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18章
师父 我就是赖上你了
文朵朵
3102
历史久远

017 谁是谁的谁

“耶达,我们都跑题了,哈哈,你原来的那个问题还算数么?”耶达笑着,微微点了一下头,“耶大编怎么可以信口雌黄!”

“好的,耶达,我答应你,做你的女朋友!”

耶达愣住了,他看着阳子,好长时间,点头,“好!”阳子看着耶达点烟的手微微颤抖,心里难过起来,耶达,我们其实都是傻瓜,你也是!

随后,耶达越来越高扬的情绪表明他的兴奋之情,亮晶晶的眼睛里满是柔柔的光芒,他不否认是楚澄宇的出现刺激了阳子的决定,但是怎么也好,他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牵着她的手,肆无忌惮看着她悲伤或者感动或者高兴的样子,这一刻,盼了多久?

耶达破天荒悄悄拉着阳子的手,他们自从很久以前的那次吻别就再也没有过什么深层次的接触,耶达一直扮演着阳子的领导角色,阳子也很乖巧地做自己的文学梦,这一梦,一睡一醒之间就是冬去春来的又一年。

“阳子,楚澄宇可能不久就会和那个恬歌完婚了吧,毕竟家族的事情才是重要的,”耶达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这种还算是浪漫的时候和阳子谈到这些,只是觉得阳子剪不断理还乱的情绪会使她自己受伤,或者说自己还有点稍稍的不放心。

“嗯,我知道,他们很久以前就订婚了。还是那种轰轰烈烈的大事件,让人想要忘记也难。”楚澄宇已经是一个过去式,应该从记忆中抹去了。

“怎么样,下个礼拜我们去海边玩完吧?”耶达难得提议,“给我们的美女作家一个放松和搜刮素材的好机会。”

“好啊,很久都没有出去玩了!”其实阳子不知道,本来是原定的两人行,出其不意变成了几人行,这次游玩,真的跟打仗一样使人精神疲惫!

阳子后来知道,如今的楚澄宇已经不是那个跟在自己屁股后面叫着师父的楚澄宇了,他现在是名副其实的商人,头顶自己家族企业的光环,在阳子工作的出版社成为了首屈一指的股东,就是那种随便抖一下小拇指也能把一个领导炒鱿鱼的股东。

而那天自己参加的那个什么内部会议,就是为了迎接这个神秘而低调的新投资人举行的接风宴,只是这个主角不怎么领情,还没有开到一半就溜号了,而且是谁也找不到人影,耶达,也就成了楚澄宇的一名手下,阳子感到有点吃惊,事情总是向着不能预知的方向发展。

更为神奇的是,楚澄宇在新单位落地还未生根,就迎来了出版社的第二批客人,据说是楚澄宇的老妈,还有久未谋面的恬歌。

“小宇,跟我回去,”楚澄宇的老妈长得和楚澄宇一样漂亮,气质优雅,就连发怒的时候也风采绝佳,这是阳子在耶达办公司里交完稿件以后出来遇到的场面。这个女人脸红红的正在无人的楼道里与自己的儿子争执。

“妈,你说过你不干涉我的自由,我现在也是在努力工作,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楚澄宇有点焦躁地抓头,眼睛里还有红血丝。新官上任三把火,这火看来也不是好放的。阳子故意把头低下想要躲开他们两人的争执。

“我是说不干涉你,但是没有让你把钱砸在这么一个小出版社上!”阳子听明白了,事情的关键就是在这里,楚澄宇依旧是顽劣不改,但是,这又是为什么呢……

阳子正在一边思考一边看着母子二人的口水之战,不料,一个人的出现将所有人的注意力转移到了她自己的身上。

“阳子,真的是你么?”恬歌那张惊艳的面孔出现在阳子面前,还是那张倾国倾城的脸,瘦高的身材,穿了一身色彩斑斓的衣服,像极了风情万种的花蝴蝶。阳子站在边上,有点像乡下妹子一样,说好听点就是纯朴,俗气点说就是土包子一个!

楚澄宇的母亲听见以后将脸转了过来,如果不是多心的话,阳子肯定她的眼睛里面藏了很多匕首,将她的身体砍出无数血窟窿。

“恬歌?你…你怎么会在这里?”阳子结结巴巴地问她。

“还不是为了他!”恬歌用手一指楚澄宇,满脸的忧愁,“小宇放着好好的婚不结,宁说还要拼什么事业,就成现在这样了,我和阿姨就是来把他抓回去才来这里的啊。”久未见面的恬歌说话的时候还是那种漠不关心的淡淡表情,阳子有点纳闷,很奇怪的感觉。

“你就是阳子?写书的那个阳子么?”楚妈妈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阳子身边,锐利的眼神上下打量着她,好像在看一件待价而沽的商品。轻蔑的意味毫不掩饰。靠,有钱就了不起啊?阳子心里的不平衡蠢蠢欲动。管你是谁的妈,也没有这么那眼睛藐视人的啊。

“其实我们,是见过面的,哦,是我见过你,你没有见过我而已,如果你还没忘记的话,你还记得在咖啡店打工的事情吧,”楚妈妈很含蓄地提醒,阳子顿时恍然大悟,那个时候,也是因为眼前这个女人,离开了和楚澄宇一起工作的咖啡店,原来,就是她,真没有想到,还能见到那个辞了自己的始作俑者。算幸运还是霉运呢?

“幸会,”阳子一脸谦和,不卑不亢,我不亏心,干吗迁就自己故作卑微?

“如果有时间,我想我还想和你吃饭聊聊的,”楚妈妈眼里闪着精明的光,阳子微笑,尽管脸庞已经开始有抽筋的迹象,但还是保持着彬彬有礼,过肩摔什么的,对眼前的女人,还是不能用的,否则……

“我的儿子就是为你才来到这里的?家也不要了,婚也不结,还投资什么出版业,说起来也不过是个不起眼的小圈子,真不知道你使用了什么心机才把他耍的团团转啊!”女人恶毒起来是所向披靡的,只不过这个理由阳子听了很不明白,为了我?楚澄宇为了我?楚妈妈你真是好笑,我有什么好的他会为了我……

“妈妈,你胡说什么?你这样随便攻击别人会让我很困扰!”楚澄宇急忙拽住母亲的手臂,将阳子挡在身后。

“楚阿姨,你误会什么了,阳子是我的女朋友,你这么说可真是不给我这名正言顺的男朋友一点面子啊。”耶达笑容可掬的出现在众人面前,眼前的这场戏,他不得不出面,阳子那张泫然欲泣的面容扰乱了他所有的思绪。

听到这话,阳子吃了一惊,本来就是事实,迟早要说的,只是耶达如此正式的揭牌仪式,让所有在场的人都愣住了。

楚澄宇与母亲争执时的焦躁没有了,反倒是淡淡扭回头来看了阳子一眼,有点忧伤的眼神下,是浓浓的化不开的失望。阳子低下头,不敢看他,随后,他紧握的双拳缓缓松弛下来,楚澄宇吐了一口气,“不错啊,耶达,祝贺你!”

楚母满是怀疑的眼神在恬歌以外的三人身上盘旋着,来来回回,探照灯一样,阳子生怕一不小心就抵御不住这种的袭击泄露了心里的秘密,硬是将脸转到耶达的方向对他挤出一个微笑,对楚母道:“对不起,给你们造成了这么大的麻烦,楚阿姨,我是耶达的女朋友,有些事情,请您不要乱猜测,就算不相信我,你还会不相信耶达,不相信你的亲儿子么?”

“哦?没想到你目标转移得这么快,不过这样也好,恬歌也怀孕了,你的这个念头,倒是断地很及时,生了我不少的麻烦!”楚妈妈的话已经从隐晦的责难变成了意味十足的挑衅,阳子紧绷的神经开始走到崩溃的边缘。

“如果,所有的母亲都像您这样,我觉得倒是一种悲哀,你在埋葬孩子的幸福,自己却乐不可支,应该说您是悲哀好呢还是精明好呢?种什么就会结什么果,楚阿姨有兴趣不烦慢慢往后看!”阳子一改温文谦和的模样,冷脸的表情让所有人一怔。

“哦?你在说我害自己的孩子?你这个没有教养的女人,离我儿子远点!”楚妈妈盛气凌人走到阳子跟前,扬起的手臂很优美地赏赐了阳子一个响亮的耳光,啪的一声使得在场的所有人不寒而栗。

“同样的话,回敬你!礼尚往来是美德!”阳子毫无畏惧地迎上前去,抬手给了眼前女人一个更为响亮的耳光,一来一回,短短几分钟的时间,精彩的镜头就定格在阳子纤细的扬起的手臂上,没有一丝隐忍。

众人都不知如何收场。“这一巴掌,是想教育你如何尊敬别人!”

“你……”楚妈妈眼中满是吃惊,居然,居然被这个乳臭味干的丫头给了嘴巴!

“阳子,别这样!”楚澄宇大声吼着阳子的不理智,眼睛红的像发怒的狮子。

“别怎样?你的意思是我只要站着就好,并且好好享受你们一干人等给我的赏赐?楚澄宇,做人,有个限度,你还是好好准备回去结婚生子,我是耶达的女朋友,用不来你管!”阳子脸上冷笑到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