给彼此留下一个美好的回忆么?还是你就认定了我们以后注定不会再见面了?楚澄宇心里默默想着,还是因为我们就相差那么几年的时光,你就把我给全盘否定出局了?

阳子,你给我等着!我可以追到你身边,同样可以追到你无路可逃!

楚澄宇心里念着阳子的名字离开了熟悉的地方,但是阳子也没有想到,他虽然离开了自己的工作生活,但是却活生生住在自己的对面!简直就是一种欲罢不能的煎熬!

楚澄宇还没有完成学业,但是也没有决定回校再过原来的两点一线的生活,所以每天早晨就很早起床来赶公车去学校,因此顺理成章的,阳子和他就经常碰面,频繁到让人吐血。

“早啊,师父!”楚澄宇还是那双会笑的双眼,亮晶晶的让人失神。

“早啊,你每天这么早起床,感觉上学比我上班还辛苦!”阳子感觉两人客套了许多,明明是一张纸的距离,却像是两个次元般的遥远距离。

“是啊,赶论文,上课,一个也不能少!回见。”楚澄宇冲着阳子潇洒挥手,还调皮地扭回头叮嘱:“别忘了吃早餐!”

这种熟悉而陌生的感觉,阳子真的是没有勇气完全抛开,就像是自己的救命稻草,就算是再渺小和脆弱,可那种温暖如阳春三月般的感觉,阳子舍不得放开手!

他们之间的这种客套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住在楚澄宇屋子里的那个漂亮女生,恬歌。

从门缝里到她的那一天开始,恬歌就毫无悬念住进了楚澄宇的家里,一切都那么顺理成章。

她每天的生活作息时间不是很固定,有时会深夜很晚才回来,静静的楼道里总是传来高跟鞋咚咚的声音,总是熬夜的阳子被这样惊悚的声音吓到了,于是从猫眼里多次地看到换着不同样式衣服的恬歌拖着软泥一般的身体,摇摇晃晃像是喝醉了酒爬上来,狂敲门,然后被楚澄宇揪着耳朵提进门去。

楚澄宇也不爽啊,每天和夜猫子似的等着恬歌回来,总是害怕吵到对面的阳子,阳子睡眠本来就不足,这样下去,恐怕健康会是个严重的问题。

但是他不知道,几乎每天的每天,阳子从那小小的猫眼里,看到的不仅仅是恬歌这个特殊的存在,还有楚澄宇,她真正想看到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