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2章
六月的婚礼
鱼月芽
3274
历史久远

晚上十点,“思瑞”最后三个客人离开了。

穗穗将一切收拾好,十点半准时打烊。

城市的夏夜总不至于十分寂静,清冷刺破热烈无遮无拦地来到面前,原来繁华之下真的有无尽的落寞……

中心广场上的人群已渐次散去,只剩下像她一样晚归的人,四周的商铺不再灯火通明,光与影明暗交错,格外有一种落寞之感。有音乐从一个幽暗的角落贴着空旷的地面传来,是那首歌的前奏吗?

穗穗后脑上的头发,像是被人突然间一把抓了起来。正要凝神去听,面前却豁然一亮!

“啊”地一声尖叫,并不是穗穗发出的,而是走在她一旁的一个卷发女孩。

卷发女孩的同伴——一个长直发女孩则被吓得连退好几步,等冷静下来,发现光芒来自面前的大屏幕时,她们便嘲笑对方说:“都什么出息,这都能吓成这样!”

“对啊,也不知道有什么吓人的,我们居然这样!咦……为什么大晚上的,这个屏幕会突然亮了起来?”长直发女孩回到女友身旁,只见大屏幕在亮过之后便播起了广告。

广告的男主角冲着屏幕前的女孩子们一笑,便奔跑起来,阳光在他震颤的发丝间碎裂,仿佛能听到钻石落地的声音……

“周翌!是周翌、周翌、周翌!好帅啊……”卷发女孩揉着女伴的手臂,尖叫连连。

长直发女孩“切”了一声说:“你要不要这么夸张,我知道是周翌。哎哟,其实我都有点烦他了……今天看了一天他跟尹钧的新闻,不就是坐在一块聊了个天,这都能上一天的话题榜。你不觉得他自从那个比赛火了之后,三天两头来出妖娥子?好烦人。”

卷发女孩依然沉浸在周翌的帅气里,笑嘻嘻地说:“我还挺萌他和尹钧的,好配的样子……”

“啊呸!他跟尹钧签的是一个公司,尹钧火了,他一个新人,所以捆绑销售,懂不懂?这都是套路。”

“管他套路不套路,总之把他俩在一起很养眼,这就对了。”

屏幕的光落在卷发女孩的脸上,穗穗还真从她的神情里看出一丝痴迷,不由得会心一笑。

自从三年前,周翌参加了“我要唱歌”,穗穗就知道,他很快就会成像尹钧那样的“国民男友”。

果然,短短三年,他做到了,迅速得像屏幕里他自己的奔跑。

终于,他停了下来,转过身来开始念广告语,却突然一黑,屏幕暗了下去。卷发女孩又被吓了一跳,不舍地说:“怎么断了?周翌!我的周翌……”

“刚才估计是谁不小心开的,试试播放效果?哎,管他呢,走吧……走吧……”长直发女孩扯着还恋恋不舍的卷发女孩穿越中心广场,留穗穗独自一人立在屏幕之前

音乐又贴着地面传来,果然是三年前周翌参加“我要唱歌”时,唱的最后一首,只不过并不是周翌唱的那版。

凭心而论,他的翻唱不算出彩,远不及他的容貌动人。

可是,她总深深记得他演唱时的投入,以及唱完后他动情而认真地说:“我真的……很喜欢唱歌……很想能够一直唱下去……不过能走到今天这一步,我也没什么可遗憾的了。”

那时候她在现场,坐在一个极不起眼的角落里,大家都知道他将就此被淘汰。她替他难过,可是当他一眼从人群中发现她,会心的微笑隔着光,隔着人,隔着空间,清晰地扑到她面前,她感受到了那股真诚。

可是,他现在却很少唱歌了,明明那么喜欢唱的啊!穗穗直到现在也没想明白这是为什么。

带着这份疑问穿越广场,走过一个路口,进了小区,来到自家楼下。电梯坏了一个,另一个过了很久才从顶楼落到地下二层,又从地下二层升至一层。

终于进了电梯,关门的一瞬间却被一个牵着狗的年轻女孩挡住。女孩进来了,她的狗却在外面直打滚,她费了好大劲都牵不动它,只好跟大家连声道歉,请人帮忙留一下电梯,好让她走出去把狗抱了进来。

终于,电梯门缓缓关上,冲上了16楼……

一开门走进家里,穗穗就察觉到了不对!

空调是开着的,她清楚地记得自己出去时关上了!

正要关门的手停在那里,以便能迅速跑出去,另一只则抓紧了包带,掂掂重量还可以,用力轮出去应该威力不小……

“啪”地一声,灯开了!她警惕地扫视,却并没有异样的动静。除了客厅茶几上那只黑色的大碗。

大碗上还横放着一双乌木筷子,孤零零地对影成双。她从来不用这副碗筷,因为它们是一个人的专属……

紧绷的精神松弛没有一丝松懈,更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颤栗在皮肤下泛滥。她关上了门,放下了包和钥匙,缓缓向里走着,果然看到沙发上躺着一个人。

看到他的一瞬间,穗穗心里猛地一揪:他真人怎么瘦成这样!

他迁就沙发长度而蜷缩着身体,因为怕弄乱发型,刻意用手支高了头,用一个古怪的姿势沉睡着。他安静时的脸庞天生就有一股严肃且冷凛的气质,瘦了一圈之后,轮廓愈发分明……

的确更好看了,可是受了很多苦吧!

“小翌……”那个轻柔的声音又在唤他了,像在担心他会有起床气似的,透着点小心翼翼。

能被人如此关心,谁还能有气床气呢!一切恍若三年前,周翌在她的声音里被柔化,缓缓睁开眼,便看到一张熟悉而清秀的脸。

不同的是,现在的这张脸上没有了甜美而调皮的笑意,反倒是清澈的眼睛里满是惊慌与不解。周翌怔了一下,而后将手撑在沙发上,缓缓坐起,也就离穗穗越来越近,她纤长疏朗的睫毛愈发清晰可见,嘴唇上的纹路仿佛有种柔软的质地……

穗穗则看到他凸起的眉骨上两道剑眉浓密且挺直,而从眉骨开始,额头又以一个漂亮的倾斜度延伸进乌黑的发际中。他真的如大家所说,拥有雕塑般的脸庞,可是刻刀雕刻的是石头,而他却是血肉之躯……

穗穗心头堆积着悲哀,低声问:“你……怎么来了?”

周翌黑白分明的眼珠上闪着冷光,直直地看了她一会儿,才说:“你没有换锁,我又还留着钥匙,就这么来了呗!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他注意到,她身上有好闻的咖啡味。

“哦……这样啊……”穗穗无措地徘徊,想坐到他对面的沙发上,然而沙发前却挡着一个旅行箱,她只好站在沙发旁与他对望。

“好久没见,你好像更瘦了……”周翌的目光从她身上溜过,到胸前时有明显的停留。和从前一样,他还是喜欢开这样的玩笑!

但穗穗已无心计较了,一天之内,先是茜雨突然出现,而后又是他,今天难道有什么特别之处?“我倒是经常能见到你……在电视上,娱乐新闻里……”穗穗心里极乱,说着说着脑子里突然一亮,“不对!不对……你现在怎么能在这里?你不应该在洛城参加直播晚会吗?”

周翌眼中微微一亮,看一下时间说:“12点20才轮到我,现在还有5分钟才到11点。”

可是他居然还气定神闲地坐着!穗穗几乎要跳起来!

“所以你也会留意我的新闻哦?”他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像在说什么调皮话。

“12点轮就到你上场了,这都已经11点了,你居然不在洛城!?”穗穗扭头又看了看茶几上的两台被关掉的手机,“你这是在跟谁赌气吗?”

“赌什么气?我今年三岁吗?”周翌好笑地说,“我经纪人怕堵车,让我至少提前两个小时过去,我就提前三个小时出来。往洛城体育场方向的路很堵,可是往雎州方向的高架就没车,我就……也不知怎么就开上去了……然后就上了高速,下了高速,一共也就40分钟的时间,我都没来得及思考就到你家门口了……怎么,你还是不想见到我?”他本来越说越激动,可是到了最后一句,声音突然萎靡下去,天生的冷凛眼神里掺杂了无穷的委屈,小心又气愤地往穗穗身上看去。

穗穗却只有无穷的担心,焦急地劝告:“对你来说,每一个机会都要好好把握,现在还不是你任性的时候。你不该过来的,赶快回去吧!”她伸手拉他起来。

周翌人高马大,执意坐在那里,穗穗就只能抬起他的手臂。

“我走出电梯时,的确是觉得我不该来……我扭头要回去,可是那个电梯又坏了,另一个又老不到。钥匙就在我口袋里,我只是想试一试……我以为你肯定换了锁,结果居然开了……然后我进来了,又饿了……冰箱里居然还像从前那样,有很多包好的饺子,我就……我就下了一碗……所以你……还是不想见我?”周翌越说越凌乱,词不达意、慌乱无措,谁能想到十几分钟前,他还在中心广场大屏幕里自信地在阳光下奔跑呢!

穗穗看一看桌子上的碗,又看一看冰箱,便说:“那你也吃完了,就赶紧回去吧!”说着, 又用力拉他起来。周翌仍旧动也不动,穗穗彻底没了方寸,焦急而生气地说:“你到底在任性些什么?”

周翌不解地望着她问:“你到底为什么一直逃避我的问题?”

“我逃避什么了?”

周翌“霍”地站了起来,凝视着她说:“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就只想赶我走!”

他生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