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8章
六月的婚礼
鱼月芽
3443
2018-05-28 13:27

穗穗叹息似地舒一口气,继续喝水。

邹恺不由得笑着问:“你这算是什么反应?刚才貌似很紧张,但现在又貌似很失望。”

穗穗疲惫地点点头说:“你可真是目光如炬……对啊,我以为是我的一个好朋友来找我,不过不是……”说着又要喝水,却发现杯子已经空了。

邹恺端起水壶,往她的杯子又倒一些说:“你都还没见呢,怎么知道不是呢?”

“因为你的描述……”穗穗端起杯子说,“你说他挺帅,个子也高……但以我这个朋友的特点,一般人都会说‘挺高,长得也帅’——因为他最明显最引人注意的特征就是……高……”

“这样啊。那……这个‘挺高,长得也帅’的人,是你的什么朋友?”

穗穗出了一会儿神说:“从前是很好的朋友,现在……我也不知道……”说着把水一口气喝完,放下杯子见邹恺笑吟吟地望着自己并不说话,便也一笑问:“怎么了?”

“没什么……”

“对了,你最近不还有个什么试要考,这店里也没什么人,有我在,你回去抓紧时间看书吧。”

邹恺说:“我看你很累的样子,还是你早点回去休息吧。”

穗穗点一下头,提起包就要走,忽然想到一会儿周翌还要来这里找自己,便又放下说:“不行,我约了人在这儿见面,还是我留下吧!”

“什么人?”

“一个……帅到一无是处的人……”

“阿嚏——”周翌打了个喷嚏说,“谁在想我呢!”

“感冒了,毕竟今天又跳了水……”

“这大热天的,跳一回水也没什么吧!”周翌肯定地说,“绝对是有人想我……”

“嗯,你女朋友。”尹钧笑着瞥他一眼。

“穗穗不是我女朋友,快别这么说了……”周翌认真地纠正。

“怪了,我又没提穗穗,只是说你女朋友。”前面红灯,尹钧停下车,盯着他问,“你难道没有女朋友吗?”

周翌连忙摇头,说:“没有,我没有女朋友。”

“为什么不交女朋友?”尹钧脸上现出神秘的微笑容,“等穗穗?”

冷不防地又来一下,周翌不得不哀求:“不是……你别再开这个玩笑了,真的,求你了!”

尹钧也不言语,只是望着他笑。

周翌更是心慌,哭笑不得地说:“尹钧哥,哥哥,前辈,到底想怎样?”

绿灯亮了起来,尹钧望着前面接连开动的车说:“怎么一提穗穗,你就这么紧张啊?敢说对她没什么想法?况且,你追她都追得这么明显了,还不许我提两句?”

“怎么明显了?怎么明显了!”周翌急得直拍大腿,声音也异常嘹亮。

尹钧被聒噪地受不了,空出一只手,在耳边挡着说:“怎么不明显?我问你,她今天穿的裙子是你送的吧?以前老觉得你抠门,居然送你女朋友那么贵衣服!你小子可以啊!”

“穗穗今天穿的裙子?”周翌怔了一下,“不是我送的啊!”

“别装了啊!”

“没装,真不是我送的。”周翌好奇地问,“那条裙子怎么贵了?”

“真不是你?”尹钧盯他一眼,不像是说谎的样子,此前的猜测也就被推翻了,心里很奇怪,“这就怪了!刚刚在她的咖啡店门口,我有留意的,店面那么小,生意又一般,况且她开始创业没多久,不赔钱就不错了,怎么就能买得起那条裙子?”

周翌的眉毛和眼睛几乎皱到一块,仔细回想一下穗穗的装扮,不就是一条简简单单的黑裙子?到底怎么了?“那条裙子怎么了呀?求你快告诉我吧!”周翌的好奇已到极点。

尹钧说:“别看穗穗今天穿的裙子不起眼,却值六万人民币,手镯也要七八千……”

“什么!六……六……六万?”周翌被这个数字惊呆了,“你没开玩笑吧?”

“我像是在开玩笑吗?他裙子可是‘黄铜’的!”

“‘黄铜’的还这么金贵?”

尹钧无奈地一笑说:“‘黄铜’一位法国籍的华裔设认师的个人品牌,比较小众,文青范儿,他做的衣服基本上都是孤品,所以很贵!恶贵!”

“那也不用卖六万吧?!你是不是骗我这没见过世面的?”周翌的神情有些恍惚,陷入惊诧里,久久回不过神来……

尹钧忍不住一阵笑,把车停到路边说:“第一,我自信我的眼光,不会看错的;第二,我骗你干什么呀,能让我赚六万还是赚八千?行了——我不跟你说了,前面就是高铁站了,车进去容易出来就难了,我直接在这儿下还省事儿,你直接从这儿回吧!”

周翌像是没有听到,只是直愣愣地伸着脖子发怔。

尹钧见状,好笑地摇一摇头,拿上包便下车了。走了两步,转过头见还没有一点动静,便折返回去,敲敲车玻璃。

周翌摇下车窗,一见尹钧便说:“我跟穗穗认识十几年了,她不是个挥金如土的人,她挺节俭的,应该不会买那么贵的裙子。”

尹钧“哈哈”笑了两声,摇着头说:“你这么一副大受打击的样子,什么意思啊?是不是突然发现,自己努力拼搏这么久还不够她买条裙子,感觉自己养不起她?”

“这!我……”周翌猛然心跳加速,急得额头上都是冷汗。

尹钧笑了一下,不过很快又收敛起来,一脸凝重地说:“你说你跟穗穗认识十几年了……但我觉得,这并不意味着你很了解她。”

“为什么这么说……”周翌不解之中又有些许恼火。

“你说她很讨厌拍照或摄影?”路灯的光从尹钧头上落下,他的眉毛与额头迎接着这片明亮,却将眼睛置入黑暗,“其实不是……她对拍照或者摄影的态度,比‘讨厌’要严重得多。甚至可以说,她有这方面的心理障碍!”

周翌不信!因为尹钧才认识穗穗十几个小时,根本不知道穗穗有多单纯善良,温柔明媚,便肯定地说:“怎么会!她只是讨厌镜头而已。”说到这里,猛然间有个念头在心里闪过:穗穗难道就是因为这个疏远了我?

是啊,那个时候,正有许多人围着他拍照合影,她远远地看到了,便不肯过来……

是这样的吗?周翌自顾自地猜想起来。

尹钧也只是一笑,便不再说什么,摆一下手就走了。

周翌又一个人安静一会儿,这才开车来到思瑞咖啡馆。如尹钧所说,这里店面颇小,生意也一般,这时候又已经晚了,根本就没有人,只有穗穗一个人坐在那里打瞌睡。

周翌便过去敲一敲桌子说:“你这样可不好,显得这里的咖啡没一点用。”

穗穗一理头发,仰头望他一眼,迷迷糊糊的笑着说:“喝咖啡也不都是就为了清醒啊……”

“那还为了什么?”

穗穗揉揉眼睛,忽然“嗤”地一笑说:“蹭WIFI?”

周翌也不由得一笑,不必她引导,就四处参观起来。走到空调前面,忽然又打了个喷嚏,脑袋里也觉得沉沉的,不由得烦恼地叹气说:“好像真的要感冒了……哎,今天的水真不是白跳的!”

“那给你来一杯秘制姜茶?”穗穗站起来关上空调,走到吧台后准备着材料,“对了,我今天虽然跟着你们忙了一天,一会儿跟着尹钧又跑又跳,一会儿又看你们跳水……但我到现在也没弄明白,这些片段串起来到底是个什么故事?”

周翌笑着说:“故事是这样的,你、我还有尹钧是一起长大的好朋友,我暗恋你……”说到这里心突地一跳,整个人怔住了。

忽然没有后文了,穗穗便抬一下头,催促道:“然后呢?”

“然后……然后……然后你和尹钧是一对,我们一起出去玩,我和尹钧比赛游泳,结果我出了意外,尹钧为了救我,自己却被浪给卷走了……”

穗穗天真地说:“可是今天跳的那条河,一点浪花也没有啊!”

“要不然你还真想让尹钧给卷走?傻子,有浪花的戏,已经在室内拍过了。”

穗穗吐一下舌头,把做好的姜茶递给他说:“原来是这样……所以说,尹钧为了救你而死,永远停留在了年少的时候?《致年少的你》这个名字就是这么来的?”

“对啊,后来我因为尹钧的死很自责,各种颓废,各种作,后来你……就是苏唯娜演的那个角色遇到了一些困难,我想帮她,以此为契机振奋起来,寻找生命的意思!”

“哇!”穗穗眼中一亮,“很不错的样子……”

尹钧热热地喝了一口茶,姜的辣味在舌尖跳跃,汗水从头发渗出,双目愈发清明起来,只见橘色灯光下的穗穗双眸如水,唇边的微笑,甜美如初……

他看得入了迷,轻轻一笑说:“他们都说你和苏唯娜很像……其实,一点也不像,你比她……好看!”

最后两个字,他说得落地有声。

穗穗高兴地抬一抬眉毛,笑着说:“辛辛苦苦给你做一杯茶,就才换来这么一句大实话吗?”她抱起双臂,假装不满地望着他。不过转瞬间,她眼中便飘过一团阴云,接着把头一垂说:“可是……这个故事里的尹钧和大陈多像啊!”

周翌刚咽下一口茶,舌头像被刀割一样,低声问:“为什么这么说?”

“你不觉得吗?”穗穗扬起头,满目伤悲,“他保护了你,保护了我,却把自己断送在年少的时候!”

“穗穗……不要这样……”周翌连忙放下茶杯。

已经晚了,穗穗的眼圈已经红了,泪水在眼中凝结起来,随时会坠落。无论过了多久,穗穗心里的这道伤口仍旧鲜血淋漓,一碰就疼到天崩地裂。

“我一直不敢问你……可是你知道我一定会问……小翌,他肯见你吗?你见过他吗?他还好吗?”穗穗哽咽着说。

周翌冷峻的眉目间渗出无尽的悲伤与心疼,不忍心再去看她,不得不垂下头。

过了许久,周翌终于忍不住说:“他已经出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