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4章
六月的婚礼
鱼月芽
3543
历史久远

无论情不情愿,尹钧都一直配合着公司跟他炒CP,对他也表现出了前辈应有的气度。

偶尔想一想,连周翌自己都替他委屈,便连忙笑着解释:“其实,我这是因为高兴。我做了一件事……”

尹钧放下杂志望着他,微笑着问:“你就是因为这件事来晚的吗?”

周翌是个心里藏不住事儿的人,况且又是这样一件令人激动的事,无人分享,实在是折磨。因此,经不住尹钧一问,他便点着头说:“是啊!我去见了我的一个好朋友,在睢州……我上的是睢州大学,你知道吧?”

“知道啊,我原来也是那个学校的,我们还是校友!”

“哦,是!”上学的时候,周翌还会时不时幻想自己能像同校的尹钧那样,参加选秀被发现,进入娱乐圈大红大紫。没想到,他还真的完美地复制了尹钧的成名之路。

“我那个朋友就还在睢州……”怔了一会儿,周翌继续说,“那时候大四,要自己出去实习找工作,但是合适的工作不好找,这期间我就住在她家里。她那时有个工作,还挺忙的,怕我会饿着,所以一有空就会包很多饺子冻在冰箱里,煮一煮就能吃了。她包的饺子真的很好吃,家里也永远都会有专属于我的碗筷、杯子、牙刷、拖鞋……她对我真的很好……”他把一只手搭在沙发靠背上,无意识地摩拳擦掌。

“这应该是个女孩儿吧?”

“是……是啊,全世界最好的女孩子!”周翌连声答应。

“不是女朋友吗?”

“啊不是……不是……”周翌又连声否定,“我在她家住是一直睡沙发的。”说完脸上又一热,为什么要强调睡沙发?于是又急忙解释:“因为她家是一室厅,没有多余的床……”

尹钧却已经面带笑容地挥一下手说:“我懂、我懂!”

“那个……就是她对我真的很好,我们也真的是非常好的朋友,从13岁就认识了!”周翌继续说,“我找了一段时间工作,也没什么结果,就报名参加了‘我要唱歌’。没想到居然进了十强,但是十强赛第一次淘汰赛就把我淘汰了。我本来歌儿就唱得一般,能进十强已经是超常发挥了……”

尹钧这时不由得一抬眼,望着他尽管紧张慌乱,却帅气不减的脸庞,在心里默默地说:跟你的发挥也没什么关系,还不是因为你这张完美的脸!

周翌沉浸在过去里,没注意到尹钧的眼神,继续说:“淘汰就淘汰了,就当梦一场,回去煮碗饺子吃,继续找工作吧!没想到济成食品找我拍了那条广告,然后宁导又因为那条广告找我拍了电影,虽然戏份不重,可还是……”

“红了!”尹钧说出了他不好意思说出的话,“我听说那个角色原本是顾彦答应了宁导的,到时候去客串,就差他的戏份了,他放人家鸽子了。那也正好,成就了你!我也是因为那个角色记住你的,真的!”

那个角色的人设是个冰山美男,形象惊艳就行,根本不需要演技。况且又是处女作,周翌总是羞于提及,可是偏偏又是他人生中一个重要的转折点。他不好意思地笑着说:“好吧……那个戏一拍完,很快就上映了,我也算是小有名气了吧!然后,就是2013年的5月1日,农历三月二十一日,是个周三……”

“哇,记这么清!发生什么事了?”

“那一天是我和她的生日。”

“哦……你们同年同月同日生?”尹钧不由得向他一侧目。

他登时记了起来,早在几年前,他就听人说过周翌——那个总和一个大个子男生和一个小个子女生在一起的“校草”,他们同年同月同日生,三人在一块的场景唯美得不像话。但是后来,睢州大学的那场大火毁灭了一切……

周翌也忽然一脸疑惑与落寞,苦笑着说:“是啊,同年同月同日生。所以,生日是同一天,我和她一起吃饭,算不上是庆祝,因为她很讨厌过生日。我对她说,我正式踏入影视圈了,可是无论怎样,我都是我……她也对我说,永远不会把我当明星看,我们会是一辈子的好朋友。说完这些话,她去洗手间了,我就坐在那里等她。过了一会儿,餐厅里进来了几个女孩子,认出我来了,就跟我合影什么,问我怎么一个人……我说我在等人,她们问,等什么人,是不是女朋友?我就……我就没有否认……我不知道是不是这句话得罪她了,然后她就放了我鸽子……”

“等等!”尹钧听糊涂了,“这句话怎么会得罪她?你们不是好好在一起吃饭……”

“是啊,就是在一起好好吃饭呢!”直到今天,他和穗穗再度和好,也没有想明白当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说去洗手间,然后我的粉丝找我合了合影、签了个名,然后我接着等她,怎么也没等到,我就给她打了个电话。她的手机铃声是我淘汰赛PK时唱的《谎》,就在不远处响了起来,我抬头去看,亲眼看到她挂断我的电话,然后转身走了。”

“为什么?”原本以为是极无聊的故事,尹钧居然听得好奇心起了,尤其是他在周翌脸上发现前所未有的深沉。

“我也不懂!我就结了帐去追她,但没有追上。我回家等她,她一整夜都没有回来。第二天,我不得不去京都工作,还没觉得事情有什么严重的。然后,又给她打电话,她还是没有接。因为要工作,没办法回去,也只能靠电话跟她联系,我就不断打……不断打……终于有一天,她发了条短信过来……就是这条!”

他慌忙拿出自己手机,把那条保存多年的短信给他看:我发现事情没那么简单,你不可能再像从前一样,我也没办法像从前那样对待你。珍重。

35个汉字,两个逗号,两上句号。周翌参悟了整整三年。

“你说她这是什么意思?”他换了个姿势,把手肘支在膝盖上,用手托着额头,另一只手轻轻挠着嘴唇。

尹钧又怎么会懂呢!然而把眼一抬,居然看到周翌的眼睛里仿佛含着泪光,诧异之下,也觉得尴尬——他怎么这么容易就掏心掏肺了呢!

周翌自顾自地想着,手点在嘴唇上,沉思一会儿,苦笑着拿回手机说:“我觉得是不要我打扰她的意思……所以……我没敢再给她打电话,整整三年!”

“那你为什么选择今天突然跑过去?”

周翌“霍”地抬起头,怔了一下说:“就是……突然想到了!三年来,一直觉得莫名其妙,那么好的朋友说疏远就疏远,凭什么呀!离婚也要双方同意的,友谊怎么能说断就断?我就是很想问一问,死也要死个明白!可是……居然一见面就和好了,我还以为我们之间有堵墙,原来只是……”

“原来……只是一扇虚掩的门?”尹钧又一语道破。

“是,就是这种感觉!”周翌激动地说,“我现在想想,如果我早一年去找她,会不会也能一下子和好呢?还是,只有这个时机是对的?”

“这个你就要问她了。”

是,的确要问她,很多很多问题都要问。“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办?”周翌像看智者一样地望着尹钧。

“我啊?”尹钧想了一想说,“如果有人敢这么对我,我一定不会委屈自己等三年。我会冲到她家里…… ”

“她赶你走怎么办?”

“赶我走?那我就走啊!”尹钧挑一下眉毛,霸道地说,“就像你说的,离婚也要双方同意才行,死也要死个明白,我不想和她分手……”

“不是分手!”周翌认真地纠正,“我们没……没谈恋爱,就是朋友,很好的朋友。”

“哦,对!”尹钧比他大好几岁,又见多识广,其实心底雪亮,只是不去说破而已。斜他一眼,暗暗一笑,又继续说:“纯洁又深厚的友谊更是不能说断说断,我哪个朋友敢这么对我,我一定饶不了他!”

周翌一听这话,登时热血沸腾,往沙发上一靠说:“我这三年一直忙工作,但只要一想起她,我就恨不得把她给绑起来,好好审问!我演‘冰山美男’那个角色时,用的一根马鞭子,我给悄悄带回了家,一直收着呢!每次看到它,我就恨不得拿着它找她对质,她要是再敢放我鸽子,我就用它抽她……”

“你说什么!?”尹钧知道这是开玩笑,绝对是开玩笑,可是怎么能这么开玩笑呢!?

周翌从痛快的假想中醒了过来,望着他发着懵的脸,这才意识到自己都说了什么。

两人都忍不住大笑起来。“我的天,原来你好这口儿!”尹钧拍一拍额头说。

“不是,不是!我就是……太生气了……真的,恨得我牙痒痒的!”周翌知道自己就算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但还是无力地解释着。

笑得正大声,门“哐当”一声开了,宋桥在门口喊:“哎,你们两个发什么愣呢,快进来最后检查一下他们两个的妆!小陈你赶紧把东西收拾一下,结束了直接上车走!”于是一群人又涌了进来,两人知道该上场了,都站了起来,任由众人围着摆弄。

正补着妆,尹钧忽然又“嗤”地一声笑了出来。

周翌看他一眼,又无奈又后悔地说:“我求你赶紧忘了刚才那些话吧!我的妈啊,我怎么……连这话也跟你说了,我已经没有秘密了!”

尹钧听了这话,笑容渐渐收敛,那种神秘、漠然又带点玩世不恭的气息重新罩回他脸上。他们被工作人员簇拥着,出了化妆室,向舞台走去。

走着走着,尹钧忽然将手搭在周翌肩上,凑近他低声说:“那我也告诉你我的一个秘密,怎么样?”

周翌一抬头,发现已经有摄像机在拍了,便按照宋桥早就交待过的,粲然一笑,显出无比亲密的样子说:“好啊,你说吧!”

尹钧停了脚步,在他耳边低声说:“四岁那样,我亲眼看到我爸爸杀了我妈妈,可是没人相信我!”

他的声音就像冬夜的一阵寒风,周翌一个激灵,可是一转头,却看到他满是笑意的脸,而后亲昵地往周翌肩上轻捶一拳,便在工作人员的引领下,大步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