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六月的婚礼
六月的婚礼
鱼月芽 著

悬疑灵异

类型

2016-06-28

上架

8.20万

连载中(字)

本书由九阅小说发行
©版本所有 侵权必究
指南
第1章
六月的婚礼
鱼月芽
3639
2018-05-28 13:27

下午六点的阳光还是很刺眼,茜雨把手机拿到树荫下才看清最新消息——

还有一位患者,大约要半小时。抱歉。你先吃着。

又是这样!总是要她等,可是又总那么客气、礼貌,令她不得不宽宏大量,也就不得不回了句:“没关系,等你一起。”

消息发送出去,很快便显示出对方已阅读。

看样子也没有很忙,还有空看手机呢!

茜雨赌气地想着,抬头望一眼不远处的中心广场,不需要立刻过去了,去哪里好呢?

正发着怔,只听“叮”地一声,茜雨转头一看,原来在她身旁的铁篱笆内,有一家咖啡馆。门把手上挂着一个铜铃,有人出入便会发出清脆的提示音。

茜雨清楚地记得,四年前它还不存在。这条繁华的经纬路,原本没有这种静谧怡淡的气质。

但是现在,它有了。

推门而入,空调的凉意伴着铜铃响拂面而来,咖啡的香气还有舒缓的音乐安抚了她的焦躁。空间狭小,一眼望去,只觉每一寸的布置都合理到了极致。

吧台后面,一个清瘦的女孩背向而立,正有条不紊地清洗着什么,听到有人进来便说:“欢迎光临,墙上有菜单,可以先看一下。”茜雨边拿钱包边说:“一杯美式就好。”“好的。”水声停止,女孩擦着手转过身来,脸上犹自带着礼貌的微笑,但看到茜雨的那一刻,不由得轻轻“呀”了一声。茜雨抬起头,打开钱包的手停滞在那里,黑亮大眼睛里的温柔光芒,在转瞬间被诧异与不安替代。空调装在门口,冷风直冲后脑,她听到自己的声音在发抖:“穗穗……”想过回来后会跟她见面,可是没想到这一切会来得这么快!

她想撤退!

退回到路旁,立在铁篱笆前,望着上面蓬勃的蔷薇,在心里做好准备再进来……

可是来不及了!面前的这个清瘦女孩有种特殊的引力,正一点点将她的灵魂抽离体外……

“叮铃”一声门开了,轻快的步伐伴着男子清越的声音传来:“穗穗姐,外面都收拾好了!”

茜雨的胸口再遭猛击!惊慌地转过头去,只见一个极年轻的男孩子走了过来,虽然他也有一双清亮的眼睛,笑容明澈如水,但远不及记忆中的那个人帅气。

还好不是他……

她稍稍安心,却越发清晰地感觉到心脏剧烈且难以压制的跳动。

男子将目光投向她,粲然一笑问:“这位美女,要喝点什么?”身为咖啡店的店员,他将几乎所有女性都唤作“美女”,但是对于眼前的这位,这却不再是一个单纯的称呼,而是极真诚的赞美。

茜雨被他一问,竟忘记自己已点过一杯美式,支支吾吾地说:“我不喝什么……我就是过来……那个……”慌乱间她将目光投向穗穗,突然莞尔一笑,“嗨,穗穗,好久不见!”她把眼睛笑成月牙,一遍遍告诉自己:我已经开始了新生活,没必要再为过去兵荒马乱!

穗穗怔了一怔,缺乏血色的嘴唇微微一勾,声音轻柔地说:“是啊,好久不见。”然后又望着男子解释,“她是我的……朋友……既然外面已经收拾好了,你就赶紧走吧,还要赶火车呢!”

男子听说,望着两个女孩一笑,眼睛里却闪过一团狐疑。他走到吧台后提起背包说:“那我就走了,你要一个人看店看到晚上十一点了,没问题吧?”

“没有你的时候,我就是这么过来的。再说了,如果没有客人,我也可以早点关门。”穗穗笑着说。

“就算那样,也很辛苦,所以你需要我!”男子说着一挑眉,等着她的肯定。

穗穗便笑着点点头,说:“对,有了你,轻松太多了。”

男子笑了笑,又望了茜雨一眼,亮烈的目光闪烁如星,却只是笑着说声“走了”便背起包,招一下手,朝门口移动。

两个女孩的目光炙热地钉在他身上,舞台追光一样追随着他的脚步,看他一步步接近门口,待他终于拉开了门,却又都闪电般地收回……

在出去之前,男子突然扭过头望着她们说:“哎,还没祝我考出好成绩呢!”

穗穗怔了一下,而后笑着说:“不需要,你肯定能考出好成绩。”

男子“哈哈”一笑,清亮的眸子又将茜雨凝住,问:“你呢?”

“我?”茜雨不断重复着将长刘海别到耳后的动作,懵懂而又无措地笑着,“我怎么了?”

“祝我考试顺利啊!”男子笑了出来,望向穗穗。穗穗却把头低下,用毛巾擦着干净的吧台。

“祝你考试顺利!”茜雨机械地说。

男子笑着说“谢谢”,而后只听“叮呤”一声脆响,透过玻璃门与落地玻璃窗,只见他的身影在店门口略一凝,到底还是转身走了……

两个人都在心里长舒一口气,却又同时陷入了极深的死寂。

过了好一会儿,穗穗才一笑说:“他叫邹恺,我请来帮忙的……来了有小半年?他明天有个考试,在外地,所以现在得去赶火车。年纪挺小的,所以有点……怎么说……很聪明……目光很锐利的那种感觉……”

她的话毫无逻辑可言,不过“目光锐利”四字还是震了茜雨一下。

又是一阵沉默,空气变得粘稠,极不顺畅。茜雨无意识地清一下嗓子说:“所以,这家咖啡馆是你开的?”

“是啊。有两年了吧!”

“所以说……你一毕业就实现了自己的梦想……”茜雨的目光在店内飘忽,只见幽静的暗色调空间里,一共只摆了三四张咖啡桌,有一半的墙是书架,但书却到处都有。

吧台一旁还有一个小小的甜品柜,里面放着各式各样的甜品。别的不敢说,有一个柠檬芝士蛋糕,茜雨倒是能够百分百肯定是穗穗亲手做的。

毕竟,她曾是她的“御用试吃员”。

甜品、咖啡馆、书、安安静静……只差一样,她描述过的未来,就百分百实现了!

穗穗则淡淡一笑说:“因为……梦想……其实并没那么难实现……”她的目光又落到茜雨身上,终于笃定且安稳了,“你回来多长时间了?”

“两周了。”

“所以,你是六月份回来的?”

茜雨心里突然发出“砰”地一声巨响,大眼睛里闪着光,难以置信而颇受伤害地望向穗穗,不相信她是无意的。

穗穗张一下嘴,正要再说什么,却传来一阵铃声。茜雨立刻拿起手机看了看说:“是……我男朋友……我们约好了在中心广场附近的餐厅吃饭,他出发过来了……所以,我得先走了。”

“你……男朋友?”穗穗瓜子一样的小脸僵住了,像是没办法消化这个名词。

“是啊!男……朋友……不过很快就会……变成老公了吧!”这些话像不服管教的小孩,一个个蹦了出来,“他是个牙医,叫艾伦。小的时候,我们两家是邻居,关系还挺好,我记得我还跟你还说过他,记不记得?后来他家就搬走了嘛,他还出国留学什么的……不过前几年,我妈妈跟他妈妈又联系上了,他快30岁了,我也快27岁了,所以就……就……就这样了……”她一直说,也一直笑,尴尬、慌张、刻意……她想让自己自然一点,可就是做不到!

穗穗的脸越来越白,找不到反驳的理由,只好先缓一缓,说:“哦……这样啊……挺好的……不过,这个点儿会堵车的吧?中心广场那么近,你几步就走到了,可是他现在才出发,还要你等啊?不如你再在这里坐一会儿,等他到了你再过去也不迟。甜品柜里有现成的甜品,你看你想吃什么?都是我自己做的。”

茜雨无法忽略方才刺痛自己的“六月”,她害怕话题会继续下去,连忙说:“没事,反正……反正每次总是我等他,都习惯了……医生嘛,总是忙!回头再聊吧。”话音还没有落,脚下已经开始步步后退,挥一下手便转身到了门口。

“茜雨……”

茜雨被叫住,傻傻地站在那里,心里有种很坏的预感,肩膀不由得发起颤来。

“这几年……你有见过……见过他吗?”她终于还是问了,“他知道你要结婚吗?”

茜雨强力压制着说:“谁?……你在说谁啊?回头再聊吧!我真得走了。”她逃了出去,生怕穗穗会追出来,好在有几个人说说笑笑着与她擦肩而过,进了咖啡馆。

茜雨回头望过去,因为有客人要招待,那个追着出来的清秀人影只得退回到吧台之后。

可以放心离开了。

收回目光时,不经意间扫到咖啡馆的名字:思瑞。

茜雨心里一颤,没想到穗穗还真用了这个名字。这是她替穗穗取的,因为和英文three的谐音。穗穗有两个好朋友,加上穗穗自己,一共三个人。

取这个名字时,茜雨是有点堵气的意思,因为茜雨自己并不在这三个人里。

来到约好的餐厅,茜雨透过落地窗,望着车灯雪亮如星河般的街道,想起穗穗说:“那时候是在初中,我们班主任希望我们都能记住同学们的生日,所以把班上所有人的出生年月日都列出来,做成一张表,贴在墙上。然后全班的人都过去看,也不知道是谁最先发现的,就开始叫出来,说‘我们班有三个人同年同月同日生’!我还在心里想,哪三个人这么有缘分,挤过去一看,原来就是我、小翌还有大陈……”

她说到这里时,小翌打断道:“我当时心里也是这么想的——哪三个人啊,这么有缘!既然都同年同月同日生,还又在一个班里了,那正好桃园三结义啊!”

“最小的那个是张飞!”穗穗立刻把双手五指张开,比划在小翌漂亮的面孔两侧。

众人脸上都绽放出笑容。

这笑容穿越7年的时光,重新回到茜雨脸上。

不过,只是一瞬而已,便有“哄”地一道火光将她唤回现实。转头一看,原来是服务员划了一根火柴,亮燃了旁边桌子上的蜡烛……

可是她怎么会将它看成一团大火?亦如当年焚烧一切的那场?

她茫然地问自己,目光便在不觉间一直停留在服务员身上。服务员于是走过来,文雅而低声地问:“您好,是需要点餐吗?”

茜雨抬腕看一下时间,又向门口望了一眼。半个小时前,艾伦又发了短信来,说是堵车了,现在仍然不见他的身影。

和他在一起,等待的时间总是不断被延长,茜雨已经麻木了,于是说:“嗯,点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