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15章
师父 我就是赖上你了
文朵朵
3469
历史久远

“啊?”阳子筷子上的牛肉丸子咕噜一下滚出老远,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看着眼前一直被自己信奉为衣食父母的上司,不知道该做出什么样的反应才能说清自己心里的混沌!

“耶大…编,你开玩笑也有个限制,好端端的来这么一下,谁受得了啊!”阳子说话有点结巴,她一直在心里对自己催眠,耶达这种玩笑也开,还算是什么领导啊!

“阳子,我说你真的一点都不坦率,你觉得我真的是在和你开玩笑么?”耶达的眼睛是认真的,阳子细细看着他,那双掩盖在无框眼镜下的双眼竟是如此专注。

“阳子,我发现自己喜欢你,不久前我才确定这种感觉的真实可信性,那就是楚澄宇和你在一起我会不高兴,很不高兴,还有,你不用急着回答我,如果你不愿意,就当我完全没有说过这件事。”耶达的冷静无疑让阳子一时间紧张的心情有些许的放松,她有点奇怪自己没有一点被告白的喜悦,反倒是压力重重的。

“耶达,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但是我肯定没有讨厌你,和你在一起我也会很舒心……可是,我还是需要一点时间。”

阳子难得摆出这么认真的表情,说话也没有像往常那样疯疯癫癫,耶达知道刚才的那些话阳子是听到心里去了,对于阳子的答非所问也不介意,他笑了笑,开口说:“好的,我是认真的,如果你不愿意,我们以后还是合作的朋友关系,呃,就是那种纯洁的男女关系。真的!”

“嗯!”看着被子里摇晃着的暖色橙汁,阳子轻轻点头,脑子里又出现了那张俊朗而略显幼稚的脸!

汗津津吃饭出来,他们才感到冬天真的来了,耶达没有去开车,而是陪着阳子沿着马路边往家晃悠,只是气氛沉闷了很多。

他黑色的立领风衣在冷冷的风中摇摆着,阳子第一次仔细打量着这个有点沉默的男人,过分的成熟和稳重让人忘了他真正的年龄,做事干练,思维敏锐,如果选来做老公,尽管有那么一点小小的腹黑,却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耶达黑色的发微微卷曲着,身上飘来淡淡的烟草味,瘦长的身影在夜色的笼罩下有一点淡淡的孤独。

可是,理论和感情一旦牵扯上关系,理论就变成了垃圾,阳子自嘲的笑笑,居然为自己的坚决而暗自吃惊,什么时候我变得这么爱憎分明到不加掩饰的程度了?

“阳子,谈谈关于你的事情吧,我到现在才感觉,我对你是一无所知的。不是出于男女朋友,作为朋友,我们也应该互相了解地更多一些”

耶达慢慢开口,有不容拒绝的恳切。

“我有什么好谈的啊,没有显赫的家世,普通到不能再普通。”尽管这么说,阳子还是慢慢和耶达谈起了从来没有和别人说起的自己的故事。

“我的父母在我出生七岁的时候就已经离婚了!”阳子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平静的像是在说别人的故事,耶达停住脚步静静看着她,“耶大编。你不要那种表情,电视剧里的剧情不适合我,我的成长是很幸福的。

尽管他们不在一起,但是我和爸爸妈妈的关系很好,别看我租房住,其实我现在有一套市郊的房子都是爸爸给我的,上面写的可是我自己的名字呢。”

阳子的话带着笑意,仿佛在嘲笑耶达的大惊小怪。“爸爸妈妈很关心我,只是他们俩人死活不来电,我原来还想着怎么撮合他们复婚呢,但是不行,就是两个冤家,所幸还是算了!知道他们为什么会离婚么?可笑的原因。我的妈妈比爸爸大了整整六岁,年轻的时候,爸爸追在妈妈后面死缠烂打,尽管家人不同意这门年龄差异很大的婚姻,但是年轻气盛的二人就是不听劝,硬是走到了一起。我妈那时候可是风云人物,事事要强,结婚的时候她那帮兄弟们可傻眼了。”

“就是因为你妈比你爸大了六岁?才会导致后来的分手么?”耶达问阳子。

“我觉得不是吧,生活观和价值观上的差异才是关键,可是我妈受了很重的伤害,”阳子用脚踢着路边的小石头,慢慢往下说,“后来爸爸和一个比他小七岁的女人相爱了,他和妈妈之间的爱情神话彻底打破,妈妈那时候已经为了我的成长放弃了工作,成了全职的主妇,这才是故事的收场。但是,两人没有任何吵闹就离婚了,我判给了妈妈,爸爸和那个年轻女人结婚的时候我还记得很清楚,可以说是郎才女貌,所有人都到场祝福他们,你知道那天我做了一件什么事情?”

阳子弯弯的嘴角笑意,耶达感到这种笑很刺眼,很沧桑,在那张单纯的脸上浓墨重彩画上了悲伤的痕迹!他缓缓摇了摇头,安静地等着阳子继续往下说。

“那天,我一个人走到他们结婚的礼堂,当着众多叔叔阿姨的面,一脸微笑的对婚礼中的二人说‘祝你们幸福’,然后,将手里的红酒泼了出去,他们那天狼狈极了,我觉得为妈妈出了一口气!”

“后来呢?”耶达眼里有了阳子看不懂的东西,“后来,妈妈哭了,我有点不知道世界上能够相信的是什么,不能相信的是什么。还是所有的都不能相信!但是,我伤害了自己的爸爸不是吗,这件事不能说谁对谁错,走在一起的也不一定会从一而终,这就是我害怕的东西,安全感什么的,只能是自己给自己。”

“没关系,过去的都过去了,我们都应该往前看,还有,你最好相信我,我想要给你快乐,不想看到你言不由衷的笑!”耶达破天荒又笑了,他大步走近阳子,轻轻拉过她的身子,把阳子稳稳抱在怀中,不是那种煽情的拥抱,阳子感到温暖和安全,她不知道自己抱着什么样的心态去接受了这个拥抱,只是觉得没有理由拒绝,阳子不由自主伸出手来回抱住耶达,两人各怀心意,静静矗立在寒风中。

阳台上的灯依然亮着,楚澄宇就这样一动不动看着他们拥抱在一起的身影,缓缓端起一杯冒着热气的茶水,看不出一丝表情,只有握住水杯的苍白的指节泛着微微寒光。

“我到家了,耶大编,谢谢你的款待!以后要是有这样的好事千万别忘了我!”阳子恢复了疯癫,一脸嬉皮笑脸。

“好好,不会忘了你,还有……”耶达像是想起了什么,走近阳子,“嗯,忘了一件东西!”说完,没等阳子反应过来,就在她的额头上吻了一下,蜻蜓点水般的。

阳子已经不能形容自己的感觉了,今晚上发生的事情太多,与耶达的关系变得暧昧不明,那个凶神恶煞般的耶达主编就像一只小羔羊,满眼的温柔看花了阳子的眼,刺痛了阳台上默默注视这一切的小男人!

“晚安!”耶达头也不回走掉,楚澄宇拉灭阳台上的灯,狠狠关住门走进屋子,碎掉的茶杯连同冒着热气的茶水被丢在了垃圾篓里可怜地着。

015 隔阂

阳子开始发现自己的生活发生了一些变化。

恬歌还是老样子蹦蹦跳跳老往阳子这里跑,有时候还拖着满脸不情愿的楚澄宇来家里混饭吃,原来是一个人混,现在成了两个人。

阳子尽管有一万个不愿意也不好意思拒绝,恬歌的眼睛亮晶晶的一脸无辜,像个仙女似的让人不忍心说不。就是想要赶他们出去也只想把楚澄宇赶出去,不知道是怎么招惹他了一脸的不屑和轻蔑,阳子看着有点火。

“好阳子,我们煮面吃吧,小宇说你煮的面好吃的不得了!”恬歌一只手搭在楚澄宇的肩膀上,一只手拉着阳子的胳膊晃荡,两边都不误事。只是阳子的头朝左看,楚澄宇的头像右看,互相不搭理。

“小宇子,有你这么对待师父的么?来混饭还这么理直气壮,真是给我丢脸丢到家了!来,快点笑一个!”

“小宇子?”阳子愕然看向楚澄宇泛青的脸,心里熊熊的笑意如火山爆发一样喷薄而出。

“哈哈……哈哈……小宇……子!”阳子脸部扭曲到惊世骇俗的地步,把拉扯中的二人看傻了。

女人,居然可以……笑得如此豪迈!

“有什么好笑的?很好笑么?”楚澄宇脸红红的有那么一点可爱,阳子忙不迭点头:“很好笑,很适合你,很强大的笔名!”说完给了恬歌一个大拇指,两个女人继续无耻地玩弄着楚澄宇脆弱的神经。

“笨蛋阳子,就你一直像个白痴,讨厌死了!”楚澄宇大声吼了这几句话以后,就气呼呼走了,留下她们二人面面相觑。

“恬歌,那小子怎么了?火气这么大!”阳子看着恬歌不解地问。

“不知道,最近几天一直都是这样,火气大,乱发脾气,还把我给他买的茶杯给摔碎了扔掉了。”恬歌对楚澄宇的怪异丝毫不吃惊,倒是反过来一脸兴味看着阳子。

“恬歌,小宇子没有和你说过女人不要用这么俗气的眼光看另外一个女人么?”阳子冲到她面前对着那小巧的鼻子就是一个狠捏。

“我是在读你的内心,我觉得你们俩最近都很奇怪!都有点欲求不满的征兆!”恬歌妄下定论。还自以为说得很对一个劲点头。

“阳子,我们家小宇有点喜欢你,我感觉……哎,疼疼。你别这么用劲啊,”阳子加重手劲,其实是心里满是被说中的心慌。

“哦哦,阳子,番茄啊番茄,”恬歌不知什么时候又开始在阳子的屋子里转悠,这回是在厨房里发现了什么宝贝似的,楚澄宇皱着眉头不为所动,反正令恬歌兴奋的东西有很多,甚至是狗狗换季时的脱毛也能引起她的欢呼雀跃。

“我要吃番茄,”恬歌抄起阳子的水果刀开始切番茄,圆润光滑的红色水果像是顽皮的孩子,滚来滚去,大眼美女高喊了一声“赐予我力量吧!”就朝着番茄砍了过去,无奈的是手指一阵生疼,红色的番茄汁水和血水混在一起,糟糕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