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十三章:不知礼数
医妃太妖娆
顾繁穂
2815
2018-05-28 13:27

袭月坐在车内不忘计算着时间,北齐贤睡的很熟,不禁之间竟然过了半个时辰,袭月虽然是站在自家主子这边,自家主子不喜欢安平侯府,自己也就不给他们多好的脸色看,可是这人家毕竟也是一府的侯爷,这外面的三个人的年纪加起来可是马车内她们四个人的年纪加起来的两倍不止呢。

“父亲,这等也等了,这女的也欺人太甚了吧。我不给她点颜色瞧瞧,她还真当我们侯府是吃葱的。”

顾芷清听着马车外嘈杂的声音皱了皱眉,这不用看都知道,肯定是那个顾林翊,北齐贤的眉头蹙了蹙,顾芷清一看就知道是外面的声音吵到北齐贤睡觉,瞬间就开始不满起来。顾芷清倒是真的开始佩服起楚安落起来,这安平侯府的人眼巴巴的都指望着进楚王府呢,顾林翊这一闹,楚安栀可是师出有名的讨厌安平侯府了,身为嫡子,竟然如此的不知礼数。

楚安栀掀开帘子瞧着外面的情景,她和自己爷爷本身就不喜欢安平侯府和翌王府,如今,可是更讨厌起安平侯府了。顾林翊见楚安栀掀开帘子时,微微一颤,可夜间昏暗,再加上顾芷清让顾意忠等人白白等了半个时辰,顾林翊这个色胚自然也就无视大多楚安栀的样貌。

“你就是安南王府的郡主容清芷?安南王就算在厉害,可也是南佑的安南王,早日听听说容清芷美貌才华当属一二,可没想到,这无礼的本事竟是也比你的皮囊还要厉害几分。”

楚安栀眉头微蹙,她正准备出口说些什么,没想到方才的北齐贤已经醒了,而顾芷清也将北齐贤放在了袭月的怀里。顾芷清打开马车门口的金丝楠木木门,随后又掀开了上好织造帘子从马车上下来。

“顾三公子可真是误会了。那是楚王府的安栀郡主,你口中那个无礼的容清芷是我。不过,你倒是错了,本郡主哪里只是无礼的本事啊,本郡主嚣张跋扈,这一来北敬,竟然让我觉得有些水土不服,总感觉有耳畔有狗吠。”

天色昏暗,顾林翊只觉容清芷有些面熟,可是他早已怒火中烧,哪还管得着管不着人家是安南王的女儿。顾林翊正准备动起手来的事情,只听顾意忠大喝一声。

“你这个不孝子,你怎么能这么说清芷郡主呢。郡主,犬子生性顽劣,本侯管教不严,实在得请郡主海涵。”

顾芷清听着顾意忠突然的护起子来,不由的轻哼了一声,显然是不买账的。顾意忠这个老狐狸,若是早想阻止自己的儿子,怕是北齐贤也不会生生的被吵醒。不过,说到狐狸,这顾意忠比起楚安落来,可是差远了。

“芷丫头——”

顾老夫人突然的叫了起来,顾芷清很是奇怪的看着顾老夫人,顾老夫人这一叫,顾意忠和继室胡氏还有他们的儿子都愣了愣,三个人的神色大不相同。胡氏是害怕,顾意忠是厌弃,而顾林翊更多的是愤怒。不过,顾意忠到底还是一只狐狸,这种神情只持续了几秒,随后立即又恢复了正常。

“阿芷,你认识安平侯府的顾老夫人?”

楚安栀也掀开帘子下了车,她站在顾芷清的身边,顾意忠才突然的缓过神来,这可坏了。这楚安栀和容清芷似乎关系还很是不错,想来方才自己的儿子一闹,这安平侯府的嫡庶小姐们想进楚王府可是难了。

顾芷清现在心里是越来越佩服楚安落了,没想到,这个楚安落未见自己一面,竟然就帮了自己这么大的忙,以后见到,一定要好好的感谢一番才好。

“我也想问呢,我刚到北敬几天,这门我也只出过两次,这侯府的老夫人怎么就知道我呢。顾老夫人,你见过我?”

顾芷清脸上笑意满满,继室胡氏只觉得这天色昏暗加深了她内心的恐惧,不过,顾芷清早就死了,若是没死,要回来早就回来了,容清芷可是南佑国安南王的独女,这一点不可否认,所以,一定只是长得像而已。

“郡主你长的同我那可怜的好孙女有几分相像,自从我那孙女走了以后,这侯府可就冷清了不少,侯府一家上下都极其想念她,这老身一见到你,就想起了老身的孙女,方才失礼,实在是失礼,请郡主多担待。”

顾芷清眼角有些许的笑意,她看着顾老夫人说这话的时候,顾意忠和那继室胡氏都似乎十分认同顾老夫人说的话,与此同时,这脸上竟然还有几分惋惜。楚安栀只觉得可笑,这北敬上下谁人不知安平侯府的痴傻大小姐,前脚一死,后脚家里人就迫不及待的换上白布,这一度成为北敬上下的笑柄。

“这……夜间昏暗的,本郡主马车上还有翌王府跑出来的孩子,讲这些,怕是不妥吧。”

顾芷清脸上似乎有些不满,她早就知道这安平侯府的人有多少会做戏,她今日可不是来看戏的,她可是单纯来找茬的。

“不妥不妥,是老身失礼。”

顾老夫人见容清芷长得实在像那自己的傻孙女,本来心里对那个傻孙女还有几分疼惜,可她早已年事已高的,大晚上的见到容清芷这张和顾芷清长得极为相像的脸,心里突然之间对那个傻孙女嗤之以鼻。她还想多活几年呢,这等丧门星,还是别来了。

“郡主,里边请。”

顾意忠倒是全然不在意顾老夫人心中想的,他在意的,是安平侯府以后的地位。只是,这容清芷还真的是不一般啊,明面上虽然推了这楚王府和翌王府,来了他安平侯府,可没想到,她竟然带了楚王府十几年未出门的郡主楚安栀,还有那翌王府太妃的心头肉北齐贤。容清芷,还真的是不一般。

顾芷清点了点头,她今日可就是来找晦气的,她倒是想见见,那些平日里欺负自己所谓的名媛淑女,那些扶不上墙的烂泥,她可真是想看看之后见到自己的反应。今日她来,不过是想看看安平侯府究竟有几斤几两,往后究竟值不值得自己花心思对付,花多少心思对付。

袭月先下了马车,随后又将北齐贤抱了下来,北齐贤虽然想赖着顾芷清,可是想起在王府的时候,外婆总是讲安平侯府的人都不是好人,让他以后离这群养儿卖女的贱人远些,自己就又有些胆怯。

可是北齐贤又想了想,自己以后长大了要娶姐姐,现在就要保护姐姐。北齐贤似乎很是大胆的朝着前面走着,袭月只当是小孩子家家的贪玩,可是又不想北齐贤给自家主子惹事,就紧紧的握着北齐贤的手,不让他乱走。

安平侯府同半年前有很大的区别,想是为了去去顾芷清给安平侯府的晦气,这家具摆设假山亭台的竟然都变了不少。顾芷清仔细瞧着这安平侯府不大不小的变化,无意之中却瞟到了顾林翊对着楚安栀那色迷迷的眼神,顾芷清挡住顾林翊的视线,又挽着楚安栀的手,两个人极其亲昵的说着话。

顾念琴同几个庶出姐妹们早已经坐在后花园摆宴席的地方良久,有些似乎都开始埋怨起来,顾念琴坐在一旁用扇子扇风,不骄不躁的,似乎有些清洁傲气。

顾芷清的嘴角微微上扬,这半年来,看来这顾念琴的心境似乎上了不少的档次,这安平侯府中,似乎也就只有她眼光长远,才有些竞争力。

“郡主请上座。”

顾意忠话一落,忽而觉得自己朝堂上混迹了几十年,竟然犯了一个口头上的错误。他今日未料到来的竟然还有楚王府的郡主楚安栀,这自己这一讲,而座上只有一个位置,也不知道自己要得罪谁。正当顾意忠想着添一个位置的时候,顾芷清轻笑着,似乎和楚安栀是闺中密友一般闲谈着。

“安栀,同我一块坐会。这侯府女孩子家家的太多,阴气太重,不怕你笑话,我胆子小。”

顾意忠刚想再多添一个位置,谁知顾芷清就同楚安栀这般讲着,楚安栀倒是也觉得无谓,反正以后都是一家人,现在护着准是没错。

“我可求之不得呢。往日在王府里,我就一个人无聊的紧,可王府的女眷实在太少,出去丫鬟的,这偌大的楚王府女子竟然只有我一个人,往后有机会,阿芷你可要来多看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