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26章
师父 我就是赖上你了
文朵朵
3500
历史久远

恬歌适时将满脸呆瓜相的耶达死拉硬拽出去:“喂,好呆小说都看了那么多了,有点眼色行么?”

平静了一段时间,阳子缓了缓紧绷的情绪,开始秋后算账:“楚澄宇,别以为事情就这么完了,还有账没有和你算清!”

“师父,徒儿知错了……”楚澄宇恢复了可怜巴巴的小狗形象,猥琐到连门外的恬歌和耶达都看不下去,“怎么就没有发现,你这么恶心的!”

耶达将脸转到一侧,好像在想着什么,满脸深沉。

“耶达,你啥都别想了,死了心吧,阳子刚才都说了,我才是她要的那个男人!”楚澄宇露出胜利者的微笑,大声宣告。

“你……”阳子气结,脸顿时红了下来,“你这个人,怎么就那么不知到害羞呢?”顺便赏赐一个爆栗子给楚澄宇那张骄傲的脸。

“干嘛打我,我们不是已经……已经……”楚澄宇被打的莫名其妙,看到样子羞赧的红脸,顿时笑了,原来,师父脸皮这么薄的!以后真有好戏看了。

算是结尾?

灼热的夏天过去了,又一个叶落的时节来临,阳子依旧像一只懒猫,终日趴在阳台上,晒太阳、写小说,还有——

“阳子,阳子,你在么?陪我去逛街!”恬歌自从充分暴露自己的野蛮行径以后就再也不遮掩,总是由着性子来骚扰阳子,而且是不亦乐乎!

“什么?你不去?哼哼,本小姐就让小宇子背你去!还是裸奔着去!”

电话里依旧是那个野蛮的吼叫声,阳子皱眉以后极为不情愿换衣服出门,以后的事实证明,恬歌的手段,比狼都狠!

“耶达,你敢跟其他的女人眉来眼去我就把你眼珠子抠出来当泡踩!”恬歌一边摆弄手里的刀叉切着盘子里的披萨,一边教育耶达要守夫道——尽管耶达一直没有承认恬歌是他的什么什么人!除了那个意义不明的吻,他们之间甚至是什么也没有。

耶达不知道脸上是什么样的表情,他有点沧桑地抬起头来,揉了揉发红的眼睛,欲言又止,再看看恬歌霸道的眼神,然后就叹口气继续低头吃东西,样子无助到极点。

这种景象真的是说不上的怪异,而且这种怪异已经持续了很长时间,没有人对此提出异议。阳子不明白,连她自己在内的所有人,究竟是怎么了?

这边,楚澄宇一脸小狗样吐着舌头讨好阳子,将色香味俱全的披萨小心翼翼地道阳子的盘子里,“师父,不爱吃洋葱么?我来吃,咦,怎么吃披萨都能吃到脸上去,我帮你舔舔!”

“徒儿,你是不是得了妄想症?”阳子不满地看着楚澄宇装疯卖傻,好歹也是个领导,注意一下影响总是要的吧?

阳子对楚澄宇的态度很模糊,总是刻意保持着一段距离,像是在观察和审核着什么。楚澄宇为此很不高兴,很不高兴!原来师父那么小心眼,还在记恨急性痢疾的那件假死事件!

“师父,我不是什么领导,我还是你徒儿,”楚澄宇继续可怜巴巴摇着尾巴乞怜,这一景象使周围的人倒抽一口凉气。

单位的同事们也许都在思索一个问题:以后该如何与这位看上去单纯实则狡猾现在又演变成弱智的领导相处呢。

“阳子,今年的新年年庆,你一定要去啊,好不容易大家都在一起!”恬歌记起了这件重要的事情,忙不迭跟阳子预约。

时间过得还真是快,几乎是眨巴下眼睛的时候,又一年就过去了,阳子回过神来,想到过去慌乱的一年,真是百感交集啊。

“一定要去哦!”恬歌不忘又念叨一遍。

新年年庆……

大厅里一片觥筹交错,横幅上喜气洋洋写着吉祥话,金灿灿的字迹很是耀眼。

楚澄宇穿着正装游走在熙熙攘攘的来客之间,谈笑风生,阳子就远远看他春风得意的样子,忽然间像是想到了什么,她也笑了,也是,生活本来就应该这个样子,安静祥和。如果,没有了某些人搅和的耍赖以外。

楚澄宇忙里偷闲寻找人群里的师父,不料看见阳子自己站在原地一个劲的讪笑,顿时警觉地四处张望,还好,没有人在她身边啊,怎么就笑得一脸白痴样?

耶达和恬歌也像有心电感应似的冲阳子走近,阳子远远看见两人互相拖拽拉拉扯扯的身影,耶达一脸无奈摸着脑袋看恬歌挎在自己臂弯里的魔爪,怎么甩也甩不下来。

耶达,到最后,我还是没有给你一个交代,或者说,我永远兑现不了我的诺言!!

“怎么了师父,看见耶达被恬歌纠缠是不是吃味了?”楚澄宇俊脸微红,没好气地说。

“是是是,我就是吃醋你要怎样?”阳子把心一横就跟他较劲,“我不准!”楚澄宇霸道地将阳子拖出大厅,耶达和恬歌算是搞明白了,小宇子根本就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啊。

“师父,我有话对你说!”外面的冷风轻轻吹过,楚澄宇转过神来专注看着阳子的脸,想要从她的表情里悟出点什么似的,神秘兮兮。

“师父,我有礼物送给你,你一定要收下!”楚澄宇的目光开始闪动蓝光。

大理石柱后面,恬歌拉着耶达欲挺身而出进行英雄救美的身子,“耶达,你再给我往出蹦跶试试?有我了你还看着别的女人,信不信我……”恬歌完全忘记了自己曾经是--或者现在还算是楚澄宇的未婚妻!

“阳子,我决定对你进行程序升级?”楚澄宇听到背地里那俩个人的不和谐音符,决定将事情进行到底,一不做二不休!

“你到底想干什么?你可别忘了,我还没有说要......”阳子继续扯皮,实在是想看看楚澄宇气急败坏的样子呢。

“原来是,现在就说不准了,恬歌那家伙已经在我之前移情别恋了,你还蒙在鼓里啊?”楚澄宇的眼神明摆着就是在说“阳子你真的是笨蛋一个!”

“啊?”阳子愣住了。耶达和恬歌么?那两个人是有一点暧昧啦,可是……

“怎么?难道还是相信耶达一直对你忠心不二?不会的,恬歌肯定是缠上他了,你死了心吧!恬歌看上的东西,就是嚼烂了也不会留给别人,况且是真心喜欢了。”楚澄宇一脸得逞的快意,阴险的将别人的幸福践踏于自己的铁蹄之下,“师父,你该不会还在惦着耶达吧?你说是不是?是不是?”楚澄宇看到阳子阴晴难定的古怪表情,马上转型成怨妇一个,恶狠狠摇晃着阳子的肩膀。

耶达笑了,在恬歌吃惊的目光下,笑得释然。也有点凄惨。恬歌心里突然难过了起来,“你说我,到最后还是被甩了,小宇还真是厉害!”

耶达舒了口气,拽了拽恬歌的头发,示意她回去,转身的时候又听见阳子的话,笑得更是开心了。

“师父,我的程序升级程序之一——将你直接升级成我女朋友!”

阳子张大嘴看着楚澄宇,一脸自信的笑容在冬日的阳光下镀上了金色。

“然后,”楚澄宇竟有点不好意思,他小心翼翼看了一下阳子的脸,展现出一副视死如归的豪迈,“然后,认真履行男朋友的责任!”

“什么意思?”阳子背后那种冷汗爬上来的熟悉感觉铺天盖地袭来。

“就是这个!”楚澄宇从衣服里鼓鼓囊囊掏出一堆东西,“这是你卖掉的那间房子啊,我又把他买回来了,你父亲可是亲代我的,这是他唯一留给你的东西,你还是她的主人,不过嘛,我们可是要同居的哦,提前熟悉一下二人世界也好......”

“徒儿,为师没有教过你如何尊重他人的意见么?”阳子嘴上不饶人。想起那件熟悉的房屋,心里却满是感动和想要哭的冲动。

楚澄宇笑得更灿烂了,眼睛也眯成了一条线,阳子眼里欢腾的幸福使他感到充实,“师父,徒儿发誓,永远不会让你伤心了,我们要完善一下咱爸咱妈的爱情神话,将爱情继续到底!”

楚澄宇拥着阳子的身子,眼里是从未有过的坚定!

“我们走吧!”楚澄宇像个猴急的孩子,阳子则是一脸雾水!

“去哪里?”

“搬家啊,赶紧,我盼着一天都不知道盼了多长时间了呢!”师父就是师父,什么时候都是笨笨的样子。

是啊,从那天网络上的“可以认识你么?”开始,也许故事就这样悄悄开始了,是注定的么?

“师父,你的脸红了,真的!”

“师父,我们晚上吃面条吧,面条很好吃!”

“师父......”

“师父......”

“喂,我好像一直都没有表态啊,谁,谁要和你一起.....住啊?”

屋里,依旧是那个暖暖的熟悉的味道,单薄的书桌,书桌上却堆满了一打打的书本,厚厚的沿着桌面蜿蜒着,阳子看着,嘴角满是甜甜的笑意,眼眶里却是晶莹的水珠,她知道,那是她已经出版的书,《烟花》《昨日》……这个笨蛋徒儿每一本书都买回来十多本,像是搞书展似的,又像是珍藏着什么的记忆,但是这份感动,足以融化掉所有冬日里的冰雪。

“楚澄宇,你这个大笨蛋!”阳子摸着五颜六色的书本,也许,在一开始就或许是个错误的故事中,唯一给与我们牵绊的,就是这种剪不断理还乱的感情线。

阳子想,风筝飞累了,也会有栖息的时候,就让这种淡淡日子里飘落的粉红色记忆,永远定格在心里吧,这就是幸福,不是么?

忽然,阳子转身,走到楚澄宇身边,一脸怪笑,“徒儿,师父说了,秋后算账的事情你还记得吗?”

“啥?算账?”楚澄宇眨巴眨巴眼,满是无辜。

“嗯,”阳子说完,微微伸手,一手扣住男孩的领口,一手扼住他的后脖颈,阳子转身,屈身,发力,咚的一声,过肩摔完美上演!楚澄宇摸着生疼的屁股,开心地笑了。

“然后嘛,”阳子笑眯眯走到倒地的徒儿面前,倾身压下,“这才是重点……”

一个吻,寂静无声,却又情深意重,盖在了二人微红的面颊上……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