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3章
六月的婚礼
鱼月芽
3449
2018-05-28 13:27

穗穗记得他的这种表情、眼神,生猛得像头兽!

他色泽洁净且轮廓清晰的嘴唇之下,一定遮着带血的尖牙!穗穗的气势一下子弱下来,胆怯地狡辩:“我怎么赶你走了?”她一直很怕他生气,习惯性地去哄。

周翌英气的双眉紧拧着,双手反握住穗穗细瘦的手臂,高大的身躯遮住了几乎所有的灯光,投下的阴影压倒性地将穗穗罩住,盯着她说:“从一见面,我问你的问题你一个都没有回答,就只是说我该走了,这还不是赶我走?”

空气像烧沸的水,正咕噜咕噜冒着泡,汗水顺着脖子往下流着,丝丝地痒……

穗穗想挣开他,尝试了一下,没有成功,便问:“你怎么了?”

“我现在在问你怎么了?”他一字一句地问!

“我没什么呀!”

“那你为什么一直不回答我的问题?”

“你都问我什么了?”穗穗像刚从一个慌乱的梦里醒来。

“咚”地一声,原本立在那里的箱子扑倒在地板上,两人都扭头去看,可是谁都没有心里去管。

周翌宽容地舒一口气,给她一个机会,于是再问一遍:“我第一个问题是,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穗穗按捺下“砰砰”直跳的心,郑重地说:“我开了一家咖啡馆,请的店员请假了,所以要从早上看店看到晚上。”

“哦……”周翌很满意这个答案,爽朗地一笑说,“我说你身上怎么有股咖啡味。我第二个问题是问你……你是不是会很留意我的新闻?”

穗穗一抬眼,正撞上他明亮的目光,便垂下头一笑,并不回答。

“你笑什么?”周翌晃她一下。

“笑你像只开屏的孔雀……”

周翌心里登时轻柔如羽毛,只觉得她的嘲笑也是万分温柔的,就像从前那样。周翌终于放开了她,脸上是遮也遮不住的笑意,偏头望着她说:“所以,你也是我的粉丝吗?”

穗穗暗暗舒着气,方才紧张得自己身体的各个器官在打狠仗,现在平静下来,一下子就找回了从前的感觉。

她温和地笑着,耐心而冷静地说:“所以,你的头号大粉丝现在要诚心诚意地建议你,好好把握今天这个晚会,你要和尹钧同台合唱呢!机会就只存在于这一个晚上,可是明天、后天,或者大后天,你都可以过来煮饺子吃。我真的不是赶你走,只是想让你抓住机会而已。”

“你真像我的经纪人。”

“你的经纪人捧得红尹钧,我可做不到。快回去吧,我送你。”她走到门口,拿上了钥匙。

理智告诉周翌的确该走了,可是身体的每一处都深深依恋着这所房子,怔怔地不肯挪动双脚。

“走啦——”穗穗拖长了声音催促,从13岁认识他开始,任他脾气再大再任性,也能在她的哄劝下千依百顺。

周翌果然无力招架,不觉间就拿起茶几上的两台手机,走了过去。跨出门的那一刻,他突觉身心极度不安,急切地问:“我明天再来,可以吗?”

“可以啊!”穗穗“砰”地一声关上了门,周翌随之打了个激灵,眼睁睁看着她走到电梯前,按了按钮。

周翌紧随其后,只见电梯从28楼下落。红色的数字不断跳转着,他的心也随之突突跳着,时不时扭头看看身旁的穗穗,仿佛数字变化到一个点,她就会消失一样!

电梯到了!

他竟一下子怔住,连忙扭过头望着她说:“穗穗……我如果给你打电话,你会接吗?”

穗穗扬起头,竟见他满目惊恐,才知自己当初的举动,真的刺痛了他,愧疚便如海水一样淹来,压抑着内心的酸楚,笑一笑说:“我当然会。”

电梯门关上又打开,发出寂寞的声响,周翌始终不能安心。

他不顾一切地回来,不顾一切地冲到她家里,而她竟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便重新接纳了他!如果一切真的这样简单,那么,过去三年的猜测、不解、试探又算什么?

“真的吗?可是三年前你拒接过……为什么?”

穗穗脑袋里“轰”地一声,像个烧坏的灯泡。她不知道该怎么说,便挡住关上的电梯说:“总之现在不会了,快上电梯吧!”

周翌走进去,却说:“你送我到车库吧。”

穗穗怔了一下,只得顺从地上去。两人一起乘电梯到了地下二层的车库,周翌却并不出去,而是说:“哦,对了,我没把车开进车库,就停在路边了。”说着,便关上了电梯门,又按下一层的数字键,见穗穗正怀疑地望着自己,便说:“真的,外面的车不让进车库的啊。”

等走出大楼,周翌拿出车钥匙一按,楼前停着的一辆红色轿车便“嘀”地一声。

“这是路边?”穗穗无奈地望着他。

“嗯,车是我经纪人的,暂时给我开。”周翌答非所问,“他对我挺好的。”

“是啊,这车很不错呢……”穗穗想到网上有个帖子说,SJ公司对周翌的力捧程度,远超当年的尹钧。

因为存在竞争关系,周翌又无论身高、相貌还是年龄都要好过尹钧,所以尹钧对周翌的态度一般。但身为同公司的前辈,尹钧又不得不顺从公司的安排,和他营造出超强的CP感,因此,尹钧的粉丝很替尹钧抱不平。

现在看到这台车,还有周翌这三年发展的势头,穗穗觉得所言非虚。势头过猛,其实并不是什么好事吧!

穗穗有些担心,但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她便催促道:“既然他对你这么好,就不要让他抓狂了!快去吧!”

周翌犹豫一下,刚走下台阶又转过头问:“你真的不会再挂我的电话了吧?”

穗穗叹一口气,举起右手说:“我发誓。”

周翌嘟囔着“发誓管用吗……”上了车后,只见穗穗向他招了手后便转身回去了。

大楼前明亮的灯火下,只有飞蛾与细小的昆虫在飞动,就仿佛穗穗从来不曾出现过一样……

周翌突然身心一紧,立刻拿出自己的私人手机——他现在就要拿电话给她!

可即便是他的私人号码,他的经纪人也是知道的,一旦开了机,未接电话、未读消息先一个个蹦出来,根本不容他第一时间就打电话!

他正心里发急,却听“砰砰”两声,穗穗又出现在车窗之外。周翌吓了一跳,连忙摇下车窗,穗穗便说:“我等电梯上去时,突然想到客厅里的那个箱子。那个是你的吧?里面有什么重要的东西,是需要现在就拿走的?”

“不用,不用……不用现在拿。”

“那就好,那你赶快去吧,回头再来拿箱子也是一样的!”

是啊,可以回头再来拿箱子!周翌心里一阵惊喜,也终于放下心来,便放下手机说:“好啊,我真得要赶快走了……”

“小心开车。”

周翌用力地答应一声,驱车上路。

洛城是个准一线的省会城市,距睢州不远,晚会举办地所在的体育也不在市中心,下了高速后只有10分钟的车程,再加上已经是深夜,没有堵车的问题,周翌才得以在12:10分时赶到。

他的经纪人宋桥看到他,就像在不见了孩子后,在惊乱惊惧间猛然看到他一个人躲在角落里正玩得津津有味。原本还在心里赌咒发誓,找到后立刻打死,结果看到后悬起的心眼儿一下子坠落,只庆幸还好是虚惊一场。

周翌本也觉得要大难临头了,结果宋桥只是舒了一口气便转过头跟工作人员说:“找到了,找到了!”而后又一边打着电话,一边向他招手,让他跟着自己进去。

走进化妆间,尹钧已经神彩焕发地坐在那里了,看到他进来,将目光从手中的杂志上抬起,双眉一挑,淡淡一笑。周翌抱歉地笑着,还没来得说什么,宋桥已经把他按到椅子上,冲着化妆师喊:“快!快!快!头发搞一下,后脑勺这儿都塌下去了!”

周翌看着时间一点点逼近12点15分,终于开始为自己的任性而为后悔起来。宋桥一边吵架似地跟电话那边的人说着什么,一边盯着化妆师快头快脚地把帮他完善妆发。

12:17!宋桥终于对化妆师说:“好了,好了,就这样吧!”

也得赶紧上场了,周翌连忙站起来整理一下衣服,就望外走。

宋桥却指一指尹钧坐着的长沙发,见周翌还傻兮兮地望外走,便不耐烦地推他坐下,而后又打着电话走出去,还顺手把空调扇转了个方向,让它对着周翌吹。

周翌十分不解,只见宋桥站在门口忙着讲了会电话,而后朝屋子勾了一下头,助理便跑了出去。过了一会儿,化妆师也急促促地出去了。

宋桥在百忙之际,朝屋里说声“等我过来叫你们,你们再上场”,而后“砰”地一声关了门,房间里居然只剩下他和尹钧了!

“怎么都出去了……”周翌很是不解。就像一群叽叽喳喳乱叫的麻雀突然安静了下来,周翌直接从蒙圈状态跳入尴尬里——他和尹钧的确关系一般。

可是身旁只剩下他了,周翌只得笑一笑问:“这……这怎么回事?我们不是20分时上场吗?”

“那个点儿不是压轴的,也不知怎么一折腾,我们要压轴出场了。”

“哦……”知道了是怎么一回事,周翌也就安下心来,思绪便在不觉间飞回到一小时前的不顾一切。

整整三年,他小心翼翼了三年,没想到“胆大妄为”的结果会是这样……

脑袋里的画面在不断跳跃,双手也在不觉间对搓着,尹钧在旁看到,便说:“没关系,这又不是春晚,出错也没事儿,不用紧张。宋桥之所以会这么紧张,也是风闻大导会露面。”

“啊?”周翌回转过来,发现自己小动作不断的手,“我这……我这不是紧张。”

“哦。”尹钧便笑着点了一下头,继续翻看杂志。

周翌半晌才反映过来,自己方才的话实在欠妥,对方尽前辈之责,自己居然还不领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