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7章
良禽择木
九卿君
1103
2017-05-03 06:17

梁禹瞳今天上课非常的乖,老师叫他起来回答问题,他全部答对,最为奖励,老师给了他一盒酸奶,他喜滋滋的揣进口袋里舍不得喝,决定回去送给爸爸。

梁炎赫从公司回来已经将近九点,儿子还没睡,精神十足的翘着小短腿在沙发上等他,刚洗过的头发还没完全干,小脸红扑扑的,鼻子挺挺的,尤其是那只挺而俏的鼻子,完完全全遗传了他妈妈,有种想捏下的冲动,又很好的抑制住了。

挂了衣服之后朝他招招手,梁禹瞳兴奋的从沙发上来,蹬着小短腿跑到他跟前,抱住他的腿,顺便往下拽着他的裤子,被梁炎赫嫌弃的

,扔给他一个袋子。

“拿去,换上。”

“爸爸给我买的?”他大眼睛眨巴眨巴的问,小手继续往他腿上抓。

“不然你以为是谁,换上。”

虽然爸爸脸色不是很好,语气也有些严厉,但是看在他给他买衣服的份上,他就大度的不跟他计较,拎着大袋子上去,没一会换好了衣服下来,梁炎赫看了眼黑乎乎一团的东西,眉头皱了皱。

“转过去。”

梁禹瞳高兴的转过去,让爸爸看看他的后背,不忘记扭过头来欢喜的问:“怎么样,好看吗?”

梁炎赫薄唇扯动,吐出几个字:“黑乌鸦。”

梁禹瞳小孩子幼小的心灵大受打击,嘴一撇,小身子立马恹了下来,发泄的跺脚,走路的时候故意弄出声音,是在发泄不满,梁炎赫也没哄他的心情,走到外面的露台上点了一根烟。

大受打击的梁禹瞳小朋友决定要找个人来安慰安慰自己受伤的心灵,抱着客厅的电话跑到了偏厅。

“豆豆。”

那头妈妈柔和好听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梁禹瞳暂时忘记了刚才被爸爸打击,也忘记了要寻求安慰,甜甜糯糯的叫了声妈妈。

贺东旭关了车里播放的广播,车厢里很静,甚至能听见那头孩子的一声妈妈,他心头沉了沉。

“这么晚还没睡,作业写好了?”莫安侧脸细声细语的问着,车子里有盏很淡很淡的灯光,打在她的侧脸上,画面成了一抹暖色的剪影,而那抹剪影就跟水中晃荡的影子一般,晃啊晃啊,看不真切。

“嗯,写好了,今天上课回答问题全都答对了,老师还奖励了我一盒酸奶,我决定不给爸爸喝,留着给妈妈喝。”

梁炎赫抽了根烟回来,就站在帘子后面听着儿子给那个女人打电话,瞥了眼茶几上的酸奶,心里好笑。

“妈妈,你别告诉爸爸哦,我怕不给他喝,他会伤心难怪。”

电话里小家伙说的一本正经,莫安心里也笑了笑,说不准现在梁炎赫正在某个角落里听着也说不准,为了让他放心,莫安诚恳的跟他保证不告诉爸爸。

“时间不早了,快去睡觉吧,明天还要上学。”

梁禹瞳尽管万分不舍,但是小身体到底是抵挡不住困意,跟妈妈磕话十几分钟之后,抱着电话眼皮子都聋拉下来,小脑袋一点一点的,跟小鸡啄米一样,梁炎赫掀开帘子走了过去,小家伙一看见爸爸进来,立马来了精神,又见爸爸朝他伸手,扭头对着那头的莫安说:“我把电话给爸爸,豆豆先去睡觉了,妈妈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