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九章
重生之带着空间追男神
银河阿柳
3045
历史久远

第二天王小白还真的去跟她卖樱桃,许浅樱已经这么多天的洗礼脸皮已经厚实了不少,小白家里就是做生意的,从小耳濡目染了,招呼起客人长袖善舞,比她专业多了。

一群人忙走,歇了下来许浅樱去天桥旁的肯德基店,买了两个汉堡与红茶,待她过来时,小白一脸激动拉着她指着那边下楼的两个高大的身影道:“向阳,墨少天啊~”

多少熟悉又陌生的名字啊!尽管过了许多年,茫茫人海,许浅樱还是一眼就能认出那个少年的背影。

向阳与墨少天,是他们东南大附中多少少女的梦啊,而她的梦就是墨少天!

这两人高中毕业后的聚会一次都没回来参加过,少了他们两人的高中聚会,感觉少了灵魂,两三次后大家就都没再聚。

听说向阳读医后转商,墨少天读了军校。

多年以后,她遇到了初恋,心还能悸动,仅仅一个背影就让她的情绪颤动半天,苏安然谈了那么多年都没有这么大的情绪波动。

如果她十七岁遇见墨少天,也会跟小白一样,抱着‘他要是我男朋友就好了’的幻想个半天,然后痴痴地目送喜欢的人离开,而大人的世界就是,想把初恋睡了,不用负责的那种!

“啊,今天真是太幸运了,居然能遇见向阳与墨少天,浅浅你看见向阳脸上微笑了吗,真的要溺死在他的笑容里,一看到他的笑,我就觉着自己恋爱了,啊~”小白抱着粉嘟嘟的脸在那里自言自语,“墨少天还是那么冷,让人退避三舍,不过他的大长腿真是没话说。”

“是的呢,让人看了合不拢腿呢。”许浅樱接小白的话。

小白被许浅樱的话说的满脸羞红,羞赧道:“吖,浅浅,你说话,怎么,怎么这么色~情啦,哎呀,真是······”

这妮子还真是矫情。

插曲一晃而过,又有人来买樱桃,许浅樱立即招待起来,不急,反正还有一年半的时间,再说过两天就要开学了。

把最后一个客人送走,把汉堡与红茶递给小白,两姑娘思茅没有因为是喧闹的街头,当街就抱着啃了起来。

第二天一早,许浅樱特地多摘了一百斤,三四百斤的货,东西好,客人们觉着好了,自然有的是有钱人,怕什么贵!

哪里知道,他们还没到,就有很多的商贩专等他们过来,他们的车子一到,小摊贩们就开始抢货。

许浅樱一下慌了,她根本就HOLD不住,也没面对过这场面,忙着卖货,防着小贩偷货,又怕小贩把樱桃扒拉坏了。

“都有都有啊,一个一个来”吵闹的水果市场里,面前一群你推我搡的人,许浅樱飚着嗓门护着货,不让人扒拉樱桃。

小贩们深怕自己拿不到货,根本就不管卖家,只顾着要把货抢到手。

“喂,别把我樱桃扒坏了,喂,你慢点啊,大叔”昨天的纸箱带少了,只装了三四十箱,一多半都装在熟料带里,这小贩们拖到塑料袋就扒拉有没坏樱桃。这么好的樱桃哪里能这样的蹂*躏。

吓的许浅樱赶紧的把方便袋装的樱桃提车厢里面去“李叔,李叔”

“许丫头,走不了!”知道许丫头那边需要他去照应,可这里也走不了,李叔站在车尾回道,不仅看着小贩不偷樱桃,还要称称,有的人抢到袋子就往后退出拥挤的人群,坏心眼的就直接走了。

比起昨天四五小时的悠哉,今天一个小时就把货给全兑了,许浅樱擦擦头上的汗,瘫坐在空无一只樱桃的车厢内,浑身没了一丝力气。

缓了会,去了趟厕所,与李师傅回去,才三点多,出了水果市场的大门,见路边的早点摊热气腾腾许浅樱说:“李叔,咱们先去吃些东西吧!”

李师傅靠边停车,苦闷的回道:“你懂事呦,我女儿今年都上大二了,每天睡到十一二点,叫她起床吃饭,还跟你生气。”

她曾经也是这样,心境不一样了,做法就不同了,许浅樱有些羡慕的说“你女儿有个好爸爸。”

李师傅笑笑不说话,吃了早饭,许浅樱回去,进空间里好好的休息。

过年几天,竟然让她赚了二十多万,许浅樱吓的都不敢存在一个银行,市里一共九家不同的银行,许浅樱每家存个几万。

许浅樱看着皮夹里一排的卡,还是觉着太梦幻了,上辈子累死累活的一年,还没有她过年这几天,一天挣的钱多。

每天三四百斤,空间里面十来棵樱桃树,轮着转是绰绰有余的,她手上的钱也足够她在乡下再起几间屋子了。生活费也够了,现在好好学习,挣钱的事等暑假再说。

明天的就要上学,马尾、校服、书包,缤纷的樱花,纯蓝纯蓝的天空,还有那个冰冷如谪仙般 男孩。

每天睡觉前,她都进空间侍候空间里草药,目前她已经种了近百种草药,也认识了它们,了解了它们的习性,侍候好空间里大爷们,她洗了澡出了空间。

把空间的垃圾带出来扔掉,进卫生间洗个手,不经意一抬眼,卧槽,她的记忆中就没有这么漂亮过,还是素颜。一双清澈的双眸,尖小的下巴,白皙细腻透着粉的肌肤, “咦?”锁骨处,开了朵艳丽的红花,玫瑰大小,牡丹花型,半开半合。不是纹身,纹身的颜色哪里有这般自然,花朵与肌肤揉合在一起,显现在白皙的肌肤上。

半开半合,尚存想象,尤其诱人。这是天生的么,没有任何的刀工的痕迹,妖红的花现在如雪的肌肤上,许浅樱拉开浴巾,丰胸与纤细的长腿,镜中的人儿顿时妖艳绝伦,人间尤物。

花在渐渐的褪色,没多会,如脂的肌肤上没有任何一丝痕迹。

她的脸只是清秀,所以她不是太爱照镜子,没成想今天差点没认出自己。

早已过了毛头的年纪,想到明天能见到初恋,居然起了丝丝期待,心跳居然加重,心跳声自己都可以听见。

第二天一早,王晓白就骑着自行车在她家的车库前等她了。清纯清丽的小丫头,绑着双马尾,一脸的天真无邪,她是真的重生了,许浅樱呼出口气,出发,她的人生。

荆州地处南方,亚热带气候偏南端,冬天湿冷,每年年一过,立刻进入阳春三月。

王晓白只穿了身夹克的校服,松垮垮的耷拉在身上。他们的校服就是难看,一点都没展现出少男少女的完美身材,却标示着青春年少。

学校规定,进校园必须穿校服,她有些嫌弃它的稚嫩,她们一年发六身校服,夏秋冬各两身。感觉家里衣柜里没别的衣服,光是校服了。

樱花是四月开花,她们这里二月下旬就开了,今年开学比较迟,恰巧是樱花刚开的时候。

湛蓝的天空,阳光绚烂,樱花纷飞,美好的开学季。

一路上清脆的自行车铃声,学生的喧闹声,进了校门喧哗声更甚,一个寒假让同学的话又多了起来,许浅樱与王晓白在车库碰到了班级里另两个姑娘,一路上议论着谁与谁又好上了,谁与谁又破了CHU。

在位置上,等了半天,墨少天也没来,眼睛快把门框扫亮了,人还没来,摊开课本,无心在课业上,咬唇转头,人还是没来,又拿来寒假作业一看,心一凉,王成夏那个王八蛋,给她的作业的字写那么苍劲有力,这一看就是男生的字,只能祈祷老师别看作业,一般寒暑假作业,看的老师不是很多。

目光又回到书本,看的她头皮发胀,她这次恐怕三本都考不上了。当年高考的题目根本就什么都记不起来了~高考的试卷,她就记着作文题目,而且她发现,她连作文议论文都不会写了,拿什么去考试啊···苍天啊,大地啊,我要怎么办啊~无力的瘫软在课桌上。

班级突然安静下来,许浅樱挺起身,一甩头,墨少天与向阳来了。她家的墨墨帅的真销魂啊~还有真的好嫩啊,看起来好美味!

起码185的身高,宽松的校服也挡不住挺拔的身材,峻沉冷淡的五官,一双鹰隼般幽沉冷酷的凤眸,如同看不见底的深渊,坠入进去就永远的沉沦在黑暗的地狱之中一般,有着18岁不该有的深沉。

许浅樱一时看呆了。

曾经的许浅樱比较害羞,从来都不敢正眼瞧一下墨少天,都是偷偷的扫一眼,连背影都不敢盯着看。

现在的她早已没了少女的矜持,手肘抵在桌上,撑着下巴,大大方方的欣赏着。

男孩进了班级,目空一切,没有任何东西能让他留恋,也没有任何事物能留在他的眼底。

背包放在座位上就出去了!

为什么她离他的座位那么远,墨少天与向阳的座位在第五排,她在第四排,可是中间隔了一组。感觉搭不上话,也靠不了边啊,这个感觉很不好!

她是不是要写情书什么的!还是发信息,这个信息的年代,应该发信息表白的,可是墨少天的手机号多少?