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9章
六月的婚礼
鱼月芽
3559
历史久远

穗穗登时怔住,有绚烂的光正在她眼中汇聚……

周翌立刻说:“但是我没有见到他……我只是去看他时,被告知已经出狱了,我没见到他本人!”这一番话,成功堵住了穗穗即将要问出的千句万句。

不过,这已足够她高兴的了。

“你知道吗?你突然出现在我家那天,茜雨走进我的店里,从那一刻起我就有种强烈的预感,一切都要回来了……果然,先是你,接着一定是大陈!”穗穗纤瘦的身体微微发着颤,小脸上有泪又有笑。

周翌并不奇怪茜雨的出现,而是问:“茜雨还好吗?”

“她?”穗穗出了一下神,“她还是很漂亮,已经又有了男朋友,是她从前邻居家的孩子,现在是个牙医。她现在居然肯在约会的时候去等别人,而不是让别人去等她。”

周翌黑沉沉的眸子里只有一丝微光,像是暗夜里唯一的星子,勉强一笑说:“能让她这样,一定是因为对这个牙医是真爱吧!所以……穗穗,你的机会来了,如果能够见到大陈,如果你还……”说到这里,他的舌头突然打起结来,好在手机铃声在这时响起,连忙拿起来一看,是宋桥的电话,便走到店外去接。

“小钧送走了吗?”宋桥说话总是直来直去,连个“喂”都懒得喊。

“送走了。怎么了?”

“你临走时,我交给你的那个文件袋,你给他了吗?”

周翌说:“给了。他说里面装的应该是一份合同,正好要带到公司的,让我帮他装包里。”

“那你给他装了吗?”

“当然装了呀!”周翌笑了出来,这根本就是不需要问的话!

“你给他装到包里了,没弄丢吧?”宋桥强调一遍,显然是对周翌的粗心大意不放心。

周翌隔空翻了白眼儿,一字一字说:“我亲手放到他包里了,一上车就放了!穗穗就在旁边,亲眼看到了!”

“哦,好的。”宋桥总算放下心来,而后又突然想起另一件事,“对了!你说到穗穗,正好有一件事得请你帮忙。导演说,她今天拍戏的时候戴了一只手镯,那只手镯我们没有,现在找个类似的也不好找,你帮忙跟她借过来,让苏唯娜用一下。用完了会跟酬劳一起送给她,不会弄丢。这话你跟她说明白,让她放心,行不行?”

“行啊,小事一件,我现在就跟她说。”周翌说。

“现在?你们现在一起啊!”宋桥的声音里透着点无奈,“好吧,那你明天早上早点回来!”

周翌正准备答应,又忽然觉得哪里不对,很想解释点什么。正不知怎么说时,宋桥又叮嘱一遍:“记得把镯子借过来,一定不要忘!”

周翌被他这么絮叨,不免厌烦,无奈地说:“我现在就借过来放车里,明天早上想忘也忘不了!”

说着挂了电话,走回店里时,穗穗正好把灯关了。

周翌两眼一黑,便问:“干嘛呢?”

“又没客人,打烊回家。”穗穗推着周翌出去,要锁门时忽然扭头问,“尊敬的客人,不要落下贵重物品哦!”

周翌在昏暗中,感受到她熠熠生辉的笑颜,不禁莞尔:“所以啊,你一会儿得跟紧我,贵重物品!”

穗穗挑一下眉毛,锁上门和他一起回家。上楼时,电梯里又有很多人。所以一进家门,周翌就说:“看来,我还没有红,电梯里那么多人,都没有人认出我!”

穗穗见他一脸失落,便笑着说:“因为你拍电影,电影的观众缘没那么广,况且电梯里那个阿姨的小狗太萌了,大家都只顾着看它了。”

周翌指着自己说:“所以你的意思是……我还不如你一条狗!”

穗穗“噗嗤”一声笑了,说:“我不是这个意思……其实你很红的,不信你看,电视里都是你的啊!”也是凑巧,穗穗打开电视,刚好在播周翌为济成食品拍的广告。

“哇,我的成名作!”周翌连忙坐下来看。

济成食品主要经营速冻食品,周翌拍的这条是速冻水饺的广告。广告中的周翌生活在“无论什么节日都要包饺子庆祝”的家庭,已经厌烦了吃饺子。长大后忙于工作,家都难得回一趟,后来妈妈跑到他家里看他,他因为工作一夜未归,赶回去时妈妈已经走了,只在桌子上留下一碗已经煮好的饺子……

广告走的是温情路线,看完后两人都默默无言。过了好一会儿,周翌才说:“它这个不是完整版的,完整的要打开冰箱,看到冷冻室里满满的饺子,那是他的妈妈一夜没睡包好的。”

穗穗斜靠在沙发上,含笑凝望着周翌说:“你拍得多好啊!你吃饺子的样子,能让人相信这饺子里真的有家的味道。所以这条广告播了之后,这个水饺的销量真的猛增!”眼前又浮现出广告里的那一幕,煮好的饺子冒着热气,周翌敬畏而感动地夹起一个,咬了一口后含泪一笑……

“那济成公司的沈总岂不是要感谢我!”被她一夸,周翌就忍不住得意起来,“不过说实话的,济成的沈总对我真的不错,冰山美男的那个角色,其实就是因为他认识宁导,向宁导推荐了我。”

穗穗一脸惊奇地直起腰,盯着他问:“外界都说,那是因为宁导看中了你在这条广告里表现出来的演技啊!”

“那是对外的宣传,事实上是沈总推荐之后,宁导才留意去看我拍的广告。”

“这样啊……”

“其实,我之能拍好这个广告,也是因为你总是包……”周翌思索良久,终究还是忍不住说,可是一转头却见穗穗微微皱着眉,盯着茶几出神。“发什么呆呢!”周翌往她肩膀上拍了一下。

穗穗回过神来,又怔怔地站起来说:“太困了,我要洗洗睡了,你呢?”

周翌拍了拍沙发。

穗穗会意,“嗤”地一笑说:“成了大明星还得委屈你睡沙发……”

“像从前一样嘛!”

一切仿佛真的回到从前,穗穗睡下了,却听到外面有开冰箱的声音,就忍不住提醒:“小翌,你吃完东西一定要刷牙啊!”

“我就喝口水,哪儿那么麻烦,刷一遍又一遍。”

“那你还吃一口又一口呢!”穗穗清楚,冰箱里根本没有放水,周翌却很喜欢半夜吃冰酸奶。

想揭酸奶盖不发出声音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周翌为了不让穗穗听到,要花费极大的力气。穗穗想像着他那么大个子,屏息凝神地对付一小瓶酸奶,就觉得好笑。想着想着,也便睡着了。

这一天,她也确实累着了,睡着格外沉。早上被敲门的声音吵醒,开门一看,居然见周翌已经清清爽爽地站在那里了。

“怎么起这么早?”

“还要赶回去拍戏呢!”

“那给你简单做个三明治,好吗?”穗穗顺手从门口的挂布袋里拿了个皮筋,把头发扎了起来。

“不用了,我到山上再吃。我就是突然想起来,宋桥昨天晚上让我管你借手镯,就是昨天你戴的那只,今天苏唯娜也得戴着,要不然会穿帮的。差一点就忘了!”

穗穗便拿出来给他,说:“早知道就摘下来了,也就不用这么麻烦了。”

“好……”周翌接过镯子,眼见是细细的一道银环,上面只有一些几何状的纹路,可是手感居然沉甸甸的,很有质感。他不由得想到昨天在去高铁的路上,尹钧说的那番话,于是问:“你这只镯子多少钱?”

穗穗怔了一下,盯镯子一眼说:“300?记不清了。”

“在哪儿买的?”

穗穗想了一下,而后干脆地说:“淘宝。”

“你昨天穿的裙子呢?”

“也淘宝啊!”

周翌连忙问:“多少钱?”

穗穗眼珠一转,笑一笑说:“那个好贵的,要1999呢!”

这个价格非常可信,周翌长舒一口气,而后又恨恨地说:“我就说尹钧在蒙我,你知道他怎么说?他说,你昨天穿的裙子值六万块!六万啊,穗穗!为什么这么贵呢?”

穗穗也大吃一惊,清晨的最后一丝睡意也没了,把双臂抱于胸前问:“为什么?”

“因为啊……那是一个叫‘黄铜’的设计师的作品!”周翌完全忍不住笑,“这个设计师来自法国,是个华裔……注意啊,法国华裔,他的每一件衣服都是孤品,所以很贵。”

穗穗用手挠着头说:“怎么会呢……1999我还嫌贵呢!谁会花六万买一条裙子啊!”

“对啊!好了,我走了啊!”听说这只镯子根本不值八千,周翌也就放松了,随意地拿在手上。

穗穗望着他出去、关上门,也立刻退回房间,把房门关上,从衣柜里翻出好几条裙子……

这些裙子都是同一个人送的,是她每年的生日礼物。裙子根据她的年龄,有不同的风格。初时的公主裙都太过夸张梦幻,她一次也没穿。后来,变得越来越简约,越来越有质感,直至26岁时是一条剪裁利落,落落大方的黑裙子。

每一条裙子都还会配一件配饰,从耳环到项链,什么都有。穗穗想过它们会挺贵,可实在没想到会这么贵。现在把它们的商标翻出来,一一上网查看,才知道自己平时有多少“有眼不识泰山”!

想来想去,她终于还是忍不住打了那个电话,接通之后,一个温柔的声音说:“你好,济品食品公司。”

“你好,麻烦请沈先生接一下电话。”

“很抱歉女士,沈总现在不在办公室,麻烦你留一下联系方式,稍后等他回来,会给您回电话。”

穗穗看一看床头柜上的闹钟说:“现在是上午九点半,你们沈总一定会坐在办公室里喝一杯清咖。所以,请你让他接一下电话。你跟他说……是穗穗来的电话,他会接的!”

林秘书听说,扭头往沈总办公室看了一眼。透过玻璃门,可以清楚里看到沈总正在吃药,不过一周之前的这个时间,她的确需要为他送进去一杯清咖。她于是微笑着向电话里说声“那么,请稍等。”而后转接了电话,并走进去说:“沈总,很抱歉!一位叫‘穗穗’的女士打来的电话,已经为您转接进来了。”

沈济成一听,立刻放下刚端起的水杯,接起电话,笑了一下后柔声喊:“穗穗——”

然而,只有盲音回复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