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良禽择木
良禽择木
九卿君 著
责编: 创意多多 

现代言情

类型

19.74万

已完结(字)

本书由九阅小说发行
©版本所有 侵权必究
指南
第1章
良禽择木
九卿君
3618
2017-05-03 06:17

梁禹瞳按下自己床头的小闹钟,掀开被子从床上滚下来,双脚顺利落地后,也不穿拖鞋,直接拉开卧室的门,欢快的跑向走廊的另一边去,别看他个子小,可是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敲门,梁炎赫身上系着浴巾开门,只看见自己儿子连拖鞋也没穿就站在门外,露出白花花的脚丫子和黑色的地板对比十分的明显,并且衣衫不整,一只眼睛上还残留着分泌物,仰着一张十分稚气的脸欣喜的望着他。

“爸爸,你昨天晚上答应我今天要去动物园。”梁禹瞳害怕爸爸忘记了,扯着稚嫩的嗓子提醒,并且伸手去扯他系在腰间的浴巾,被梁炎赫瞪了一眼,又缩了回去,双手别在身后cuo,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十分灵气的瞅着他。

梁炎赫一手支在门框上,漆黑的眸子微眯着,刚洗过的黑发还滴着水,正在回想这件事情,他昨晚应酬回来之后坐在沙发上喝醒酒茶,小家伙那么晚了还没睡,穿着一身绿色的睡衣像根葱一样的从楼梯上蹦下来,后面还拖着一个飞机,不过少了一边的机翼,飞不起来,看见他回来从楼梯口一步步的摞过来,然后扔了飞机,一把趴在他膝盖上,十分可怜兮兮的跟他阐述了班上同学都去过动物园,说里面有一只非常大的狗熊,他也想去看看,若是只说这些他当时也不会答应,只是后来他说若是妈妈在的话一定会带他去的,他才爽快的一口答应,现在想来,一定是猪油蒙了心肝。

“不行,下次去,今天要去你爷爷奶奶那里,他们很久没见到你,都很想你。”梁炎赫的话落,小家伙嘴一撇,扭头后退一步,神情似是十分伤心,他想小孩子哪知道什么叫伤心,不过就是一时得不到,闹会性子就好了。

梁禹瞳气愤的离开,光着脚丫子跑回房间,反锁上门,打算以不吃早饭来抗议爸爸的不守信用,爬上儿童床,用被子捂住脑袋,一会听见脚步声从门前走过,他掀开被子侧耳仔细听,脚步声渐渐远了,没有折回来的意思,他失望的裹着被子坐在床上,从白色的床头柜里拿出日记本,用刨子削好一只铅笔,打开日记本。

“xx年xx月xx日

梁禹瞳讨厌今天的爸爸,说话不算话,不过只讨厌今天一天,其余时间我还是很ai爸爸。”爱字太复杂不会写,用了拼音,刚把铅笔放下,听见门外的敲门声,他立马把日记本合上fang jin抽屉里,门外传来保姆王婶的声音。

“嗯,我马上下来。”

梁炎赫已经换好了衣服端正的坐在饭桌前优雅的吃着早饭,瞥了眼穿着白色针织衫掀开帘子进来的儿子,伸手把桌子上的三明治推过去,又给他倒了一杯牛奶,小家伙爬上属于他的椅子上,嘴角还弯弯的抿着,这是他不高兴的症状,那个女人说是完全遗传了他,他别过头哼了一声。

“快点吃,吃完我们出去。”

见爸爸神色冷了下来,梁禹瞳也不敢造次,他实际上还是有点怕爸爸的,就怕他不理自己,那样自己就真的是没妈没爸的孩子了,班上的阿花说那样的孩子称之为孤儿,是要送到孤儿院的,孤儿院是什么地方,有次他问王婶,王婶跟他说是个空屋子,大门一关,里面都是黑乎乎的,连根蜡烛都没有,而且还没人给你送吃的。

“怎么不吃了?”梁炎赫皱着眉放下勺子,小孩子的心思他确实是琢磨不透,而且也没这个功夫去琢磨,一般都是女人比较擅长,又给儿子加了个荷包蛋。

“统统吃完,你现在是长身体的时候,不然以后就长不高。”

梁禹瞳用筷子夹着荷包蛋歪着脑袋眨巴着眼睛十分天真的问:“长不高会怎样?”

“长不高你就娶不到老婆?”

“老婆是什么?”

对于这种深奥的问题,小孩子还是不要懂的好,所以梁炎赫就敷衍了回了句“你长大以后就知道了。”

“哦。”梁禹瞳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过了会又抬头,无邪的问:“那爸爸,你的老婆呢。”

梁炎赫神色一凛,搁下筷子,盯着儿子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一句话没说,修长的手指捏着餐巾纸擦拭完嘴角优雅的起身离开。

望着爸爸忽然连早饭也不吃了就离开,他还是不大明白,为什么大人们的世界总是如此的难以琢磨,他想破了小脑袋也想不出来,最后索性不想了,乖乖的吃早饭,把盘子里的东西全都吃光,这样他以后就可以娶到老婆,娶到好多的老婆,送一个给爸爸,送一个给妈妈,在给外公送一个。

梁炎赫拿着车钥匙再次下楼的时候,在屋子里转了一圈也没看见儿子,电视里放着动画片,声音很大,他嫌吵,直接关掉,问了保姆,保姆说在外面。

一出门就看见儿子背着鼓鼓的书包蹲在花圃前,伸手不知道在里面找什么,梁炎赫走过去,腿一拱,他身子就栽了进去,爬起来转身的时候头上还夹着一片树叶子,他看了眼大步走开。

梁禹瞳拍干净裤腿和手,背着书包拖着袋子吃力的往车子那边走,梁炎赫拉开车门,目光落在他吃力的拖着的袋子上,眉头一皱:“梁禹瞳,我们是去爷爷家,不是搬家,把你的玩具给我放回去。”

“爸爸,这些是要分给布布的。”

布布是老宅那边的一条断了腿的小京巴狗,每次去的时候都会一瘸一瘸的跟在他身后,加上他是那边年纪最小的,没什么玩伴,多数时间是跟小京巴玩。

梁炎赫没什么耐心,朝他朝朝手:“快点。”

梁禹瞳好不容易把袋子放上了后面的车厢里,拉开前面的门,动作迅速的爬上去,把书包拿下来放在腿上,然后系好安全带,车子已经驶出了临江枫苑,这里距离梁家的老宅并不是很远,车子行驶半个小时就到了。

梁家是大家族,老宅子坐落在城西主城,加上前几年的一次整修,又扩大了面积,后面一座小山也被改造成了后花园,梁炎赫车子从前门沿着大道驶进,转过两个拐角,最后停在喷泉池旁。

梁炎赫在家里排行老四,上面还有三个姐姐,梁家家大业大,到了他们这一代,梁老太太生了四个儿女,只得了梁炎赫这么一个儿子,加上又是当家的梁老爷子中年得子,当时别提多宠,加上上面三个姐姐年纪也大,事事都让着,养出了这么个刁钻、臭屁的毛病,脾气上来谁的劝也不听,就说这婚姻大事,找个门当户对的姑娘多好,偏偏找了个……哎,不好说,梁老太太每每想到这些都会跟三女儿话唠子。

梁清萝听见门外的汽车声,拍拍梁母的手从雕花椅子上站起:“妈,你别说了,老四应该来了。”

车子停下来,梁炎赫自己先下来,提过后座上的袋子走在前面,梁禹瞳背着书包走在后面,两个一大一小的人一前一后的进去,梁老太太看见走在后面背着书包的孙子,笑的合不拢嘴,这孩子又比上次见到的时候高了些。

“大宝,快到奶奶这边来。”

他瞥了一眼奶奶,他明明叫梁禹瞳,你可以跟妈妈一样叫他小名豆豆,就是不能叫大宝,大宝真是个既俗气又白痴的名字,别看他人小,也是有审美的,所以梁禹瞳故意扭过头不过去,背着书包蹭蹭蹭跑进了偏厅,去找布布玩,梁老太太见孙子看也不看她,急坏了,叫住儿子忙不迭就问:“老四,大宝怎么了,怎么都不理奶奶。”

梁炎赫望了眼早跑的没影的孩子,估计还是在为早上去动物园的事情闹,不过这点小事情他一向是不放在心上的。

“小孩子的世界,哪有什么逻辑可言。”

他这话一出口,就遭到了三姐梁清萝的反对:“老四,你别看他年纪小,他心里清楚着呢,在说,大宝都四岁了,四岁大的孩子人小鬼大。”

梁炎赫稍稍有些烦躁,梁禹瞳已经四岁了,这时间过的还真快,修长的手指解开白色衬衫的袖口和领口的两颗扣子,身子斜斜的倚在座椅里,习惯性的交叉,侧首:“妈,你上次说的那个是谁来着。”

梁老太太先没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立马眉开眼笑的让佣人去楼上的房间拿了照片下来递过去,“老四你看看,怎么样,人家姑娘可是去年刚从国外读完博士回来,家世好,脾气好,长相好,我还拿了你们的生辰八字去算了算,卦上说夫妻相。”

卦上说,呵呵,卦上还曾经说过他们天作之合呢。

梁炎赫食指和拇指捏着照片看了眼,长相还不错,看起来也挺恬静的,就是鼻子不大喜欢,跟整过似得,垂下眼睑点点头:“嗯,还不错。”

“那就是行了,好,我让人安排。”梁老太太沉浸在巨大的喜悦里,也忘记了孙子不理自己的事情,梁禹瞳抱着布布从偏厅伸出脑袋,一字不漏的听进去,眼咕噜转了转。

梁家家大业大,周末一般子女都会回来,这次的周末聚餐只有大姐和大姐夫不在,他们去了国外度假,其他成员全部到齐,一大家子坐在一起吃饭,男人间难免就会谈到公事。

梁老爷子坐在首位,偶尔搭上两句话,更多时候是跟孙子说话,腿上坐着家里年纪最小的梁禹瞳小朋友,面前放了个碗,梁老爷子眉开眼笑的给孙子夹菜,剥虾子,剔鱼刺,梁炎赫看不下去,男孩子也娇气成这样,沉声:“梁禹瞳,你下来自己吃饭。”

话落,被梁老爷子狠狠剜了一眼,一低头又是慈爱的笑:“大宝,乖,还要吃什么,爷爷给你夹。”

梁禹瞳是个很识趣的孩子,爸爸的话还是要听的,虽然这里有爷爷撑腰,但是晚上他还是要跟他回家的,回家可就没了爷爷。

“爷爷,我坐在你旁边。”

小家伙个子矮,搬着个比他还高的椅子,梁老爷子心疼的心肝宝贝的直喊,二姐夫徐佑从座椅上起来帮他把椅子拉过来,放在老爷子旁边,忽然加了个椅子,后面的都往旁边移了移,梁炎赫瞥了眼自己的儿子,神色凛了下来。

梁禹瞳不敢看爸爸,专心的吃着碗里的饭菜,老爷子直接忽略儿子臭屁的脸色,高兴的摸着孙子的头,梁老太太也笑的合不拢嘴,一个劲的往他碗里夹菜。

梁禹瞳是个聪明的孩子,也知道礼尚往来,给爷爷奶奶一人夹了一个鸡翅,然后细声细语的说着祝词,把两个人哄的合不拢嘴,梁炎赫专心剔着碗里的菜,这孩子如此的花言巧语,也不知道是遗传了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