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19章
师父 我就是赖上你了
文朵朵
3751
历史久远

楚澄宇听阳子的话有点刺耳,他像气的皮球,漫不经心靠在墙上,将眼光投向窗外,“好,你说的好,我没有权利管你,是我不对!”然后转头对自己的母亲说:“妈,这下你放心了吧,过一阵子我就回去结婚,不要再闹了,我已经到了极限!”

楚母听了没有吭声,脸上被扇过的地方火烧火燎,但是看到儿子眼里几乎灭绝的希望,看样子还算是比较满意眼前事情的发展方向,她用冷冷的眼光扫了一眼耶达,还有阳子,转身优雅地离开,莫了,还扭头对满脸吃惊的恬歌说道:“恬歌,你就暂时留下这里照顾小宇吧,他一个人我不放心。”说完还看看阳子。

阳子有点好笑,什么是不放心小宇,就是不放心我呗,心里怎么这么闷,连呼吸都会生疼。

“好!”恬歌乖巧的点头答应。

楚母离开,四周暂时恢复了平静,耶达搂过阳子的肩膀,楚澄宇将头转过去躲开这一场面。

阳子将头靠在耶达肩膀上,一直忍耐着的眼泪也决堤而下,“唉,怎么整天就不让人省心呢!”耶达摸着阳子的头发,一脸温柔地安慰。

这个下意识的动作刺痛了楚澄宇的眼睛,幸福,一下子离他很远很远,原本近在咫尺的阳子,像一颗挂在天边的北极星,天越是明亮,就越是看不到它的身影。

“我们下个礼拜不是约好去海边的么?”耶达看着阳子不计划收场的眼泪及时转移话题,他自己心里的滋味又能好到哪里去啊!

耶达真的想问阳子,你的眼泪是为谁流?

阳子看见恬歌还是活泼地跑到楚澄宇跟前,笑着说了几句什么,楚澄宇想了想也笑了,阳子眼睛有点刺痛,已经看不到任何人的表情,在众人吃惊眼神中,阳子和耶达,轰轰烈烈公开了二人的关系。

“嗯!”阳子虽然提不起精神,但还是很合作地抬起头来给耶达一个安心的笑脸。

“好,我们下个周末就去吧。”呆在这里只会让人窒息,阳子突然明白为什么寻短见还是心情特别好的时候人们都喜欢去海边了,因为那里宽大到足以包容所有的忧伤与快乐。

018 搭错线

周末的海边,天很蓝,海水也很蓝,海天一线处是耀眼的夕阳,裹在软绵绵的白色云团里很好看,淡黄色的沙滩就像一块可口的蛋糕让人恨不能咬上一口,空气里有湿湿咸咸的味道,外加一个别有异国风情的遮阳大伞,哈哈,真是好不惬意——如果没有某些不解风情的家伙入侵的话!

几小时前:

“阳子,真不够意思,出去玩也不告我一下!”恬歌幽怨的紧皱双眉,显得楚楚可怜,原来发生的斗殴事件似乎一点都没有影响到她的心情。

“对不起,是我想带阳子出去,当然了,你要是不介意的话也可以跟着来!”耶达有点不好意思的挠了下头发,心里着实为难。

“要去,当然要去!在这里每天对着小宇的扑克脸,都快要疯了!”恬歌没有半点风度的大声喊冤,淑女风度只是昙花一现,耶达不由苦笑,求助的眼神看向阳子。

“好,你要是不嫌弃当灯泡,就一起来吧!”阳子其实是想要告诉恬歌不要来搅和,看见她心里也会隐隐约约难过,但是她的好脾气使得拒绝的话很难说出口,“阳子,还是你最好,你真善良!”恬歌说完还不忘笑眯眯看着耶达。

“谁说我是扑克脸的?你们要去哪里?我也要去!”此时,某个人突然出现,打乱了原本计划中所有的步调。众人寻声望去,楚澄宇果然是顶着一张扑克脸走了过来,几天没见,憔悴到让人心疼,头发有点像鸟窝一样顶在头上,眼睛里也没有了亮晶晶的神彩。

阳子看着楚澄宇,想起那天那个强势的楚妈妈,唉,作这样的人的儿子,也是一种沉重的负担!

“好吧,反正多一个人也是多,两个人也是多,是吧?阳子。”耶达声音有点发抖,显然是对这个不速之客的出现感到无奈,或者说情敌?

“我觉得你还是不要来,”阳子冲楚澄宇道出实话,她是真的不想见他。

“怎么,难道你怕我?”楚澄宇开始不合实际地挑衅,见鬼,你连我妈都敢甩耳光,还会怕我?

阳子努力让自己不去看那张熟悉的脸,宁是朝着耶达一笑,强迫自己闭嘴。

楚澄宇看到眼前这闷闷的空气,心里有点窒息,阳子你也不想看到我吧?一个和别的女人订婚的男人,还是一个不守本分喜欢另外一个女人的男人,真的是很辛苦!

于是,两个人的甜蜜旅行成了四个冤家的旅行,整个空间的气氛变得无比诡异,耶达不出声,恬歌是个话唠,阳子冷淡,楚澄宇焦躁,祸国殃民的各种负面情绪成了他们的主旋律。每个人都在忍耐着什么。

四个人闷着声开始了这趟奇怪的海滨之旅,阳子坐在副驾驶上开始装睡,楚澄宇与恬歌则是亲亲秘密坐在后面一排,谁都不想第一个开口说话,阳子将一枚薄荷糖递给耶达,防止其开车时候打瞌睡,楚澄宇看见这一幕则是闷闷不乐扭头看向窗外,只有恬歌像只麻雀,一路上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嘴。

“小宇,你真是不应该跟我们一起来,看看你这个样子,简直就像是要去追债的。”恬歌故意加重了我们这一词,她红润润的脸蛋上是明显的不满意,楚澄宇哼一声不理她。

“耶达,我感觉你的脾气真是好到家了,怪不得阳子会答应和你在一起,要是小宇,哼哼,和驴一样倔强,真要把人给气疯了。”恬歌直白的话语给楚澄宇伤口上撒了一把盐,一车的人都开始尴尬,阳子脸很容易就红了,心里没来由惶惶然。

“恬歌,你就不要折磨我们了,要不现在就把你放下车自生自灭!”耶达破天荒说出威胁的语言,恬歌在“偏心偏心”的叫嚷声中乖乖举起白旗。

此时,蓝天碧海展现在眼前,一路的疲劳顿时消失了。在遮阳伞下,阳子和耶达搭好了烤肉架,等待海边夜晚到来时美餐一顿。看着两人忙碌的身影,楚澄宇只是远远观望着,那种默契的背影,想白蚁啃噬木头一样痒痒的还有点疼。

“小宇,你既然喜欢阳子,为什么不告诉她?”恬歌没有了原来子的单纯,有点担心地看着楚澄宇一脸悲哀的样子,不由叹息。

“啊?你,你都怀孕了,还让我怎么说,谁相信?”楚澄宇身体从沙滩上弹了起来,满是泄气。

“抱歉,要不是为了好脱身,也不会弄出这么多的麻烦!但是,阳子应该想得到吧,哪有怀孕了还这么疯狂的孕妇?真是个笨蛋!”恬歌有点不忍心,阳子那么好的女生,小宇怎么舍得放手,还弄成现在这个样子!

“但是你们俩都配错对了,以后可就麻烦死了,”恬歌作出评论,还摆出若有所思的样子。

“是啊,有哪个女人愿意和一个有妇之夫来往?”何况我还很差劲地骗过阳子,楚澄宇心里闷闷地补充了一句。

“可我们......”恬歌还想说什么,看到楚澄宇的眼神后也噤声了。

“看来,你们就差临门一脚,这一脚,是不是得我去踢?”恬歌没头没脑开始制造计划。

“我的大小姐,你就别添乱了。哪次有你上场,结果都不是变得更乱吗?你生出的怀孕妙计,不就是把我们俩搞得更惨吗?”楚澄宇出了一身冷汗,这些事一一算来,恬歌这种搅黄别人好事的情况不止发生了一次,如果再让她出马,后果……

“可是,我这不是白来了吗,”恬歌委屈地撅嘴。

楚澄宇一时间脑袋开始无限变大,变大……

远处,阳子耶达一路上说说笑笑着走了过来,“小宇,你们说什么呢那么神秘?”耶达对楚澄宇的称呼很亲切,楚澄宇也没有什么不适的反应,倒也欣然接受。

“我正在说小宇那张泫然若泣的脸啊,”恬歌慢吞吞回答,心里的小算盘打得稀里哗啦的。

“小宇,你就不能摆点笑脸出来?这样子还让我们有什么心情玩啊,不行,我得把你遣送回去,破坏气氛!”恬歌开始和楚澄宇较劲了。楚澄宇有点无奈地把手指扯住嘴角的两边一拉扯出一个人造的微笑,“这样行了吧?”

“变态!”恬歌总是适时点火,楚澄宇的脸开始在变态声中泛起了,像只醉酒的狒狒。“你这野丫头还嫌害得我不够惨是么?真想将你挫骨扬灰!”

恬歌躲在阳子身后笑得阴险,“那就先把阳子挫骨了,再把我扬灰了。”阳子纳闷,这关我什么事啊?

“耶达,走,咱们先去做烤肉去,我从国外学的本事不用可就浪费了,”说完扭头跟阳子说,“你们两个门外汉就先等着啊,本姑娘心情好,伺候你们一回!”

“喂,那你拉我去算什么?”耶达不满了,自己的女朋友和情敌在一起,怎么能让人放心呢?

“我喜欢拉你不行么?真是的,男人总是这么小气!”恬歌皱着眉头恶狠狠盯着耶达看,耶达被她软硬兼施拉走,阳子看在眼里简直就是良家妇女被恶棍拖去青楼卖身的,滑稽,老实的耶达竟然就这么......跟着去了——尽管是被拖着,沙滩上出现了两条长长的痕迹,无比凄惨。

楚澄宇也是意犹未尽地看着两个拉扯中的身影,他将目光移到阳子脸上,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脸。这个恬歌,也许把耶达吓坏了吧。

“师父,过来,坐到我这里!”楚澄宇拍拍身边的垫子,冲阳子洋洋洒洒的笑。

就如同初次见面的时候,那个青涩的大男生一亮阳光灿烂的笑容晃晕了阳子的眼睛,场面熟悉而温馨,阳子的鼻子竟有点酸酸的感觉,身体不由控制走到楚澄宇身边,挨着他坐下,竟一时无语。

“师父,我和恬歌,一切都没有,都是假的。”还是说实话吧,楚澄宇默默下定决定,剩下的事情,就看阳子的决定了,毕竟,有错在前的是他啊。

“到这个时候,说这些有什么用吗?我又不是小孩子,”阳子想要起身,却被楚澄宇硬生生拽了回来。

“恬歌的孩子,不是真的,全是我俩出的馊主意,和我有莫名其妙的婚约倒是真的,我们达成协议,等结婚把事情安顿好了,我们就离婚,各做各的事情,恬歌就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楚澄宇将里面的事情简单地精了出来,阳子皱眉:“婚姻和生孩子在你们这些眼里都成了什么?”

“我们也不想这样的,但是,又有什么办法?”楚澄宇低下头,无助地说道,“只有这样,才能摆脱我妈啊。可是,我却等不到那一天了,你成了别人的女朋友,阳子,我真的就那么不值得你信任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