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10章
六月的婚礼
鱼月芽
3332
历史久远

邹恺有重要的事必须要在中午时离开咖啡馆,因此上午十一点不到,穗穗便收拾好出门了。

在等电梯时,沈济成给她回了电话。

她望着手机屏幕上的来电号码,迟疑一会儿,终究还是接听了。

“穗穗啊?”他的声音仍旧温厚,却有一丝难以掩盖的尴尬。

穗穗悄悄深呼吸,平静一下心绪,而后“嗯”了一声说:“是我。”

“九点多那会儿,你打电话了?”这自然是明知故问,要不然他实在不知该如何开口。

“是啊……”

“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接到……”这是一句试图化解尴尬的谎话,不过很显然,并没有起到它该有的效果。

“大概是信号不好吧……”穗穗便跟着他说这些尴尬的谎言。

“打电话来是有什么事吗?”沈济成终于切中主题。

电梯来了,穗穗却定在原地,电梯里的人问她到底要不要上来,她只是茫然地摇头,转身走到楼梯口。可是望着层层向下的阶梯,却又退了回来,不过仍旧没有上电梯。

“穗穗……”那边久久听不到回应,便试着轻唤一声。

“我在听。”穗穗终于开了口,“我打电话是想说……我今天才知道,那些裙子原来……原来那么贵……谢谢!”

沈济成没想到是为这件事,便“呵呵”笑着说:“这没什么,都是小事!”

“其实……其实没必要买那么贵的……”

沈济成笑着说:“管他贵不贵,最重要的是你喜欢。”

“我是挺喜欢的,不过知道了价格,我都不敢穿了。”穗穗苦笑着。

“哦……这样啊……”

“另外还有一件要说,就是……我听小翌说起来才知道……”穗穗的心从胸腔跳到了嗓子眼儿,而后便一直阻碍着呼吸,“原来你除了找他拍广告,还向宁导推荐了他。”

“是啊,当时也是凑巧见到了小宁,就跟他说了一下。有这么个小伙子,挺不错的。”

“这对他来说,挺重要的。谢谢你,我一直都不知道……”

沈济成笑了两声说:“那个小伙子确实不错!不过,穗穗啊,他虽然现在看起来还很阳光,很单纯,可是他如今生活的这个圈子很复杂的……所以你啊……”

“他不是我男朋友!”穗穗知道他想说什么,“他只是我的好朋友……”

“哦!那就好!”沈济成放下心来,“其实我一直挺遗憾的,你和李峤居然没成……”

“那不是我的错!”穗穗立刻说。

“我知道,我知道!”沈济成立刻说,“其实吧……我也不是觉得李峤有多好,或者周翌有什么不好,而是毕竟人生活的圈子一变,他这个人就难免会变。你身为朋友帮他一把也是应该的,没看上他就好!”说到末尾,笑了两声。

穗穗分明从他的笑声里,听出对周翌的轻视,心里一阵不快,再一回味那句“人就难免会变”,昔日的恨与怨像是水上的浮萍,浮浮沉沉难以平息。

忽然之间再难抑制,她决绝一笑说:“其实不是我不喜欢他……事实上我很喜欢他!只是……只是在他之前,我爱上了一个人。”她突然走到电梯门前,望着光亮的电梯门上映出的自己,那双杏眼已经红了眼圈,有泪光与怒火在其中交织……

沈济成怔了一会儿,勉强地笑着问:“这是好事啊!你说的这个人是谁呢?回头儿带过来,让我见一见?”

“最近可能不是很方面见面,因为他刚从狱里出来,他女朋友又跟别的男人跑了,抢回女朋友再办婚礼什么的,这个过程会比较麻烦,肯定会比较忙!”刚说到这里,电梯“霍”地一声开了,里面的一个女孩子刚把目光从自己的狗狗身上移到穗穗脸上,就被她失常的表情吓了一跳。

“穗穗!”电话那边,传来沈济成震惊的声音。

穗穗连忙挂断电话,走进电梯。从女孩子时不时偷瞄的眼神里,她明白自己情绪的失控到了怎样一种境地,却无心去管,站在电梯的一角,任由来电铃声重复了一遍又一遍。

穗穗走到咖啡馆前,沈济成终于放弃了。因为戴着墨镜,邹恺也没发现她的不对,等穗穗从卫生间里整理好头发、衣服出来,样子已与往常无异。

打过招呼,邹恺便拿出一束花来说:“我来开门时,放在店门口的,应该是谁送你的。”

那是一束红蔷薇,每一枝上都花着好几朵,比平时常见的红玫瑰要小许多,十几枝扎成一把,十分艳丽。“好漂亮啊,谁送的?”穗穗接了过来。

“不知道,也没有留下卡片什么的。”

“奇怪,会是谁呢?”穗穗第一时间怀疑周翌,可这又不是他的作风,“算了,先拿来用吧。”店内的每张咖啡桌上都有插花,此前是雏菊,穗穗便把它们全部换掉。

待收拾好了回来,邹恺忽然说:“我想起来了,会不会是昨天来找你的那个?那个人,一看就是会勾引良家妇女的,这像是他的作风。”

穗穗抿嘴一笑说:“说得我都好奇了,长什么样儿会让你给出这么个评价?”

邹恺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说:“如无意外,他今天中午就会来,到时你就知道了。好了,我得走了……”

邹恺离开后,咖啡馆的生意迎来一个小高峰,在周围上班的许多白领,习惯于午餐后来这里买一杯咖啡回去。

忙到两点,咖啡馆内便又静得只能听到舒缓的音乐。穗穗趁着这个时间做了点饼干,刚烤好拿出来,听到“丁玲”一声响。

穗穗连忙从厨房出来,下午六点的阳光透过玻璃门照进来,令她眼前一花,待客人走到吧台前她才看清是个相貌好看的男子。

“你好!喝点什么?”穗穗微微一笑。

“拿铁,热的。”他一笑说,露出洁白而整齐的牙齿。

“带走还是在这儿喝?”

“在这儿喝。”他说着,又是一笑,笑容很迷人,可是又有点古怪,“我需要两杯。”

“好的,请坐下稍等。”

见男子在临窗的位置上坐下,穗穗便转过身去做咖啡。

两杯咖啡做好了,男子仍然只有一个人。穗穗将咖啡端了过去,摆放好,笑着说:“您的朋友还没有来?”

男子望着穗穗,微笑着说:“已经来了。”穗穗便抬眼向外一看,男子却说:“其实就是你。”

穗穗更是不解,诧异地凝望着这个陌生而好看的男子,他的脸庞干净而温和。

男子微笑着站起来说:“好吧,好像有点尴尬,重新再来一遍。我是艾伦,‘艾青’的‘艾’,‘无与伦比’的‘伦’。你好,谢小姐。”

穗穗这才明白过来,他就是昨天来找过自己的男子啊!侧目望一眼桌子的蔷薇花,也便明白邹恺为何会那样评价他,的确是个迷人的男人啊!

“请坐。”艾伦向自己对面的位置伸了一下手,那里已摆好了一杯咖啡,做好了长谈的准备。

见他风度绝佳,又眉清目朗,穗穗心底有种莫名的绝望。事隔经年,约定中的六月婚礼没能兑现,茜雨居然又有了一个如此难超越的男友。

她怔怔地坐下,尴尬一笑说:“当时给你打电话,你没有回,我都快忘了。”

“助理把号码记在一张纸上,等我去看时,那张纸也不知道被谁当垃圾给丢了。助理又只记得是经纬路的一家咖啡馆,直到前天才想起咖啡馆的名字。”

“这样啊……”穗穗与他分坐在桌子的两端,陌生无比。

“是啊……”艾伦笑了一下,低下头看一看桌子上的咖啡,又将头一抬说,“看样子还是很尴尬,不如再重新认识一遍。嗨!你好谢小姐,我是艾伦,这不是个英文名,尽管很像,但的确是个中文名……”

穗穗没想到还能这样,忍不住笑了出来,于是说:“好吧!我知道了,看样子是有不少人误会你的名字是英文的。”

“对,不过这样取名,也不新鲜了。据我所知,你的大学同学中,也有一个人的名字,听起来很像英文……”艾伦准备着就此引入正式谈话,“我是说Joey……”

“Joey?你是说周——翌——”穗穗字正腔圆地念出这个名字,“其实,他的名字挺有意思的,他出生在夜里11点30分,接近于第二天,所以就叫‘翌’,‘翌日’第二天的意思。”

“哦!果然有意思。那么谢小姐你呢?你的名字也很特别……谢垂颖……有什么特别的含意吗?”

穗穗垂头一笑说:“我属马,马吃草或者谷物。所以,名字里有这些的话,会比较好。‘垂颖’就是指垂下的谷穗,也就意味着结得很饱满,不用发愁会没得吃了,毕竟吃是一件很重要的事嘛!《思玄赋》里也说‘既垂颖而顾本兮,亦要思乎故居’,这个词的意思很美好。只是……念起来有点绕口,但我还有个小名叫‘穗穗’,‘谷穗’的‘穗’。”

艾伦没想到她的名字里有这么多讲究,称赞道:“哇,这个名字实在太厉害了,给你取名字的人很费心啊,不像我妈,给我娶名字时,完全是因为听起来洋气!”

适当的自黑,不失为一种幽默,可惜穗穗没怎么听进去,只是保持了礼貌性的笑容。

“好吧,既然连名字背后故事都知道了,我们也算是挺熟的了,可以直奔主题了。那么……关于茜雨,你想告诉我些什么呢?”艾伦说着,端起咖啡轻啜一口,做好了聆听的准备。

穗穗却一笑问:“关于茜雨,你又有什么想问我的呢?”

艾伦把眼一抬,望了穗穗一眼,若有所思地喝了一口咖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