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22章
师父 我就是赖上你了
文朵朵
3542
历史久远

“你想怎样?打人总是不对的!”耶达不满地看着楚澄宇,问恬歌。

“欠债总是要还的,是阳子你来还,还是耶达你这个男朋友来还,你们选吧?”恬歌想了想补充道。

“刚才的东西你要怎么还?”恬歌耸耸肩,一脸揶揄看着耶达,耶达继续皱眉,大家都很为难,眼前的局势一触即发,刚刚才在烤肉架上码好的肉已经散发出了糊味!

“这种东西能还么?你究竟想干什么啊恬歌?”楚澄宇越来越搞不清楚恬歌的目的,红杏出墙自己还算不上,但是眼下这情景,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收场了。

“只要有心还,还有什么还不了的?”恬歌凶巴巴但是带着点委屈的表情使得所有的人都找不到合适的理由来回答。她忽然叹了口气,无奈地走到耶达身边,“阳子,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就这样办吧,耶达,你说呢?”

肉已经烤焦了,散发出的烟袅袅飘来,混着咸湿的海水的味道,恬歌伸出双手,将耶达的脑袋拉下来,然后在时间停止的瞬间吻上了耶达的嘴唇,动作一气呵成,没有半点犹豫,更没有蓄谋已久的意味,只是,这一切太过突然,现场的八只眼睛包不同的意味四处乱射。

“恬歌,你真的还嫌事情不够乱么?”耶达微怒的脸颊上浮现出淡淡的红晕,他捏着拳头看着一脸无辜的恬歌,楚澄宇和阳子已经找不到合适的词汇来形容自己的思想了,阳子更是脑中一片混沌,这,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好了,讨债就先讨到这里,耶达,你不要怪我,全是你女人搞出来的,你得负责收场!”

“阳子,刚才你和小宇的事情,我可以暂时不追究了!”恬歌松了口气,趾高气昂的霸气中掩饰不住的羞赧,阳子想,是我多心了么?

“就算……算你亲我,我也是不会……喜欢你的!”耶达开始口吃,一个大男人,活到这么大,被女人强吻,悲哀的是,这个女人还不是自己的女朋友!

“我知道啊,但是,你以后会的,我会在这里呆很久的时间,直到你喜欢上我!”恬歌泼辣的神态里是难掩的真诚,楚澄宇一看不好,这家伙是动真格的了,和自己在一起这么久,都没有看到过她这样坚决的眼神。

耶达,你或者,真的要完了!

“好了,我们去吃饭吧?好不容易做出来的烤肉,你们一个都不能浪费!”恬歌和没事人一样拉起耶达的胳膊,还不忘拽一下愣神的阳子,就往烤成焦炭的烤肉架走去,趁人不注意的时候还不忘狠狠瞪了楚澄宇一眼,楚澄宇先是一惊,随后释然,有点感激地点点头,看来,恬歌有时候并不是那么笨蛋的。

耶达就像被人拴住了手脚的大闸蟹,一身的怒气都不知道该往哪里发泄,眼见着阳子被楚澄宇占了便宜——后面自己也沾了恬歌的便宜,虽然是被迫的,但就是想不出自己为什么会被牵着鼻子走,窝囊的要死。

这顿海边浪漫的晚餐,成了一场弥漫着硝烟的战场,阳子就是引发战争的核心,大家默默吃着烤肉,半生不熟的味道别有异国风味,当然是恬歌这个女魔头从他国剽窃来的,味道不伦不类,楚澄宇和耶达更是酒混着肉一阵猛填,大有茹毛饮血之势。恬歌有点疯狂地叫两个男人吃掉已经烤糊的肉,那图团黑乎乎吓人的东西,居然吃到一个不留,原来心情极差或者极好的时候,胃口是全方位开放的,恬歌给自己增加了这样一条实战经验,并有意向在未来的日子里进一步研究实施。

“让我们为了忘记一切不愉快的事情,干杯!!”恬歌兴高采烈举着酒杯,其他三个人则是怀着各色的眼光来打量这个喜怒无常的女人,鬼才忘得了呢!

“小宇子,怎么你也找抽呢?信不信我当场抽你?然后是耶达,是男子汉的就干杯,小气的要死要活的!”阳子算是彻底弄清楚恬歌和楚澄宇之间的气场是什么性质的了,俩人站在一起就是一对痞子,从头到脚的臭味相同,就是少了那么一点暧昧。

楚澄宇挑高眉毛极为不情愿端起酒杯,冲着耶达很义气地说了声:“干杯,算我不对!”

“什么是算你不对,根本就是你不对!”耶达闷闷想了一阵,趁着酒劲在脑子里乱窜,也举起酒杯,“干杯!”

阳子彻底短路的脑袋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思考了——除了刚才的那两个轰轰烈烈的吻!

020 过往

当故事不知道该顺着什么样的轨迹来发展的时候,正当阳子手足无措的时候,她那个贴着史努比的粉红色手机呜呜叫了起来。

放下电话,阳子感到时间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楚澄宇第一个发现了阳子的不对劲,他满身酒气地冲到她身边,“师父,出什么事了?”

“我爸爸,病危,我得……回去,赶紧!”阳子露出似笑非笑的脸,月色的照耀下有那么一点狰狞,爸爸,那个曾经帅气的、任性的、开朗的爸爸,那个把妈妈和她的爱情神话统统打破的爸爸,就要,从世界上消失了么?

“徒儿,你说呢,真是神奇,我原本是恨着他,尽管有那么一点点的恨,但是真没有想到他会这么快就离开,你说是不是我的诅咒灵验了?”阳子的声音发抖,眼前开始变得一片氤氲。

“不要这麽想,我们还是赶紧回去,也许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糟糕!真的!”楚澄宇听到阳子叫自己徒儿,心里一阵激动,他不顾恬歌和耶达的怒目而视,毫不犹豫将阳子圈在自己怀里,“师父,人都是一样的,每当失去的时候才发现东西的珍贵,就像我离开的时候,才发现什么是自己想要的!”

“你不知道,我因为爸爸对妈妈的背叛恨了很长的时间,可是……”阳子哽咽着,断断续续说出自己缺乏安全感的缘由。

“我知道,所以你才会拒绝我,我稍微有点安心了,最起码还可以肯定你是喜欢我的是吧?师父!”楚澄宇心里扔进了一颗石子,眼前的这个女人啊,这不知道让自己费了多大的力气呢。

“走吧,我们赶紧去看你的爸爸!”楚澄宇暖暖的手掌里有微微凸起的茧,摸上去有点厚实的安全感,阳子任由楚澄宇拉起,眼泪哗啦啦落了一片。

“走吧,真是个让人不放心的师父!”楚澄宇走到恬歌和耶达身边,有点歉意的看着他们,“对不起!耶达,我还是不能放开我的师父!”

“你是在挑战我的极限么?”耶达不甘示弱地反问,“我还并没有说我把阳子让给你了。”

“那就等我实际行动来证明吧,耶达,真的感谢你!”楚澄宇知道,耶达,在一定程度上,原谅了自己,其实是原谅了阳子。

“阳子,我们走!”耶达没等楚澄宇发表意见,就猛的起身拽着阳子的手离开,留下一脸愕然的楚澄宇,阳子已经恐慌到没有力气甩开耶达的手,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亲人怎么会这样一瞬间天人两隔。

“小宇子,看来你的任务很艰巨呢!”恬歌不冷不热的扔下这么一句话,也转身离开了,“你怎么搞得和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似的?”楚澄宇不满的大吼,恬歌一脸甜甜的笑容,“要是你跟阳子跑了,我就找耶达,耶达那个人不错,要是耶达也不要我,呵呵,我就再去找一个能让我满足愿望的男人回来,很简单啊!”

“你,你还真是个女魔头,我妈怎么就选中你了呢?”楚澄宇捏着拳头气氛地想。

“还能有什么理由啊,人家很漂亮啦!”恬歌一脸无耻。

这边,耶达使劲拽着阳子的手不放松,指甲甚至是掐到了阳子的肉里,他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快速向前走着。

“为什么不拒绝楚澄宇?为什么?”耶达开始发怒了,生平第一次,阳子感到了深深的愧疚,耶达的儒雅,已经被自己的背信弃义弄得面目全非,甚至变得蛮横而焦躁。

“对不起,我不知道该怎么拒绝他,真的不知道!耶达,我想我是爱他的,从一开始就没有忘记,”阳子努力地想要从耶达手中抽回自己的手,可是没有一点力气,耶达不满地看着阳子的仓皇失措,心疼地抱住她微微发抖的身子,“对不起,我不问了,只要你好,我受什么委屈都行!”

“耶达,不要对我这么好,我反而更觉得自己十恶不赦,每天诅咒着自己的父亲,还让你为我受伤,我真的不值得,不值得!”阳子压抑很久的情绪爆发出来,嘶吼的哭泣声打在了每一个人的心上。

楚澄宇站在浑浑的街灯下,宽而瘦削的肩膀显得那么无力。

医院里,满是呛鼻的消毒水的味道,整洁的病房中,已经站满了人,阳子赶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有很多的亲友赶到了,最使她吃惊的是妈妈也一脸歉意地站在爸爸的身边,阳子和楚澄宇、耶达,在众人询问和同情的眼神里走进病房。

床上的这个男人,真的就是阳子的爸爸啊,怪不得,都半百的人了还是那么一脸谦和温柔的笑,年轻的时候肯定不知道捕获了多少怀春少女的芳心,阳子显然长得像她爸爸,可爱到看不出岁月的痕迹,只是那双眼睛显得有点刚毅,没有了她父亲那般的柔和。

楚澄宇和耶达默默打量着眼前的男人,满脸病容,面色微青,阳子的身体也因为这种骇人的景象瑟瑟发抖。

“过来,阳子,”男人睁开眼睛,轻轻吐出几个字,阳子的妈妈泪水把女儿拉到病床边上。

阳子只是哭,好像变成了哑巴,抽抽噎噎的看着眼前成为爸爸的男人。

“阳子,不要哭,爸爸只是想对你和你的妈妈说声对不起,但是,更希望你能快乐健康生活,有爱你的人,就不要拒绝,不要让我这个不称职的父亲给你带来阴影。”

阳子张了张嘴,终究是没有说出什么话来,她握着爸爸的手,将自己的脸贴在那双原本光滑的手上。爸爸的肌肤,真的是老了很多呢,原来那个气宇轩昂的爸爸,也会老的让人心疼。

黎明前夕,夜还未散尽,依然是无尽的黑暗笼罩着每个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